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友心声】养老院里的残酷真相–一个“丁克”的养老危机

作者:香草山农场健身部 韵琴

这是我听到的一个故事,不知道是否真实,但感触颇多。下面我将以第一人称将整个故事说给大家听。


众所周知,我是一个有一千零一夜爱情故事的浪子,也是一个坚定的“丁克”。和很多年轻人一样,信奉“不婚不育”主义。年轻的时候自在潇洒,一辈子只为自己活—多爽,老了怎么办呢?住养老院呗。

直到那个难忘的夜晚,我的阿半给我发来了一条消息,说有个开养老院的富老头请他吃饭,让我跟着去蹭饭,顺道接受一下社会的毒打。结果,我半道去,屁股还没坐热呢,就被那个糟老头子一连串的“爆论”,给砸得喘不过气来。

他说,养老院其实是一个相当残酷的“江湖”。养儿难防老,但是起码可以防“吃绝户”。你想啊,如果养老的问题连自己的孩子,这样的“血亲”都指望不上,你能全指望着养老院那些跟你非亲非故的护工吗?这些话从他嘴里讲出来,简直就是“恶”到离谱,听到这儿我差点想站起来咬他一口,这都什么年代了,还能“吃绝户”。我就阴阳怪气的反问道,你们现在做养老行业的,为了劝人生娃,制造生育焦虑,已经开始用“吃绝户”这么刺激的话术了吗?结果,这个糟老头反倒是语重心长,说养老这个问题远比所有人想象的都要残酷,养老院可不是什么乌托邦,那是一个小社会,里面运行着诸多的“丛林法则”。

接下来的这顿饭,吃得我是脊背发凉,冷汗直冒。我听到了一个养老产业从业者口述的“中国养老产业”十年目睹之怪现状。

住养老院要花多少钱呢?按照老头的说法,行业里面一个月几万的有、几千的有、几百的也有,城市不同、条件不同,丰俭由人。但可悲的是,就算是像他们这种一个月收费五位数的养老院,如果是“无孩老人”,也很难过得好。为什么呢?不是设备的问题、不是机构的问题,是“人性”的问题。对老人生活品质影响最大的是什么?不是床多大、房间多敞亮、监控多到位,而是人,那些身边和你朝夕相处的人。

人啊,是一种社会性动物,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老人和老人之间也有“霸凌”的现象,存在相互攀比、欺压、排挤、争风吃醋的问题。

第一点 养老院里的“鄙视链”

老头说,哪里有人,哪里就有鄙视链。以前事业单位分房子,有句鄙视链的顺口溜,叫“一楼穷,二楼富,三楼四楼住干部,五楼困难户”。那在养老院呢,趾高气昂站地在鄙视链最顶端的老人,儿女双全,有权有势;在鄙视链最底端的,是无儿无女的老人,管你有钱没钱,统一被划成“孤寡老人”。这老人啊,跟小孩一样越老越需要依靠,说句不好听的,养老院里那些无儿无女的老人,跟学校里面的孤儿有什么本质区别呢?大家不欺负你又欺负谁呢?听到这句话,真的是让我破防呀。老头接着讲,孩子是替你主张权利的天然合法性主体,是维权的“直接受益人”。他可能是一个王八蛋,可能没有抚养你的动力,但只要有利可图,他一定有替你维权的动力呀。而且,孩子越是王八蛋,战斗力就越强,出了问题把养老院讹到破产关门的案例那也是一大堆,他可能不会把你当爹,但是他只要把钱当爹就够了。很多“丁克”相信,等老了和养老院签一个合约,让他按照合同来照顾自己,定期从账户里面划钱就好了。但是还是太天真,遵守合约的前提是什么呢?违约会受到惩罚,不能自理的失能老人,如果连主张申述的能力都失去了,你又凭什么相信那些养老机构和护工们,会按照合约执行来照顾你呢?中共国民事诉讼的基本原则是“不诉不理”。什么意思呢?民事案件,没有人主张就不会有司法介入。通俗点说,就是没有人喊冤就不会有人管。孩子存在的最大意义,就是起码会有人替你喊冤,哪怕他只是为了钱。

第二点 护工的问题

养老院的护工,跟学校的老师很像,他既是服务的提供者也是秩序的维护者,但不是所有的护工都是善良天使,势利眼、欺软怕硬、偏心、勒索财物、公报私仇、虐待、侮辱、体罚,随处可见。都是普通人,人性的恶在这里一样都不会少。越是那些无依无靠无儿无女的老人,他们受的委屈就越多,因为他们知道你后面没人,欺负你是没有后果的,人嘛,总是喜欢捡软柿子捏。老师的门槛够高了吧,起码接受过高等教育,社会新闻每年爆出的恶性案件还少吗?护工这个群体从业门栏可低多了,类似的案件只多不少,只是舆论的关注度不够罢了。你看不见并不意味着不存在。

听到这儿,我心里就有点憋得缓不过来了,不是到处都有监控吗?那这些问题院方管理者难道就不管吗?

