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解評】佛法與現代思想的協奏曲(一)——平等

作者:紐約香草山醫療部 雲豹

一、西方平等思想是主觀思惟的概念

在中文里,“平等”一詞字面上的含義是:不傾斜、均等、數量相同、次第相齊。在英文中,“Equality”是來源於拉丁文形容詞“aequus”(equal 相等、等量)。在哲學或政治學上,平等的概念則可追溯到古西臘的哲學思想與亞洲的東方文化結合後產生的自然法理論。

法國哲學家馬利頓(Jacques Maritain)說過:“人權的哲學基礎是自然法。”

根據自然法的倫理學說,在某種意義上,支配人類行為的道德規範,是起源於人類的自然本性或是和諧的宇宙真理;而依照自然法的法學理論,法律準則的權威性,至少有部分是源於伴隨著那些法律準則的道德思量。此自然法理論衍生出“自然權利”的概念(英語:natural rights)、(拉丁文:jus natural),中文習慣譯為“天賦人權”,或稱其為不可剝奪的權利,是指自然界生物普遍固有的權利。也就是該理論認為,生物普遍天生的權利,並不是由法律、宗教、信仰、神明、科學、理性、科技、人類、生物、習俗、習慣、文化、政府,或宇宙中的任何人、事、物來賦予、改變或剝奪。此天生的權利是不證自明,並且具有普遍性與永久性。

圖源網路

“天賦人權說”是近代歐美民主主義的理論基礎。早在十七世紀的時候,英國著名的自由主義思想家洛克(John Locke)就提倡,人是一種理性的動物。所以,人類在自然狀態中,有所謂的“自然法”,及每個人都具有的“自然權利(Natural Right)”,此自然權利不是他人所能侵犯和剝奪的。為了要保障此種自然權利,人類才會成立國家和政府。但是,將“天賦人權說”建立成系統性理論的人是十八世紀的法國民主主義大思想家盧梭(J. J. Rousseau)。盧梭著有《不平等論(A Discourse on Inequality )》一文,說明人世間不平等的來源始於私有制,並主張返回樸實的原始自然社會。他最重要的著作——於一七六二年所出版的名著——《社會契約論(The Social Contract )》一書,提出“人是生而自由(Man is Born Free)”的主張。盧梭主張人生而平等,任何人都不可以以力服人,只有基於人民自由意志訂立的社會契約才能成為國家和法律的合法基礎。這些觀念深入影響並啟發了近代世界各國的民主革命。美國的《獨立宣言》,和法國的《人權宣言》里,都曾引用這句名言。

圖源網路

綜合上述的說明可瞭解,西方思想中的平等觀念是起始於現代自然法理論。其認為,在原始環境中,人本來是在自然界獨立自由生活,每個人都具有這種自然權利,所以每個人都是平等的。這種觀念就是把自然當成孕育每個人的母親,每個人都是依於此自然的母親所以能生存,基於此共同的自然母親,每個人都有獨立自由生活的權利。所以,每個人在此自然賦予的權利上是平等、不可被侵奪的。

因此,西方思想的平等觀念是依於自然及權利自主權的兩個抽象概念,是單純局限在是否有自主權的事相上來顯示平等的,而並不是建立在一種每個人都擁有且又是真正顯示平等的實體上,也沒有深入探討到在生命本質上是否平等的議題。也由於其只專註在事相上是否平等的概念,民眾就很難在本來就不可能完全一致的事相上獲得真正平等的概念及共識,因此,他們在心理上必然對平等的觀念產生懷疑。同時,隨著各人對同一事相的不同解釋,也會造成各種歧異的見解及爭端。倘若單純在平等的定義上就已經無法達成平等一致性的見解,就更不要提如何落實平等的大議題了——這是西方現代平等思想的矛盾爭議處。這一概念本身就是主觀的見解,各人見解不同,當然在平等的概念上很難達成全體一致性的共識。

所以,平等永遠是停留在一種抽象的概念,很難被徹底地落實在生活中。

二、佛法平等觀是客觀觀察後的實證

佛法中的平等觀是從何而來,又與西方現代平等思想有何差別呢?

