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解評】中共收買西方高級軍事人員需要花多少錢

翻譯/評論:紐約香草山農場 Billwilliam

據《商業內幕》報道,反間諜機構從北約盟軍內部抓獲了一名軍事科學家,因為他向中共提供情報。最令人不解的是,中共只支付了非常廉價的金額,就能讓一位北約高級軍事人員叛國。

被捕的間諜是著名的愛沙尼亞籍海洋科學家塔莫·庫特斯(Tarmo Kouts),現任位於義大利的北約海底研究中心一個科學委員會的副主席。該委員會為北約進行潛艇和軍艦研究。中共收買他成為雙重間諜,而反間諜機構從去年開始監控庫特斯。

愛沙尼亞反間諜特工首先對庫特斯的財務和個人經濟活動進行了審計,發現在兩年中,中共只向他支付了1萬7千歐元(約2萬美元)。這也太優惠了。上周,庫斯特因為替中共從事間諜工作而被判處入獄三年。

在電影《007》中,詹姆斯·邦德收到整手提箱的現金,開豪華跑車,住五星級酒店,出入奢華場所。但是在真實世界中,收買間諜的價格卻非常便宜。即使是最危險的間諜,比如向中共國或俄羅斯出賣軍事或國家安全情報的間諜,一年的收入都不夠買一輛豪華轎車。

图源网络

反間諜官員稱,當搜查被敵對外國勢力收買的間諜時,要查看這些目標是否突然變得比正常情況更富有。一位波羅的海國家的情報官員告訴《商業內幕》:“你需要確定目標應該有多少錢,以及依據他們的收入,他們合理的生活方式會是什麼。當他們被監視下,你可以確定他們的生活方式是否顯示其有額外收入。”

這位匿名的現役情報官員稱,招募間諜的外國情報機構非常清楚間諜是怎樣被抓獲的,因為他們通常和他們國家的反間諜機構合作。

這位情報官員稱,“中共國很小心,在這個案子上目前只付給他1萬7千歐元,對於兩年的工作是相當一筆錢,但不足以引起任何懷疑。”

這位情報官員還說,“作為酬勞的一部分,中共給他豪華旅行、航班或酒店升級。雖然這種事容易隱藏並躲過反間諜機構,但是一旦你開始註意,這就是不正常的信號——很明顯,目標不可能支付得起經常升級為頭等艙的費用,或者類似的。”

叛國罪帶有很嚴重的法律懲處,甚至人身的風險。情節嚴重的叛徒可能被終身監禁,或者他們過去的操控者會暗殺他們。但是歷史顯示,間諜願意為那麼一點小錢冒很大風險。

歷史上,只有五個美國人通過給外國當間諜而收入超過1百萬美元,而且每一起案件中,當事人從事間諜職業的時間都有二十年。

中情局的阿德利奇·艾米斯(Aldrich Ames)和聯邦調查局的羅伯特·漢森(Robert Hanssen)是美國歷史上造成破壞最大的兩個叛徒。兩人都是高級情報人員:艾米斯是中情局對蘇聯的分析師,而漢森是聯邦調查局的高級反間諜官員。他們向蘇聯提供了美國的最高情報秘密,導致十多名中情局的特工被他們出賣,很多人因此被殺。

他們從事間諜事業的收入真的非常少。在20年中,蘇聯支付給艾米斯140萬美元,漢森則收入80到100萬美元。而平均下來,也就是每人每年4到7萬美元。

其實,給間諜支付豐厚的酬勞是有風險的:送錢有危險,還要擔心間諜會毫無顧忌地揮霍,這樣容易暴露。

歐洲一位退休的情報官員稱:“如果(和招募的間諜溝通)是很緊張的任務,那麼在接頭時,給他們一大疊現金就是更加緊張並且有風險的——但是他們幾乎所有人都想要。”

這位退休情報官員還說:“所以你要給他們(間諜)足夠的現金獎勵,讓他們覺得自己重要並且可以花錢改善生活。但是永遠不要因為給太多錢而引起懷疑,也永遠不能給太多錢,以至於他們開始覺得可以不當間諜了。”

許多現役或退休的情報官員都認為,單純為了貪欲而充當間諜的人最容易控制——因為他們只會和控制他們的人爭執說錢給得太慢了。隨著時間的推移,為了理念或自傲而當間諜的人則更難駕馭。

一位招募地下特工的歐盟警察官員說:“貪欲。我每次都要有貪欲的人。法律的杠桿最好,但是錢是簡單明瞭的。比起你願意給的錢,他們總想要更多並更快得到。這是明確並且理性的,與感情和自尊無關。”

一位退休的前中情局官員稱:“大多數情況下,錢不是問題。操縱間諜才是麻煩。”

大多數情報機構會對可能被招募的人進行詳細的心理學分析,以確定他們背叛的動機。

這位退休的前美國官員說,“他們想要更多錢,好啊,我有錢。但是我如何給他們呢?利用我從他們那裡收到情報密函的方式嗎?絕對不是,那樣不安全。所以現在我們要想出復雜的方式給他們錢,這個錢他們會立即去脫衣舞夜總會消費或者買汽車——那會讓我們兩個都被抓捕的。”

他還說:“我的意思是,你最好有好的情報,這就是我的上司們想要我做的,這樣一切才值得。”“比起‘你值多少錢’,更重要的問題是‘你是否值得我的時間’。”

當然,在情報界也有能掙大錢的機會——那就是站在正義的一方。提供情報幫助抓捕或擊斃美國通緝名單上的重要嫌犯是可以得到豐厚獎勵的。向美國提供情報,幫助抓捕“9·11”恐襲策劃人哈立德·謝赫·穆罕穆德的人獲獎2500萬美元,還有額外數百萬美元幫助他全家移民美國。


評論:

如果中共只支付數額不大的現金,那麼僅從銀行賬戶上看,很難調查到涉嫌為中共當間諜的嫌疑人。

這篇文章提出了反間諜的一種新方法——那就是調查嫌疑人是否接受不符合他正常收入的高檔服務,比如乘坐頭等艙,住五星級酒店,免費上中共國旅游等。

郭先生直播中講到辛普森夫人和溫莎公爵。當初,溫莎公爵只為了納粹幫他在西班牙買房子就出賣英國,非常像這個間諜案——只要一點點小錢就被邪惡勢力買通。這位北約科學家只為了兩萬美元就出賣他的民族和北約盟軍,太丟人了。

一個人有沒有信仰和他的民族、國籍,甚至宗教無關,最重要的是,他是否站在正義的一邊。雖然西方文明國家有健全的法治且公民普遍素質很高,但是,一樣存在少數敗類,或者叛徒,為了一點小錢就能出賣一切。

爆料革命通過路德、閆博士,以及千千萬萬的戰友,徹底揭露了中共釋放生物武器的惡行。我們讓西方世界覺醒:你們西方少數人貪圖中共的錢,可是中共要的是你們的命。相信未來願意同中共合作的人會越來越少。

原文鏈接:

Counterintelligence agents for the Western powers told us what China and Russia pay their double-agents,” Prothero, Mitch, Business Insider, March 25, 2021.

(本文觀點僅代表作者)

編輯/校對/發稿:Irene木木

更多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中文推特賬號

英文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英文推特賬號

更多視頻,歡迎關註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YouTube賬號

更多文稿,歡迎瀏覽美東香草山GNEWS官方鏈接

更多香草山節目資訊,歡迎登陸G|TV — MOS Talk香草山訪談 & 香草山之聲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