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路德時評2021.3.24晚:中概股即將被全面踢出美交所,佩洛西發表對中共制裁聲明

文字整理:茅屎坑 kimkim(文沙) 墨墨十七 於人令(文一)
編輯: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

 

原標題

3/24/2021路德時評(博艾冠談):,金融脫鉤,美證監會發布修正案中概股即將全面被踢出美交所;兩黨聯合,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發表對中共制裁聲明;親共生態圈崩盤,耐克公司官網宣布支持美制裁不用新疆產品;

 

視頻



音頻

 

文字

博博士:各位觀眾大家好,今天是美國東部時間,3月24日星期三,現在是時間是晚上8:30啊,今天阿路德先生休息,所以由我博博士,然後艾麗女士和冠博士來給大家帶來今天晚上節目啊,今天晚上的這個新聞非常非常的精彩啊。首先第1條就是給大家要分享就是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啊發布了一項修正措施開始執行外國公司問責法啊,這個我們在以前的節目裏面,幾個月以前節目裏面和大家仔細的分享過啊這個外國公司問責法是幹什麽的啊?是是多麽重磅的一個東西啊,這今天終於開始開··要開始實行了啊,這是第一;第2條啊就是新聞,就是說今天給大家準備分析的是是佩洛西啊,大家都知道是這個民主黨的這個左派民主黨的這個啊領袖啊,她說,美國國會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就這個美國、加拿大、英國和歐盟聯手制裁中國政府迫害新疆維吾爾穆斯林,是發表聲明啊,所以我們來看看這個左派的現在這個態度到底是怎麽樣的啊?他們到底站哪邊啊?大家要看看清楚啊,這是二;第三,就是說今天還有一條新聞跟大家分享就是說耐克公司,大家知道,今天早上節目裏面路德跟大家分享了H&M公司的這個跟,對於新疆采購產品這個決定啊,今天耐克公司24日發表有關新疆的聲明啊,比如說,表示不從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采購這個就是棉紗類的產品啊,所以這個裏面可見啊,H&M公司只是第1家,今天早上路德說,現在又說對了,現在開始耐克公司也開始跟進,現以後將會有更多的公司來加入這樣的行列啊,所以看··可見全世界這個滅共大潮正在形成,我們真是啊,呃···這個非常非常的興奮啊。所以說今天晚上節目將會非常精彩,大家請不要走開啊,現在啊請這個艾麗女士先給大家分享,然後討論一下。謝謝。

艾麗:恩,請冠博士先分享,謝謝。

冠博士:好,大家好這個,今天要說的第1條是,之前這個中共和歐洲不是互相在這個制裁互相對罵嗎?那麽實際上在這個這個3月22號的早上的這個,當時歐盟、美國、英國、加拿大不是我們報導過嗎,中共就這個中共侵犯侵犯新疆維吾爾人權的問題,那對這個4名中共官員進行制裁,那當時中共就宣布對歐洲10個人進行制裁,然後雙方又來回吵,那吵到後面的是引發了這個8個歐洲國家召集中共大使表示不滿,昨天我們說的時候是5個,現現在的這個召見的已經變成了8個,那麽當時在這個歐洲互相制裁的當天呢,當時這個歐洲議會國際貿易委員會副主席在一份電郵中就說,鑒於今天歐盟與中共關系最新發展尤其是這個中共令人無法接受的制裁,歐洲議會決定取消原定於3月23日就歐中投資協議舉行了一次審議會,他說這個歐中投資協議實際上是中共比較看重的事情,因為在這去年12月底的時候,也就是這個大選之戰最焦灼的時候,那中共還突然這個跳出來發表了一個聲明,說當時是中歐投資協定談判如期完成,這個也是相當於是給這個黨內啊給世界打了一個這個中共認為的這個預防針,就是告訴世界說中共現在就由歐洲還是可以控制的,我們和歐洲的這經貿關系還是可以保持的,就是雖然說和美國這關系在川普總統的情況下鬧得很僵,但是中共對歐洲的影響力還是很大的,但是現在這個情況,那美國這個歐洲已經完全形成了一個盟友的態勢,那歐洲對和中共的之間的這種互相的制裁也導致了這種實際上經貿的脫鉤,這個中歐全面投資協定就是一個最好的這樣一個標誌;第2個要說的是美國新任的貿易代表戴琪,那這是一位啊臺灣人的後裔,那麽她實際上是在這個拜登政府上任作為這個新的貿易代表,那當她這周的時候與日本、法國、墨西哥、韓國的官員討論這個貿易關系,在這個對話當中呢,她就特別提到了說對於中共的不公平貿易和人權問題的擔憂,那這個他在和日本經濟產業大臣通話的時候提到了和這個英國國際貿易大臣談話的時候呢也提到了,所以說這個就可以看到了,這拜登政府的任命的這些人,雖然說中共在他們眼裏認為都可以控制,但是實際上他們現在這個態度完全是就是就新疆種族滅絕的問題就人權的問題去和中共進行這個貿易上的脫鉤,這個和現在歐洲的態度也是一樣的;第3個呢跟大家這個討論一個問題啊,這布林肯說的話比較有意思,那這個布林肯不是現在在這個北約這盟友現在在開會嗎?那麽他在這個北約總部呢,就說,他說這個美國啊,它不會強迫盟友在美中之間做出或我們或他們的選擇,那麽他這裏面是說啊,現在是存在一場民主還是專制是最佳前進道路的根本性辯論,他說他認為我們應該團結起來向世界表明民主能為我們的人民帶來好處,那這是他想表達的意思,但是就像我剛才說的,另一方面他又說不會強迫盟友在美中之間作出選擇,那我想問博博士您覺得他的意思是,不在乎盟友會在美中之間做出的這個選擇呢?還是他覺得美國的實力很強,那盟友自己知道該怎麽選?

博博士:嗯,我覺得這個都不是啊,我覺得是因為美國對它的盟友非常有信心啊,就是說跟著美國的盟友,它不僅僅光是像中共那樣的金錢利益啊,中共的盟友所謂的那些小弟都是用錢買來的,都是用,知道吧,就是說給人貸款,然後後來又把人貸款劃掉,像幹這種事情,而用錢買來的這個這個所謂的這個盟友,而美國的盟友,首先他都是跟美國是在這個很多的這個事,就是說價值觀上面是有一個共同的一個價值觀和一個對於這個世界秩序的一個認定的,就是說認可的,所以這就是一個互信的一個基礎,這是一;第二,在此基礎之上,它有各種各樣的合作,各種各樣的這個交流和各種各樣的這個共同的這個這個行動啊,所以從這個上面來看的話,布林肯說這個話,其實他的是言下之意就是說跟著美國走的盟友都是鐵桿盟友,不需要去要他們說逼他們在美中之間選邊站,為什麽?跟著中國跟著中國混的,要麽就是你看都是那種這個,我完完全全被國際社會被這個世界秩序已經剔除在外的,像這些像伊朗這些國家對吧,要麽就是中國花了大本錢,花了錢以後買來的這些東西,對吧,買了這些這些所謂的這個擁躉啊,但是這個大家也都知道,錢買來的這種友誼錢買來的這種東西怎麽能夠······嘗試,他覺得美國的真正的盟友都是在世界秩序的認定,甚至對於這個就是價值觀、世界觀這個三觀啊,就是說這個國家也有三觀對吧,這個對於國家這個三觀方面都是非常接近的這些這些盟友才能站在一起啊,所以說這個裏面是不需要逼他們,說,啊,你一定要在中國和美國之間選邊選邊站的,真正的美國的盟友都是肯定是堅定的和美國和正義這邊站在一起的。所以我覺得他是這個意思啊,冠博士。

冠博士:是的,美國在二戰之後呢,實際上他是和他的盟友建立了一個這個國際秩序,那這樣的國際秩序中當然經過考驗,當然經過挑戰,比如說他們的這個盟友呢,就經歷過這個蘇聯和華約的挑戰,當時是這個啊自由世界這資本主義社會和這個共產主義社會和共產黨的這樣的一個戰爭啊,冷戰也長達30年的時間,那當然了,到後面蘇聯解體之後呢,可以說這是美國的國際秩序取得的一個重大的勝利,但是在這個之後呢是不斷的有後面的繼續的這樣的邪惡或者獨裁的勢力去挑戰這個國際秩序,我們說恐怖組織可以算一個,但他實力實在不夠強,但是這個恐怖組織後面就是這個更大的穿著西裝的恐怖組織就是中共,那中共呢就像布林肯說的,確實是在致力於削弱美國和盟友的這個國際體系以及美國與盟友共享的這樣的一種價值觀念。所以說我就絕對同意博博士說的,美國和盟友之間他們的這樣的一種國際秩序,是建立在這個幾十年以來的共同的價值觀、合作、貿易規則這些利益共享的公平的那樣機制等等,那並不是說靠中共他要這個拿什麽錢買啊或者是藍金黃這種就可以去破壞的,所以當然了,在這裏面就不會強迫盟友去作出選擇,因為這個實際上選擇是很明顯的,和中共站在一起,是伊朗,朝鮮、俄羅斯這樣的國家。那麽布林肯說的這個,另外一點呢,他講到說,我們和盟友一起行動的時候呢比任何一方單獨行動要強大得多、也有效得多,那他就想說美國GDP占全球GDP的25%左右,但是與歐洲和亞洲的盟友一起,這裏面是除了這北約這些國家又把亞洲、日韓等等這些國家加上,所以這些國家加在一起的GDP的占比高達60%,他說北京呢更難忽視這一點。那我想問問艾麗女士說,您覺得布林肯這番講話,他是不是在向中共喊話說我們美國和這些盟友的實力強大到這個60%對你這個中共這些GDP是足夠碾壓的這樣的一種程度是是他有沒有這個從經濟上就可以達到你的這樣的意思在裏面呢?

