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來越多證據表明中共病毒會造成聽力障礙

俄羅斯莫斯科喀秋莎農場 文雪

編輯上傳 水星

debuglies.com

《福克斯新聞》(Fox News)3月22日報導,研究人員說,越來越多的證據將中共病毒與聽力損失聯繫起來。中共病毒患者的抱怨包括聽力損失、耳鳴和眩暈。

研究人員表示,根據系統性審查,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聽力損失和其他聽覺問題與中共病毒感染密切相關。

至少有一項臨床研究正在進行中,但該研究使用24項已結束的研究數據,這些研究大多依賴於自我報告的問卷或醫療記錄,來自曼徹斯特大學和國家健康研究所曼徹斯特生物醫學研究者中心的研究人員發現,多達7.6%的中共病毒患者患有聽力損失,14.8%的患者抱怨耳鳴,7.2%的患者報告眩暈。

在研究人員發表在《國際聽力學雜誌》上的審查評估中說,這些數據需要進行更多的重點研究,將中共病毒病例與對照組進行比較,“比如因其他健康狀況入院的患者”。

據EurekAlert.org的說法,曼徹斯特大學的易卜拉欣·阿爾穆法里吉(Ibrahim Almufarrij)說: “雖然需要謹慎,但我們希望這項研究將增加科學證據的分量,即中共病毒與聽力問題之間存在強烈的關聯”。

另一位參與審查的研究人員表示,許多患者在染上中共病毒之後發郵件抱怨聽力問題,這凸顯了診斷研究的 “迫切需求”。

正在領導這項為期一年的研究的曼徹斯特大學聽力學教授凱文·蒙羅(Kevin Munro)說,“在過去的幾個月裡,我收到了許多人的電子郵件,他們報告說,在感染中共病毒後,他們的聽力發生了變化,或者是耳鳴。雖然這是令人震驚的,但需要謹慎,因為目前還不清楚聽力的變化是否直接歸因於中共病毒或其他因素,如提供緊急護理的治療。”

這些需求與研究中共病毒的症狀和對人的長期影響的緊迫性相吻合,有人即使感染清除後症狀仍不會消失。

耳鳴,根據國家聾啞和其他交流障礙研究所(NIDCD),通常被描述為耳朵裡有鳴聲,但也可以描述為咆哮,點擊,嘶嘶聲或嗡嗡聲。它可以是輕柔的或響亮的,高調的或低調的,它可能在一隻耳朵或兩隻耳朵發生。

耳鳴通常發生在聽覺系統出了問題的時候,可能範圍從一塊耳垢堵塞耳道到更嚴重的東西,如噪音引起的聽力損失、耳朵和鼻竇感染、心臟或血管的疾病、腦腫瘤、女性荷爾蒙變化或甲狀腺異常,等等。它也可能是某些藥物的副作用。

週日,德克薩斯路房(Roadhouse)連鎖餐廳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肯特·泰勒(Kent Taylor)的家人表示,他在遭受中共病毒相關症狀後自殺,包括嚴重的耳鳴。

泰勒最近承諾資助一項臨床研究,以幫助患有耳鳴的軍人。根據國家聾啞和其他交流障礙研究所的說法,如果爆炸的衝擊波擠壓頭骨,並破壞幫助處理聲音的區域的腦組織,暴露於炸彈爆炸的軍人可能會出現耳鳴。

對一些人來說,這可能是精神和情感痛苦的來源,因為它可能在一段時間內不會消失。

聲明說:“肯特像曾經的田徑冠軍一樣,奮力拼搏,但最近幾天大大加劇的痛苦讓人難以忍受。”

評 :中共病毒肆虐已經一年多了,全球感染人數超過1.24億,全球死亡人數已經超過273萬。中共病毒世界大流行仍然沒有減弱跡象,並且出現了幾種對人類威脅更大的中共病毒變體,不論疫苗起先的有效性有多少,這麼短時間內面世的疫苗本身對身體是否有可能造成傷害,就是目前使用的疫苗對這些新病毒變種已經失去效用這一點已經令人擔憂加劇,最近在法國發現的病毒變種甚至可以逃過檢測。

中共病毒疫情肆虐,中共病毒造成的各種後遺症日益突顯,除了報導中所說的聽力損失、耳鳴和眩暈之外,也有一些中共病毒患者失去味覺和嗅覺,甚至得“腦病 ”。中共病毒對人體的傷害還有很多未知和不可預測性,細絲極恐。

據《染病現場》(Contagion Live)3月4日報導,許多中共病毒的倖存者將出現認知並發症,中共病毒的神經營養能力使其成為導致急性和晚期神經系統效應的強力因素。這個結論是一個由心理學家和精神病學家組成的團隊評估了已發表的研究後得出的,他們希望能夠更透徹地了解中共病毒對大腦的潛在影響,以及個人在長期和短期心理健康問題上的預期。

另外,福克斯報導中的泰勒先生由於難以忍受中共病毒帶來的相關耳鳴症狀而自殺,也為世人敲響了警鐘,中共病毒帶來的傷害比預期更複雜而深度,甚至後遺症比感染時的症狀還讓人痛不欲生。

中共病毒是中共的超限生物武器之一,中共目的就是通過放毒來控制並統治全世界。消滅中共是解決中共病毒的唯一辦法,如果不儘早消滅中共,人類面對的絕不止這一種生物武器病毒,人類還有安全生存的未來嗎?

參考鏈接:
https://www.foxnews.com/health/growing-evidence-links-covid-19-hearing-loss-researchers-say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