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先生0318IV爆料革命不是道德审判台也不是予取予求的对象

编辑整理:

华盛顿DC农场:于人令(文一);伦敦喜庄园:万物归一;纽约香草山农场:西林1;

多伦多枫叶农场:Winner为自由而战(文祥);日本东京方舟农场:山川异域

郭文贵先生在2021年3月18日 文贵直播中谈到了中共正在亚欧和中东大力推推广其用于洗钱的火币的本质,回答了关于汇款汇率差、收据、追加投资时间等问题,本系列将根据郭先生直播中谈到的不同侧重点逐一上传,以下为本系列第四部分——爆料革命不是道德审判台也不是予取予求的对象

2021年3月18日 文贵直播时间点37:08——

千万记住,不管你加入爆料革命,你支持爆料革命,你跟你做坏事和做好事,你跟爆料革命没关系。像过去这一周某某农场、某某人、谁和谁有性关系、谁谁介入到他家庭去了、第三者了,我再说一遍,听起来很不舒服从个人讲很不舒服,七哥是从茅屎坑出来的,什么事都见过,也不是像你们想象的什么伟光正,绝对不是,什么事都干过、什么事都经历过,之所以这些经历、之所以干过,七哥也受过很多的磨难和惩罚,才能让我相信的是正道主义,才相信灭共是天下唯一的正道。

我也相信我们的正道主义对信仰,家庭,法治,尊重的意义,所以,特别是我这样的人,我是有儿子、有女儿、有老婆、有爹有娘,全一大家子的人,所以我接受不了任何所谓的这种背叛,我接受不了这种家庭的欺瞒,我接受不了这种对这个夫妻之间这种互相的玩弄和仇恨的在一起,这绝对是不好的,更不要说去当人家第三者,那就更是夸张之极了,因为我们都是女人生的,不能搞这个事情。但是我要说出来的,每个人的生殖器都是你的自由,我们不能像共产党一样管天管地管生殖器,我们管不了,不要说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今天是一个灭共的一个松散性的一个大家的一个这么一个群体。即使你拥有了主权、国家主权,我们也不会去管这个,它靠法律约束,任何靠道德约束人行为的那都是骗人的,只要法律约束、法律的遵守了,剩下才是你道德的。

我们不可能以任何道德的理由去批评任何战友去,我们也不能代表任何战友来介入人家家庭去管理,所以很多战友给我说这事的时候,我听了我有感觉但我不能有太多的评判,你像最近这几天很多战友给我讲述父母和家人的故事都讲得很隐私,我只能说哎呀你很不容易、我知道你很伟大,但是我不能介入到你家庭、批评父母批评兄弟姐妹是不可能的。

就像这父母第三者、就像那个夫妻第三者,我反对任何人介入人家家庭,我反对任何人做这种背叛对人家第三者有伤害的事情,但这不是我们的责任,不是这个人他有了第三者了爆料革命都是第三者,不是这个人搞破鞋了,就是战友给我发信息,啊,你看看谁谁谁搞破鞋,搞破鞋!我说这词哎呀我的妈呀,我这几十年没听见了,小的时候,小的时候在东北生产队长、副队长、会计跟那旁边的就是我的那个老搞人家老婆那个,被人家给抓住以后人家喊他,他老婆喊他搞破鞋,东北叫搞破鞋这个叫,这叫奸情啊。

我说你不要给我说这个,真的是你们家谁搞破鞋这我七哥不能管这个,即使咱新中国联邦成功了灭共了,咱也管不了,那只能让法庭去管,我不能管这事。话又说回来了,我明确告诉他,我说你先生和这位我们的女战友的事情,真的我跟你说他俩贡献巨大,我不能因为说他俩有男女私情我就否定他爆料的价值和贡献,那是不可能的。他对灭共上有重大的贡献、他写的文章都是真的、他做的视频都是伟大的,对共产党都是有伤害的,他个人的道德不能代表他所灭共的结果和功劳,所以说我不能这么做。