艾麗:我覺得他就是,是否像。我···。他對抗中共肯定是這樣的,而且布林肯啊拜登這個政府上來以後,他一直在強調盟友之間的協作,其實這個一以貫之,從國務卿蓬佩奧那個時候就一直在聯盟啊,同軍事上聯盟,當然他這次談的是經濟上的這個GDP占到60%啊,就是加上歐盟加上東亞的日韓,加上印度,其實這些五眼聯盟加上北約加上日韓的,基本上就是大部分的經濟發達地區都已經覆蓋了,如果這些人形成聯盟,不要忘了,中共的錢是從這些地方偷來的,就是他利用這個貿易順差就是和這些地方做的一些貿易順差,所形成了的,以及從這些地方運來的偷來的技術來完成它的擴張,然後用啊,就我們之前講用補貼的方式用廉價勞動力的方式,然後大批量生產的復制,快速復制,快速copy快速復制的方式來沖擊回你的市場,然後占有你這個各種這種消費能力比較強的市場。所以這樣的一套思路就是說,如果把這些真正的產生生產力的動力的高科技地區以及這個發達地區形成聯盟對抗中共的話,肯定中共是要玩完的,我覺得他這樣說呢,這是一個應該講是一個戰略,不僅僅是對中共,我覺得也是也是對中共啊就是肯定中共和中共聯盟的這些啊下三濫的國家們啊和他一起這個丐幫兄弟們要對付的是他們,所以我,這個意圖當然我覺得是很明顯的是,就是是否是警告,但我覺得更多的是,因為中共的威脅不是警告問題,我相信人人都已經意識到這個問題,只是大家聯盟能不能做出的這個動作越來越快,啊,是這樣的一個反應,因為你看他這周在北約訪問嘛,這個歐洲的反應非常的劇烈,我可以看到這一輪的反應是超出以往任何次的一次劇烈反應,所以我覺得就勢而為,順勢趕緊簽合同,好,冠博士。

冠博士:是的,因為實際上我們從布林肯這些喊話,我覺得還背後還有另外一層意思啊,剛才這個艾麗女士說的非常對,就是中共他的這樣的崛起,它的這種經濟從一個那樣的國家加入WTO之後崛起,那麽實際上靠的主要也就是美國和他的這些歐洲和亞洲盟友也就是占全世界GDP60%的這些國家之間的外貿啊、科技啊等等這樣的問題,那現在如果說美國和它的盟友聯合起來去孤立中共的話,那這個絕對是可以把時··中共打回到原來的文革時代,我覺得布林肯他在這麽說呢,也是在表達一個實力和信心;那另外一點呢,我覺得他在這裏面,還有一個意思就是說,現在全世界不都站隊嗎?因為世界上不僅僅只有美國、美國的盟友和中共,那還有這些既不是美國的盟友也不是中共的盟友在準備站隊的這些國家,所以他在這裏面說這些話也是告訴那些準備站隊的國家說,現在實力是怎麽樣、趨勢是怎麽樣,已經很明顯了,那麽這個隊應該怎麽站?那相信剩下的國家都會很清楚啊。博博士我就分享到這兒。

博博士:好的,那我們下面請艾麗女士給大家分享一下,謝謝。

艾麗:好,我分享一條消息啊,就是這個在暨,呃,這,我們知道中國和歐盟之間談判的這個貿易談判談了7年了啊,然後在2020年去年的應該是在10月份呃··12月底啊當時是進行了一個歐洲的這個理事會的歐盟的和習近平的一個電話會議,然後希望能夠達成一個中國和歐洲全面投資協議的這樣的一個審議會,那現在中共將全面制裁歐盟,大家看到啊全面制裁歐盟,所以這個會議呢在星期二的時候呢就決定將這個本來要做的審議,中歐之間的這樣的一個審議呢就推遲了,因為很多國家不滿中國的這個所謂的反制裁啊,這個戰狗外交終於帶來這個效果,就是經濟上咱們今天談的都是經濟上的問題,那麽這個要看到這是對他的一個很大的應該講是他對他的一個推遲;那麽另外呢,我們看到在這個法國的盧沙野啊,法國的這個盧沙野大使呢當時被叫過去呢有一個細節,就是當時法國召見他的時候呢,召見這個大使的時候,大使當天沒有如約,然後推遲了一天,一般來講像這種說,啊,因為我有行程問題,所以我要推遲。這麽重大的事情,什麽事情還有比兩國之間的現在的交惡要見面吵架的事情還重要呢?沒有了。那麽這是什麽原因?我這個我覺得這個行為啊,他們說這個有評論啊,認為這個實在不符合標準外交禮儀,那這個情況不太尋常啊,也許他是被召見,也許是去對口供;那麽與此同時呢,這個我們看到德國的外交部也要求中國駐德大使啊啊,要求緊急對話,說,這個你制裁歐洲人員和德國的實體呃····就是和這個歐洲實體不恰當,你制裁這個會令歐盟和中國的關系惡化,要求,然後丹麥外交部發聲明批評中國的制裁啊,是對這個丹麥公開言論的明顯攻擊,然後還有荷蘭的首相呂特也要召見也已經召見了中國的大使,意大利也已經傳召大使,周三要會面哦,那就是今天呢,然後比利時綠黨的這位議員哦,他也在這個中國的制裁名單上,所以它的國會提項提起了一項動議啊,比利時又是比利時的動議,將中國對維吾爾人的鎮壓成為種族滅絕啊,這是一個反制的一個動作啊,比利時馬上就要召開動議,那結果還有中國駐立陶宛大使啊,立陶宛我們知道是東歐的啊,周二就被邀請到立陶宛的外交部這個這個因為他立陶宛裏邊的一名議員被中供制裁,所以全部抗議,那這個接下來的這些這個動作呢就是歐洲全面的忙活起來,大使們都忙著被叫去被抗議,那接下來是什麽?如果這一輪的外交不不行的話,可能就會出現大的外交事故,集體整體的歐盟的外交事故,就是說整體對你的這個外交使節進行抵制,形成聯盟,這真是指日可待啊,而且現在我們剛才記得分享,比利時打算這個開始這個動議對中共的這個種族滅絕的事情,所以看到現在歐洲全面的經濟,然後美國現在在美國的布林肯在歐盟啊、在北約在訪問以及在經濟上還有在外交上出現的這個局勢啊,那個那我想問博博士,你覺得這個時候嗯,其它的接下來啊,接下來會做出這些外交外交使節都是很強硬的回復,那接下來的話呢,你怎麽看這個接下來歐盟的這個動作比利時會不會通過或者是說,比利時會不會通過這個啊這個新疆問題的反制,就是種族滅絕問題的這個動議,或者是說還會不會有其他國家也參與到其中?

博博士:首首先我覺得這兩個問題的回答都是肯定的啊,就是說第一,肯定會通過關於這方面的動議和立法,這是一;第二,就是說肯定會有更多的國家去加入,為什麽?就是說西方他現在他他以前的這種外交體系,它是一種很長很長的時間,就是說啊慢慢的積累起來的,就是首先不管你怎麽樣,有的時候連國家都要宣戰,裏面就要打仗死人了,還是表··還是保持著一種克····就是說就是場面上面的一種這個就是啊禮節啊,就是外交禮節啊,這個是最重要的一點,而中共現在就是完完全全的就是說違反所有的這個應該所有的這種外交秩序,這個其實說說的難聽一點,都比當年中共國剛剛成立的時候的那些外交官像要要差很多啊,(艾麗:對)這種這種戰狼外交,講的難聽一點,就是說都就是屬於在國際上丟人,知道吧,就是說丟臉丟到國外去了,就是這樣的一個意思,但是呢,因為為了咱們這個總加速師的這個啊這個這個殷切的囑托,對吧,大家一定要要要有堅守底線,那麽這就是底線思維啊,底線,底線,為什麽叫底線思維啊?底線思維就是說給你畫了一條底線,那新疆、香港、臺灣、南海、西藏這些你都不能碰,對吧,包括什麽釣魚島這些東西,對吧,都不能碰,一旦一碰我就會叫、我就會戰狼出擊啊,所以說這個裏面就是底線思維的一個特別好的一個體現。這就是說把這個整個外交的這個靈活性全部給弄給封死了,一旦碰到這些底線的時候,外交官只能戰狼出擊啊,其他沒有別的任何辦法,所以說現在都不能說是戰狼了只能屬於瘋狗了,而這種東西在國外尤其是在歐洲,這是一種大忌,就是說你完完全全就沒有這種文明人的樣子了對吧,你完完全全就不是一個文明國家的這種態度了,連那個叫什麽?我覺得像伊朗這樣的,北韓這樣的這樣的這種這個流氓國家也不會做出這種真正的這種流氓的事情吧,你像那個盧沙野對吧,你真的這個名字真起的特別好,盧沙野(艾麗:撒野)對吧,到處撒野,對吧,然後還完完全全違反各種各樣的這種外交的這種基本禮節,把這個西方的這個這個這個啊就是外交部啊這些這個官員啊弄得都是目瞪口呆,居然還可以這樣啊,所以說但是呢,為什麽要這樣呢?就是因為習總加速師是在國內給他們劃了條底線,碰到這條底線就跟碰了就是知道吧,就說這個那個碰了你的這個是心靈中最脆弱的部分一樣,一定要堅決啊,堅決抵制,戰狼出擊啊,所以說這個時候,他們是沒有辦法的,大家一定要知道,就算是外交人員就算是他受過多年的外交訓練和外交禮節的這個學,他歸根到底他是一個中共的官員啊,他是中共官員,他就必須聽習總的,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這就是你,就算他心裏啊,要知道這件事情做出來是有辱國格,而且是也有損這個這個中國和這個西方國家的關系,他也必須做,為什麽?因為他,如果他如果不這麽做的話,那個習總可能會會真會要他的命啊。所以說這個裏面大家一定要清楚,中共現在已經完完··中共國現在已經完完全全淪為這樣的一種這個專制獨裁的這種政體了啊,而且這種這個他的這個這個這個格調之低下,讓人真是讓文明的這個世界就會感到就是令人發指啊,好,我我我先分享這麽多。

