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隨爆料革命四年之感悟(之三)

首爾喜韓農場hongliu

中共有一個西方人不易覺察的長期演變計劃,就是給美國名校捐錢或拿利益交換,派中共高官子弟到名校或私人貴族幼兒園、小學、中學、大學學習。讓這些孩子從小就跟美國上流社會的孩子在一起,互相熟悉交往,為將來進入美國上層社會的圈子做準備。將來這些美國孩子走向政界,或選總統、議長之類;走向商界,或掌握巨大財富、財經大權。不管做什麽,他們都是中共高官子女的同學或朋友,都能直接搭上關系、說上話。這便於說服他們做出對中共有利的事,或幫中共說話、或經濟往來,或制定出對中共有利的法律、政策。

中共還有一個更陰險的統治全世界的長遠計劃,就是中共認為自己越強大越安全,有美國存在一天,自己就不會安全,滅了美國,占領、領導全世界自己才最安全。於是就制定出把中共盜國賊後代播撒到全世界,然後在各國獲得領導權,進而控制全世界的基因圖譜計劃。比如:中共派出自己的子女,從小或學生時代就與美國上流社會的孩子在一起,培養感情。長大後和美國上流社會的孩子結婚,從而進入美國上層圈子,以便為中共說話辦事。中共給錢,把在上流社會出生的混血孩子,或這個孩子的子孫後代都培養成上層社會貴族,走進政界圈子。

中共花重金打造財富帝國、政治大亨,培養政治圈勢力與人脈關系。他們不惜花巨資為對自己有利的候選人造勢拉選票,因中共財力雄厚,可以擊敗任何競爭對手。讓被中共收買的美國人競選美國總統或議長、議員,形成國會的大多數,就等於把美國政治大權給奪過來了。再經過連續繼任幾屆總統、議員,就可滅了美國,把美國變成中共領導下的一部分。這些就是中共在全世界逐個顛覆、消滅民主國家政權,都變成中共主導的社會主義國家的陰險策略。

利用民主國家結社自由體制,中共出錢組建親共並有話語權的社團或組織,為中共利益運作或說話。利用民主國家的言論自由,中共出大錢買人撰寫或買廣告做假宣傳。吹噓社會主義、共產主義優越於資本主義制度,汙蔑攻擊民主國家的體制和領導人,矮化詆毀民主國家體制。利用民主國家的投資自由體制,中共出錢在民主國家創辦媒體,或收購入股世界級大媒體、老牌主流媒體,搶奪話語權,占領輿論高地。他們大肆為中共鼓吹和唱贊歌,宣傳中共理念和意識形態,美化社會主義、共產主義體制,美化其醜惡嘴臉,壓制或禁止反對聲音。

中共顛倒黑白,掩蓋邪惡,欺騙民主國家公民並洗腦,引誘他們憎恨資本主義社會,向往或期望成為社會主義社會。中共利用民主國家是為有信仰、心懷光明、心存善念的人制定的,以證據、程序、正義、人權為上的法律體系,實施邪惡的超出常人想像的犯罪。再加上中共無賴加抵賴,西方現有法律拿他們沒有辦法,以此逃脫法律制裁或推遲法律追究的時間。

中共利用民主國家的寬容、善良,簽訂了加入WTO的合同,懷著惡意陰謀大踏步的進入民主國家。中共國有像廢紙一樣的憲法,寫進去的法條都是為了給外國人看,逗中國人玩的,實際上是不執行的紙上法律。中共一貫的以各種借口,拒絕履行WTO合約,還出臺種種措施、設置種種壁壘限制外國產品和服務進入中國。善良的民主國家哪裏知道,這是中共一開始就設計好的、從頭到尾一整套的欺騙陷阱,完美地把民主國家擋在了中國大門之外,造成了言論、投資、結社自由的不平等。民主國家做夢也想不到,開了大門迎進來的中共是敵人,並把自己打得節節敗退,毫無還手之力。

中共有易變、口蜜腹劍、一不做二不休、有你沒我、有我沒你、對待敵人要一棒子打死等諸多邪惡理念主導的思維與行動,能夠做出任何邪惡且無底線的事。這是不諳黨文化的民主國家,善良有信仰的人、基督徒、天主教徒等無法想像的,也是不相信的。比如你告訴他,病毒是中共研發、是用來消滅美國人的超限生物武器,武漢病毒爆發是投放在人體的實驗,川普、朱利安尼等人感染,是預謀殺人的定點投毒;還有中共的深遠陰謀計劃,在全世界布局,進入民主國家並向其輸出邪惡、最終摧毀現有體制,建成社會主義國家,他們不會相信世界上還會有這種邪惡體制。只有深受其害的中國人,才能看透中共的目的和本質,知道這一切都是中共所為。

再有中共財力雄厚並不受監督,有14億奴隸為其納稅,財源滾滾,全世界無國能及。納稅人沒有監督權力,全憑獨裁集團說了算,只要是中共為了在全世界作惡、或收買人員或做鼓吹宣傳的項目,要多少錢有多少錢;只要是中共想辦的事,用金錢開道幾乎都成功,用金錢橫掃一切、擊潰一切。民主國家對中共,除了對等的懲罰法律與實力不夠外,還有國家工作人員或議員被收買,替中共說話。在言論自由、律法嚴謹,自由至上的國情下,官員出賣國家利益的事實被掩蓋了。民主國家拿被收買的人沒辦法,或法律反應遲緩,程序漫長,得不到及時糾正。

中共的獨裁體制,加上沒有信仰的邪惡洗腦統治,嚴密的邪教組織紀律,僵屍般的戰鬥力,再加上可以無限使用的財力,註定是全人類的災難。幸虧有文貴和爆料革命,及時揭露了中共欲統治全世界的野心和陰謀詭計,並逐漸喚醒了全世界沈睡的人們,使他們認清了中共的邪惡本質,其意識形態、社會制度,與民主國家是敵對不可融合的。所以千萬不要抱有任何幻想和僥幸心理,有中共存在,世界就不會有安寧,甚至早晚會死在中共手裏。

文貴主導的爆料革命厘清了損害世界、破壞世界秩序、作惡和輸出邪惡都是中共,與普通中國人沒關系,都是中共頂層幾個盜國賊幹的,不是中國人幹的,中共不能代表中國,讓全世界都知道中共是全世界的敵人,全世界自動滅共大潮正在襲來。消滅中共,並不是消滅中國人,受迫害的中國人才是全世界滅共的最大的同盟軍。滅共是中國人追求的目標,建設新中國聯邦的前題條件。中國人是善良友好的,滅共後的新中國聯邦會很快融入世界大家庭,建立起正常的意識形態、文化、法律體系,與西方民主國家具有相同的世界觀、價值觀。中國人會與世界各國和平、平等友好往來,共創世界人類文明。

文貴從理論到實踐,精辟定義了中共是魔鬼、撒旦,是邪教的系統完整學說——二不理論和二全理論。二不理論在全世界範圍內意義重大:戳破了中共綁架14億中國人,為它在全世界作惡分擔責任的陰謀詭計,把中共與中國人分開;還能因中共的邪惡,給全世界造成傷害而排華的時候,能把火力、憤怒都集中在中共身上,不傷及海外華人。二全理論能喚起全中國、全世界的人民,認清敵友,團結一起齊心協力,滅掉禍害全世界的最邪惡的中共黑幫組織。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GNews無關)

責任編輯: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文錦

編輯/校對:英國喜莊園  AN

發布:華盛頓DC農場  文顧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