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之亡为什么不完全取决于美国总统

撰文作者:文渊

不知不觉中,美国新总统拜登上任整整两个月了。我相信不少战友都与我一样,脑海中时常浮现出1月20日之前川普总统在任时的景象,时常回想起美国大选期间紧张的一个个日日夜夜。

说实话,我一度很难接受川普总统离任这一现实。1月20日之后的很多天,我处于十分迷茫的状态,心绪非常复杂,失落、哀愁、忧虑等负面情绪不时涌上心头。战友们敬重川普总统,不仅因为他是一位拥有高尚人格的男人,更因为他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灭共的总统。在川普总统任内的四年,中共从昔日如日中天、呼风唤雨,变为今日臭名昭著、人人喊打。这一切的发生,除了郭文贵先生和爆料革命的贡献之外,川普总统功不可没。由于失去川普总统这样一位伟大的盟友,我可以理解不少战友的失落情绪,因为我也曾有过这样的心情。

两个月以来,通过观看郭先生的每期直播、通过观察美国新政府以及媒体界对中共的态度,我思考了很多,也有了一些新的感想。突然间,我仿佛明白了事理,顿时觉得心中多了一分释然与豁达、少了一分悲观与失落。

我感到,大部分战友(包括我在内)此前在看待灭共问题时,我们的认知多少都有一些盲点或误区。例如,我们几乎都认为:只有川普总统在任,才能灭共;一旦川普总统离任,至少四年内灭共无望。正是由于这种认知在我们脑中已先入为主、根深蒂固,所以面对川普总统的离任,我们会感到悲观、失望。诸如此类的很多认知,我愈加认为它们是不准确的。毕竟,我们大多数战友都没有达到郭先生的高度,所以我们在看待问题时容易片面化、对事物的理解尚未能进入更深的维度。

川普总统的离任,会使灭共时间、灭共方式出现一些变化,但不会改变中共必灭的结果。换句话说:美国总统的归属是影响中共灭亡的因素之一,但绝不是唯一因素,甚至不是根本因素。我们此前的认知误区是,将“因素之一”当作了“唯一因素” 和 “根本因素”,所以才会产生“2024年之前灭共无望”的悲观想法。中共的灭亡一定有时间点,但未必与美国大选年的时间节点相关。即使在非大选年,只要触发了灭共条件,无论谁做美国总统,中共照样灰飞烟灭。

记得郭先生以前在直播中谈到了沼泽地、沼泽地之主。我们才知道:真正掌控世界命运的人,是那些深藏不露的沼泽地之主。而暴露在荧光灯下的各国政要(即名义上的最高权力者),他们充其量属于沼泽地,看似决定一切、但无法改变世界发展的大势。各国政要们只是在获得了沼泽地之主的支持或默许后,暂时掌管其国家而已。路德先生在直播中也多次说到:川普、拜登等人的身后,都有更高权力、更高地位之人的支持。

如果说美国总统因素不是决定中共灭亡的根本原因,那么什么是根本原因?以下列出三点。

(一)郭文贵先生、爆料革命四年来辛勤付出,积极传播真相与中共犯罪事实(种族灭绝、生物超限战、操纵美国大选等)。这些努力已使沼泽地之主看清了中共的邪恶,并加入灭共阵营。我认为这条原因是导致中共必灭的决定性因素。

(二)中共病毒已将人类逼向生死存亡之际,退无可退。人类如欲求生存,必须迫使中共交出解药,即必须以灭共为前提。

(三)由中共病毒导致的一系列后果,尤其是全球经济大萧条,是各国政府不可承受之痛。无论各国政要此前与中共有何瓜葛,当经济海啸来临、民怨沸腾之时,他们别无选择,只有灭共方能自保。

当我们上升到更高的认知境界时;当我们感受到郭先生必胜的信念时;当我们看到全球灭共力量不断壮大时;当我们见证GTV、G-News持续书写传奇时。。。您还会怀疑中共的灭亡吗?您还会相信中共会撑到2024年吗?您还会感到悲观失望吗?

中共的灭亡是大势所趋,如滔滔江水、不可阻挡。中共尚沉浸在将川普总统拉下马的喜悦之中,还在幻想万寿无疆、统治世界。而爆料革命唤醒了沼泽地之主、以及全世界所有为求生存的人们。谁胜谁败?借用郭先生的话:“咱走着看!”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Gnews网站无关)

其他工作人员
收稿审核:铜豌豆
责任编辑:文渊,铜豌豆
图片设计:铜豌豆
排版发布:铜豌豆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