艾麗:恩,就是是這樣的,就是忠誠,因為在這個時候是體現對黨忠誠的時候啊,就是說國家的面子都可以不要,對黨的忠誠應該是放在第1位的,我是這樣理解,他們為什麽這個時候就說放,明明你被文明世界訓練了這麽多,但是你的骨子裏你穿上西裝在身上套了幾十年,你以為你就是個文明人,脫了西裝你還是一條流氓的這樣的一個體制培訓出來的,所以對黨的忠誠是第1位的,然後才是你作為這個職務,你可以拒絕嗎?他完全沒有拒絕,在這個時候一定要表態,你不表忠心,你就在這個位置上坐不下去,那麽一旦忠誠是什麽?忠誠後面就是什麽?這個沒有用的白癡嘛,我們都講一旦忠誠就變成了傻瓜,那麽就是說就這個時候你就體現出真正的他的作為他的白癡的作為所謂的戰狗外交、戰狼外交的這個作風和流氓做派全露出來,是吧,就是穿著西裝的流氓啊,這才是它的本質,就是這個黨的本質,你你只要在黨裏混,你只要對黨效忠心,你就得這麽做,所以這個時候那真是全面統一,整個歐盟的各個大使都被召見,然後那麽經濟就不要做了,中歐之間談了7年的所謂的這個交易以及這個歐洲在中國大量投資特別是德國啊,像德國、法國很多意大利在中國的投資設廠、技術,那麽都是他們中共對這些歐洲國家進行要挾的一個條件了,現在因為你的東西在我的土地上,你是拿不走的、土地你是搬不走的、大陸你也是搬不走的,所以這個路子我在,此路是我開啊,是共產黨搶下來的,所以要從此路過必須留下買路財,這才是中共最重要,對他們有要挾的,最後就一定是這個歐洲,所以這個時候就是真的砸痛歐洲的時候,我覺得是這樣啊。我不知道這個從經濟上講,冠博士,你覺得他會不會是說這次會震醒歐洲全面的聯合?

冠博士:是,我覺得這一次很明顯的,中共的他的這種戰狼外交,中共的他的這樣一種瘋狗咬人的表現,應該是他得到情報在先也就是歐洲和美國這些盟友達成一致了,對中共的這態度已經不可逆轉了,要做這些制裁要做這些經濟的脫鉤,那中共在這樣的國際大的背景下,他做出的一種對他內部最有利的這樣一種選擇,所以這個也可以說是沒有辦法的辦法,因為之前這中歐投資協議的事情,我們不是說12月底的時候那個時候習近平還和馬克龍和默克爾會談這個電··視頻會會見嗎?然後會見的時候還說這個協議已經談好了,好像後面就要這個馬上開始往下推進了,因為當時那個時間點我們也說是這個大選戰,戰爭非常膠著的時候也是這個各方都在猶豫、都在這個站隊、都在觀望不知道怎麽去做的時候?那中共突然來的一個這個,當時釋放的還是一個比較友好的協議這個信號,那這個信號當時呢就是在告訴這全世界,你不是說我經濟不行嗎?雖然我和美國脫鉤了,但是馬上我這個內循環自己也可以循環了,那雙呃···這個外循環呢我和,沒有美國,我和歐盟也可以循環,我和日本這些國家也可以循環,所以就是內外雙循環,我這經濟問題還可以解決,這也給世界吃了定心丸,但是1月20號之後呢,我們就可以看到形勢並不是像中共想像得那樣子,也許一開始這個拜登啊和歐洲這些國家還在這個觀望,還在這個前後左右的試探,但是拜登試探了幾下,發現不行,那沒辦法,這表面上訂成戰略競爭對手,實際上絕對要定成敵人,所以在這一系列的這個推動下呢,當時我記得文貴先生有一次直播就說呃··拜登準備把這川普總統這些大菜全給吃了,所以我們從那一天開始到現在看這一個發展的這樣一個程度,確實是就像當當時當天文貴先生所說的那樣子這些制裁一個一個接下來而且這個方向是不可逆轉的,歐盟呢也是和美國站在一起,所以說在這樣的一種情況下,那中共他只能去做一個這樣的對外強硬的表演,也就是,我知道這樣了我沒辦法,那麽我就斷臂求生了,那幹脆我對外這一塊我就不要了,我就通過對外強硬我通過煽動民族情緒,我來集權,我來保我的內部,所以我覺得這個是中共的表現呢包括這阿拉斯加這個戰狼外交,在這不顧外交禮儀的說了十幾分鐘還不要翻譯的這麽喊,那包括後面幾個這個大使戰狼瘋狗對於這個歐洲的亂咬,現在不是有8個國家已經召見中共的大使了,法國的中共大使還這麽囂張,那這樣的態度很明顯就是在做出一種這個表演做出這種姿態來給內部看的;那麽另外一個方面呢,中共之前對於川普總統政府他絕對是不敢這麽做的,因為當時那政府在中共眼裏他是絕對不可預測的,如果說你真的把這個川普總統政府惹急的話,那後面的制裁可能會來得更猛,但是中共現在敢對拜登政府和敢對這個歐洲的政府去做這樣的事情,那就也就說明中共現在和這個拜登政府和歐洲政府呢這個桌子底下還是有一定的默契的,這個也是雙方各取所需,但是不管怎麽樣,他這種桌子底下的默契也好,這種溝通渠道也好,現在這個路已經非常非常窄了,已經是基本上是歐洲和美國用這種制裁中共的方式,用這種經濟脫鉤的方式來給中···來從中共內部來擠牙膏來擠這些汁水來完成一個這個利益,所以說現在這樣的一種情況,我們可以看到絕對是歐洲歐盟和美國一起達成的一個這個共識,這樣就回到剛才艾麗女士最開始問的那個問題,從經濟上這樣的態度一定會持續,當然了,這樣的態度實際上對於這歐盟和美國現在這個國家政客來說也是會有利益拿的,那這個利益就是來自中共內部的這種內鬥,艾麗女士。

艾麗:嗯,好的,我就分享這些,博博士。

博博士:好的,我給大家分享幾條科技和軍事方面的消息啊,第1條就是這個蘇伊士運河裏的那艘長榮啊長榮那個集裝箱船還堵在那兒,為什麽呢?就是說這艘集裝箱船其實是非常非常大的一艘啊,它的滿載它應該是載滿了的,從是從那個深圳鹽田港啊中國的深圳鹽田港開往這個鹿特丹的,荷蘭鹿特丹,所以說這是一個非常非常繁忙的這個貨運班輪呢,可見這個集裝箱都是已經裝滿了的,他的他的這個滿載排水量22萬噸,相當於兩艘多的這個美軍的這個航空母艦啊,所以說在這個時候他在這個運河裏面一旦出一些小的這個問題的話,它會非常非常麻煩,就是說你看埃及當時政府當地政府用的 8~10周的拖拖船想把它給就是說修正他的航向的話都沒有辦法,現在正在想別的辦法,今天已經堵了一整天了,還沒有還沒有看到有這個松動的跡象啊,所以說我們會給大家繼續播放,這是一;第二,就是說今天淩晨的時候Space X發射了第22批次的Starlink這個組網衛星的這個任務啊,一切正常啊,降落啊這些都很正常,就是60顆。然後呢今天還有一個消息,就是說日本海上自衛隊的蒼龍級常規動力的潛艇的最後一艘,鬥龍號現在加入現役。啊,可見最近海自的這個新的艦艇也是一艘接一艘的加入現役啊。所以說,這是一個非常非常重要的一個消息。為什麽?這個蒼龍級的常規動力潛艇,它是日本的這個,就是說AIP技術它是使用的是鋰電池的。所以說它在水下的續航能力和它的這個安靜程度都是超過了周邊的國家,包括中共的這種常規動力潛艇啊。所以說日本的潛艇現在又上了一個新臺階啊。最新的那個大丁級的話,會更加先進。然後有一條新聞跟大家分享,就是剛剛發生的消息啊。就是大家都知道周末的時候北韓向這個東海啊,就是他們的東海啊,就日本海發射了兩枚導彈啊,雖然說是一種小型的巡航導彈,但是也引起了國際社會的關註。但是今天然後北韓又發射了兩枚東西啊,他說是未經確認的,未經認證的這個投射物啊,就是兩枚導彈啊。又向東海這邊發射啊。所以說韓國和日本都在強烈關註這個事情。
所以我要問問冠博士啊,你看北韓最近尤其是在這個阿拉斯加會談以後,動作就突然多起來了,這個你覺得是什麽原因啊?

