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在高空钢丝绳上与魔鬼跳舞

軍迷Wilson

本周四,班農先生曾任執行董事長的布萊巴特新聞網,罕見地連續刊登了兩篇質疑拜登對習近平如戀人般態度非常曖昧的文章。文章還直指拜登和他的兒子亨特和中共有利益勾兌。

文章指出,拜登於本周四舉行通常令全球囑目、能透露新政府執政理念的美國新任總統第一場新聞發布會上,稱贊習近平是一個非常聰明的人,而且欽佩習近平,與他共度了大量時間。至於拜登評價習近平心裏沒有民主意識,像普京一樣認為獨裁是未來浪潮,民主無法在日益復雜的世界中發揮作用,是否算得上批評只能智者見智了。

拜登在新聞發布會上宣稱,美國政府將加大科技研發經費的投入,以保持對中(共)國的競爭優勢。請註意,拜登在如此重要的公開場合,除了著重強調他和習近平的特殊個人關系,還再次申明了他把中(共)國定位為“戰略競爭關系”的立場一如既往,和他在去年競選時稱中共“不會吃了我們的午餐”及“美國的最大威脅來自俄羅斯”的觀點一脈相承。

眾所周知,由於拜登對中共的懷柔和放縱,中共在中東的小弟伊朗,於拜登上臺後迅速擺脫了川普時期的極端被動局面(伊朗被動的原因是中共也被川普打得灰頭土臉):在美國制裁還未解除的情況下,恢復核武級高濃度鈾的生產並拒絕原子能機構的核查,將石油產量恢復到被制裁前的水平(460萬桶/日),加大對胡塞武裝等恐怖組織的支持,同時,拜登及時把胡塞武裝恐怖組織的帽子給摘了,致使沙特腹背受敵,結果是美國的傳統盟友、川普就任總統後第一個出訪的國家沙特倒向了中共。
幾乎集中了沙特全部家當的沙特阿美的首席執行官阿敏·納賽爾於3月21的“中國發展論壇”上表示,沙特不僅在5年內,甚至在未來50年乃至更長的時間內,仍把保證中(共)國能源安全當作首要任務。中(共)國的產業鏈高度依賴能源進口(對外依存度80%左右),一旦能源供應出現短缺,中共的經濟就會癱瘓——由此可知拜登政府的中東政策暗藏的玄機。

和對習近平的溫情形成巨大反差的是,3月16日拜登公開攻擊普京是“殺手”、“沒有靈魂”,要為幹預美國大選“付出代價”,這是拜登要對俄羅斯動手的預警。據悉,烏克蘭已調集大量坦克布設在烏東的烏蘇邊境,目的是奪回已經被俄羅斯納入版圖的克裏米亞,土耳其極力支持烏克蘭(克裏米亞曾經是奧斯曼土耳其帝國的領土)的軍事行動。戰狼王毅選擇在這個敏感時刻訪問土耳其,極有可能收買土耳其放棄對烏克蘭的支持。如果烏俄之間不可避免地爆發戰爭,中共也會站在俄羅斯這一邊,中共的企圖很明顯,就是利用烏俄危機,拉攏俄羅斯和中共結成某種形式的聯盟,讓俄羅斯為中共發動臺海戰爭站臺。不要忘了,幾年前當俄軍占領克裏米亞後普京曾公開感謝“中國人民”的支持,並宣稱要尋機報答——現在這個機會正在形成,拜登功不可沒!

臺大政治系教授明居正在本周三指出,中共企圖利用氣候協定(應該是中共把碳排放指標送給美國,這是巨大利益,可能是阿拉斯加臺底下交易的一部分)和美國交換臺灣。得臺灣者得天下,就當今的國際形勢而言這句話毫不誇張,因此明教授痛心疾首地發出警告:如果美國放棄對臺灣的保護,日韓就會倒向中共,世界就會認為美國不再可靠,中(共)國將取代美國成為世界霸主。其實道理非常簡單,美國的霸主地位是靠信用支撐的,當美國的信用崩潰時,美國就會眾叛親離,美元就會被拋棄,美國內部就會四分五裂。

巴黎氣候協定是中共扼制西方經濟的戰場之一。傳統能源主導是川普能夠迅速擺脫經濟下滑,進行產業回歸的戰略轉型中的基石,拜登上臺後不顧新能源替代遠未形成的事實,對已給美國帶來巨大就業機會的油氣產業動刀。據最近消息,英國因CCP病毒疫情的泛濫,汽車流量下降使碳排放減少了12%,這在全球都是普遍存在的現象,歐盟近日也拒絕執行更嚴苛氣候規定的要求。

但拜登政府卻在疫情嚴重的時候重返被中共操控的巴黎氣候協定,並在國內立即中止了在建的加拿大到美國墨西哥灣沿岸的輸油管道,已引發沿途14個州對拜登的訴訟。還由於對大選作弊的不滿,對美國財政有很大貢獻的德州啟動了獨立公投程序——這是中共夢寐以求的!

拜登和二十多位被中共收買的內閣成員(納瓦羅)比誰都清楚其中的厲害關系,相信這些和中共有瓜葛的權貴都怕背負賣國賊的千古罵名,但如果被中共抓住了把柄,確實也很難真正強硬起來,因此難免在巨大的反共民意推動下進退失據、左右支拙,形同在高空鋼絲繩上跟著中共這個魔鬼跳舞——既不能完全聽命於中共,又不得不屈服於中共,也真難為拜登了!

原文鏈接


發稿 文錦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