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票專欄】男扮女裝的“燕子” 欺騙法國外交官18年

作者:三票先生Mr.3rights

摘要:一個男扮女裝的中共“燕子”欺騙法國外交官戀愛18年,居然還“生”了孩子。這是一個發生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真人真事。

今天給大家講一個離奇的故事,一個男扮女裝的中共“燕子”欺騙法國外交官戀愛18年,居然還“生”了孩子。這是一個發生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真人真事。事情曝光後,1988年這段故事被改編為百老匯戲劇《蝴蝶君》,1993年被改編為同名電影。

故事的“女”主人公時佩璞生於1938年,他本是男兒身,可能是先天畸形,性器官發育不完全,所以無論在心理上還是生理上都有女性特徵。他父母是大學教授,從小受到良好的教育,他在雲南大學法語系畢業,講得一口流利的法語,但他學生時代就喜歡京劇,由於天生的女性生理和性格特徵,他是一個出色的旦角演員,曾拜姜妙香為師,並曾和關肅霜合作演出。大學畢業後他到北京青年京劇團做編劇兼演員。

故事的男主人公叫布爾西科,比時佩璞小6歲,出身在一個普通的法國裁縫家庭。1964年高中輟學後,20歲的布爾西科成了剛建立的法國駐華使館的會計兼打字員。布爾西科是個雙性戀者,高中時代就曾與同性發生過性行為,但他心理上更願意接受女性。

1964年聖誕前夕,法國駐北京使館舉辦舞會,時佩璞和布爾西科這兩個翩翩少年在此相遇,並上演了一段畸形之戀。布爾西科長相英俊,肌肉結實,肩寬腰瘦,而時佩璞雖然是身著男裝,卻眉清目秀,有著女性的嫵媚和害羞。時佩璞法語流利,兩人沒有語言障礙,很快產生好感。舞會上時佩璞答應布爾西科的請求做他的漢語老師,隨後的日子裡他們頻繁約會。1965年3月的一天,時佩璞告訴布爾西科,他是女兒身,由於他有兩個姐姐,祖母希望他父母生個男孩,於是他父母就向祖母撒謊說他是男孩。這樣的謊言布爾西科居然信了,於是他們回到布爾西科的公寓開始了浪漫的戀人生活。

由於涉及個人生理隱私,人們雖然好奇卻也無從得知太多細節,只知道時佩璞說按中國風俗男女過夫妻生活時要關燈,也許時佩璞的性器官畸形得嚴重與女性差別不大,18年後事情公開時,幾乎所有人都奇怪布​​爾西科為什麼那麼多年居然沒有發現。其實從聖誕舞會開始,時佩璞就可能被中共當間諜培養,1964年的中國人能到法國大使館參加舞會,幾乎可以肯定是中共派遣的。開始時的任務可能是派他勾引女人,但是中共發現在打字員這個可以接觸到機密信息的關鍵崗位上的布爾西科具有雙性戀傾向,被勾引了,正好時佩璞也有女性特徵,就改變策略派他勾引布爾西科。不排除那些謊言和關燈的風俗都是中共幫他編造的,甚至給他做簡單的性器官整形手術(那時候還沒有變性手術),訓練他某些技巧,使他更像女人。後面的每一步都像是中共刻意安排的。

1965年底布爾西科說他工作到期即將離開中國,時佩璞告訴布爾西科“她” 可能懷孕了,使得布爾西科對他有所牽掛。4年後的1969年布爾西科重返北京,時佩璞拿著一個3歲大的小男孩的照片,說這是他們的兒子,在他父母那裡撫養,實際上這個孩子是中共特意從新疆找來的,外形和西方人很像。此後不久中國情報機構利用布爾西科與時佩璞的情侶關係,將布爾西科招為情報人員。也在此時中共分配給時佩璞一個位於北京市中心東城區的大住宅,不久後他就離開了京劇院。此後幾年布爾西科利用工作之便為中共提供很多機密文件。1973年11月15日是布爾西科難忘的日子,他來到時家見到了這個名為“貝特朗” (中文名時度度)的7歲男孩,布爾西科非常喜歡這個男孩,給他買了很多玩具作為父親的見面禮。不久布爾西科回到巴黎,但他仍然與時佩璞“母子” 保持聯繫。1977至1979年布爾西科被派駐到法國駐蒙古大使館工作,每隔一個半月來北京一次與時佩璞“母子” 團聚,同時為中共竊取了500多份文件。