冠博士:我覺得這個也是和中共的一種配合吧,因為現在我們看到阿拉斯加會談之後,中共這個不是全世界咬人嘛!這大使。那很明顯,他現在已經知道美國和歐洲它已經形成這個聯盟了,那怎麽辦呢?中共不是現在也說我們自己也有自己這樣聯盟嗎?雖然說他沒有表面上去這麽去,像蘇聯一樣做一個什麽華約,但是實際上它正在做的事情就是這個。比如說他不是之前拉攏俄羅斯外長到中國去會面嗎?然後他想要讓俄羅斯幫他站臺。那當然了,像他之前這個北韓啊,朝鮮啊,伊朗啊,這是中共一直用的非常好的兩個打手。那這兩個打手在這時候呢,當然就要跳出來去幫中共去做一些事情。所以說,現在這裏面,中共它以前的這樣的招數呢,那該用的還是會用的。那接下來我們就可以看到,我覺得這個什麽俄羅斯啊,伊朗啊,朝鮮啊,中共和這幾個國家的這種互動啊,表面上的這種一致會越來越頻繁。因為中共現在畢竟還是有一定的利益,可以去分給這些國家的。當然像俄羅斯,像朝鮮他們都知道怎麽做。特別是美國和日韓的這兩個2+2的會議,我們其實裏面就說的很清楚了。這裏面的核心就是美國和日韓一起去把這中共的朝鮮這張牌給打掉。特別是在金宇正向美國叫囂之後。那美國國防部長馬上就回來說,嗯,如果要打的話,那今天就可以打。所以相當於是直接把這個朝鮮這張牌給廢了。所以說我覺得像朝鮮現在它發射一些導彈啊等等,這些都很正常。但是他絕對不敢去破了和美國和西方國家這種默契。因為他很明顯地知道他自己這張牌呢,現在是被西方摁的死死的。如果說他要在現在,幫中共解危解困的話,那他最後一定會死得非常的慘。博博士。

博博士:是的,我非常同意冠博士的意見。最近這個完全是等於是一種刷存在感的這樣的一種行動啊。所以我們要拭目以待,看這個後面他會怎麽樣的進一步的發展。因為這對拜登政府的美韓的這樣的一個政策和這個策略,以後都會有很大的關系啊。好,那我們進入今天的這個節目。首先介紹這個內容啊。第1條,就是比較重磅的一個消息啊,就是美國證交會開始推出將中國公司摘牌的這個規定。就是三個月以前,我們跟大家詳細的講過這種外國公司問責法。然後呢,今天3月24號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公布了一項最終修正措施,執行外國公司問責法。要求美國上市公司證明,他不受外國政府實體控制或者擁有啊。這個完全講白了,就是為中共量身定做的這個東西啊。因為這個聲明說,要規定在美國上市的公司必須說明董事會中是否有中國共產黨成員,並且說明公司章程中是否還有中國共產黨黨章內容。並且在年度報告中披露是否存在任何的海外安排以及影響力啊。這些東西就是說他讓公司你自己去說明,一旦說明和美國查證的這個效果不符的話,你就慘了,你完蛋了,就這個意思。因為外國公司問責法當時通過了以後,就該法案簽署成法的這個90天以內啊,要開始推出這些相應的規定,所以說現在美國證交會,就在為這個違規公司的識別程序啊尋求公共評論,就是說要開始真正的把這個法案形成法律,形成規定啊,開始要推向這個執行了啊。然後呢,我們當時跟大家講的時候就跟大家提到,這個法案其實是由共和黨參議員和民主黨參議員聯合推出的。是民主共和兩黨聯合滅共的一個法案,這個法案對於中共的這種在美上市的企業是有絕對性打擊的。因為大家都知道,中共國在美上市的企業,大部分都是,第一,有共產黨背景,這是肯定的,中共國所有公司都有共產黨背景啊。第二,他的這個審計,沒有按照美國的方法去執行。而是按照中共的法律,什麽數據不能離開公司所在地。所以說他在中國那邊按照中國的方式去審計。大家也都知道中共國審計是什麽樣。所以就造成很多的這種假的信息、假的數據,而導致它在西方的市值其實是被大量的虛估的啊。從這個時候可以看出來真正的套索已經開始收緊了。冠博士,你怎麽看?

冠博士:嗯,是的。我們可以看到,首先就是說暴料革命路德社之前說的呢,再次被驗證了。因為之前我們一直在說,通過爆料革命對於真相的運作,運作的是美國政府的這個大的方向。那無論誰上臺,這個大的方向都是不會變的。就像剛才博博士說,這個外國公司問責法案,它不是川普總統一個人決定的事情,而是國會推出。因為它是一個法案嘛!那最早是5月份在參議院通過了,然後12月是在眾議院通過。之後呢川普總統簽署成為法案。當然這裏面最重要的兩個,我們說的非常清楚的,一個就是這個遵守的審計標準,還有一個就是你外國公司政府的這種隸屬關系。其實這兩個都是針對中共去的。這個法案一開始就是對著中共。其實這個外國人就可以改成中共公司這個法案。那麽,實際上這條法案,川普總統在12月簽署了嘛!那意思就是90天之後呢,你就必須要出一個具體的實質的行動規定。那在這裏面呢,我們可以看到這個很明顯是拜登政府去吃了之前川普總統準備的這一盤菜。因為如果說,不是拜登上來,而川普總統現在還是總統的話,那這件事情到現在也是同樣的時間,同樣的這個口氣去推出來這個事情。那現在這個拜登政府上來了,他要做的也是一樣的事情。因為這個就是我們講說1月20號之後,拜登他盡管有試探,但簡單試探幾下都不行,那沒辦法,從利益的角度上來說,他也必須去把川普總統做的這一盤菜全給吃了。那麽就像這個新聞裏面說的,這下一步呢,美國的證券監管機構,它在接下來sec的過程中,會具體的進一步落實其他的要求。比如說這身份證明的程序和禁止交易的要求。也就是說今天出來的是一個規定,後面具體的行動,還是要一個一個的去做的。也就是說這個完全沒有,因為拜登政府或者是川普政府的這樣的改變而發生改變。所以接下來呢,對於中共的這種金融脫鉤,還會再繼續。之前我們說美國兩黨在達成共識的部分就包括貿易脫鉤、科技脫鉤。那現在這金融脫鉤還是在繼續,對於中共的這個經濟的打擊是非常致命的。而現在除了這幾個方面的脫鉤,我們結合早上的這個HM的事情和我們一會兒要說的耐克的事情。當這些西方公司因為人權問題和中共發生沖突,中共的戰狼外交去反擊的時候,就形成這種抵制什麽西方品牌這種潮流的時候,那這個又進一步又變成了一種文化脫鉤。所以說西方世界和中共現在是一種全方面的脫鉤狀態。無論是從這個硬的經濟,從錢這方面。還是從軟的文化這方面。那麽中共和西方都是完完全全的在走向一個脫節。所以我們就可以看到是結合內外發生這個事情。中共現在這個政權想做的,就是用一種文革的方式來進行集權,而這也是逼不得已。我們之前不是說習近平,他指望著1月20號可以逆轉這一切嗎?那現在發現根本是逆轉不了的。因為這裏面其實核心還是由這個政治利益和經濟利益決定了美國要滅共。美國要從中共那拿安全的利益。之前,美國認為你跪下是安全的,可以通過親共來拿利益。但是現在呢,美國通過滅共,通過這種施壓的方式,照樣可以從你中共那裏拿利益。所以這個就是滅共大潮沒有被逆轉的根本的原因。博博士。

博博士:是啊,當時拜登上臺的時候,我就明顯的感覺到,觀眾們當時很喪氣的那種感覺。而且來聽我們直播的觀眾也少了很多啊。但是,我們當時一直跟大家講一件事情,就是說大家一定要看到這一點,美國其實不管是拜登上臺還是川普上臺,他的滅共的方向它是不會變的。為什麽?就說美國是一個三權分立的這樣的一個組織結構。你想想這是一個法律,它是在民主黨共和黨在議會裏面經過討論,經過投票通過了的東西,你就算是總統,你就是習近平的人,習近平來當總統的話,他一樣會執行的。是吧?所以說從這裏就可以看出來,中共如果是按照中共那種官僚體系這個組織原則,來考慮美國的這個事情,那就是大錯特錯了。為什麽?就說,中共覺得啊,你看我們把拜登放上去了。拜登有小把柄抓在我們手裏,有小辮子。對吧?以後呢,我們就可以拿這個去打他們。所以說他們就會立刻把所有的這些對於中共的什麽制裁啊,對中共的這些什麽什麽圍堵啊,對他們的這些譴責啊都會煙消雲散。啊,就是敗只要一上臺就都沒事了。對吧?你看現在又被事實狠狠打臉。這是我們爆料革命路德社以前給大家預言過的事情。就是說不管誰上臺,滅共的方向是不會變的。今天這個又證明了我們以前說過的這一點啊,就是說拜登上臺以後,其實是民主黨和共和黨兩黨聯合滅共,兩黨共同滅共的一個開始啊。那這個時候你看這個法律,對吧?外國公司問責法開始執行以後。明天估計中共的戰狼外交官們又要開始出來懟了嘛!說啊,這個時候又是什麽啊啊,打壓這個中共中國的這個公司啊,在海外的這個正常的這個業務啊怎樣怎樣怎樣是吧?所以說像中共這樣的一些行為,讓中共的外交官真的是很辛苦啊,到處去懟,到處去罵,到處去戰狼,到處去譴責,到處去制裁。啊,所以說這種與全世界為敵這個搞法,真正的是跟當年那個慈禧太後,向十二國宣戰,真的是沒有很大的區別了啊。所以說我們可以看到,當這個全世界的滅共大潮已經形成的時候,中共想在這個裏面能夠繼續生存,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啊。艾麗女士,你覺得呢?

