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培奧對世衛組織-中共冠狀病毒起源調查表示懷疑,並且支持(美國)對武漢實驗室的情報

翻譯:康州盤古農場 — Layka
校對:康州盤古農場 — Mike Li
編輯:康州盤古農場 — 山東老爺們

 

 

 

Normal 0 7.8 磅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CN X-NONE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普通表格;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riority:99;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serif; border:none;}


邁克·彭培奧(Mike Pompeo)對世衛組織關於最近對中共國的COVID-19起源的調查的可信度表示懷疑,前任國務卿為解密的情報提供了辯護,該情報似乎指向武漢病毒學研究所。

川普和拜登政府的官員們都表示,中共政府阻止對該病毒起源的調查,該病毒在全球範圍內已導致269萬人死亡,並且世衛組織對中共的報告定于下周被發佈。兩政府均表示,中共國並不透明,仍在掩蓋關鍵資料。國會報告指責中共國的表裡不一和世衛組織的無能導致中共(病毒)的爆發,並成為大流行病。

當這份報告出來時,我們必須瞭解資料的基礎,這絕對是必要的,因為我擔心在最後,該報告將無法遠端反映實際發生的情況,因為我認為這些研究人員沒有能力或存取權限,最終無法對武漢病毒進行徹底的調查。彭培奧在接受《華盛頓審查員》採訪時說。

1月中旬,一份國務院發佈的情況說明書認為,武漢實驗室的研究人員進行了涉及RaTG13的實驗,RaTG13是武漢病毒學研究所在20201月鑒定為最接近SARS-CoV-2的蝙蝠冠狀病毒(相似率為96.2%)並且該實驗室擁有進行功能增強研究以設計嵌合病毒的公開記錄。情況說明書補充說,該實驗室代表中共軍方進行了包括實驗室動物實驗在內的分類研究。

世衛組織調查人員為武漢實驗室庇護,至關重要的是,我們能夠與進行調查的人員接觸並向他們提出一系列問題。告訴我,對誰可以被選擇有什麼限制。告訴我個體是如何被挑選的,彭培奧說。是否有運行過的衝突檢查?當你開始就可以調查的範圍進行談判時,你被賦予了多大廣度,而且中國共產黨特別反對你檢查是什麼東西?你是否能接觸到2019年和2020年初在該實驗室工作的科學家在他們可以自由說話的情況下你可以和他們說話嗎?你是否可以訪問真實資料,原始資料,而不是給你的,二手的資訊?

這位元前國務卿表示,解密的情況說明書的工作是由國務院領導的,情報部門對此提供了意見。

美國政府有理由相信武漢病毒學研究所內部的幾名研究人員于2019年秋季生病,在第一個病例確定爆發之前,具有與COVID-19和常見季節性疾病相一致的症狀,國務院情況說明書說,爭論道:這引起了對武漢病毒學研究所高級研究員石正麗公開宣稱其SARS-CoV-2SARS相關病毒的工作人員和學生中零感染的可信度的質疑。

彭培奧說:我們確保整個美國政府國家安全機構的每個人都知道我們在做什麼,我們這樣做的動機我們想分享我們認為是有關病毒起源和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發生風險的重要資訊。

他繼續說:還有很多我們還不知道的東西,但是我所見到的每一個事實都與該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的發佈保持一致。你會記得,如果你回到當初,人們被胡言亂語的告知,好吧,這一定是自然的,不可能是人造的‘ — 這不是思考關於這個問題的正確方法。

很明顯,武漢病毒很可能是正在研究的東西,功能增強的活動,這項工作是在武漢病毒學研究所內部完成的,國務院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一直很擔心,其生物安全的措施不足。彭培奧說。三件事的結合:他們可能正在研究一種類似於我們現在正在遭受的病毒的事實,第二,該設施的生物安全措施不足,然後第三,大規模來自中共最高層的有意的掩蓋。

他補充道:我希望當我們在下周看到這份報告的時候,我們能得到這些問題的答案,但是我懷疑中國共產黨不會允許任何人真正瞭解那裡發生的事情。我認為這表明,關於海鮮市場等類似假設的可能性比世界最初認為的可能性要小得多。

