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聊农村】我所了解的农村黑社会(四)

五月花写作组 | 作者:跟随战神 | 编辑、美工、发稿:灭共小宇宙

往期链接:

【周末聊农村】我所了解的农村黑社会(一)

【周末聊农村】我所了解的农村黑社会(二)

【周末聊农村】我所了解的农村黑社会(三)


大山出狱了,来接他的是以前在火车站的几个兄弟。大山从他们那里得知,他的大部分兄弟们还在火车站,但是换了“大哥”。新大哥就是火车站原来三股势力的其中一股。由于有公安局一位副局长的背景,借着中共的“国庆”日,以整治社会安全、打击犯罪份子为由,打掉了包括大山在内的其他两股势力,一统火车站黑车市场江湖。

据兄弟们讲,这位公安副局长拥有一半的干股。副局长管辖的是全市的治安,火车站、歌厅、舞厅、洗浴中心或多或少存在“黄、赌、毒”,这是法律所不允许的,应当予以坚决打击和依法取缔。但是从遍布大街小巷的歌舞厅和洗浴中心就可以知道“存在即合理”——就是公安局认为合理,领导们收到钱就是合理,就可以存在。没有上贡的一律予以打击、取缔。公然进行权力寻租,这也是大山这一派被当地公安局清理的主要原因。黑恶势力和公安局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中共党内的贪腐成风已是举国皆知的事实。每年落马的官员名单可以排成一大串,上至省部级高官,下市县级的公安局长。主要罪状就是受贿、徇私枉法、包养情人。一律的巨额财富,一样的美女如云。疯狂敛财、贪婪无耻是他们共同的标签。郭文贵先生曾经爆料中共国前司法部长傅政华曾公然向他索贿5000万美元,拿钱后不兑现承诺,继续索要更大数额。

中共国整个公安系统一片黑暗,暴露出中共的邪恶本质。中共以警治国,公安系统以黑执法,两者相辅相成。一位落马的高官曾经说过:在我的位置上,鬼都得贪。说明了这个体制的邪恶,说明了这个政党的邪恶,中共是万恶之源。

出狱后,火车站是不能去了,大山选择回到了乡下。当时正值夏季麦收季节,一望无际的麦田在阳光下闪着金色的光芒。在中国,有这样一批人专门从事麦子收割,他们从南方来,边收割边北上,麦子是从南到北顺序成熟。他们购置了自动收割机,驾驶员开着收割机,所到之处麦穗变成了麦粒。这样大大提高了劳动效率,省去了农民们挥镰收割的繁重劳动。农民们则需要支付一定的收割费。

农村最累人的农活有三样:割麦子、插稻子、种园子。顶着烈日,弯着腰挥舞着镰刀,还要穿着厚厚的衣裤,否则就会被麦芒扎伤。象针尖一样的麦芒会在手臂上留下一道道红色的划痕,虽然不到流血的程度,但是会钻心的痛痒,忍不住时去挠,当时能够缓解一下,然后是加倍的痛痒,其后果是整夜不能入睡。所以,即使是酷暑难耐,农民们仍然要穿着厚厚的衣裤,这样酷热就成了最大的敌人。被汗水浸透的衣服,死死贴在身上,那种难受刻骨铭心。第二个敌人就是弯腰,腰一弯就是几个小时,从地头挥舞镰刀开始一直到地尾结束,一拢麦子割到头才能勉强直一下腰,然后就是下一拢。麦收最要紧的是“虎口夺粮”,要和随时到来的大雨抢时间。有的人麦秋过后会累趴在炕上几天,可见割麦子的劳动强度有多大。这种纯手工劳作持续了几十年。“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中共国农民真的太苦太难了!牛马般的的劳动、繁重的税赋、近乎于无的保障。收成靠天,活着靠运,这是中共治下的农民真实写照。

大山也开始“收割”了,他收割的不是麦子,收割的是收割麦子的人。大山向驾驶收割机的人收取费用,美其名曰“收割损失费”,就是说你把他收割麦子的权力剥夺了,他要收取损失费。虽然大山并没有收割机,也没有什么损失。完全是无中生有,纯粹的强盗逻辑。迫于他的淫威,收割机驾驶员大多都交了钱。有个别不交钱的,他的兄弟们便恐吓威胁甚至动手打人。这样一来,没有人再反抗。

村民都知道大山蹲过大牢,这娃子进过“号”(村民们把监狱称作“号”),不简单哩,听说是因为打架斗殴。在中共国有个奇怪的现象,进监狱的人出来后好像是镀了一层“金”,大家对他既恨又怕,还有几分羡慕。这是中共统治下几十年产生的恶果——怕恶人。中共一直秉承商鞅的驭民之术,其中一条就是弱民,以强民管弱民。所谓强民就一些不服从当政者,敢于反抗的人。而这些人中大多数是些游手好闲的人,甚至是地痞流氓之流。这些人被中共所利用,利用他们去管理。这个现象在农村尤为突出,比如村长书记大都是这类人,村长书记用的也是这些人。民弱国强,这样政权才长久,政党才稳固,这就是中共的如意算盘。

村长书记为了拉拢大山,将村里的治安保卫工作交给了他。说了半天就是充当村长的打手,当然好处是少不了的,除了每年固定的费用外,每次单独了事另外付钱。

村长找大山了事来了。村里建了个混凝土搅拌站,占了村里的地,这件事村长得了很多钱。本来给的是土地占用费和道路使用费,但是村民们并没有分到一毛钱,全都进了村长的腰包。来往的运输车辆穿越村庄,轰鸣的马达声在寂静的村庄格外的刺耳,泛起的灰尘如狼烟滚滚。村民们不干了,纷纷要求给予经济补偿。在要求未果的情况下有几个人带头堵路,阻止车辆经过。这下村长难办了,找到了大山。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大山决定出手。

当天夜里,十几个蒙面人冲进了村庄,踹开了带头阻工村民的大门。每人一把消防镐,冲进院子后一通猛砸,水缸砸碎了、窗子砸烂了。屋里的人在睡梦中被惊醒,猛然的巨响和一群黑影把他们吓得攒成一团。从村东到村西,一路砸过去,参与堵路的村民无一幸免。

大山赚得盆满钵满,而村民们不但没有得到一分钱,还被砸了盆和钵。有的村民报了警,警察只留下了一句话:你们是不是得罪人了?然后就没有了然后。这件事过后不久,有人目睹村长、大山、派出所长在镇上最好的饭店一起吃饭。

(未完待续)


更多文章欢迎浏览波士顿五月花GNEWS官方号

更多直播欢迎关注GTV官方号五月花之声五月花讲堂

欢迎加入波士顿五月花农场,订阅我们的官方推特账号官方油管账号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