艾麗:沒錯,我們看這個經濟上的脫鉤一直在執行當中。特別是川普總統的後期啊,大選之後。不要忘了11月12號當時它立的這個命令,就是過去2001年還零幾年的這個五角大樓規定的這31家企業啊,最後這個列出來是31家軍民融合企業,絕對禁止美國人投資,當時是把美國的養老基金全面撤出對這些企業的投資。90天生效,1月11號生效,這是非常重磅的一天啊,1月11號。接下來又連續兩天還是三天,一直在追加這些公司的名字,這就是不允許美國資本碰這些錢,哦好,這是一方面,另外呢,就是他在12月的時候簽署的就是這個法令,就是說正再把中國公司跟他有關的,哪兩種,就是一個就是啊,完全是由中國公司控股的,那你就必須得下架啊,就是中國中概股,你必須要下架,另外呢,就是說有一些不明不清楚的公司你一定要去,就是說啊,中概股裏邊為什麽呢,是因為它的審計過去三年我們一直講路德社一直講,就是說從哪一年2018年19年就開始講,說這個中國公司的這個審計問題是吧,咱們這個說審計就是在香港和在中國兩地註冊的公司,(博博士:對,說過很多次)很多很多次就是這個金包屎的問題,哈哈一泡屎包上金子,再用香港來在美國跳板來進行圈錢的這種企業,全面的要求他們退市啊,就是這現在這個法案90天後,今天一定要給出一個執行令,就是你怎麽打算怎麽樣讓他們退市是吧?這就是整三個月了,那三個月這個時候你SEC出了這樣的一個文件,其實就是執行的一個一個過程中的一個文件,就等於是在執行了,這個法案已經90天了,那麽另外一種呢,就是今天主要要說的就是所有的在美國上市的公司你都要主動提供你的股東,嗯,大股東是共產黨或者是中國政府,然後要不然就是你的董事是跟中國政府有關系的人,那這個範圍太大了,所有他想套著藍金黃,披著羊皮,在這個股市上披著你自己西方外圍世界的這樣的公司的皮,想在這裏面渾水摸魚賺取外匯的這些公司全面得到審查,一定要知道美國它是這樣,一定要你先說,你去交代,他是本著一個誠信的原則,他相信你說的是真的,然後他再去verify,她再去確認,如果你去你呈報的是虛假的,那你這個公司就完蛋了,你如果報真實的,那麽你現在就得退市,你就得退下去,就這麽兩個選擇,兩個選擇都是不許在美國股市上圈錢。不許利用美國股市在海外全球圈錢,就這麽點兒事兒,所以就是全面金融脫鉤就是搶錢的脫鉤,我這個錢袋對你封死了,你夠不著了,我把你捅到十裏以外,你的手再長也伸不過來了,所以我覺得這一次的這個動作非常的這個就是就是全面的、美國的錢不準碰你的這是之前的啊,就是不準投資這些,嗯,這個五角大樓規定的這些公司軍民融合企業,那現在這些政府的企業軍民融合的所有跟他相關的,歸了包堆兒都放在一起,在這次的裏面進行問責,就等於是無縫脫鉤,所有的企業都跑不出去這兩個圈套,那麽我們之前講什麽小米也好啊,什麽的都是在那個圈裏全部你都不能退,然後你再在這個圈裏頭,你美國錢不投資你了,然後股市攢錢也不能投資你了,你也不能通過香港和美國的股市,香港的包裝,美國的股市去全球圈錢了,您自己想辦法吧,你是去委內瑞拉上市也行啊,你是去這個上海上市港深兩地上,你就繼續圈也可以,但圈來的都是人民幣啊,所以這個就是沒有流通價值了,沒有流通價值的錢會去它那裏,所以這個對中共的打擊絕對是致命的,先把它止血,先把他輸血管給他斷了,然後再就是看它的血庫裏有多少錢,我覺得這是下一步凍結他在美國資產或者現在其實就在制裁了這些官員在美國的資產一樣,這些都是你的錢,你的錢你的血太多了,中共在海外撈錢的這套玩法,已經徹底被爆料革命,路德社文貴先生全面的在西方講了4年,然後終於在2020年在病毒的壓力下,徹底讓習老大啊,在後邊推了幾腳啊,就是說速度不夠再加把油是吧,就是這樣一直在給他加油加油加上去,所以讓全球的這些股市和真正的深層政府和真正的這些定海神針吧,沼澤地的主人們沼澤地的鱷魚們都看清楚了,而且他還是流氓,用完你就把你給宰了,回去這個什麽這個enter port就不給抓了嘛,然後什麽葉簡明這些石油替他撈錢的跟拜登混的這麽好的人連屍體都找不到了,所以這些事情也反向的推動了那些還想跟他們勾兌的,在華爾街的這些深層力量徹底看清楚,大家全面配合吧,你既然有政策,我可以推擱置,或者我可以不去問責,或者我去想辦法推脫他,把他推得更慢的,本來有這樣想法的,現在都沒有了,繼續直接執行,我覺得這是在華爾街的做法,另外呢,剛才大家那個博博士冠博士都講了,這個美國政府他是延續性的,他根本就不是中共的流氓啊,流氓集團哪一個老大一拍腦袋就說了算,所以這些全方面的動作就促使了今天的這個這個法案的出臺,哦,博博士。

博博士:對,艾麗女士說的非常對啊,這個裏面可以看出來很多人說,唉,這個華爾街和中共勾兌特別深啊,就因為就是因為這個華爾街這個逐利資本逐利這個特性被中共抓住了以後,中共就可以再用他的這個從老百姓身上刮來的這些錢去餵飽華爾街那些大鱷,這樣華爾街就為中共幹活,但是大家不要忘了華爾街在什麽地方?在紐約,紐約在哪?紐約在美國OK,所以說這個裏面大家一定要知道,華爾街它再逐利、它再那什麽也是要遵守美國的法律的,這是一。第二就是說,資本的確是有逐利的特性,但如果完完全全是被資本所驅動的話啊,被資本所驅動的話,那真的是完蛋了,就是說資本也是要一定有監管的,這就是為什麽美國的這個參眾兩院,它通過的法律是可以直接控制華爾街的行為的,這就是對於資本市場的影響。美國是由資本驅動,但是它不是它的政治不是完完全全被資本所主導的,這裏面就有一個非常非常,嗯,有重要的一個問題,就是說中共它只是能抓住華爾街的這些資本的這個方面,但是他對於美國的民意和美國的政治的這個影響,他其實是是一個門外漢。但是呢,就是因為他根本就做不到這一點,為什麽?就是說一個專制的體制,它對於這個民主的制度的話,它是完全沒有這個概念,沒有辦法去理解的啊,這不是說你花錢,你買通你就能辦到的事兒,所以說這個裏面大家一定要註意它這個裏面的核心的內容,而且這個裏面這條新聞裏面今天還說證監會正在評估如何執行法案中不受90天期限限制的,就是說還正在這個啊,制定中的這個要求包括識別程序和禁止交易的要求啊,這兩點大家一定要註意啊,就是說,對於這些公司的這個識別如何進行識別一步一步以及要對他們禁止交易的這樣一個動作,所以說被這些這個盯上的這些所有的這個符合這個外國公司問責法的這個要求的這些公司啊,中共的這些上市公司幾乎全部可能會被停止交易,會被直接踢出這個美國的股市啊,所以說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點,就像這個肯尼迪議員在去年12月18日聲明中說啊,他是提出這個法案的的這個議員,他說共產主義中國多年來一直是美國證券交易場地的霸淩啊,在今天就停止了,所以說這個是金融脫鉤的非常重要的一環。好,那我們進入下面一個話題啊,下面一個話題就是說,今天這挺大的一個消息啊,這個佩洛西,大家也都知道,這個佩羅西啊美國國會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她是美國民主黨的領袖啊,就說眾議院它的這個議長啊,她周二在這個發表這個聲明,就美國,加拿大,英國和歐盟聯手制裁中國政府迫害新疆維吾爾穆斯林一事發表了聲明啊,然後美國國會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把這種行為定為反人類罪,種族滅絕,我們跟大家講了很多次了啊,她說在這個裏面,她說,嗯拜登行政當局協調實施的制裁中國的行動是在追究中國政府對維吾爾人采取的野蠻暴行責任方面邁出堅定而明確的一步啊,看清楚這些用詞啊,這些制裁措施非常清晰的表明,美國和國際社會團結一致保護維族人的利益和尊嚴不受中國政府的侵犯啊,中國對維族人實施迫害,包括把100多萬人關在勞動營,還對其他更多的維族人進行折磨或者法外處死,這些暴行是對人類良知的挑戰,必須采取行動,這些制裁措施是依據美國國會兩黨作出的追責北京的法律所作出,其中包括啊,《防止強迫維吾爾勞動法》《維吾爾人權保護法》和《強迫維吾爾人勞動披露法》啊,這些都是已通過的法案,然後美國以及我們的盟友將繼續對北京踐踏人權的行為進行追責,其中包括對西藏人民,香港人民和中國大陸的新聞工作者,人權律師和活動人士進行的迫害啊,如果美國為了商業利益而不為中國人權發聲,我們將失去為世界任何地方的人權發聲的全部道德權威,所以這個裏面這點就可以看出來美國的左派,美國的民主黨,現在在現在是持的是一個什麽樣的一個立場啊。就是在人權這個方面,嗯,佩洛西和這個美國的這個左派的這個民主黨,它是堅決是不會退讓的啊,因為如果在其他方面也許還可以,但是對於人權和民主這些東西的話,這是民主黨這個立黨之本啊,所以說在這個方面,他的這個立場肯定是非常非常強硬的,所以說在這個方面我們在當時蓬佩奧國務卿把這個中國啊中共定義定義為了這個,反人類罪和種族滅絕以後就可以看出來,這是民主黨的一個非常非常強硬的宣示,這是在這個布林肯國務卿對吧,進行了幾次這個強硬的這個表態了以後,又一次的這種強硬表態啊,這是真正的是把中共的最後一次希望都給打死了,所以說這從這上面來看,這就是我們一直在跟大家就是傳播的一個觀點,就是說美國後面的這個主要的內容是民主黨共和黨兩黨聯合滅共,共和黨是滅共反共政黨,我們大家早就已經知道了對吧,但是民主黨他現在的這個聲明由佩洛西出來發表這個聲明就可以看出來,美國的民主黨它現在對於這個中共的這個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也是非常非常強烈的譴責以及非常非常強硬的態度啊,這點上面那請問艾麗女士你是怎麽看的?

