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P4實驗室研究人員在中共病毒大爆發前已被感染

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阿黎

據SKY NEWS 3月21日報道,武漢病毒學研究所從事冠狀病毒研究的研究人員在2019年11月初因出現與中共病毒一致的癥狀而住院,美國官員懷疑這可能是第一個中共病毒集群。

美國國務院調查中共病毒起源的前首席調查員大衛-阿舍(David Asher)曾在共和黨和民主黨政府下任職,他此前曾帶領政府調查伊朗和朝鮮的生物、化學和核擴散問題。他說,現在已經解密的美國情報以及公開來源的信息證實,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的三名工作人員在11月初至11月中旬,在大流行正式開始之前生病。他們的病癥同時符合中共病毒和流感的特征,據他個人評估,很可能是此次疫情的原因。

他說,”有多名工作人員確實不得不去醫院,似乎已經出現了COVID-19的情況,”他說。”你通常不會因為流感去醫院,尤其是一群人。這是最有可能的爆發源。”

阿舍先生說,在11月的這次爆發之前,有可能存在病毒感染者的集群,這表明2019年秋季中國的流感高峰可能包括中共病毒病例。

這位曾為美國政府牽頭成立專案組調查中共病毒起源的前首席調查員宣稱,該病毒可能是武漢病毒學研究所開發生物武器時所出的成果。

一周前,阿舍先生告訴福克斯新聞,在他看來,中共病毒可能是一種生物武器。當《澳大利亞人報》問及這是否是美國政府內部的一個積極調查熱線時,他說。他說:”是的”,”中(共)國政府很有可能在武漢病毒學研究所和其他涉及冠狀病毒研究的研究所從事武器化工作…無論是(用於)進攻還是防守,這幾乎是不可能判斷的,它是100%未申報的,這嚴重違反了《生物武器公約》和世衛組織《國際衛生條例》–以至於它以某種方式溢出。”

阿舍先生說,現有的一種理論是,中共病毒是在疫苗開發過程中出現的,(疫苗)甚至有可能作為生物武器的解毒劑。”有證據表明某些科學家發現……公開發布的序列中存在腺病毒,”阿舍先生說。

“腺病毒意味著有COVID-19的疫苗存在;這可能表明這是一個包括疫苗的生物防禦項目。”

“人們通常不會為他們正在研究的東西開發疫苗。這沒有任何意義……為一個永遠不會見天日的東西提前開發疫苗,這使得
這有點荒謬,但這與生物武器計劃完全一致。他們開發了一種解毒劑。”

美國也在研究該研究所是否在研究冠狀病毒疫苗的同時開發了中共病毒。

美國國務院調查中共病毒起源的前首席調查員大衛-阿舍(David Asher)表示,不能排除該疫苗被作為生物武器的 “解毒劑 “來研發的可能性。

最近到武漢考察的世衛組織小組成員馬利盎-庫普曼斯(Marion Koopmans)曾證實有 “一兩個 “工作人員生病。她的觀點是,這種情況並不罕見,她沒有說明有員工住院。

美國國務院在2021年1月15日的一份聲明中對情報進行了解密,其中首次披露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的工作人員在2019年秋季生病。
當時,該情報被批評者否定,因為國務卿邁克-蓬佩奧在卸任時對中國進行了打擊。川普政府前國家安全副顧問馬特-波廷格此後證實,美國情報機構曾授權發布該聲明中的信息。

阿舍先生透露,至少有一名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的員工需要住院治療,這讓信息更進一步。

雖然一些科學家和政治家說中共病毒很可能是自然出現的,但阿舍先生在他的評估中說,它可能來自實驗室。

評:

強生公司(Johnson and Johnson)開發並已在使用的中共病毒疫苗就是以腺病毒為載體的疫苗[1]。文中提到的已公布的中共病毒序列中的腺病毒是否可以說是疫苗?是中共病毒疫苗?是在此次疫情爆發前就有的疫苗?是在2019年11月發病的武漢P4實驗室研究人員血液中發現的疫苗?是他們用來克服中共病毒的解藥?強生公司的疫苗實際上早在2019年11月前就已完成?

或許專家們有答案,只是需要他們發聲。

原文鏈接


編輯 發稿 雲起時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