【深度报道】中共的真正目的:一个由它操控的世界新秩序(下)

翻译:steven hu

校对: 猫本小哥

编辑:翼族

图片来源:法广

续:中共的真正目的:一个由它操控的世界新秩序(上)(备注:以下深色小号字体为金灿荣演讲原文)

第四项行动:阴阳之战

金灿荣在谈到中共国与美国的交往以及他认为是中共国的军事优势时,他的浮夸和傲慢风格变得更加明显。

如果中国不想与美国在军队层面进行对话,美国就会感到焦虑不安,为什么?因为美军是透明的,所以我们了解他们的一切,而中国则不是。两国在军事战略上的看法大相径庭。美国是在明处,这意味着它是强势,而中国是在暗处,所以低调和隐蔽。美国让你知道他是拳王泰森(Tyson),并向您展示他的肌肉来威慑你;相反中国却是藏而不露,将其隐藏起来。我们从来不让人知道的我们的杀手锏。而当我们中国人浪漫时,美国人却遵循严谨的科学思维,这就是美国为什么需要与我们进行军事对话的原因。

中共国近几年的军事力量得到了极大的提升并且仍在快速发展。金灿荣告诉我们,中共国已经有能力攻击美国的航母,从而迫使它们与中国大陆保持至少1000海里的距离(并且不久之后还能让它们退得更远)。但是,外界对于中共国的军事力量仍然知之甚少,而且人们已经了解的(信息)并不可靠。

我们正在设法以各种方式挤压美国。(1)创造各种让其犯错误的条件;(2)让它感到精疲力尽最终沮丧而退出(其作为世界领导人的地位);(3)与美国形成互相间犬牙交错的关系从而达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使得两国关系无法分开。这是因全球化的结果而形成的一种自然而然的事实上的捆绑。

尽管金灿荣的说法听起来非常疯狂,但他表达的可不仅仅是他个人的感受,而是具有非常实在基础的。如果我们回顾一下中共国“在美国体系内发展”的战略要务,中共“啮合”的企图就特别值得注意。在2020年6月的《国家评论》上发表了题为《不被隔离的中国》特别报告的作者认为,这是美国面临的最棘手的问题。他们建议美国人“必须开始针对中共隔离自己的任务”,但这将“耗费精力、无理取闹、无休止并且令人讨厌的”。的确,金灿荣的话说明了这是多么的困难:

当中国与美国玩游戏时,中国的策略是打太极拳(看上去良性的动作,可以实现目标,但不会引起怀疑)。日本、德国和美国都是拳手,拳拳都是重击。当美国愤怒时,中国保持沉默。当美国忙于其它事务时,中国就会有所作为。当美国在2010年宣布其重返亚洲的新政策时,中国没有做出任何回应。我们当时的国家主席胡锦涛告诉人民,我们将专注于我们的发展。对挑衅的最好回应就是不回应。干得漂亮。
我们一直在拓展,却不与美国发生直接冲突。例如,我们在一带一路金砖四国亚投行防空识别区和在南海建造岛屿的过程中向前发展。我们有节奏地做到了这些事情,这与俄罗斯经常采取行动而没有​​考虑美国的反应不同。例如,在南海建造岛屿肯定会激怒美国,因此当美国在叙利亚忙碌或卷入乌克兰时我们才这样做。然后,当美国人发现我们6月份在南海建造一个大岛并表示关注时,我们告诉他们建造工作已停止。实际上,我们停止下来只是因为7月份有台风来袭,所以继续施工是不安全的。停止施工的另一个原因是技术上的原因:我们不得不等待,看看将沙子与一种特殊的水混合的新技术的结果。不知情的美国人很高兴,因为我们给了他们面子

显然金大师认为美国看不清中共的战术,但是到目前为止这确实是中共成功的简单事实。从与美国的经济合作开始,演变成一个计划,中共玩阴招从而达到最终让美国精疲力尽而放弃其在世界领导者地位的目的。

第五项行动:试图改变自由世界

2020年7月23日,时任国务卿迈克·彭佩奥(Mike Pompeo)在尼克松图书馆致辞中说,共产主义中国已经进入我们领土之内了,并且“如果自由世界不去改变中国,共产主义中国必将改变我们。”中共认为彭培奥是反华极端主义者。中共国以外的其他人可能会认为他在夸大其词。但是金大师的话绝对佐证了他的观点。

