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綁架佛祖 藉由出賣菩薩來發展經濟

台灣寶島准農場 Amitofu

中共長期對宗教人士的迫害一向是眾所皆知,無論是佛教、天主教、基督教、道教和伊斯蘭教都是由中共國家宗教事務局和統戰部進行全面監督和指示,直接培養效忠共產黨高層的宗教人士,對於共產黨暫時認可的宗教人士採取嚴加控管,透過情報系統來監視宗教活動,部分和尚、牧師、神父、仁波切、資深信徒等更是具有情報任務的身分,掌握信徒的隱私訊息,而部分信徒興旺的教堂和寺院已成為情報收集的訊息中心,不但對信徒的親友關係、生活習慣、財務狀況瞭若指掌,更重要是對個人的內心思想全盤控制,監視任何反中共的言論與思想。

在國際持續關注的壓力下,中共所謂有限度地調整與放寬宗教,目的是對內讓人民營造信仰寬鬆的環境,對外來改善國際形象,證明中共國下有信仰的選擇,然而人民殊不知道這些中共認可的各省市宗教領袖,是情報系統的核心。這些宗教領袖中有的是中共刻意培養,有的是家人被威脅,有的是房地產、公司、工廠等經濟脅迫,無論是自願還是被威脅都成為共犯結構的一部份,中共長期玩弄這種手段,造成虔誠信仰的宗教人士在精神上產生極大壓力,進而造成精神分裂與多重人格,不斷的扭曲人性產生極變態的心理。

筆者認為在中共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的宗教戰略下,14億人民長期的心靈更加的空虛,造成精神分裂與多重人格傷害更加的嚴重。習近平的宗教戰略是「不可以、也不能有比共產黨主席更高的神」的領導思想,中共在社交媒體和網路新聞宣傳無神論的論述,更在高等院校及社科院要推行無神論思想教育,但中共最終認為〔任何的宗教組織裡只能有一個習主席〕,任何違反習主席思想的宗教、任何會動搖人民對共產黨向心力的宗教都會被打壓。 

在中共極權統治下任何非習主席認可的宗教都是邪教,任何非認可的傳教行為都稱為擾亂公共秩序,只要是傳達自由民主法治的宗教都被中共列為〔宗教極端主義〕,假使有外國宗教人士聲援的教會組織,都將被冠上〔外國陰謀滲透組織〕,中共既不允許14億人民有信仰宗教的自由,又要控制中共國內的宗教領袖,到底【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中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代表甚麼意義?不是新時代,也不是中國傳統特色,更不像是社會主義,而是【以習近平為主的新時代中共特色社會主義】。

筆者觀察習近平的母親是位虔誠的佛教徒,習長期觀察母親的佛教學習系統,知道如何操控廟方和出家人來影響信徒,在習近平所強調有關宗教的傳統中華文化中,漢傳佛教與道教的慈善工作團體受到習與共產黨的支持,雖然還是受到國家宗教事務局和統戰部的監控,但至少沒有被中共消滅的跡象,筆者認為中共藉由宗教發展經濟,20多所名寺古剎,162座全國重點寺廟等宗教場所納入文化旅遊景點,除了發展旅遊產業,還以帶動經濟發展為由開發寺廟周邊土地資源,根據官方統計2017年僅僅是普陀山風景區共接待遊客858萬人次,大小門票收入超過8億元人民幣,除了讓當地政府提高經濟發展數據,更讓寺廟商品化的收入增加,例如消災解厄的天價香或是高價的加持佛珠,雖然部分廟方出家師父反對該項政策,時常與地方貪官員發生衝突,但出家師父為了保護廟產免於被中共侵犯,也不得不配合中共。

中共一方面打壓宗教人士,一方面又販賣佛教信仰來滿足幾億人空虛的心靈,利用儒家、佛教來包裝中共傳統特色,假借佛陀的經教典籍,造成佛法勢微的行為將讓中共陷入永無止境的因果輪迴。期待早日消滅共產黨,讓14億老百姓都能擁有真正的信仰自由。本文僅代表個人立場

祈禱萬佛萬神加持文貴先生與新中國聯邦每位戰友常轉法輪

審核:Athena雅典娜 發佈:Amitofu

點擊此處閱讀更多台灣農場精彩文章

+4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