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十四)占领舆论阵地之两封密电

搜集/撰文:岁月如歌 / 封面合成:文粤

1948年12月30日在南京的英国驻华大使馆收到一封绝密密电,他们被告知英港府搜查了中共香港分局下属的单位,香港工作委员会(香港工委会)成员的家并搜出重要文件。这封密电是英殖民地香港区港督拍的,港督拍发密电给英驻华大使馆,看来这事有点大了。密电透露搜查的时间是12月11日、13日,缴获的文件是一本日记本,这本日记本是中共在港组织负责人的秘密工作日记,但没有透露姓名,里面内容记录着香港工委和旅港民主人士多次开会摘要。

另一方也在急忙给上头拍绝密电报,告知香港这边发生了大事。中共统战部收到这封密电要比英驻华大使馆要早一些,英方截获后还要进行翻译整理,相对中共来说慢了一步。中共香港分局书记方芳在12月15日就密电给中共统战部了。究竟香港工委会与旅港民主人士开会说了些什么呢?让双方都匆忙密电告知上级。

图片来自参考网

英港督认为这事情很重要须立即告知上级,他们发现中共香港分局是中共华南区的联络中心。学过中共历史的都知道中共当年在全国各地都有根据地,什么华南根据地,华北根据地,瑞金根据地等。秘密日记里反映出中共接下来的动作,比如如何与外国贸易,接管上海,取得胜利后如何对待民主派,还有新闻管制问题等等。在中共计划里,和民主派合作只是一时利用关系,因此中共非常警惕他们定义的所谓右派份子投机份子们,通过民主派抢夺他们的联合政府执政权。从密电这一点内容,我们看今天香港的民主派命运,是中共几十年来处心积虑对付民主派的结果。中共压根儿就没把民主派当一家人,只是临时利用的工具,用完了就丢。不管是民主派,还是中共官员,老兵,商人中共窃取政权后的这几十年,一直都这么干。

图片来自新闻资论

梁慕娴女士说过“中共就是天生反民主的政党”,华叔回忆录也透露中共地下党一直是香港民主党和泛民派间的搅屎棍,李生入党也被培训如何揭民主派的问题,如何搞乱泛民派,如何扩大地下党。这密电无意间也告诉我们民主派人士不管是中共窃权还是已经立国都不是一家人。今天中共已经夺取了香港,民主派的命运是灭顶之灾,我们都有目共赌中共对香港泛民派的大量抓捕。而香港泛民派从没想过要抢夺颠覆中共政权,只想在中共独裁下拥有民主自由安心安全的生活;中国民运人士也从未想过要颠覆中共政权,只希望中共独裁能够改良。这些人以一例外地被颠覆国家政权罪抓捕入狱,或被迫流亡国外。中共鼓吹的人民民主专政就是一个最大的谎言,70多年过去了,不但没有民主,还把民主派人士消灭,执行独裁。只有新中国联邦爆料革命才看得清楚中共的真面目,将其公诸于众,并决心要把这个吃人的邪魔独裁政权消灭,改变中国人命运。

披露密电内容的文章《中共如何确立新闻体制》中有这样一句话:「中共对待民主人士的态度,在党外人士看来也是个风向标,体现中国的政治包容度⋯⋯是中共政权取信天下的信号,有助于中国即将的政权接管和顺利实施统治」,旅港民主人士能够被中共费如此大功夫运回北平,就因为要利用,还有利用价值。中共国成立后的各种运动,知识份子的悲惨命运大家都知道了,这里不表。今天中共对香港民主派的打击是不是卸磨杀驴呢?

图片来自参考网

秘密日记记录开会摘要,涉及的人物都是关键人物。从中方密电内容显示,12月11日,13日英港府搜查的住所是当时香港工委会负责人连贯的家,当时连贯夫人正在寓所里,搜查的原因是英港督葛量洪得到情报并准备阻止连贯与中共民主联盟(民盟)的重要人物李济深合作。但方方认为是英方要阻止中共运走在港的民主人士和打击香港地下党。因此方方要求中央在香港缩小规模,把中共在港公开的机构与秘密的机构分开应付港英政府调查打击。

由于国共两党多年的内战,英殖民地就成了香饽饽,国内大量群众都逃往香港避难,那些文人墨客,知识份子们也都在列。中共在1948年8月~1949年9月,就开始把香港这些旅港民主人士运回华北(即北平)。这个时间是中共窃国成功准备宣布“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的前夕,中共为何要费这么大功夫从香港把这些人运到北平呢?原来中共要对外宣布“站起来了”也要“先打草稿”,我们常听说“撒谎要先打草稿”,中共这么大的谎言急需一群知识份子文人墨客为他们打草稿——筹备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

图片来自搜狐

据参考网《中共秘密护送在港民主人士北上记》一文记载,运输民主人士北上这件事是周恩来操办。 1848年4月30日,中共中央喊响“五一国际劳动节”纪念活动口号,并召开了一场没有反动份子的政治协商会议,(呵呵,中共在香港推行的“爱国者治港”是不是和这个有异曲同工之意?)5月,周恩来发电报催促当时坐镇大连的钱之光立即去香港。钱之光正在开展“中华贸易总公司”与香港进行双向贸易准备工作,钱接令后从朝鲜登上渡轮正往香港出发,又接到周电报,要求他「以解放区救济总署特派员名义到香港与香港分局的方方、章汉夫、潘汉年、连贯、夏衍一同协助把香港民主人士运回北平。同时周亦致电时任中央军委总后勤部部长杨立三,告知香港上海将有一批党员干部和民主人士经大连来华北。

图片来自搜狐

这次负责运输的是前面提到的华润集团。那时候的华润集团并不叫华润集团,原来早在1938年中共就派杨廉安(博古的弟弟,原名叫秦邦礼)去香港,杨廉安到香港后化名杨琳,然后在香港成立了“联和行” ,1948年改名为“华润公司”,华润二字也是有含义的,华,华夏,代表中国;润,毛润之的润,代表党,可见当时“毛贼东”在中共的地位。华润成立时的任务挺多的,「除了给延安采购急需的药品和物资以外,还要配合宋庆龄的“保卫中国同盟”保管和运送海外华侨的捐款、捐物,并在爱国华侨中做统战工作」。

(未完待续)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参考连接:
香港中文大学学术论文:中共如何确立新闻体制?

审稿:卡西欧 / 上传:天网灰灰

导读:

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

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一)权贵家族在香港的扩张

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二)香港地下党员

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三)中共早期地下党员梁慕娴

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四)香港早期活跃人物司徒华的前半生

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五)司徒华的下半生

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六)五区公投

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七)五区公投的前因与后果

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八)23条之战与五区公投后果

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九)中共十三届四次会议

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十)梁慕娴揭露香港中共地下党

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十一)梁振英的地下党员身分之争

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十二)林郑月娥共产党员身分

中共超限战灭港计划(十三)老鼠窝中联办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