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商勾结为牟利,挂靠“蹭名”屡不止

作者:美国纽约香草山农场  鹰(文言)

新浪网3月21日转载中国新闻周刊消息,东方银河控股有限公司利用投资人变更的方式在一年多时间五次蹭为“央企”。

近年来“伪国企”、“伪央企”的报道层出不穷:2015年至16年,众信财富资产管理(天津)有限公司借“央企股东”名号违规发售理财产品,其股东中国瑞宝国际合作有限公司也被证实非真央企;2018年7月中核国财投资集团与融钰集团签订合作协议,但后因中核国财“央企身份”存疑而被深交所叫停;2018年8月中国城投建设集团在被曝光利用央企名义进行商业合作和宣传,虽中城投澄清“系捏造”,但无论其官网简介、合作单位签约报道等都“坐实”其央企名号;2019年“中铁中基系”40亿私募产品爆雷;2021年1月26日东方银河控股有限公司在中海油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不知情、未授权的情况下成为其子公司,后被证实为虚假公司登记,2月10日东方银河控股有限公司变更股东为北京市中油科技开发公司(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全资控股),贴上中石油标签。

“伪央企”通常是利用央企层级架构复杂造成监管疏忽,以及对外投资信息不透明等漏洞进行有意的挂靠。在企业确定挂靠层级和价位(挂靠国企3级子公司160万/年,央企子公司则在450万/年以上)后,中介机构联系对方企业负责人,双方签订股权代持协议。挂靠的国企或央企出资均是认缴,而实缴期限多为数十年后,意味着挂名的国企或央企只是“出租”版权而不参与经营和分红。

对于被挂名的企业负责人而言,只是用“盗版”的股权转让协议、股东会决议等材料就可入账成百上千万的“外快”,事发后更是无关痛痒,可利用“伪造”的名义将被曝光企业剥离,而中介结构更可凭借返点盈利,所以这一央企挂靠产业链屡禁不止。由于“挂靠”程序的便捷性,很多“伪央企”的投资人变更极为频繁,而“伪央企”负责人名下的多家企业更可通过挂靠不同国企来提高知名度和信誉度以吸引资本。

在打假的过程中,辨别真伪的难度较大,需要司法鉴定公章和签名系伪造才可对挂靠企业进行行政处罚;同时违法成本太低,在央企国企澄清说明后,涉事的“伪央企”只需要换个股东就可继续募资。类似的曝光声讨和打假声明对企业经营行为没有影响,而“挂名”后所带来的商业价值和募集资本规模都是倍数增长,所以挂靠“蹭名”的风气越打却越烈。

对于中共国企央企的负责人而言,一则可通过出卖名声的方式进行权钱交易,无论是赚取外快还是资助家族企业都可实现财富诉求;二则上级或相关部门进行严查时可轻松撇清自身关系,以不知情为由置身事外。对于中共体制内的领导和“伪央企”、“伪国企”负责人都可以利用挂靠赚得盆满钵满,唯一被坑害的是底层百姓。对于社会大众而言,由于“伪国企”、“伪央企”缺乏合法性,所以一旦被认定非法集资,投资者将面临“血本无归”和维权困境。

“打假”屡屡受挫、死灰复燃最根本在于中共的以假治国,上至各种统计数据和对经济现状的报道,下至贫民百姓的补贴和养老金发放,中共都利用媒体宣传炮制假大空的谎言,各级领导在无视人民诉求和利益的同时,加大了对社会和个人财富的掠夺,所以官商勾结、行贿受贿无法根治,造成如今的“不愿查”、“不敢罚”的打假戏码。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GNEWS无关)

新闻来源:
“伪央企”屡禁不绝,谁给了它们唬人的身份?
起底“中铁系”40亿私募爆雷案:伪国企们如何圈钱?
假商票频现,“伪央企”都是这么生产出来的!
假央企向自媒体下战书:我没有说自己是央企

责任编辑:韩国首尔喜韩农场 文迹~见证神迹
编辑/校对:美国纽约香草山农场 七哩香
发布: Hong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