第三点 院方的管理问题

老头说,这就是第三个尖锐点了。学校是非盈利机构事业单位,老师管得的够严了吧,学生霸凌的问题少吗?你肯定知道一个词儿叫“合法伤害权”,各行各业都一样,只要手里的权利够大,我可以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让你生不如死,但你却抓不住我的任何把柄,我甚至可以不违反任何规则,这就是合法伤害权。拿护工来说安排床位,我知道你有哮喘就把你安排到通风最差的地方;我知道你跟谁有矛盾,我就把你俩安排在一个房间;我知道你腿脚不利索,就把你安排在楼层高的房间,甚至还故意安排让你和有传染病的、大小便失禁的老人一个房间。我们也想严格管理,但是这种问题,明面上护工有错吗?你挑不出来的,但是对老人的伤害大吗?很大,哪怕就是简简单单的冷暴力。护工一个月不跟老人讲话,不给老人好脸色,这个问题监控能解决吗?院方能解决吗?制度能解决吗?投诉能解决吗?没有任何实证的事儿,你又能怎么办呢?人家就说不是故意的,我们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只能说尽量去解决,尽量去协调,实在太恶劣就开除。但是新招来的人,一样会有这些问题,这个情况不是个例,它是普遍性的。你找院方投诉,大多数也是和稀泥。而且这就相当于把护工给得罪了,只要不换养老院,剩下的日子,只会更难过,人永远是最难解决的问题。如果你外面有孩子,护工们起码会有所忌惮,知道他做的太过分会有人来闹,就会有所收敛。但是真碰上无儿无女的,那就只能看运气了。而且更严重的问题是,院方就一定是正义的吗?

第四点 养老机构的老板问题

老板们开养老院的目的是什么呢?是为了公平正义吗?是为了哄老人开心的吗?是为了达则兼济天下吗?是为了用广厦万间来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吗?别闹了,大家的核心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赚钱。行业里大大小小的养老院背后,老板什么成分都有。不排除这里面也有好人,也有正经的生意人,但是大多数都没那么正经。以前挖矿的煤老板、放高利贷的、搞房地产的、搞互联网金融的,投资养老产业的很多还是这帮人。最让人不安的,还是那帮搞“莆田系医院”现在转行搞什么“大健康产业”开养老院的,按照莆田医院的路子搞养老院,多少钱够你花的呀,魏则西的例子还在那摆着呢。这帮人呢,站在养老院的背后,你指望着他们为你主持公道吗?别闹了,人家开养老院的资本就是靠着血腥的原始积累。这帮人来到世间,从头到尾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充斥着肮脏的东西。我为什么总说商业化的“以房养老”存在很大的隐患呢?现在有很多地方已经有机构暴雷。如果是莆田系的那帮老板来经营,以房养老的合同搞到手,恐怕这些养老院就只剩下一个KPI,就是怎样尽快把人送走。要是无儿无女的,没个替你维权的,那简直就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餐饮行业有个指标叫“翻台率”,为了多赚钱,拉高评效,必须得提高翻台率。为什么肯德基快餐店基本上都是高凳子硬椅子呢?他们不知道这个东西你坐着不舒服吗?这恰恰是目的,坐着不舒服你才会快点走人,人家才能快点翻台,快点去赚下一桌的钱。按照这种经营思路,碰上莆田系的养老院,恐怕他们玩儿的就是“翻床率”了。听老头讲到这儿,我又脊背发凉,开始冒冷汗了!

