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認了COVID-19大流行的起源地點-武漢的兩家中(共)國生化戰建築

翻譯:康州盤古農場 –郭班之櫻
校對:康州盤古農場 –Mike Li
審核:康州盤古農場 –轟炸機

據《TheGateayPundit》作者:喬·霍夫特(Joe Hoft),2021年3月24日報導:

根據中(共)國自己的資料,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感染的最初爆發點是在武漢病毒研究所和中國生物技術集團公司生物製劑研究所四英里之間的一處民宅區。

這兩個機構是與中(共)國的生物戰計畫聯繫在一起的,在大流行爆發之前和之後,他們都在研製疫苗方面進行了合作。

在2019年12月大流行開始後的幾個月裡,中(共)國在科學文獻中有意無意地充斥著微妙的資訊,以支援其敘述: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是一種自然發生的疾病,是在武漢海鮮市場上從動物“突變”傳染到人類。

2020年5月26日,《華爾街日報》報導說,中(共)國最終迫不得已承認COVID-19並非起源於武漢海鮮市場,即使是中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這種理論現在也被完全否決了。

儘管如此,中(共)國仍然在努力掩蓋新冠狀病毒的起源。

直到今年2月前,中國拒絕向世界衛生組織(WHO)的一個研究大流行起源的小組提供有關冠狀病毒早期病例的原始資料。

世衛組織團隊曾經要求中(共)國提供從2019年12月武漢市爆發初期以來該國確認的174個病例以及其他病例的原始患者資料。

同時,北京試圖對冠狀病毒起源於中(共)國這一觀念發出懷疑,指向進口冷凍食品是一個管道。

後來,世衛組織團隊迫於中(共)國的壓力,將這一可疑的疫情起源解釋寫入報告。

然而,根據中(共)國自己的資料,關於冠狀病毒的起源有一個更簡單,更準確的解釋。

武漢市衛生委員會發佈的統計資料表明,大流行初期,武昌區被診斷出冠狀病毒的患者人數最多。

在同一時期,武昌的無症狀感染率也最高。

另外還有一種情況,就是冠狀病毒在早期國際性傳播的感染者於2020年1月上旬探訪過武昌區,但沒有去過武漢海鮮市場。

武漢市武昌區衛生局公佈的數據表明,疫情爆發初期感染最集中的地區是黃河樓和紫陽街道沿線的居民區,這兩個區均位於武漢病毒學研究所與生物製劑研究所之間的四英里範圍內。

這些觀察結果在時間和位置上都與從新浪微博平臺獲得的社交媒體資料緊密匹配,該平臺旨在為那些認為可能被感染的人們尋求幫助的管道。

該出版物中的資料經過微略修改以顯示武漢病毒研究所(WIV,黑星)和生物製劑研究所(BPI,黃色正方形)的位置,該圖顯示2020年1月18日之前,求助者最集中的地方是這兩個研究機構之間的區域。

注意:該地區以外(包括武漢海鮮市場(紅色圓圈))的求助者較少。

根據現有的科學證據,冠狀病毒是“功能增益”研究的產物,而不是從動物宿主物宿主自然傳染給人類。

功能增益研究被定義為對天然存在的病毒進行遺傳改造或對其進行操縱以使其更具傳染性,致死性或兩者兼而有之。

進行功能增益研究的原因只有兩個:(a)瞭解病毒的結構特徵和作用以預其潛在的疾病暴發來製作疫苗或(b)製作生化武器,或兩者兼而有之。

中(共)國很有可能早在生物戰計畫的框架內,同時研發獨特的基因工程化冠狀病毒病原體及其疫苗。

勞倫斯·塞林(Lawrence Sellin)博士從商業和醫學研究的國際職業退休,在美國陸軍預備役中服務了29年,並曾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服役過。 他是國家安全公民委員會的成員。 他的電子郵寄地址是[email protected]

原文連結:https://www.thegatewaypundit.com/2021/03/breaking-exclusive-location-origin-covid-19-pandemic-identified-two-chinas-biological-warfare-facilities-wuhan/

康州盤古農場歡迎您加入:(或點擊上方圖片)

https://discord.gg/2vuvRm7z6U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