艾麗:嗯是的,這個要看到第一呢,我覺得非常的重要啊,就是咱們一直講呢,就是1月20號之後就是兩黨聯合滅共,因為你在臺下你說你滅共不力,或者是打擊川普,川普總統這個作為媒體被打擊的重要的靶子,當他下去以後,這個時候,嗯就這個民主黨能做什麽,那麽我們現在看這個佩洛西,以她為頭的,特別是在民主這個問題上是民主黨的看家的,看家的東西一定要在這個問題上追責的,所以這個時候看到真是民主黨和共和黨兩黨聯合滅共的大時代的到來,真的是這個你追我搶,看誰先把共產黨滅掉,這個時候才能說可以講有更多的政治正確啊,這個時候1月20號之後真的是滅共是政治正確,因為沒有更大的靶子可以打了,可以講這個世界上最大的問題終於浮出水面,當把這個虛晃的這個川普總統讓開了這個靶位以後,真正的背後的大家應該關註的事情就浮出來了,那就是滅掉中共,那麽這一次呢,佩洛西講到的這個就是維護維族人的權利和尊嚴不受中共政府的侵犯啊,她講得非常的清楚,是在這個啊,所以看到這一次就可以看到現在正在全歐洲是吧?你不是抵制嗎?H&M也出現了,所有的這個商業都動了,那這個時候她要這個出這個聲明,這個聲明它的意義很不一般,因為她是她是議長啊,她是除了政府總統以外的這個最重要的人物了吧,基本上就是講在政治上,那麽她代表的是什麽?代表的是民意,眾議院的議長那就是說還是代表的民意,那這個時候就是立法,接下來就是剛才講出這個議員提出的,《防止強迫維吾爾勞動法》《維吾爾的這個人權保護法》以及提出的這個《強迫維吾爾勞動披露法》,要你把真相都披露出來,其實其實呢,手上的這些情報是非常多的,但是他要通過立法的這個方式一旦發出來,而且是佩洛西說出來,這個事情太重大了,可以講這就是美國全國滅共的號角,兩黨滅共,民主黨一定要滅共,那共產黨共和黨更是了,共和黨在這個大選問題上是徹底看清楚了可以講,而且這個川普總統這不是要把這個,這個不堅定的這些出賣者們都已經暴露出來了,所以他這個重整的保守黨大會以後,這個全面的速度的推進可以講就是這個兩黨之間或者說保守力量之間形成的真正的共識,在這個習總加速師就是再點一把火,再燒一把油,在各處戰狼戰狗出擊,現在真的是沒有退路,如果這個時候再不做,那真的美國的政客真是慫極了,可以講是這樣的一個呼聲啊,特別是我們看班農戰鬥室啊以及這個皮特納瓦羅等彭佩奧一直沒有停了,一天幾次節目也是在上面做,所以我們看到保守力量的共和黨啊,以及共和黨形成的新的這個滅共的力量,和現在的民主黨站出來,所以真的是全國滅共的一個時代,真的是到來了,而且這個速度非常快,美日真是日拱一卒啊,他們也是每天都有新招出來啊,所以這個沒有想到這個激動人心的時刻就是恢復的如此之快啊,真的是一棒子打懵了之後緩過勁來,那就是拼死了也要把中共弄死的這個勁頭可以看得很清楚,這是我想說的,另外呢,我還想再說一點,就是說關於這個鬥爭體系,中共想吃透了美國的這個鐘擺效應。你擺一下我擺一下啊,就是說我到你家來把你們兩口子搞死,讓你們兩口子互相掐對方都能把對方掐死,才是中共認為的美國的政治,但是這只是中共認為的,因為中共就是你死我活的鬥爭體系啊,它就是零和博弈,就是你死我活,沒有第3種選項,恰恰相反,民主制度,他還是沒有看明白美國,他以為他自己從經濟上到來了這麽多東西,終於從小學生水平爬起來,站著可以想跟別人平視了,不要忘了你所有偷來的經濟,你所有的發展所謂現在的虛胖,身上的一身膘,都是從這些國家輸出給你的,或者是在人家不註意間你偷來的,用偷來的技術或者偷來的資金來完善了你的這身肥膘,中共的這個盜走的肥膘,而這個肥膘也是從中國老百姓身上,這個在中國老百姓的身上的這個土壤上種出來的,所以他們真的是以為這才是他們以為能平視美國平時文明世界,覺得你不過如此而完全是想錯了,所以這就是中共自取滅亡,鬥來鬥去把自己鬥死了,他認為美國會兩夫妻兩口子離婚,然後一刀把另外一個拿刀捅死了,是有出刀子的人,但是不要忘了他是有監督機制的,你一出刀子就有人去阻止了,所以你所有在中間的挑撥最後都只能證明,當所有人看清楚你在這裏挑撥的時候,在政治上全面站起來哦,我覺得這是這個時代是是不是有這個這個真的是到來了啊,是這種感覺,不是由中共所想象的,你能控制得了的鬥爭哲學啊,博博士,就分享這些。

博博士:好,謝謝艾麗女士,這個裏面我覺得艾麗女士這個比喻特別貼切啊,就是說你像美國民主黨共和黨兩黨政治對吧,它都是美國的政黨,它都是為了美國利益服務的,就像兩口子一樣都是為了那個家服務的,對吧,有時候吵架拌嘴啊是吧是吧,今天買這個明天買那個這些東西講不到一塊去,這是很正常的。但是你中共呢你就是一個夢想成為小三的鐘點工,你想怎麽樣?你想讓人家夫妻兩個人扛起來,然後砍死一個你好上位是吧,所以說在這個裏面大家一定要看到,中共的那些搞法他完全是不可能在美國這邊得逞的,他也許在短期內得逞,對吧?他也許在很長時間內可以買到一小批人,就像林肯總統以前說的,你可以在短期內蒙蔽所有人,你也可以在很長時間內蒙蔽一小撮人,但你不可能在很長時間內蒙蔽所有人,這一點就是中共它自己看不透的地方,就是說美國的兩黨政治他雖然有鐘擺效應,但並不是說這個擺會擺出這個鐘殼去知道吧,他會把鐘殼給砸透了,擺到鐘外面去,這是不可能的,美國的兩黨政治,它是在整個的這個美國這個政治體系裏面運作的,所以說一旦兩黨聯合起來發現了,噢,原來你中共啊,對吧你是你這個對吧,這個打工的這個小三啊,想害死我們,那你這現在你就吃不了兜著走了啊,所以說在這個裏面,雖然說剛才說什麽那些民主黨議員跟中共有勾兌啊,這些東西都正常,這是為什麽?就是說他們在這裏他們可能會更恨中共,為什麽?本來對吧,你不要做那麽絕是吧,你做一些正常的事情對吧,你不要去弄個新疆啊,什麽香港啊,這些事情的話大家可以啊是吧我給你輸送點利益,你給我點錢,好事嘛,對吧,現在你這樣搞,你搞的你看新疆的事情搞的全世界天怒人怨對吧,香港的事情就更不用說了,已經完完全全把你這張這個這個畫皮給揭下來就是一鬼是吧,就是一惡鬼,這樣子搞的話你沒有辦法跟你合作啊,對吧,你像那個什麽佩洛西呀他們想跟中共合作都沒有辦法拉不下這個臉知道吧,就說這個時候他們只能會更恨中共啊。大家一定要知道,因為這個裏面民主黨它的它的這個啊,就是就是形象啊,民主黨的形象是啊激進的對吧,崇尚民主,崇尚自由,崇尚人權,如果這個時候中共已經被定義成反人類罪和種族滅絕了,政府歐洲政府美國政府對吧,民主黨政府共和黨政府都已經定性的時候,這個時候民主黨是不可能跟中共站在一起的呀,也就是說這個東西就說中共你自己把自己跟美國民主黨勾兌這個路給砍斷了,知道嗎自己把自己的腳給燒了,所以說在這個裏面這件事情做的其實是怎麽講呢,中共他是這樣,大家一定要知道他是一個以鬥爭起家的黨,他也就是說鬥爭是他的唯一的目的,以及他的這個唯一的生存的意義啊,如果哪天習總他覺得沒有人跟他鬥了,他會覺得他會覺得就是說手都不知道往哪放啊,所以說這個裏面他就一直要鬥,結果就鬥成現在這個樣子啊,在和平年代他沒有矛盾制造矛盾他也要鬥,所以說這個東西大家一定要清楚,這個裏面它中共是一步一步的把自己逼到他現在這個位置上去的,因為這個習總一上來的話,他要把這個鬥爭升級,把這個這個方向朝這個這個左極左的方向去走,對吧,然後要覺得被周圍的一幫這個這個啊所謂的這個所謂的國師瞎忽悠啊,說我們現在很大了,我現在很牛了,對吧?這個像漢朝一樣經過了文景之治了,現在該您當武帝了是吧,所以說在這個時候真的是看出來啊這個極權國家的危害,一個領導人的這個他的這個啊,一個動作一個變化能夠導致整個國家方向以及整個國家這個國運的這個變化,你像美國就不可能對吧,你總統你想幹嘛就幹嘛呢,議會看著呢,對吧,所以說在這個時候大家就可以看出來,為什麽我們一直跟大家說的是美國的社會,美國的體制,他不是一個完美的體制,但是它是一個最不壞的體制,這個是一直跟大家要強調這個概念,就是說民主制度它是一個最不壞的一個制度,所以說因為世界上沒有一個完美的一個制度,對吧,這個東西大家一定要一定要清楚啊。冠博士。

