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布萊特博士:WHO調查如同兒戲,多項證據表明中共病毒源於實驗室


翻譯:cress_ma 卡拉馬佐夫姐姐

校對:卡拉馬佐夫姐姐

圖片來源:www.nytimes.com

3月24日,《獨立科學新聞》針對世衛組織與中共聯合工作組關於中共病毒起源最終調查報告問題,采訪了分子生物學家理查德·埃布萊特博士(Dr. Richard H. Ebright, PhD)。曾有26位來自世界各地的科學家在一份公開信上簽名,呼籲對中共病毒起源開展全面調查,埃布萊特博士就是簽署人之一。

埃布萊特博士在哈佛大學微生物學和分子遺傳學專業獲得博士學位,目前是羅格斯大學的分子生物學教授。他曾發表過超過160篇論文以及40項專利。他還是“劍橋工作組”的創始人之一,該工作組倡導對可能造成大流行的病原體的功能增強研究進行生物安全和風險收益評估。

世衛組織調查報告如同兒戲

埃布萊特博士指出,世衛中共聯合工作組的最終調查報告並不能消除關於中共病毒起源的爭議,工作組在武漢的調查遭到了多種限制,既不能公開實地考察,又缺乏對實驗室設備和數據庫的完整訪問權限,還有在報告編纂過程中雙方所謂的“默契”。而預先商定的調查範圍中,居然沒有將病毒起源於實驗室這一可能性納入考慮範圍,甚至連武漢病毒研究所、武漢疾病控制中心或武漢生物制品研究所都沒有提及,可以說,這次任務根本就是在做戲。

埃布萊特博士表示,如果此項調查想要得到取信,必須具備以下條件:
1、承認病毒來自實驗室的可能性;
2、確保調查組有權限獲取武漢實驗室處理蝙蝠SARS相關冠狀病毒的所有電子和書面記錄、樣本、人員和設備等信息;調查組還需檢查冷凍樣品、實驗室設備的環境樣品,以及對人員進行秘密采訪,這包括以前和當前的建築施工、維護、清潔、處理、安全、動物飼養、實驗室和行政管理人員。
3、允許收集證據,而不僅僅是提供調查組到達當地的照片;
4、將調查時間延長至數月,幾天時間的調查毫無權威可言;
5、調查必須由無利益沖突的人員開展。比如,工作組中的“生態健康聯盟”主席彼得·達紮克博士(Dr. Peter Daszak)就與此次調查存在利益沖突,因為他資助了武漢病毒研究所,是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項目的合作者,而此研究所可能就是病毒的起源地,因此他不該出現在此次調查中。

多項證據表明病毒源於實驗室

就病毒實驗室起源論,埃布萊特博士提出三項間接證據:
1、疫情首先在武漢爆發,而該地並沒有馬蹄蝠聚集地,距離最近的聚集地也有數十公裏,武漢也並不在馬蹄蝠的飛行範圍內,且疫情爆發時,正處馬蹄蝠冬眠,不會離開棲息地時。
2、武漢病毒研究所開展了世界上規模最大的馬蹄蝠病毒研究項目,擁有世界上做大的馬蹄蝠病毒集群,擁有與此次爆發病毒最接近的病毒樣本。研究所在偏遠的雲南山區尋找新的馬蹄蝠病毒,將其帶至武漢,並在武漢境內進行大規模制造、基因編輯並對其進行研究。
3、研究所內參與蝙蝠病毒項目研究的工作人員,在研究傳染性極強的冠狀病毒時,只使用了個人防護裝備,有時甚至連手套都不戴。他們的生物安全標準也只是2級。這些行為都將參與現場采集、現場調查和實驗室的工作人員暴露於高概率的感染風險下。

美國病毒學學者拉爾夫·巴裏克博士(Dr. Ralph Baric,譯註:該學者在這次中共病毒大流行中替中共站臺,強行表示中共病毒來源於自然)研究指出,在實驗室裏制造病毒而不留下操縱痕跡是有可能的。所以哪怕沒有發現人工操縱痕跡,也不能排除病毒實驗室起源說。而另一位學者史蒂文·奎伊博士(Dr. Steven Quay)的一項關於病毒起源的貝葉斯統計概率估計研究也表明,病毒起源於實驗室的可能性為99.8%。

呼籲學科間合作,組成團隊共同調查中共病毒起源
埃布萊特博士聽說有科學家因為呼籲獨立調查病毒起源公開信的署名人“不是病毒學家”而拒絕評論,對此他表示與事實不符。在公開信的署名人中不僅有病毒學家,而且有冠狀病毒學家。最重要的是,中共病毒影響到的是地球上的每一個人。

他認為微生物學家完全有足夠的理論儲備可以參與此次病毒起源調查,因為病毒學是微生物學和分子生物學的一個分支,而不是相反。病毒學與微生物/分子生物學中的許多方法本質上都是類似的,比如測序、序列分析、細胞培養、動物感染研究和其他實驗室程序等。此外,正如在公開信中所說,調查隊伍不僅需要包括研究類科學家,還需要生物安全與科學政策專家。

過去各方對功能增強研究的博弈

作為生物武器擴散的長期反對者及“劍橋工作組”的創始人之一,在目前中共病毒全球大流行的背景下,埃布萊特博士同意應該加強此類超高風險功能增強實驗研究的討論。

他回憶過去幾年中,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所長(NIAID)和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院長系統性地挫敗了白宮、國會、科學家和科學政策專家的努力,後者試圖努力規範功能增強研究甚至要求對功能增強研究項目進行風險收益審查。

比如2014年,奧巴馬政府就曾經試圖“暫停”對功能增強研究的聯邦經費;2017年,川普政府也要求對相關功能增強研究進行風險收益審查。很可惜,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和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總能找到漏洞,所以每次都成功地繞過了這些政策。

此外,在此次中共病毒大流行中,埃布萊特博士對“劍橋工作組”某些前成員的噤聲表示失望。

石正麗造假的RaTG13與雲南礦洞說仍然在混淆視聽


在被問到支持中共病毒自然起源說的證據時,埃布萊特博士的第一反應就是所謂“雲南礦洞的馬蹄蝠病毒RaTG13序列,或是與其相似的蝙蝠病毒”,而“雲南礦洞說”和RaTG13假序列早就被爆料革命博士團成功打假(假RaTG13與假“雲南礦洞說”戳穿過程請參考閆麗夢博士第二篇報告第3頁至第15页https://zenodo.org/record/4073131#.YF1mwi2cA_V),這說明了兩個問題:

第一, 中共病毒自然起源說的支柱就是石正麗造假的RaTG13序列,而該假序列被閆麗夢博士和其他爆料革命博士團成員成功戳穿,支柱沒了,自然起源說就立即被釜底抽薪,煙消雲散了。

第二, 可惜的是,埃布萊特博士在該采訪中似乎並沒有發現RaTG13和雲南礦洞說是假的,而是在假定兩者為真的基礎上開始推測中共病毒來源於自然的可能性。這說明對於真相的傳播,我們仍需繼續努力。

原文鏈接:An Interview with Richard Ebright: The WHO Investigation Members Were “participants in disinformation”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3月 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