我们的策略之一是深入美国。我们现在正在与美国讨论所谓的双边投资条约(BIT)。 我们决心实现这一目标。双边投资条约将为美国提供更优惠的条件,但与此同时,我们将能够得以更好的条件在美国进行投资,以便我们的资本能够找到一个很好的去处,并且我们可以赚钱并控制市场。与日本和欧洲相比,美国对大规模投资的条件更为开放。美国法律是透明的,可预测的和具有保护性的。 

我们的政府希望,最终中国将在美国每一个有国会议员的地区进行投资,从而使中国有可能通过控制数以千计的选票以影响国会议员对中国的立场。实际上,美国议员是可以控制的。美国435名议员是由3.12亿人选出来的 ,这意味着每个地区平均有75万人。通常的投票率是30%,即20万左右的选民来决定谁人当选。一般来说,两个竞争者的支持者数量十分接近,仅相差10000票或更少。因此,如果你控制着几千张选票,你就如同是他/她的父亲。如果中国做得足够好,就能够买断美国议员,使美国国会成为我国的第二个人民代表大会。

这一行动是金灿荣《红色狂想曲》的高潮,它比以前的那种激情奔放或者欣喜若狂的狂想曲更接近梦幻。但是,这可不只是一厢情愿的想法。我们知道,一家中共国政府运营的媒体公司于2018年在《得梅因纪事报》中刊登了长达四页的增刊,旨在影响爱荷华州的农民,迫使前总统川普改变贸易战中的美国政策,同时以将在中期选举中付出沉重的政治代价来威胁他。这就是中共可以利用我们的体制来发挥其优势的方法:他们在我们这儿,而这里有新闻自由。然而仅仅是这很小的一步尝试,有谁又能想像得到,这是要通过在每一个有国会议员的地区进行投资,从而达到控制国会议员为他们所用的阴谋呢?同时这会使我们的国会成为第二个中共国的人民代表大会呢?当俄罗斯和伊朗试图从外部干涉我们的选举时,中共却运作在我们内部;尽管俄罗斯和伊朗使用非法手段,例如散布虚假新闻和入侵网络空间,但这仅仅只是造成短期麻烦,而同一时间中共却在采取合法行动,在我们的报纸上刊登广告,并在地方一级进行投资,这是一个改变我们民主的长远目标,将“阴”发挥到淋漓尽致的例子。

第六项运动:决心成为世界霸主

现代国家的崛起必须经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生存;第二阶段是发展;第三个是赢得尊重。自1945年以来,美国进入了一个额外的第四阶段,即追求霸权。没有多少国家能做到这一点。从1949年开始,我们新中国经历了两个阶段:生存和发展。习主席现在要求得到尊重,在达到这一目标之后我们将效仿美国以进入第四阶段。但这将由下一代实现。我们这一代人的任务是与美国保持平等地位,而下一代则是要管理所有其它国家/地区,其中包括美国。 

金灿荣在这里清楚地表明,中共的目标是统治世界。这与共产党人在全世界实现共产主义的理想一致,他们将竭尽所能实现这一目标。得益于与美国交往的政策,中共正在全力发挥新的力量,开始迈向这一以“统治全世界”包括美国在内为终极目标的长征。金灿荣的讲话向我们展示了其隐藏在友好面具背后的渴望统治世界的真实形象。中共欺骗了美国人和美国政府,以及欧洲人和澳大利亚人,并误导我们,以至于到了让其有能力改变我们的地步。

*****

金灿荣的演讲应该清楚地展现了中共对自由世界威胁的真实存在。

美国与中共国交往的政策是希望通过邀请中国加入以自由贸易和互惠互利合作为基础的国际社会从而最终改变中国。然而,在过去的40年中,中共内部变得更加专制,而与此相比,所谓的对外开放的程度微不足道;同时,美国完全允许中共融入并利用我们的自由制度而获利。川普指责中共利用不公平贸易来盗窃知识产权和商业秘密,利用我们的言论和出版自由来服务于中共的宣传目标等。但与此同时却没有任何美国人会想到中共阴谋确保四个敌人来对抗美国,利用债务危机让我们陷入困境,甚至控制我们的国会。一个国家通过遵守国际游戏规则并且体面地对待其它国家(无论是合作者还是竞争对手)来争取伟大并成为一个大国,这是一码事。而与合作者或竞争者融合在一起,不仅要利用它们,而且要破坏它们,那就是另一码事了。