第五点 监护人问题

现在的养老院,大多数签的都是“三方合同”,也就是院方、老人和监护人三方,没有法定监护人,很多养老院根本都不敢收。为什么呢,收进来脑子清醒还好说,万一生病不能自理了,失去意识了,就算你卡里有一个亿,谁来付?怎么付呢?重大的决策谁来做?送医院做手术都是要监护人签字的,谁来签?如果院方敢签字,出了问题谁负责?这个时候孩子的作用就出来了,起码你会有一个管你的法定监护人,哪怕他是为了分你的遗产。

第六点 有钱你未必进得去

养老院也是有风控的,高危老人,院方根本就不收治。入院要做体检,有没有精神病、有没有传染病、有没有重度的不良嗜好、有没有案底违法记录。有一些高档的养老院,为了其他客户考虑,如果你存在这些问题,人家根本就不会收。比如说传染病,乙肝、艾滋、一期梅毒和各种皮肤病,大家都知道日常传播的几率可能很小,但是很多养老院人家就是不收。为什么呢?换位思考,同寝的老人知道这个情况,他能答应吗?护工知道了,能愿意吗?你跟他讲大概率没问题的,但是小概率呢?万一呢?护工也是人。而且老人也是按照自理能力,被院方划为三六九等。第一类是能够自理的;第二类是基本可以自理的;第三类是完全“失能”不能自理的。完全不能自理,很多养老院是不愿意收的,如果再无儿无女没有监护人,那就更难了。

随后,老头又讲了一个案例,失独家庭老两口相依为命,几年前老头突然脑血栓不能自理了,老太太在家里面照顾,然后老太太也突然栓了,得亏还能打得出电话,不然两个病人困在家里,那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活活等死,那可真是人间惨剧了。前段时间一个独居的女孩,失手把自己反锁进卫生间,没带手机。结果被困家里,上了全网的热搜。独居啊,不怕壮年不怕猝死,痛痛快快一了百了,就怕被困住活活等死。至于什么精神健康安宁喜乐,这些维度太奢侈。他说,暂时在行业的解决能力之外就不讨论了,先解决活着,再解决活好吧。

最后,老头讲了一个李春平的故事。李春平,是个传奇富豪,号称“百年慈善第一人”。年轻的时候也是仪表堂堂,30岁跟着一个68岁的好莱坞女星以“儿子”的身份去了美国,1989年两人结婚,1990年老太太就去世了,然后李春平携巨额遗产回国。此后的二十年,他平均每天以七万多元的速度,累计在全国捐款3亿3千万人民币。他没有再婚,也没有孩子,最凄凉戏剧性的一幕是,2016年底,他被确诊为阿尔兹海默症,也就是老年痴呆。然后他的妹妹、亲戚、养老院、身边的工作人员开始上演了一场激烈的监护权和财产的争夺战。他的巨额财产被身边的工作人员托管抵押,他被亲戚送到养老院中,然后又被身边的工作人员夺回,被安排在北京的一家会所,每年需要为此支付巨额的养老费。2016年底,李春平的亲属向北京的一法庭提交了申请,质疑一众工作人员掌握了他近40处房产证,涉嫌诈骗盗窃和侵占财产,同时质疑李春平与一家资产托管公司签署的资产管理协议的有效性,要求法院做司法鉴定,确认他智力缺失,无民事行为能力,甚至还有被人灌药、强迫签字、按手印等等传闻。以上这些信息,流传的版本很多,诸多的细节和真实性很难考证。老头和我说,这不就是一个现代版的“吃绝户”的故事吗?

民间有句俗语,“小儿持金过闹市,不动心思不是人,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老头突然低声跟我讲,咱们有句老话,“老而不死是为贼”。我突然很错愕,想反驳他这句话的用法是错误的,他的本意是……然后老头一脸苦笑地打断我,反问道:“错了吗?我觉得没错,‘寿则多辱’”。我也想反驳他,但是思来想去,最终也只能是一声叹息。


故事讲完了。同样,听故事的我也是脊背发凉。这最终还是归结到了人性上。

听了郭先生3月14日祭母日也讲到了养老问题,希望西方的法和东方的情相结合,这是非常理想的组合。然而,现在的中国已经被CCP糟蹋的一塌糊涂,几千年的传统美德,几乎所剩无几,自私贪婪的本性显露得淋漓尽致。以毒灭共,以钱灭共!希望CCP早日灭亡!我们呼唤真情回归,新中国联邦任重而道远,新中国联邦人,从我做起。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编辑/审核/发稿:雪梨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推特账号

更多文稿,欢迎浏览美东香草山GNEWS官方链接

更多香草山节目资讯,欢迎登陆G|TV — MOS Talk香草山访谈 & 香草山之声

+3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圣母院钟声
25 天 之前

在加速老龄又社会风气败坏的中共国社会,弱势群体,包括老人,孩童和的低收入者都是被欺诈虐待的对象。畸形社会的畸形事态触目惊心!

0
dayan777
26 天 之前

把我也吓着了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