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源於實驗室洩露是可信的

新聞來源:《Real Clear Science》| 作者:Norman Paradis – Undark | 發佈時間:2021年3月23日

翻譯/簡評:村民彼得潘| 校對:SilverSpurs7 | 審核:萬人往| Page:Daoiii

簡評:

隨著Covid-19大流行,病毒來源引發諸多討論。在甚囂塵上的自然來源假說席捲了大眾視野的當下,本文通過講述動物園事故進行類比,旁徵博引,關聯武漢病毒研究所,為實驗室洩露的可能性進行背書。論據分四點:其一,自然界與SARS-CoV-2最相近的毒株與大流行源頭城市武漢相隔千里;其二,武毒所此前確有收集該類病毒並進行修補改造提升病毒效能的報導傳出;其三,兩年前美國有相關科學家對該機構進行訪問並提出安全方面的警告;其四,今年世衛組織再度訪問該機構,武漢地方官員對行程與訪客進行了限制。

文章提到了公眾視野內可見的相關病毒來源的幾乎所有疑點,由藥學教授撰寫具有一定公信力。但實驗室洩露假說的最大意涵不在其本身,而在於向世人揭露病毒來自於實驗室,最終導向軍方參與、功能增強實驗、超限生物武器等關鍵要點。本文從這一角度來看顯然只觸及了皮毛,作者持科學家嚴謹態度在用詞上也鮮有確鑿的判斷。當然這也從能側面反應出部分美國社會對於整個病毒事件的認知,一方面已經對世衛組織之流所謂權威論調持懷疑態度,一方面又一定程度上缺乏足夠證據以支撐其他假說。隨著沼澤地及其主人對滅共的需求日益迫切,更多相關情報與分析的流出只是時間問題,並且應該會很快。

原文翻譯:

十足可信的實驗室洩露假說

一般來說,對於任何假定有三人以上保守秘密的陰謀論,最好予以抵制。這可能就是為什么生物醫學界有很大一部分人拒絕接受武漢病毒研究所(WIV)的實驗室洩漏可能是SARS-CoV-2源頭的推測。這一病毒導致了Covid-19新冠病毒大流行。

但實驗室洩漏假說並不是一個典型的陰謀論,即使事件發生的情形與它靠近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發生地給予了這一論述初步的支持。因為病毒、蝙蝠和疫情感染的世界本質上對大多數人來說是陌生的,那麼如果我用一個比喻來解釋這個問題呢?

比如說,一隻佛羅里達美洲豹在南布朗克斯區(South Bronx)橫衝直撞,傷了很多人。很有理由立即懷疑,這怎麼可能發生?佛羅里達美洲豹並不住在布朗克斯區附近,而且通常不會如此兇猛。

如果對動物園掌有實權的當地官員們試圖掩蓋或歪曲最初的發狂,或試圖聲稱發狂發生在一個完全不同的國家,那麼人們對這件事的關注可能會進一步增加。如果沒有什麼好隱瞞的,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顯然,動物園的官員們會擔心他們會受到指責。如果確信這只佛羅里達美洲豹不是他們的,合乎邏輯的做法將會是立即召開新聞發布會,並邀請藍絲帶委員會盡快徹查動物園。該委員會可能會確定所有的豹子都已查明身份,沒有繁育計劃會生出更多的動物。

如果動物園的官員們做法恰恰相反——如果他們一意孤行地拒絕允許立即的獨立調查——那麼合乎邏輯的結論則會是,這只美洲豹來自該機構的可能性更大。

“但是,等一下,”動物園官員們可以這樣說,“雖然我們這裡確實有佛羅里達美洲豹,但在市區造成暴亂的那隻豹子,其基因組成與我們這裡收容的豹子不同。”

沒錯,這將是一個有說服力的論點。

也就是說,除非有附加的調查揭示了動物園有一個這樣的繁育計劃,旨在研發更可怕的佛羅里達美洲豹。並且造成事故的那隻豹子的基因組成事實上和動物園飼養的豹子們非常相似。

如果是這樣,動物園方很可能不得不讓步,並允許一個外部調查組進去調查。然而,如果動物園管理員規定調查團隊的人員組成需由最初試圖掩蓋暴亂的地方官員控制,那樣仍不能令人放心。如果地方官員將調查工作拖延了近一年,那就更糟糕了——這段時間足夠將所有的門鎖更換並將飼養簿進行編輯修改。

隨著局勢的失控,動物園方可能會給出最後的公關論證。“但是,等一下,”他們可能會這樣說,“我們剛剛查過了,這並不是一種完全不同的美洲豹,它和那些與德州美洲獅雜交的豹子很相似。我們並沒有在這裡繁育它。它一定是自然繁殖的。”如果不是因為該動物園多年來一直向佛羅里達州和德克薩斯州派出採集隊,這將是一段強有力的論述。

如果後來發現,在美洲豹事故發生的兩年之前,就有一個特別代表團到該動物園參觀,並報告說擔心安全設施不足,可能導緻美洲豹逃逸,到這時,即使是有所懷疑的人也可能會被說服,這不單只是個無風不起浪的事件。

當然,每個類比都有其局限性,但這一類比是建立在現實和一系列特殊巧合的基礎上。武漢病毒研究所距離武漢最初的疫情爆發地約10英里(約16公里),而最接近SARS-CoV-2的天然冠狀病毒變種則來自900多英里(約1450公里)外的中國西南地區。武漢病毒研究所在該地區為收集野生冠狀病毒投入的努力領先全世界,據報導,他們對野生病毒進行了修補,以培育出有效的新毒株。距疫情發生兩年以前,美國外交科學家訪問了武漢病毒研究所,並向國務院發回措辭強烈的報告,為該所匱乏的安全條件提出警告。而且在今年早些時候,當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的一個代表團出訪該研究所時,武漢地方官員對該團隊的人員組成與訪問進行了限制。

雖然有朝一日我們可能會解決這個問題,但這又似乎不太可能。既然如今研究所本身可能已經被完全清理乾淨,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將所有涉案的武漢病毒研究所官員及其家屬安全地護送出中國,使他們能夠在一個可以自由發言的環境中接受采訪。這顯然不可能發生。

但有一件事我認為我們可以明確斷言,世衛組織官員的聲明,“任何東西都不太可能從這樣的地方逃出來”,是大錯特錯的。不需要人為因素方面的專家來判別,我們就能理解,要求一個人將處理危險材料作為日常工作的一部分並持續多年,這樣的情況使得安全漏洞幾乎不可避免。像武漢病毒研究所這樣的以政策為主導的機構,應在設立之初將墨菲定律作為一個不可迴避的事實,而不是事後才想到。

綜合以上,Covid-19新冠病毒還是很有可能是自然外溢事件,我們應當對它沒有造成幾乎所有人的死亡報以謙卑姿態。但我們也不應該把實驗室洩漏的可能性當作單純的陰謀論。顯然,我們對風險的預估出現了災難性的錯誤,因為我們曾被多次警告。我們需要盡可能地遠離新型傳染病的天然宿主。

NormanParadis博士是達特茅斯大學的藥學教授。

原文鏈接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3月 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