当然了另外还有一些战友,你比如说最近救出来很多战友,这有些战友他真的是说实在话,我给大家说我不在乎大家高不高兴,我就是要真实的对待你们。我们救出香港这么多人,没有一个香港人救出来以后说你继续帮我房子吧、你继续帮我工作吧、你继续借给我钱吧,然后呢或者之间闹矛盾了、或者是在安排住的地方跟人家房东闹矛盾了——一例没有!台湾、日本、泰国、缅甸、马来西亚,欧洲的英国、德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美国都有,就咱们大陆出来的战友住在人家家嫌房子小要住人家家配房去,住在人家战友们安排的公寓走的时候是杯盘狼籍,有的咱大陆出来的带着孩子、带着老人,这孩子闹的楼上楼下全投诉,还有在大陆救出来的战友,从来没帮过爆料革命,这些是没有任何人帮助爆料革命的,就是战友说他是受到了威胁咱们就救出来了,救出来以后就觉得爆料革命你得给我发工资、你得给我安排房子、你得给我安排车子,甚至你要养着我。

这种事情太多了,甚至有人觉得,头两天很多人咨询这个护照的事情,太多了,咱律师都快烦了都,都忙不过来了,那有人竟然咨询完以后啥意思,你帮办护照你得帮我付钱,咱们律师就傻了,他说Miles“我这没有听错吧。他要办护照,我们帮他,我们不收他律师费还要让我付护照钱十万或者二十万。”我说:“不会吧。”结果,他发给我你看他发给我的这个英文和信息,我一看确实是这样,就是战友们咱不能这样人家帮你忙了,你帮我忙,是吧?你解决了我今天摔倒了你把我扶起来,是吧?你得带我去医院、带我去医院你得养我一辈子,你哪有这样不讲理的这事儿,是不是啊,这种事情已经不是战友了。第一,咱不能拿道德审判去把人家的个人道德和他灭共的能力和贡献放在一起,这是绝对不可以的。

共产党攻击我们所有人就是拿你所谓的道德、拿着你的生殖器来攻击你,但共产党它本身就是个烂货。我可以发誓,我本人如果我有那方面的时候你使劲攻死我,弄死我一万回都活该。因为我当着你们面我说的,我的道德和我的对男女、对家庭的所有东西是真实的。如果我干这事了你们把我打入八十八层地狱都活该,因为我骗你们了。人家没有公开说我的道德是那个标准,人家没说七哥所说的新中国联邦的道德标准是我的标准,人家没有这么说,是吧,所以他的贡献和道德没关系。

另外一个,战友救你出来不是我们的责任,救你出来不可能养你一辈子,法治基金帮你也只是一时一刻,不帮你的时候你骂法治基金、你骂爆料革命那是你脑子有了问题,法治基金不欠你的。法治基金的捐款从二十到两万到二十万、两百万的捐款者不是养着任何人的,那是灭共的资金,你先问你自己你对灭共有什么贡献,你未来还对灭共有贡献吗?没有,没有不可能养你一辈子。

就像我们去年给一个人付了,法治(基金)一直在给他捐钱,头一段给他停了,为啥停,他私下里问我:“为啥停了?”我说:“你觉得你还有对爆料革命、法治基金有什么贡献吗?”“没有”,我说:“你自从出来以后,你干过一件对法治基金、爆料革命有贡献的事?”“没有”,我说:“那你必须给你停,我可以捐你那是我的事,法治基金的捐款者给钱不是养你一辈子的”,对吧,就这么简单,我们有多少战友累倒在家里边,生病的然后在秘密翻译组还继续做事情,还有我们长期做视频的,做手术到医院的从没申请过一分钱,我们不该帮人家吗?那凭什么养你一辈子啊,是不可能的。

包括咱们国内有人出来,说:“七哥能不能我买个房子法治基金拿点钱?”我说:“法治基金不可能给你任何人买房子,买房子那是犯法的,你干啥事了?“”我受共产党威胁了,我上G-TV了”。就因为你上G-TV就得救你出来、救你出来给你买房子,这不是已经是对不对的问题了,这是强盗的问题了,这是不可接受的。

这些事说实在话我不愿意说啊。这就是文贵一定灭了共以后一定隐居山林,一定隐居山林,七哥真的接受不了。就像我说,头一段时间有战友借款一万块钱找长岛哥我退回去,然后法治基金捐款的二十块钱能不能给我退回来,你捐那二十块钱是为了你进入到G系列投资大门,一万块钱一看川普总统选不上了你把一万块钱借款退回去,然后再把进大门那二十块钱再拿回去,你这叫什么情况?这不把我们当傻子来对待吗?钱肯定退,那二十块钱没法退。最后,长岛哥说,我来给你二十块钱得了。

