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解評】由H&M、耐克等企業的新疆棉事件引發的思考

作者:紐約香草山翻譯部 文雅621

一、事件概述

本周,作為良好棉花發展協會(BCI)會員的時裝零售商H&M,因去年秋季發表的一則對新疆強迫勞動事件深表擔憂的聲明,在中共國引發了一場社交媒體風暴和一系列的抵制活動。

圖源網路

H&M在聲明中說,它“對來自民間社會組織的報告和媒體的報道深表關註,其中包括對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少數民族強迫勞動和歧視少數民族及宗教的指控”,“我們不與位於新疆的任何服裝製造工廠合作,也不從該地區採購產品或原材料。” 聲明還反駁了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對其的指控——稱H&M與一家雇傭新疆勞工的中(共)國服裝企業有業務關系。顯然,這一聲明旨在澄清外界對跨國服裝企業供應鏈涉及新疆的懷疑。

這份去年發表的聲明在數月之後,突然在中(共)國社交網路上受到關註。共青團中央和官媒對此強烈抨擊,中(共)國社群媒體周三亦掀起一波怒潮,民族主義情緒高漲。“H&M碰瓷新疆棉花”的標簽在微博上成為熱搜,有關微博貼文的討論區被淹沒在一片憤怒中:很多人留言要求H&M“滾出中(共)國”,並呼籲抵制該品牌,而H&M亦被指責“種族主義”、“反華”。淘寶、京東、拼多多等中(共)國大陸地區的電商平臺屏蔽了H&M的商店和相關商品;百度地圖、高德地圖則屏蔽了“H&M”或“HM”;中(共)國多個Android應用市場將HM商城App下架。H&M大中華區代言人藝人宋茜、黃軒的工作室亦在當日發布聲明,表示已終止了與H&M的合作。

中(共)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記者會上表示,有關新疆強迫勞動的指責完全是個別反華勢力炮製的惡意謊言,目的是抹黑中(共)國形象、破壞新疆安全穩定、阻遏中(共)國的發展。她說,中(共)國的網民有權利表達自己的感受。“這絕對不是什麼民族主義,而是樸素的愛國主義。”

《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在微博中稱,H&M的聲明是去年9月到10月做出的,之所以今天被翻出來,是因為這兩天中西方圍繞新疆問題的意識形態交鋒出現白熱化,帶動了兩邊的社會情緒。

胡總編所稱的中西方圍繞新疆問題交鋒的“白熱化”所指為何?看一下世界大事,我們就會一清二楚。

二、世界各國對待新疆問題的動作  

以下幾個代表性的動作,很好地詮釋了胡總編的“白熱化”一詞:

1、2021年1月19日,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宣佈,中(共)國在新疆對維吾爾族及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犯下種族清洗與反人類罪。

2、2021年3月22日,美國、英國、加拿大以及歐盟首次針對中(共)國在新疆迫害維吾爾人的行為實施聯合性製裁。澳大利亞和紐西蘭發表聲明表達支持。

英、加、歐盟製裁名單均為中(共)國四名官員及一個實體,包括前新疆政法委書記朱海侖、新疆自治區黨委常委王明山、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政委兼中(共)國新建集團公司董事長王君正,以及新疆自治區公安廳廳長陳明國,被製裁的實體是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公安局。

至於美國,財政部宣佈,將王君正及陳明國加入製裁名單,王明山及朱海侖已於去年被美國製裁。

3、2021年3月22日,美國服裝與鞋類協會(AAFA)、美國鞋類經銷商協會(FDRA)、全國零售聯合會(NRF)、零售業領導者協會(RILA)和美國時裝工業協會(USFIA)發布聯合聲明,支持美國國務院的製裁行動,以阻止中(共)國政府對新疆穆斯林的迫害,並推動結束當前的種族滅絕。聲明說,商界過去兩年一直致力於打擊強迫勞動。各行業協會還表示,將繼續與美國行政當局和國會合作,“實施一項有效和可執行的戰略,解決在新疆以及與之有關的強迫勞動問題”。

以上世界各國對新疆的動作均表明,美歐等西方國家針對新疆人權問題對中(共)國的製裁正一次次收緊。中共國也不勢弱,反向對歐盟幾個官員也採取了相應製裁,但無論從力度及效果上看,均於事無補。

三、新疆棉事件引發的思考

1、H&M只是開始。

除了H&M,運動消費兩大巨頭耐克和阿迪達斯也被發現,曾於去年3月在官網發佈有關新疆的聲明。耐克表示,對“在新疆以及與新疆有關的強迫勞動的報道”感到擔憂。“耐克不在該地區採購產品”,並且“我們已經與我們的合同供應商確認他們沒有使用該地區的紡織品或短纖紗”。阿迪達斯2020年3月同樣聲明:“在2019年春季,我們明確要求我們的材料供應商不要從新疆地區購買紗線。” 這些企業都是BCI會員,該協會有來自全球1953家會員,其中不乏世界知名品牌,這些會員均對由強迫勞動生產的新疆製品表示強烈關切及割離。這種跡象表明,越來越多的世界服裝製造商會因其反對新疆的強迫勞動而停止從新疆採購棉花。

談特朗普疫情系重大襲擊發言華春瑩:美國人民應得到一個交代
圖源網路

2、中共通過操縱民眾情緒抵制經濟

中共政府自知其無法抵賴新疆種族滅絕、強迫勞動等罪行,妄圖通過輿論媒體宣傳,大肆煽動不明真相的廣大民眾的所謂民族精神、愛國情緒,用民意抵制各大服裝企業在華生意,企圖以此威脅各大企業放棄他們正義的立場。正如2019年,美國NBA休斯頓火箭隊總經理莫雷在推特上公開支持香港,引發中(共)國大陸民間對NBA的抵制,中共中央電視台體育頻道立即中止了NBA的賽事轉播。隨著NBA的妥協,中(共)國官媒停止炒作,抵制降溫。2020年10月,央視恢復播出NBA比賽。美國南卡大學商學院教授謝田認為, 中(共)國政府用政治壓制經濟的做法較為隱晦,是通過操縱民間抵制實現的——因自發形成的抵制是市場行為,繞過了國際貿易規則,因此,跨國企業無法取證並在國際法庭上訴諸仲裁。

但此次,在要“市場”還是要“立場”方面,我們已經看到,越來越多的企業放棄了誘人的中共國“市場”,而選擇了人類正義的“立場”。

3、經濟脫鉤已經開啟,中共正一步步走向滅亡

隨著中共病毒超限生化武器、香港人權問題以及台灣領土威脅等一系列問題的顯現,西方國家正在尋求與中共國從政治、經濟、金融等方面的全面脫鉤。而中共此次對H&M的抵制行動,無異於主動與世界經濟開始脫鉤,全面開啟內循環經濟,如此一來,勢必會對其已面臨崩潰邊緣的經濟再雪上加霜。共產黨必將為其所作所為付出應有的代價,尤其是它對新疆人民犯下的種族滅絕等罪行。歸根結底,無論共產黨如何叫囂,都無法改變其加速走向滅亡的最終命運。

(本文觀點僅代表作者)

編輯/校對/發稿:Irene木木

更多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中文推特賬號

英文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英文推特賬號

更多視頻,歡迎關註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YouTube賬號

更多文稿,歡迎瀏覽美東香草山GNEWS官方鏈接

更多香草山節目資訊,歡迎登陸G|TV — MOS Talk香草山訪談 & 香草山之聲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