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政府债台高筑是中共国集权体制的侧影

作者:英国喜庄园 Himalaya UK —Sima | 编辑:喜马拉雅加拿大多伦多枫叶农场 —大废墙 | 编审:喜马拉雅加拿大多伦多枫叶农场 —向往真理 | Page: Daoiii

图源:网络

长久以来,中共国地方政府债台高筑,对经济的影响和冲击是显而易见的。这给中共国经济安全与社会稳定带来了重大威胁。我们今天就来聊聊中共国地方政府的债务危机。

地方政府债务现状

中共国财政部1月曾透露,截至2020年末,全国政府债务余额46.55万亿元,政府债务余额与GDP之比(负债率)为45.8%。2020年地方政府债券和城投债发行规模均达到历史高位,极速扩张的债务规模虽然缓解了疫情对经济的冲击,但却加大了未来的财政偿还压力。贵州、青海及东北三省未来两年财政收入用于债务还本付息的比例均超出70%。

图源:网络

在政府债务中,地方政府债务(地方政府债券、城投债)的存量占比已增至64%。而地方政府的融资主要依靠债券市场。一旦出现地方政府债务违约,将会对整体地方政府债务信用形成强烈的冲击,进一步加大银行体系尤其是地方商业性银行的金融风险。

地方政府债台高筑的原因是什么?

众多中共国的所谓的学者专家都对地方政府债务高悬的现象作过分析。他们说,地方政府债务问题,其根源在于分税制改革后财政体制遗留的弊端,即财权上收、事权和债务下放。最重要的原因是,地方政府承担了大量提供本地公共产品的职能,但融资成本却是代价极高的市场化融资成本,这两者之间的偏离导致地方债高居不下。

换成白话,在这些学者专家眼里,地方政府债台高筑原因无非是财政改革后,他们的收入上缴了“中央”,而所承担的工作不减反增导致的暂时困难,是正常现象,不足为惧。

当然,这些学者专家永远分析不出来,就算知道了也不敢说的是,地方政府债务问题的根源,在于中共的邪恶中央集权体制。

在中共国体制下,财权在中央手上,大量资金用于军备、维稳、银行和证卷监管、大型国企管控、高铁国道等基础建设。外加用“一带一路”等战略,“蓝金黄”外国政企,制造资本债务陷阱,把共产奴役制推向世界。中央大员和国企高层“以贪治国”,都从中捞到了巨大财富。

从地方的角度,2014年中共国全面放开地方债发行权后,各地政府打着为本地提供公共产品的名义,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大搞面子工程,大兴土木,大举放债,打造政绩。同时,从中牟取私利,以便任期内完成贪腐目标。另一方便,为了掩人耳目,从而大量发行隐性债务。这样历任地方官员,击鼓传花、周而复始,自然将中共国地方债务推向历史高峰。

如何破解地方政府债务问题?

在中共国当前的金融体系下,无论是贷款、非标还是债券,商业银行都是地方债的最后买单者。如果放任地方债违约,就可能引爆金融银行业系统性危机。

中共国学者专家们给出了地方政府债务的解决方案:1.保持合理的经济增速;2.通过发行国债把它置换掉;3.出售资产, 把地方国企的股份出让给民间资本(公私合营)。

然而,结合目前中共国惨淡的经济现实,笔者认为,以上解决方案仍然无法破解地方政府的债务问题,分析如下:

1. 保持经济增速:经济增速要靠整体的经济和金融环境,只靠造假的擀面杖子,经济增长数据本身就是自欺欺人。另外,在半计划经济的中共体制下,地方政府对整体经济的影响非常有限。

2. 发行国债置换:中央接手地方债务的前提是中央认可其债务 ,而属于地方公共产品的这部分债务是无法使用国债置换的。同时地方政府手中 还有许多见不得光的隐形债务,本身就是一堆黑帐、烂账,不可能寻求国债来救火。

3.推进公私合营 :所谓的收购国企,公私合营,本质就是欺骗和抢夺优质民企民资,最多一时痛快,而对当地的实体经济而言无异于饮鸩止渴。在经济凋敝的中共国,事到如今究竟还剩下多少优质的民企可以充当待宰羔羊?能不能填满贪欲和债务的无底黑洞?

所以,只要邪恶的中共集权体制还在,关于地方政府债务的问题,就不可能找到什么良药。

债台高筑的邪恶集权体制的最终结局

我们知道,所有的金融危机本质就是债务危机,那最后会如何收场呢?

历史是一面镜子。一战结束后,德国战败背负巨额的债务,人民生活极其困苦。这导致了“纳粹”的出现。他们打着救国的名义,利用当时人民心中的不满情绪,发动了二战。发动战争之前,德国纳粹自认为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但是最终还是无法逃脱失败的命运。四年的战争不仅将他们所有的资源全部耗尽,更是被踢出了世界强国的行列,等待他们的是巨额的赔偿,还有国际的制裁。

从中共国地方政府债务危机(尤其是隐性债务问题),我们已经看到了中共国极权体制的侧影与宿命。而中共国地方政府债务危机的所谓解决方案也不过是一个经不起推敲的死胡同 。

事实上,仅这场地方债务危机就已经使中共国陷入无法解脱的金融困境。可谓屋漏偏逢连夜雨,近些年来,香港人民的反抗运动,美国和自由世界的觉醒 ,以及爆料革命和新中国联邦的壮大,彻底把总加速师为首的盗国贼集团逼到了死亡的悬崖边。2019年底,自知时日无多的疯狂中共盗国贼们悍然向世界发起了生物超限战,向世界的民主自由和人民的生命权发起了终极挑战。

上帝让它灭亡,必先使其疯狂。邪恶的中共体制一天不除,世界就一天得不到安宁。而解决中共国所谓的地方政府债务危机的根本,同样还是要终结中共国邪恶的集权体制,让中国真正地融入世界,让政府、市场和经济回归他们本应有的的样子。

参考文献:

  1. 地方债问题——灵魂三问与化解三策 2021年01月13日 14:18:49 来源:金吾财经
  2. 谨防中国版本的“欧债危机”——中国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分析及化解之道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 12/2020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

+5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3月 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