冠博士:是的,其實從這個大選前後這佩洛西包括民主黨的這一系列的這樣的舉動,就可以看出美國它的這種兩黨政治,中共認為是自己利用了美國兩黨政治自己贏了,但是實際上是民主黨利用中共一直在玩這個兩黨政治,目前看起來好像是民主黨去打贏了這個仗,那現在這個贏了之後當然贏確實也打個引號,贏了之後呢,回頭就要咬中共,那這個佩洛西很明顯就是一個風向標,因為之前她不是和這個川普總統這一邊是這個鬥得你死我活嗎,這個之前好像就給中共產生了這個巨大的錯覺,好像覺得佩洛西和中共站在一起鬥川普總統,但實際上這個本質還是這個美國內鬥美國政治內部鬥爭的一部分,那麽我們去看今天佩洛西說的這些話,就是調轉了這個槍口就對準中共,因為今天她除了這個說到的新疆等等種族滅絕的問題,實際上她在這個兩個星期以前就3月10號的時候,還說到了這個西藏的問題,新疆的問題從佩洛西的表態、布林肯的表態,包括歐盟的表態而且由新疆問題衍生出來的一系列制裁,種族滅絕這個問題已經是基本上從定義上落定了,那下面就是開始行動不可逆轉了,那麽在這個問題上的政治利益,那也就分配的差不多了,就對於民主黨來說,所以說作為佩洛西呢,他們這些人呢,滅共的蛋糕就這麽大,中共的這些問題就是新疆、西藏,香港,臺灣等等這些問題就這麽多,那其他政客都在這個找角度去打中共,佩洛西其實也是找到了自己的角度,就這西藏問題,她當時是在這個慶祝西藏起義日的這個62周年發表講話,說這個讓重申美國對西藏人民的這個支持。所以當然了,本質就是說中共要指定這個達賴喇嘛的繼任者,中共不是無神論嘛呢,現在連這個轉世也要指定,中共就是這麽耍流氓,就是這麽不要臉,那當然了,西藏問題,作為現在這個滅共這一場這個運動大潮這大的政治利益蛋糕中還是被開發的沒那麽多的一塊蛋糕呢,佩洛西現在去拿了,所以我們從這個就可以看到,嗯,政治利益對於美國的政客來說是非常重要的,當美國和中共的這個關系被病毒的事情鎖死了,現在被種族滅絕等等人權的事情也給鎖死了,那在這樣一種大的浪潮情況下,你轉不過來身和中共好的時候,你只能在這上面去找自己能不能占領一個道德制高點,所以現在美國所有的政客都在圍著中共去找這個道德制高點,所以說現在的這樣的情況,我們就可以看到這個民主黨左派之前在大選之前的這一系列動作呢,我覺得它的演技是非常好的,那讓中共都相信了,讓中共政權相信民主黨是和中共站在一起的,掌權之後這個馬上就可以和中國好,那我相信,從這個拜登政權民主黨政權,它和中共在大選之前的溝通中要利用中共的時候,他也一定是釋放了這種友善的信號,所以才使得中共這麽去做的。但是實際上民主黨啊,包括佩洛西等等他們這些人在大選之前和川普總統鬥得你死我活的這種原因,非要是這個搶這個總統位置這個本質原因,還是因為川普總統做了這一桌子大菜,那如果說最後都給川普總統都給共和黨吃了,那民主黨在政治上可就真是餓死了,這次都不是說餓壞了或者餓生病了,這次是真的能把民主黨餓死,因為如果川普總統吃了這個菜的話,那這個中共的解體把這個中共內部的問題全抖露出來,那在美國內部找一個出氣口,最後這出氣口一定是民主黨,所以說民主黨現在上來之後,它很大程度上包括這內鬥包括對川普這種態度啊,也都慢慢都沒了,也不怎麽說了,那就是因為現在他也開始吃上這盤菜了,那他吃上菜了,他不那麽餓了就堵住了他的嘴,但是他這個吃菜的吃完菜的這個結果就是它會調轉過來去滅共,因為就像我們剛才說的病毒的問題是絕對是鎖的死死的,所以這個實際上是讓所有人都沒有了空間,那當民主黨和共和黨都達成一致把這個利益去分配完畢,特別是滅共的這盤菜政治利益都分配完畢的時候,那就是真正的美國有機會可以愈合的時候,那大選之前美國這種分裂已經到了這種基本上是你死我活或者說是不可調和的地步,但是現在川普總統的這盤菜給大家分享一下,分享的結果就是美國能從這盤菜上能從這個角度開始慢慢愈合,那這個也是符合所有的沼澤地的利益,人民的利益,還有美國所有政客的利益,所以說中共這個是白忙了半天的最後的結果是因為他不懂美國的兩黨政治,他不懂西方文明的這種鐘擺效應的這樣的一種這樣的一種緩沖,這樣的一種不像中共那種你死我活的這樣的一種政治形態,所以他才做了這個這麽愚蠢的事情,但是現在看來呢,中共又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博博士。

博博士:對,就是說中共對於這個西方政治的這個理解啊,當然了,中共肯定有一些這個,嗯,就是研究人員都是很厲害的,都知道很清楚的,但是俺們的我們的總加速師他的理解,就是完完全全是按照這個中共的這個自己內部的這個鬥爭去理解的啊,所以說這個行為也是非常清楚的驗證了這一點。好,我們進入下面的一個討論話題啊,今天早上在節目裏面我們分享了這個,H&M這個公司啊,這個H&M這個公司的這個中國啊,因為它遠離了這個新疆供應鏈嘛,所以說在中國遭到抵制啊,但是今天下午這個一個重磅消息出來了,耐克啊,這個著名的可以說是全球的體育用品體育用品,體育服裝的第一品牌,耐克啊,開始說了啊,至於說耐克公司我們致力於道德和這個制造的這個啊責任啊,我們堅持勞工標準,我們對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有關強迫勞動的報道感到倍感關註,然後說耐克從來沒有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采購產品,我們已經與我們的合同供應商確認,他們沒有使用該地區的紡織品或者紗啊,所以說在這個時候可以看出來,耐克今天這個站出來非常非常的重磅,為什麽呢?就是說第一,耐克的體量啊,在這個體育用品和這個項目的體量是跟那個H&M是肯定是要大很多的,這是一。第二就是說耐克它在這個世界上的這個名聲啊,這個名氣也是比H&M大,因為H&M它這個fashion牌子嗎,而耐克是體育用品的這個老大,大佬之一啊,所以說在這個時候耐克出來也是非常非常重磅的一個事情,因為怎麽說呢,他說他有一些以前有一些這個啊,報紙啊什麽的,對於這個耐克的這個啊這個啊產品的這些原料的來源呢,有一些的這個啊就是意見有一些微詞啊,但是今天耐克選擇今天這個日子出來來說明這件事情,我覺得這個背後的這個意義不一般啊,這個艾麗女士你是怎麽認為的。

艾麗:這是一個聯動,我們講整個的那兩天我們講說供應鏈啊,昨天吧,前天啊,這兩天就在講這個整個的供應鏈協會全面抵制啊。這就是協會抵制的一個這個產物啊,我們講到H&M大品牌開始站出來了協會站出來,協會裏面有什麽?全都是公司啊,大家要一起抱團取暖,這是真正的協會,不是中共治下的工會啊,那都是共產黨領導的工會,你鬥得了嗎?他鬥你差不多,他有了錢他也鬥你,有了錢鬥窮人,沒錢的時候鬥地主,這是共產黨的做法,但是在西方我們看看他這個,嗯,這個連工業協會開始站出來,那這個就了不得了,這是什麽?這是全產業鏈,這是社會的中堅階層,真正在支撐著這個社會的頂部塌下來的這些企業,他們要這個協會站出來,那麽多首先首當其沖的就是大品牌。H&M昨天已經講了,那今天就講耐克,耐克大家知道這個是覆蓋面是非常大的,那你怎麽抵制?你這些品牌都不宣傳嗎,你那個那個姚明也不要去做廣告了嗎?你這個一旦這種體育品牌出來,大家知道之前的美國的體育品牌最遭詬病的就是什麽?就是NBA是吧,打籃球的NBA在廣告上完全向中共叩頭了,跪下了,就是說你只要敢說這些東西,你敢說明NBA的球員在上一輪啊,去年的時候還記得嗎?爭執最厲害的時候就是去年的時候,所以當時整個是什麽樣的情況,現在還不明朗,病毒的問題不明朗,沒有經歷過1103、120這樣的一些大的事件動蕩以及放病毒,最終的現在這個查處,當這一年過去或者在這大半年過去的時候,大家看看現在社會上發生的是什麽?是真正的產業鏈,這個企業主動在自己的官網上發出這個聲音,我覺得這個這個就是說已經到了全民聯合,就要全民手拉手大吼一聲,大跺一聲腳,地動山搖,然後把共產黨滅掉的時刻,我覺得這個是這樣的一個征兆,這真的是這樣的一個征兆,就是整個山動起來了,就是敲山震虎這個山,終於這些山裏邊的各種各樣的動物生物都看到了這個在地震,誰在震動的,是中共在搞這個震動,那麽大家都出來了,那首當其沖的我覺得像耐克,那了不得了,如果體育用品已經站出來,頭號品牌站出來,接下阿迪達斯會不會跟著,如果是這樣的話呢,那我就想往下想一想,那你中共有多少明星得退出?多少店鋪得關上,會不會接下來中共在下一輪的文革的時候得抄家呀,你敢穿著這個耐克的鞋子,我就得把你給抓起來了,那這個糟糕了,習總的鞋子穿的是什麽品牌的啊?這些領導人都是不打品牌的,是不是,這個特制的啊,這個中共的品牌。