美國駐華使館官員在2018年對以蝙蝠女’’石正麗領導的武漢實驗室的生物安全提出了擔憂。

彭培奧說,生物安全是我們知道的一項長期挑戰,坦白的說,不僅僅是在武漢病毒學研究所,但從更廣泛的角度來看,我們對中共國境內正在發生的生物活動的更廣泛瞭解。他說中共的實驗室不符合全球標準,但是中國共產黨還在國內繼續進行這些活動而且這不是第一次有人擔心病毒從中共國逃脫了。

彼得·達紮克(Peter Daszak),是世界衛生組織中共國聯合研究中唯一的美國人,領導生態健康聯盟,這些年來,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向武漢實驗室提供了至少60萬美元的資金,用於蝙蝠冠狀病毒的研究。達薩克稱實驗室決定於本月初刪除所有包含數千個病毒樣本的公共資料庫絕對合理的,並說,這是美國反華政治言論的過失,導致中國共產黨阻撓調查一年之久。

他此前曾批評拜登政府對2月世衛組織的初步調查結果表示懷疑,並為中共國與中共有關的機構辯護。

我總是感到奇怪的是,唯一的曾經參與那裡計畫的美國人代表,很可能會在那裡完成他們的工作,不管是發生過什麼,由於在調查過程中可能發現什麼而受到質疑,彭培奧說。派人去調查他們以前從事的工作是一件奇怪的事或者至少,即使沒有從事,也與之有關,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彭培奧說在大流行的早期,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高級官員,以及衛生和公共服務部,都在試圖獲取原始病毒樣本,但是看來那些被消毀了如果那是真的,我們將永遠不會得到它們。這位前國務卿說,他也確信有些研究人員從事的活動知道他們在做的事情是危險和錯誤的,可以為我們完成而最終地回答我們所發生的一切不止在201912月和20201月,但在此之前的幾年中,他希望將來可以有舉報人出來。世衛組織冠狀病毒起源調查小組負責人彼得··恩巴瑞克(Peter Ben Embarek)說,在二月下旬,武漢實驗室中,我們沒有對任何這些實驗室進行審察,因此我們確實沒有確鑿的事實或完成的工作的詳細資料

當在2月初在武漢,本·恩佈雷克(Ben
Embarek
)宣佈了四個主要假設:從動物直接傳播給人類、通過中間宿主傳播、通過冷凍食品傳播、和一個實驗室相關的事故。他說,從動物到另一種動物再到人類的跳躍是最有可能的,而且意外的實驗室釋放極不可能,而且不值得進一步調查,但是世衛組織總幹事特德羅斯·阿達諾姆·格佈雷耶蘇斯說,還需要更多的研究。

彭培奧說美國確信covid-19是在中共國開始的準確的說是在武漢開始的。

我不記得美國國務院曾經懷疑這兩個事實中的任何一個的聲音而且你應該知道這是一家喧鬧的機構,經常聽到很多不同的聲音而且特別是在這個問題上,我不記得曾經聽到過有人懷疑病毒是出自中共國武漢的聲音。他說。

拜登的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和總統國家安全顧問傑克·沙利文批評中共國封鎖了COVID-19起源的資料,儘管沙利文明確拒絕支持解密的美國情報。

彭培奧談到拜登政府時說:我想給他們時間深入到情況說明書。” “我認為當他們這樣做時,我認為當他們看到我們所看到的相同事實時,很難想像他們會對發生的事情得出不同的結論。他們可能會做出不同的政策選擇等,但它們會得出與我們相同的結論。事實是不可避免的。

彭培奧確實批評過拜登政府重新加入世界衛生組織的決定。

在影響最大的時刻,世衛組織的大流行預防工作至關緊要,他們必須儘快做到最正確,
他們讓中國共產黨起在他們頭上,並拒絕讓世界及時獲取所需的資訊,而這些資訊本來可以很好的挽救全世界的生命,
他說。為此,世界衛生組織的領導層必須承擔責任。

中共政府否認冠狀病毒起源於武漢實驗室,並質疑該冠狀病毒起源于中共國的想法,包括利用中共國外交官來推動它起源於美國軍方的陰謀論。

原文來源:https://www.washingtonexaminer.com/news/pompeo-casts-doubt-who-china-covid-origins-inquiry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