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解評】互聯網時代中共國的“審查制度”與必然的“文字獄”

作者:紐約香草山 文帝   

中共的“洗腦教育”中,最常批評曆朝曆代的“文字獄”,以此來說明在中共治下,人民當家做了主人,再無荒謬的“文字獄”。這些顯而易見的“謊言”,非常容易被人們忽視。今天,和大家一起來聊聊新世紀紅朝的“文字獄”現象,拆穿中共洗腦的宣傳謊言。

在中共的洗腦教育下,大多數人都以爲現在中共的治下“歲月靜好”,只聽得批評前朝曆代的殘酷統治。大部分人沒有意識到,中共國內正在經曆比教科書中所描繪的“文字獄”更殘酷百倍萬倍的“現代化文字獄”。

文字獄,是中國專制統治者對文人的一種政治迫害。(來源:維基百科)

文字獄,舊時謂統治者爲迫害知識分子,故意從其著作中摘取字句,羅織成罪。(來源:《漢語大詞典》)

文字獄,是“明清時因文字犯禁或藉文字羅織罪名清除異己而設置的刑獄。” (來源:《中國大百科全書》)

根據目前的中文解釋,文字獄就是專制體制下,當權者對人進行“話語”審查而治罪。而在中共的專制統治之下,也有無數人因言獲罪,或開除職務,或判刑監禁。根據公開數據,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人士,整理了近年在中共國部分的“文字獄”事件,(鏈接:中國近年文字獄事件盤點 https://docs.google.com/spreadsheets/d/1CQBeBpP2-A45lw-zr6mneDuPtSBNWg_8KqgXpWMLcbo/edit#gid=0),記錄了實實在在發生的“文字獄”案列。

大家都知道中共有“審查制度”,這個審查制度體現在現代社會的方方面面,經由社交媒體和大型互聯網公司的嚴格執行後,在中共國境內,形成了事實上的“白色恐怖”。古時的文字獄,來自人們遵循祖制的“避諱”行爲。在科技高速發展的現代社會,經由“審查制度”和互聯網以及互聯網公司,從前的“避諱行爲”被無限放大,以至于中共能夠控制國內互聯網能觸及的每一個角落。

最讓人熟知與領導人相關聯的“審查”關鍵詞,應當是“習”“刁”“維尼熊”“翠”(寓意習“卒”,即習亡)、習包子等。筆者經曆的最誇張的一次,是在某次重要會議期間,通過微信發送“今天學習了XXX”,也無法發送,直至將“學習了”中的“習”字刪除,才成功發送。事實上,這一現象也表明了在中共體制下的科技公司,只會將中共的惡無限擴大,加強他的統治。現代科技,如果沒有法律的制約,只會成爲獨裁政府的幫凶。

目前,“審查”在中共國內的日常生活中已經無處不在,並通過互聯網以及科技公司的幫助,使中共國的人民無處可逃。無論誰想說點真相,都逃不出那些“關鍵詞審查”。而不得已需要用中共國社交媒體進行交流,大多數的網友都像是在“互相對暗號”。如“一切都是剛剛開始”等。這比古代的“避諱行爲”,廣度和深度都要嚴重無數倍。而“審查制度”帶來的,必然是“文字獄”。

爲什麽在中共國生活會感覺非常“壓抑”,移民之後的人們普遍說“終于可以呼吸新鮮空氣了”。遠離了“文字獄”的恐懼,人不再接受“審查”,就是一種精神上的自由。

願我們能迅速實現我們心中的喜馬拉雅,讓每個人都能遠離這樣的白色恐怖!

校對/發稿:飛虹

更多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推特賬號

更多文稿,歡迎浏覽美東香草山GNEWS官方鏈接

更多香草山節目資訊,歡迎登陸G|TV — MOS Talk香草山訪談 & 香草山之聲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