博博士:而且呀,對,這個問題還大了,你知道為什麽,這個耐克的標誌是個勾,大家記不記得以前文貴先生那個衣服脫勾了,勾,這個勾啊,這個意思大了,那以後中國的老師啊,這個批卷子都不能用勾,因為這個勾是耐克是吧,這個是反華的對吧,所以咱們都不能用它們,所以說這個裏面中國還有還還有什麽李寧啊,什麽什麽七匹狼啊,什麽這玩意我也不太熟啊,反正就是說這個又得內循環了啊,這個裏面耐克估計是穿不了了啊,這個裏面而且大家要知道,因為像耐克這樣的品牌它是面向於年輕人的,所以說它是一個很左的一個品牌,它這個裏面為什麽?就是說他耐克他自己有一個叫code of conduct,就說耐克要有一個行為準則,就是說他的這個行為準則還有他的cold leadership standard。就說他對這是有標準的,知道嗎?他要這種標準是禁止任何形式的,比方說什麽監獄啊,什麽強制勞動啊,或者是什麽什麽,有什麽未成年人勞動啊,以及什麽種族歧視啊,宗教歧視,對於這些東西的話,因為他們非常關註於自己公司形象,一旦牽涉到這些東西是要立刻撇清的。但是呢,耐克今天的聲明非常重磅,為什麽?就是說在考慮再三以後耐克決定這個東西出來就等於中國錢咱不賺了,基本上就這個意思,因為一旦對於新疆整個這個XUAR就說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啊的這個,這個一旦這個詞兒一出來,他就知道中共國肯定會對耐克進行口誅筆伐,所以說在這個裏面,耐克會覺得我考慮再三為什麽?因為這件事情做出來就是說,如果繼續在這件事上保持沈默不發聲的話,那會對我們耐克的這個行為準則和我們的這個所秉持的這個理念、我們所秉持的這種運動精神,而形成這種玷汙知道吧,這樣的話,對於耐克這個長期形象以及它的市場的這個這個份額以後這些東西都會有影響,這些都是你要知道,像耐克這種大公司算過了賬以後才開始做的事情啊,這個東西大家也要知道,而且中共國你看是吧,連每個月1000塊錢有9億到10億的這些人會去買耐克嗎?是不是,大家也知道一雙好的耐克鞋的話,在中共國很貴的,以前我在我在這邊的時候帶回國去給我的那些這個後輩們年輕小孩,他們都點名要這邊的某一個型號的,比方說喬丹鞋或者耐克鞋像這些東西,因為在國內這些東西非常非常貴啊,所以說在美國呢也也不便宜,大概兩三百塊這種東西,但是在國內非常非常貴,像這些的話不是普通的韭菜消費的起的啊,所以說從這些方面來看的話,從這一點上面來看的話,耐克他是經過了考慮了以後覺得中國這個市場它如果一旦不跟不把它跟新疆的這個關系給撇清楚的話,會對他在這個世界上的形象產生影響,這就跟民主黨其實是一樣的事情,就是說這些自我標榜成這個自由民主人權的這個捍衛者的話,他是絕對不會去跟中共站在一起的,這就是說我們為什麽說是像H&M北歐的公司對吧,然後耐克這種國際品牌,我們可以看到以後所有的這些大型的品牌,都會算這筆賬,然後跟中共劃清界限啊,所以說這個裏面我覺得這只是一個開始啊,冠博士,你覺得呢。

冠博士:是的,因為現在這個是一個政治正確,因為之前不是這個川普總統是總統嗎?那美國因為內部政治的原因很多人不喜歡川普總統,所以說川普總統在說中共的時候,那這些大的這種企業,特別是和民主黨和左派好的這些企業,他們是可以不表態的,因為他們是有拿川普總統當擋箭牌,當一個借口,還可以繼續和中共去這樣這個勾兌。那現在的民主黨上來呢,這是我們之前說的兩黨聯合滅共,兩黨都要吃這個菜,現在大家把菜都分到自己碗裏了,一人拿著自己的一碗飯一碗菜自己都吃,那在這樣的一種情況下,這個政治正確的氛圍這種氣氛就形成了,形成了之後呢,那美國這些大企業,它是美國的文化標誌,它代表著美國精神呢,不管說我們不管說現在他到底實質能不能代表,但起碼表面上他們認為他們可以代表,他們這個道德制高點總是要占領的,所以說在現在這種情況下,那麽所有的這些企業,他都必須出來占領道德制高點,這就是政治正確。當然了,背後是可能是供應鏈的重組,是可能利益的分配都已經做好了,在這個時候他們才出來做這個事情。而另外一點呢,耐克這個公司還是不同尋常的,因為如果說讓我說三個最多的這個三個美國文化這公司的代表,我第1個可能說可口可樂,第2個可能說麥當勞,第3個呢,我想了一下蘋果還是耐克呢,應該還是選耐克,所以他這裏面呢,實際上這個,這個代表性的意味是非常濃的,因為畢竟它代表著美國的文化,那他的這樣的一種表態,那接下來的情況中我想中共他一定會向這H&M一樣去煽動這樣的一種這個怎麽抵制啊,抵制洋貨的這種意識形態,那在這樣一來一回過程中呢,這就是事實上的文化脫鉤。那中共呢,他通過這是什麽WTO啊通過這個他所謂的改革開放啊,開始一點點把這個經濟的利好開始一點點的這個分給中國人民在這下面的人,那麽在這個過程中呢,這個西方的文化也慢慢的到這個傳到中國嗎,像耐克這些都是非常有名的代表,那在接下來的過程中,如果說像這些公司在這表態中退出的話,或者說脫鉤或者被抵制的話,那這個中共的他的和西方的這種文化的這種掛鉤也就會一點一點的消失了,所以這個在意識形態上也是去西方化,那個去這個呃民主化去文明化,最後呢就會慢慢的配合著現在這種集權的這樣的政治氛圍去慢慢的收緊,最後走到這個所謂的什麽人民戰爭啊,民族主義啊這種路線,他肯定是要往這裏走的,因為是現在這個集權的這樣的形勢需要,但是另一個問題我們說那雖然說現在中共政權想這麽幹,但是他到底能不能這麽幹呢?因為嗯因為畢竟現在時代不同了,那中國人經歷了一定這個程度的開放,還可能走回到這個原來的這種文革的路嘛,這個實際上也不一定呢,因為像這個H&M這個門店啊,雖然說是中共發動這5毛去這個抵制,但是實際上呢,北京的門店還是所有人還是該購物的購物,該試衣的去試衣,所以我想中國人民,他雖然不說話,但是他心裏是很清楚怎麽回事,所以說如果說逆著這種大潮要強行回到文革的狀態,他肯定會造成中共國內部的這種社會的一個大的動蕩,嗯,好的,那我就最後在這個嗯總結一下吧,今天我們主要這個除了耐克的事情,還說兩件事情,那第1個就是這個美國證監會的問題啊,它是延續了川普總統的任期中推進的通過的這個法案《外國公司問責法》,那這本來呢是在這個法案出去就是12月,90天之後要出一個這樣的這個聲明和規定,那現在的美國證監會出來了,那不但出來了,那接下來呢還要討論接下來一系列的這種具體的行動,那包括這個身份的審核啊,包括停止交易啊等等,所以這個金融脫鉤是一點都沒有停,那另外一個呢,我們又說到了這個佩洛西的她自己的這樣的一個表態啊,她就這個新疆種族滅絕人權的事情表態,就這個之前3月10號的時候,還就西藏的這種中共的人權問題也進行了一個表態,所以從這兩件事情結合在一起,我們最後就說可以看到這個,今天是這個我們說到的這個1月20號之後的這種大的滅共浪潮,沒有被逆轉是美國兩黨一起滅共的一個最好的體現,川普總統之前的政策法案都是被執行下來,都是延續了這個大的趨勢去落實,因為在這裏面就滅共的這一盤飯,已經被病毒逼得所有人都必須吃了,那這個民主黨之前很著急,就是因為他們也必須要分一杯羹,現在分到了,那麽現在結果就是兩黨一起去吃這個菜,那吃這菜的結果就是美國形成一個滅共的政治氛圍和政治正確的氛圍,然後用一系列制裁去壓迫中共,那也許會在這裏面去這個繼續榨取最後一點中共的利益,但是無論如何這個大勢就是沖著滅共去的,那最後只有這個滅共才能解決美國內部最後的問題,根本的問題就是現在左右分裂啊,兩黨分裂啊等等,這樣所有的問題都會因為滅共而解決,好的,博博士。

博博士:好的,我們要拭目以待,看這個中共國內怎麽樣對耐克這個聲明發表發布這個啊就是有一個反應啊,看一看華春瑩是不是把家裏的耐克鞋全拿來扔了。所以大家可以看一看哦,好,那今天的節目(艾麗:對,盯住他們)對,盯住他們,今天的節目就到此結束,請大家點贊分享啊,謝謝大家,一定要點贊啊,好,再見。

 發布:文顧

更多路德文字版請看:GwinsGnews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3月 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