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制裁将降低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作用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洛夫斯基灭CCP
编辑上传 银河

unhashed.com

經濟學家布蘭科·米蘭諾維奇(Branko Milanovic)表示,制裁將降低美元作為世界儲備貨幣的作用。他認為,美國對其他國家的大規模經濟壓力正在削弱對美元的信心。

03月25日,美國實施的制裁使得美元在全球經濟中的作用越來越小,而人冥幣和歐元卻越來越受歡迎。紐約市立大學斯通社會和經濟不平等中心的主要研究員、倫敦經濟學院教授、經濟學家布蘭科·米蘭諾維奇在接受RBC采訪時這樣說。“美國在使用制裁時,沒有考慮太多。就拿名單上的國家來說:委內瑞拉、伊朗、中共國,甚至歐盟,最近還有瑞士。”他列舉了美國限制的國家和組織。(美國對瑞士Chimconnect AG公司實施制裁,指控該公司與發展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的計劃有聯系,禁止向該公司運送任何來自美國、可用於發展或生產化學或生物武器的材料和設備)。“事實上,世界上幾乎沒有不受美國限制影響的國家了。在這樣的環境下,人們顯然不太可能把錢留在美國的銀行體系中。” 經濟學家說。

米拉諾維奇認為,美元不再是安全的儲蓄貨幣。“人們更願意將資本儲存在新加坡等地,而不是美元或美國政府債券。頗具諷刺意味的是,制裁正在削弱美元作為儲備貨幣的作用。”這位經濟學家總結道。不過,米蘭諾維奇也指出,在可預見的未來,美元仍將是世界上主要的儲備貨幣,只是其作用會有所降低。

2020年夏天,國際清算銀行(BIS)報告稱,約50%的跨境貸款和國際債券以美元計價。2020年10月,歐元在全球支付中的份額自2013年2月以來首次位居全球第一。 SWIFT服務的匯款中37.8%是歐元貨幣。美元略微落後,占全球支付的37.64%,以巨大的優勢排在第三位的是英鎊,為6.92%。2015年4月美元在國際支付中的使用量達到峰值,為45.3%。自2019年底以來,美元的使用量下降了4.6個百分點。

米拉諾維奇的預測與其他一些經濟學家的說法一致。華盛頓彼得森世界經濟研究所研究員加裏·霍夫鮑爾(Gary Hufbauer)也認為,未來美元作為主要儲備貨幣的地位將受到侵蝕。他告訴《新聞周刊》,有三個因素會造成這種情況。首先是美國預算赤字不斷增加。在2020財年的前8個月(從2019年10月開始),美國預算赤字升至1.9萬億美元,這加劇了其他央行對通脹上升和美元價值下降的擔憂,以及對美國經濟不穩定和缺乏投資資金的擔憂。第二個原因是制裁,特別是對中共、伊朗和俄羅斯的制裁。最後,歐元可以與美元競爭,歐洲央行已經在采取行動擠壓美元。破壞美元作為主要儲備貨幣的地位,可能會導致與其他國家進行貿易的美國公司增加成本,並增加政府的借貸成本。

俄羅斯認為有必要擺脫美元的使用。2019年,俄羅斯對外情報局(SVR)局長謝爾蓋·納裏什金(Sergey Naryshkin)稱美元是現代世界經濟的過時產物。他認為,當“美國表現得如此咄咄逼人,難以預測,卻繼續成為主要儲備貨幣的持有者”的情況是“不正常的”。外交部副部長謝爾蓋·裏亞布科夫(Sergei Ryabkov)認為,由於喬·拜登領導的美國新政府正表示願意對莫斯科實施越來越多的制裁,俄羅斯應采取緊急措施,將美元的使用減少到最低限度。

俄羅斯銀行正在減少美元儲備。在2018年3月之前,其持有43-48%的資產為美元,之後在美國制裁收緊的情況下,大幅轉向歐元和人冥幣。因此,在2018年初,俄羅斯持有約1000億美元的美國政府債券,但截至2020年10月底(美國財政部最新數據),俄羅斯只持有60億美元。與此同時,俄羅斯銀行正在增加黃金在其儲備中的份額。

至於俄羅斯與其他國家貿易的貨幣結構,大部分交易仍以美元進行。例如,2018年,與中共國的貿易額中,以美元計價的份額為75.8%。企業更喜歡用美元和歐元進行交易,因為這些貨幣的波動性較小且流動性更高。

Gazprombank戰略發展中心負責人伊戈爾·蘇辛(Yegor Susin)對RBC表示,美元作為主要儲備貨幣地位退化的先決條件已經形成,但這個過程是長期性的。專家說:“全球外匯儲備和美元以外的貨幣在全球儲備中的數量正在增長,而美元所占的份額仍保持在差不多的水平。這些趨勢將持續下去,包括因為近幾十年來,美國經濟在全球GDP中的作用大幅下降。” 蘇辛補充道;“此外,當前的貨幣政策也讓人對美國經濟增長的可持續性產生懷疑。”不過,應該理解的是,鑒於美元在債市中的作用,以及在計算和定價中的作用,美元作為儲備貨幣將在一段時間內占據主導地位,蘇辛指出,“到目前為止,美元還沒有明顯的替代品,無論是從相關的基礎設施還是從市場容量來看。”

蘇辛提醒,美國貨幣在國際結算中的作用在下降,這是一個長期趨勢。他指出,近年來,包括俄羅斯在內的一些國家增加了以歐元結算的數量。然而,該專家補充說,大規模過渡到替代工具是有代價的。“在一定程度上,美元已經成為對其他國家施加影響和壓力的工具。未來,如果以美元結算的成本(特別是限制風險)繼續增加,其使用量可能會下降。”

參考鏈接:

https://www.rbc.ru/politics/25/03/2021/6058936c9a79476fccc92d79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