在2500年前,釋迦牟尼佛為弟子的所有說法中,為了對不同根器的弟子因才施教,所以其說法內容依於淺深差別可略分為“小乘法”及“大乘法”兩大類。

舉個簡單的比喻:如果將人比喻為一棵樹,釋迦牟尼佛說法的大部分內容就是講解這棵樹的所有內含、所處的環境及前因後果。

圖源網路

其中,佛在“小乘法”部分所講解的內容,就類似解說樹葉、樹枝、樹幹。佛告訴弟子樹葉、樹枝、樹幹的長相及內容是什麼;樹葉、樹枝、樹幹上有什麼污濁雜物;要去除掉樹葉、樹枝、樹幹上污濁雜物所代表的煩惱,然後可以得到出離三界的解脫。“小乘法”修行者除去煩惱的方式,就是經過觀察,確認樹葉、樹枝、樹幹的內容;確認自己有樹葉、樹枝、樹幹上污濁雜物所代表的煩惱;然後下定決心把樹葉、樹枝、樹幹全部鋸掉,順帶的就把樹葉、樹枝、樹幹上代表煩惱的污濁雜物去除了。因此,從外觀上再也看不到任何樹的形像,只留下從表面上看不到的無形的樹根存在,這就是“小乘法”修行者的解脫。(比喻中的樹葉代表欲界功能,樹枝代表色界功能,樹幹代表無色界功能。欲界、色界、無色界等三界,就是所有生命體生存活動的空間。樹根就是代表本識。)

相對的,佛在說明“大乘法”時,內容就不只包含了樹葉、樹枝、樹幹,還詳細講解了樹根的內容:講解樹根上的污濁雜物所代表的更深細堅固的煩惱;講解如何徹底去除樹根上污濁雜物所代表的深細堅固煩惱;講解樹是如何生滅變化的。“大乘法”修行者是先瞭解樹根才是一切生長及問題的根源,學習如何觀察分辨代表煩惱的所有污濁雜物,然後慢慢將分別附著在樹葉、樹枝、樹幹、樹根上的污濁雜物完全去除,留下整棵完整清凈的菩提樹。這就代表“大乘法”修行者不只能出離三界得到“小乘”的解脫果,還可成就“大乘”的大菩提究竟佛果。

在“小乘法”中,佛主要針對明顯可見的樹葉、樹枝、樹幹上代表煩惱的污濁雜物,從事相上的煩惱來做解說,所以沒有詳細解說平等觀的內容;但是佛在“大乘法”的解說內容中,就有大量關於平等觀的內含。因為“大乘法”主要是在解說佛法的核心要旨——本識。這本識就像是大樹從外表不易被見到的無形的根,是生命根源,是支撐及長出所有樹幹、樹枝、樹葉的根本源頭。每個有感受、認知、反應能力的生命體,就被比喻為每一棵樹木或一株小草。雖然他們在明顯的樹葉、樹枝、樹幹上各個差異有別,但是每一株樹或草的共同點就是,有各自生長的根源。而這些根源是所有草木能生長茁壯的源頭。所以,在此有根源的特性上,所有草木是平等的。若將此比喻仔細理解,那麼,所有具有感受、認知、反應能力的生命體,他們之間在外觀及表現上絕對不同,所以不平等;但是,他們都有各自獨立的本識,所以才能有這些生命體存在,在此事實上,他們都是一致性無差異的。所以,依於皆有各自獨立本識的事實上,他們是平等的。這就是以最簡單的方式來解說佛法平等觀的內含。

佛經中有提到(本識)心、佛、眾生,三者無差別,此點就是依於對(本識)心的觀察。因此,修行者自然就能明瞭佛與眾生都有各自的(本識)心,而佛是因為有此(本識)心,才能在修證後最終成佛;眾生同樣有此(本識)心,只是還沒有具足修證,沒有具足所有成佛所需具備的智慧及福德,所以還是眾生。但是,由於眾生具有此(本識)心,眾生只要條件具足時就可以成佛。依於此種觀察,鑒於各自皆有(本識)心的事實,所以(本識)心、佛與眾生在有(本識)心的事實上是平等的。

圖源網路

佛經中也說到,(本識)心不生不滅,不垢不凈,不增不減。由於此(本識)心具有此種離開兩極端、非一非異、不二的特性,所以此(本識)心的本質就是沒有偏頗,是平等性的,此(本識)心是本具的平等性。

由於能親自觀察到自己的(本識)心本來就具有的平等性,又能觀察到佛、眾生都各自具有自己的(本識)心,而且也都是本具平等性,所以從(本識)心本具平等性的立場來看,所有的眾生與佛都是平等的。由於能親自觀察自身實際存在的(本識)心,及證實此(本識)心就是具足平等性,也能觀察到別人也各自具有顯示平等性的(本識)心,則此種平等觀就是有依據的,不是憑空幻想出來的概念,且每個人都可以親自去證實。這樣,眾人對此平等觀自然就不會有爭議產生。