早期总统的政府并没有忽略这个问题。总统选举年充满了针对中共国的言论。但是,一旦大选过后,同中共所有的一切又回到了往常的状态。就连川普,尽管他发表了强烈的言论,但也顾忌到了与华为开展业务的大公司的利益。中共国现在如此强大,以至于无论美国对中共施加何种惩罚,中共都可以用同等的措施反击,而且,与已经融入我们制度的敌人打交道比在别人的土地上打仗要困难得多。 

另一个复杂因素:尽管川普政府欢迎把中共与中国人民分开的尝试,但后者中的大多数却真的为他们国家的现代化感到自豪。这种感觉是基于他们渴望纠正自己过去的屈辱,并通过成为世界大国来重新获得过去的荣耀的愿望。无论美国对中共采取什么措施,都会有很多中国人将其视为阻碍中国的崛起。中美贸易战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团结了中国人民。 

在川普政府试图将中共与中国人民分离的同时,中共也开始尝试将美国政府与美国人民分离。中共认为后者对中国友好。但是我相信中共所指的并不是人民,而是那些在中共国因得到中共照顾而受益的美国公司,他们无法抗拒一个十四亿人的庞大消费市场和廉价但缺乏技能的劳动群体。美国政府不能禁止他们在中共国经商或开展业务。用中共自己的话来说,华尔街将战胜美国政府。现在,美国许多最大最赚钱的企业都以某种方式依赖中共国来实现其销售、赢利和生产,即使是非政治背景企业的领导人也可能会让中共警惕或不愉快;他们要么从未听说过,要么忘记了中共曾经剥夺了中国所有人的全部财富和财产。如果中共变得更强大,在几十年后,美国公司可能会遭受类似的命运。由于目前在中共国的获利因而使得美国企业看不到这些对美国可能造成的长期损害。

中共迷信自己的模式。它希望将此模型扩展到世界其它地方。但是,这种模式并不像“通过一党专制就可以有效地完成发展”那样简单。现在,中国人似乎认为他们的体制要优于西方,因为他们认为中共国迄今已成功地控制了COVID-19。即使是少数西方学者都对中共赞扬有加,但世界上大多数人对此表示反对,中共的模式包括警察国家、高科技监视、媒体和互联网审查制度以及言论限制,终身享受特权的执政党官员,财富集中在中共官员的一小部分家族,严重的不平等,对宗教的压迫,对所有少数民族的汉化和强制措施等。(并且不要忘了这个体制正是COVID-19的最初发源地。)世界上有没有人愿意生活在这样的条件下?答案是绝对的“不”,这种制度甚至不可能在中共国永远持续下去,尽管它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美国人必须准备好以耐心和智慧来面对现实。

(美国)很难将自己与中共国隔离开来,就像冷战时期的苏联那样,现在完全隔离是不可能的;由于美国的参与和融合,当今世界无法明确地分为两个部分,即一个由美国领导,而另一个由中共领导。全球化,意味着美国必须在某些领域与中共国沟通甚至合作,但要这样做就必须强调平衡,公平和互惠。就像我们在大流行期间一样,美国人和美国政府必须采取预防措施来与中共打交道,如同我们在病毒大流行时所做的那样,以防止共产党病毒继续伤害我们。 

美国的衰落是中共追求自己的目标的最佳机会:整个世界的统治地位。美国越分裂,越混乱,中共成功的可能性就越大。美国人必须向世界证明民主仍然并且永远比专制主义更好。我们必须尽一切努力改善和加强我们的民主。在强迫中共改变的同时要保持美国的安全和强大并非易事,而一个更美好、更强大和更团结的美国是必须具备的优先条件。

原文链接:

What China Really Wants: A New World Order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 https://discord.gg/aaqJrdY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3月 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