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向拒絕新疆奴隸采棉的品牌發起名人戰,企圖轉移全球病毒溯源焦點

收集:CPA Jim;編譯:WLQF

【北京時間:3月27日】中共本周發起的針對西方公司的宣傳戰週六繼續進行,數十名中共政權批准的名人宣佈取消與反對使用新疆維吾爾族奴隸采棉的品牌的贊助協定。

2020年9月22日,因全球多地媒體報導新疆集中營存在強迫勞動行為,美國國會通過《防止強迫維吾爾勞動法》。 同年良好棉花發展協會(BCI)總部發表聲明稱,「由於在該地區(新疆)開展可信的盡職調查越來越困難,BCI已經決定暫停在新疆發放棉花許可證。 這意味著我們的棉花將不再從那裡採購”,並得到國際成員回應。

2021年3月22日,歐洲聯盟、英國、美國及加拿大宣佈就新疆維吾爾族人權問題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官員實施制裁,這是自1989年天安門事件歐盟對中國實施武器禁運以來的首次制裁。

2021年3月24日(本周),中國共青團在新浪微博上批判了作為BCI會員的H&M於2020年9月發佈的一份聲明,該集團在聲明中稱”不與位於新疆的任何服裝製造工廠合作,也不從該地區採購產品或原材料”。  H&M在2021年3月宣佈,將終止採購新疆棉花並停止與新疆的製造商合作,這被認為是對維吾爾族種族滅絕和維吾爾族強制勞動表態,而在中國社交網路上遭到中國官媒發起,中國線民參與的抵制。

過去兩年的廣泛報導顯示,中國政權至少奴役了數千名維吾爾族少數民族成員,並強迫他們採摘棉花。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在2020年3月發表的一份批評性報告記錄了北京向全國各地的工廠提供政府激勵措施,以換取購買維吾爾族勞動力,然後將維吾爾族奴隸運送到其家鄉新疆省以外的工廠的證據。 該研究報告列出了83家跨國公司,其中有一些是北京今天的目標,它們從維吾爾族奴隸制中獲益。

在2020年的12月,研究人員Adrian Zenz的一項研究披露,中共大量使用手機應用程式,簡化新疆棉花行業對維吾爾人的奴役和普遍的強迫勞動。

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CBP)今年1月份禁止所有來自新疆的棉花產品進入美國。 H&M、耐克和阿迪達斯等公司作為全球性品牌去年發表聲明,回應人權活動人士的運動,與使用新疆棉保持距離。 這一做法完全符合其遵循的價值觀與國際準則。 然而,由中共政府牽頭組織的向抵制新疆奴隸棉的國際品牌發起的網路討伐運動實在是令人反感與震驚。

中共黨媒《環球時報》周五宣佈,繼演員王一博宣布終止與耐克的合同后,又有二十多位中國名人在一夜之間做出了類似的舉動。 包括王一博、王傑克遜、張藝興以及來自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迪麗熱巴在內的30多位中國名人,在H&M反新疆棉風波后,紛紛與耐克、阿迪達斯等品牌斷交,以示對新疆棉花產品的支援。

據報導,阿迪達斯是去年最早與新疆奴隸棉業保持距離的公司之一,為此它失去了兩份代言合約。 一個是主演奧斯卡提名電影《Better Days》的青年演員Jackson Yee,一個是香港明星陳奕迅。 其實除了H&M、耐克和阿迪達斯等企業對新疆奴隸棉作出抵制外,Gap、無印良品、IKEA、優衣庫,也曾發佈拒用新疆棉的公告。 但估計迫於中共輿論壓力,無印良品已表態會繼續使用新疆棉。 此外,蘋果公司在2021年3月中,切斷了和中國科技公司歐菲光的往來,後者曾被指控參與新疆逼遷專案。

這場運動類似於2019年中共政府針對香港爆發的民主抗議活動所推動的類似活動。 一波中國說唱歌手,他們在網上發佈備忘錄,支援香港警方對和平示威的暴力鎮壓,這對西方的許多人來說是一個奇怪的景象,在西方,嘻哈音樂經常批評權威。 當時,中國還流傳著一份據稱由名人簽名的請願書,支援北京非法干預香港;名單上的許多名人後來表示,從未有人找他們簽署任何請願書,也不支援這一努力。

推動反對H&M、耐克等公開與中國新疆奴隸棉花貿易保持距離的勢力都沒有澄清時間上的原因——這些涉嫌違規的言論有的在半年前就已經發佈。 共青團本周針對這些言論組織了一場針對H&M的施壓活動,此後吞噬了全球最著名的幾家時裝公司。

中國外交部周四發聲,再次否認棉花行業大規模奴役維吾爾人的大量證據。 華春瑩警告說:”首先,新疆棉花是世界上最好的棉花之一,不用新疆棉花將是某些公司的損失;第二,新疆強迫勞動的指控,不過是少數反華勢力編造的惡意謊言,企圖抹黑中國,破壞新疆的安全穩定,挫傷中國的發展。 而且還放出狠話,任何冒犯中國人民的人,都應該準備好付出代價。 “

此次中共發起的這些輿論運動從某種角度分析,實則是想轉移全球針對中共病毒真相溯源的注意力,企圖通過這些事件轉移焦點,混淆視聽,以一個熱點取代另一個熱點。 在輿論宣傳、控制與轉移方面,中共可謂是行家裡手。 無論中共政權作何戲碼,都無法阻擋全球人民對新冠病毒來源的探求與真相的挖掘。

新聞來源:breitbart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