三、結論

從以上所述可知,西方現代平等思想是源於主觀上認為人擁有自然賦予的權利自主權的概念而來,單純是一種由思維後產生出來的主觀概念,沒有任何實質的標的可供世人去做觀察及驗證來獲得一致性的確認。所以,由於每個人對同一事件的思惟及理解的角度不同,會產生差異性的見解與結論。這就會形成彼此間的爭論。最終,民眾無法對平等的定義獲得一致性的結論,遑論要在生活中落實原先預期的平等這個概念。

佛法的平等觀則與此不同。此平等觀是依於能觀察到自己的(本識)心本身就具足平等性,再觀察所有具有感受、認知、反應能力的生命體皆各自具有此顯示平等性的(本識)心,從眾生、阿羅漢,到諸佛,都一樣具有各自顯示平等性的(本識)心。由於經過此種自己親身觀察的結果,修行者自然會確認一切具有(本識)心的眾生皆是平等的——因為大家都不多也不少的各自具有獨一享用的平等性(本識)心。既然隨時都可自我觀察及自我驗證,且有觀察能力的人,觀察後所得到的結果都是一致的,彼此間對此由(本識)心顯示出來的平等性自然不會有任何爭議,也自然而然的能在日常生活中落實了以平等心對待眾生的行為,這樣才是真正的平等觀。

西方現代平等思想雖然只是思惟後的主觀概念,但已經是人類思想的一大進步。如果能進一步經由佛法的修習及實際觀察,證實自己及眾生都各自具有隨時顯示著平等性的(本識)心,那麼就能真正落實平等觀。如果有越來越多的人能做到此點,這樣就是世人的福氣。

(本文觀點僅代表作者)

參考閱讀:

自然權利

平等 Equality

平等主義

《社會契約論》,盧梭,何兆武翻譯,唐山出版社(”The Social Contract“, By Jean-Jacques Rousseau)

《大方廣佛華嚴經》卷10〈夜摩天宮菩薩說偈品 16〉:“心如工畫師,畫種種五陰,一切世界中,無法而不造。如心佛亦爾,如佛眾生然,心佛及眾生,是三無差別。諸佛悉了知,一切從心轉,若能如是解,彼人見真佛。”(CBETA, T09, no. 278, p. 465, c26-p. 466, a3)

《大方廣佛華嚴經》卷51〈如來出現品 37〉:“佛子!如來智慧無處不至。何以故?無一眾生而不具有如來智慧,但以妄想顛倒執著而不證得;若離妄想,一切智、自然智、無礙智則得現前。”(CBETA, T10, no. 279, p. 272, c4-7)

《大方廣佛華嚴經》卷7〈離世間品 33〉:“佛子!菩薩摩訶薩有十種平等。何等為十?所謂:一切眾生平等;一切法平等;一切佛剎平等;一切佛乘平等;一切善根平等;一切菩提平等;一切願平等;一切波羅蜜平等;一切行平等;一切佛平等。佛子!是為菩薩摩訶薩十種平等;若菩薩摩訶薩住此平等,則具足一切諸佛無上平等。”(CBETA, T09, no. 278, p. 636, a5-11)

《入楞伽經》卷9〈總品 18〉:“阿梨耶識常,依風境界起,種種水波識,能舞生不絕,能取、可取相,眾生見如是,可見無諸相,毛道如是見。阿梨耶本識,意及於意識,離可取、能取,我說如是相,五陰中無我,及無人眾生,生即諸識生,滅即諸識滅。”(CBETA, T16, no. 671, p. 566, c5-13)

《般若波羅蜜多心經》卷1:“舍利子!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凈,不增不減。”(CBETA, T08, no. 251, p. 848, c10-11)

《金剛三昧經》卷1〈無生行品 3〉:“善男子!是心性相又如阿摩勒果,本不自生,不從他生,不共生,不因生,不無生。何以故?緣代謝故。緣起非生,緣謝非滅。隱顯無相,根理寂滅,在無有處,不見所住,決定性故。是決定性,亦不一不異、不斷不常、不入不出、不生不滅,離諸四謗,言語道斷;無生心性亦復如是。”(CBETA, T09, no. 273, p. 367, c8-14)

編輯/校對/發稿:Irene木木

更多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推特賬號

更多文稿,歡迎瀏覽美東香草山GNEWS官方鏈接

更多香草山節目資訊,歡迎登陸G|TV — MOS Talk香草山訪談 & 香草山之聲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