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報導稱,確定了COVID-19大流行的起源地—在中國武漢兩個生物戰設施之間

編譯:WLQF

據Lawrence Sellin, Ph.D. (勞倫斯-塞林博士),基於中共自己的數據統計分析顯示,COVID-19大流行的原始地點應該發生在武漢病毒研究所和中國生物技術股份有限公司武漢生物製品研究所之間的四裡地居民區。

武漢病毒學研究所和武漢生物製品研究所(目前已研製出Vero細胞新冠肺病毒滅活疫苗。 2021年2月25日,中共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附條件批准該疫苗的註冊申請),這兩個機構都與中共的生物戰計劃有關,在大流行發生之前和以來,它們一直都在疫苗開發方面進行合作。

在2019年12月大流行開始後的幾個月里,中國在科學文獻中充斥著微妙的或不那麼微妙的各種信息,支援其說法,即COVID-19是一種自然發生的疾病,從動物 “跳 “到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最後到人類。 2020年5月26日,《華爾街日報》曾報導稱,中共國終於被迫承認COVID-19並非源自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這一理論現在已經完全被否定,甚至被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否定。

然而,中共國還在繼續試圖掩蓋COVID-19的來源。 甚至在今年2月份,中共還拒絕向世界衛生組織(WHO)一個探究疫情起源的團隊提供早期 COVID-19 病例的原始數據。 當然,我們現在已經看到WHO已經徹底淪落為一個與中共國狼狽為奸的政治附庸,早已無法承擔起聯合國系統內衛生問題的指導和協調機構的職責。

中共政府試圖對COVID-19起源於中國的說法提出懷疑,指出進口冷凍食品是一個管道。 可悲的是,中共政治附庸—世衛組織團隊竟然同意中共的說法,將中共認為這一可疑的疫情起源解釋寫入其發表的充滿謊言的WHO新冠病毒溯源報告。 至此,WHO徹底撕下了偽裝,選擇與中共政府站在一起,企圖期滿全世界COVID-19大流行的起源。

然而,根據中共國自己的數據,對COVID-19的來源有一個簡單得多、準確得多的解釋。 根據武漢市衛計委公佈的統計數據顯示,武昌區在疫情初期確診的COVID-19患者數量最多。 同期,武昌也是無癥狀感染者最集中的地區。 也正是如此,在2020年1月上半月,COVID-19在國際上早期傳播的人群中,曾到過武昌區,但沒有到過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 武漢市武昌區衛生局公佈的數據稱,疫情初期感染最集中的地方是黃鶴樓街和紫陽街一帶的居民區,均位於武漢市病毒研究所和武漢生物製品研究所之間的四里範圍內。

這些觀察結果在時間和地點上與從中共新浪微博平臺上獲得的社交媒體數據非常吻合,新浪微博平臺旨在為那些認為可能被感染的人提供一個尋求説明的管道。 從該出版物中的一張圖,但稍作修改,顯示了武漢病毒學研究所(WIV,黑星)和生物製劑研究所(BPI,黃色方塊)的位置,該圖顯示,2020年1月18日之前,求助者最集中的地方是在這兩個研究機構之間的區域。 需要注意的是,該區域以外的求助者較少,包括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紅圈)。

圖片來自Gateway Pundit

根據現有的科學證據,COVID-19病毒是 「獲得功能 」研究的產物,而不是從動物宿主自然傳播給人類。 增強功能研究的定義是,對天然存在的病毒進行基因或其他操作,使其具有更強的傳染性、更強的殺傷力,或兩者兼而有之。

Gateway Pundit發表的獨家報導《確定COVID-19大流行的起源地—在中國武漢兩個生物戰設施之間,英文:Location of Origin of COVID-19 Pandemic Identified – Between Two of China’s Biological Warfare Facilities in Wuhan》一文中提到,進行功能增強研究的原因只有兩個:一是了解病毒的結構特徵和作用,以製造疫苗,應對潛在的疾病爆發;二是製造生化武器,或兩者兼而有之。 中共很有可能在生物戰計劃的框架內,同時開發一種獨特的基因工程冠狀病毒病原體和治療該病的疫苗。

但是,我們必須要注意的是,中共歷史上沒有一個疫苗研製成功!

無論中共如何狡辯,其利用新型冠狀病毒發動的”超限生物戰「已經坐實,未來將會有越來越的證據出現,越來越多的科學家以及各級科學界的人士站出來揭露中共CCP病毒的真相。

新聞來源:Gateway Pundit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