布爾西科回到巴黎後,夢想著能將時佩璞“母子” 接到巴黎生活,經過努力他為時佩璞拿到了為期三個月的文化交流簽證。1982年10月,中共可能是為了搞到更多情報,同意時佩璞“母子” 赴巴黎與布爾西科一起生活。但是1983年6月30日法國警方以間諜罪抓捕了布爾西科和時佩璞,在法庭上,警方公佈了時佩璞為男性的體檢結論,經DNA測試布爾西科不是“貝特朗” 的生物學父親,時佩璞自己也承認了一切。直到此時布爾西科才知道自己居然受騙18年,他羞愧難當,在獄中自殺未遂。1986年他們被以間諜罪判處6年徒刑,1987年他們先後被法國總統密特朗特赦。出獄後時佩璞留在法國從事京劇事業,但他和布爾西科再沒有見面,聯繫也很少,2009年6月30日他在巴黎去世。

避開政治因素不談,從人性角度來說,也許他們這段戀情雖然是畸形的但卻不乏真情。布爾西科雖然工作到處流動,他們離多聚少,但他始終還是牽掛時佩璞的,他也很喜歡那個孩子,為了孩子不惜做間諜,最後還是將時佩璞“母子” 接到巴黎團聚,絲毫沒有始亂終棄。在得知時佩璞為男人時他自殺,一方面是因為羞愧而被時人恥笑,一方面也是因為對感情的絕望。他出獄後沒有再見過時佩璞,也是因愛生恨。他家中一直保存著他與時佩璞的合照,照片上寫著“他毀了我的一切、我的工作、我的家人甚至我的生活,可是我覺​​得至少被騙總比騙別人好,我寧願相信這其實是一場夢,相信貝特朗是我們的孩子”。時佩璞雖然自己是間諜,由於生理上的原因像他這樣的人在中共國是不會有如意的感情生活,中共只是利用他的畸形特徵搞情報,他在中共這裡不會得到溫情,但是他在布爾西科那裡得到了真情,儘管這份真情有點不正常。他出獄後沒有回中國而是留在了法國,去世前不久他還向布爾西科表示他仍然愛著他。

而相比之下中共就顯得無比卑劣醜陋,一個身體不健全的人本來是需要這個社會給予更多關愛的,中共卻利用其身體缺陷和感情來獲取情報,傷天害理不人道,把兩個人的一生都毀了。在法國以間諜罪給他們判刑時,中共還矢口否認,說自己從來不會用美人計獲取情報,對時佩璞不聞不問,更不用說提供幫助了。這令人聯想到為中共做過很大貢獻的間諜金無怠被美國抓捕時,中共也是否認,金無怠家人希望中共用間諜互相交換,中共冷漠拒絕,使得金無怠絕望自殺(有人說是他殺)。為中共做間諜的人,包括偽類們,該醒醒了,中共向來冷酷無情,你們的下場會很慘。郭先生說歐盟最近破獲很多中共的“燕子” ,這個是毫無疑問的,沒有才不正常。中共在五十多年前就處心積慮,連身體有缺陷的人都能男扮女裝欺騙18年,何況今日。當然任何國家的情報工作都會有美人計,但是從來沒有前蘇聯和中共這麼大規模和不擇手段、慘無人道、冷酷絕情。只有消滅了邪惡的中共天下兄弟姐妹才能得太平。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閱讀本人文章請搜索“三票先生”

本人其他文章導讀:

【三票專欄】二戰前西方對納粹的綏靖教訓– GNEWS

【三票專欄】 《商君書》選讀(3)超限戰的鼻祖– GNEWS

【三票專欄】十權一統統於一黨(11)看中共的極權統治—— 情報篇– GNEWS

從秦滅六國看藍金黃對人類文明的巨大威脅– GNEWS

【三票專欄】正道主義論(上) – GNEWS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3月 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