就像有的战友给我发信息,七哥,我投了一共六万,投了六万多,过去一两年他一共借款六万,他投了六万多块钱,跟我联系绝不下千次以上。我就是因为把他当成一个真正的战友对待,但是真把我当秘书了,我连跟你七嫂如果过去四年要超过五百次联络信息我都不是人,我跟你七嫂过去四年要超过五百次,严格讲不会超过两百次。因为一弄我找找她问问家里事,她给我发信息就是回去你吃饭吗然后就是关心关心身体,从来不说别的事,她说我不想占有你多一秒钟。我这样对待战友了你说还不行吗?还不中吗?还怎么着啊,对吧?

就包括这个,昨天晚上有战友给我说他家里边。这个有第三者进入的事情。我说:“我跟你说实话,2013年我真的去找过香港的养和医院,还有英国的一家医院给我看病的,我真的去过,我说我要准备开干之前,就是灭共之前,我准备全干之前,我想把生殖器割了,我说的这些都负法律责任,我真去论证过。我还跟你七嫂子说了,可把你七嫂子气疯了,我说我要把生殖器割了,她说你为啥呀?我说为了以后我说戒欲啊,把生殖器割了,人家是剃发明志,我说我这割小弟弟明志。呵呵,你七嫂子疯了,将近一个月没搭理我,在我娘那块在我爹那住了一、二十天不回家,她觉得我疯了。当时我没告诉她我是要去灭共开始这个,我说我要干大事我先把这解决了,别犯错误,她觉得对她是个侮辱,受不了了。当时她不知道,后来到了外面来以后我才告诉她。人最容易犯错误的就是这个地方,是吧?无非是钱还有生殖器嘛,钱我不会犯错误了吧,生殖器割了它,结果人家给我论证,很严肃这医生说:嗓音会变、脸型会变、然后甚至你走道的姿势都会变。哎哟我一听挺吓人的这个,得得得得得,我说我不了,我不弄了。结果是人家一堆医生开完会在英国,说先生你还觉得你要不要做呢?我说我不要做不要做坚决不做,哄堂大笑,大家在那哈哈大笑。

七哥有时候很天真、很无知。现在我一想就像在那医院那个会议室一样,一圈人坐着,我在那个前面大屏上显示着做手术怎么做。人家做的是变性手术或者什么叫纠正形手术,还有什么割包皮呀什么的,结果来了一个神经病要自己割了,健健康康的,每个人的眼神都不一样,哇噻,到最后的时候说你还要不要做了,我说我不做了不做了。哄堂大笑,大家都笑晕了。真的是为了灭共七哥想过这个事啊。自残嘛是吧,要想成功先要自宫。我本来我就说这个,当时跟你嫂子还吵架,我说你看这武侠小说讲的很好啊要想成功先要自宫,她说你完全是疯了。呵呵呵,今天想起来是挺疯狂的。

但是最近看到这些战友们在困扰于男女之间关系的时候,七哥有同感。这很不容易,说实话很不容易。昨天晚上我就做了春梦了,说实话我就做了春梦了,二次发春梦,容易吗?不容易。你只有扶墙去啊,那咋办呐?你总不能现在到了下去十八楼下去你找人去呀,那不是犯罪了吗?所以我觉得这个上帝安排男女实在不太公平,你说咋解决呀是不是?你不能这会开车找你七嫂去呀,你说昨晚就发春梦了。

但是我要说的我们是人不是畜生,我们看了很多动物世界里面这个动物界的天然的人伦啊,动物叫物伦吧,但是我们确确实实我们得克制,不克制那就不是人了。这就是我觉得佛教、宗教最好的、最重要的,我们是一个高智商、高智慧、有约束力的一个动物,也是地球的主宰者,你必须有得到有付出,特别是在人类社会有家庭的情况下,你必须要承担责任,你必须要牺牲和奉献,否则你不可能成为家庭的一员。就像很多战友说这个父母的问题上,很多战友说国内有些养老院还是不错的,是的,国内是不能说绝对的养老院都是坏的。

接上文——

郭先生0318I到海外买中共控制的火币等于自己戴上数字镣铐

郭先生0318II关于汇款汇率差、收据、追加投资时间的回答

郭先生0318III:VOG九指妖及姘头们的结局和被骗款项的处理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