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在武毒所造病毒”美外交官發此警告卻被忽略

俄羅斯莫斯科喀秋莎農場 土星

編輯上傳 水星

liveinternet.ru

3月8日,《華盛頓郵報》全球觀點欄目的專欄作家喬希·羅金為其新書《天下大亂,川普、習近平和21世紀之戰》所寫的梗概發表於政治新聞平台“政客( Politico)”。文章引用了來自官方的消息和作者所知曉的關於中共病毒起源的情報。近幾天世界衛生組織病毒調查報告即將發布,據信中共對報告中的每一個字都極盡抵賴之能事。羅金的文章的部分內容和爆料革命對世界發出的聲音一致。將這個聲音轉述出來,是希望以其美國專欄作家的角色,從中共謊言中喚醒更多的人。

在1月15日,前川普政府的國務院在最後幾天發表了一份聲明,對中共病毒疫情的來源提出了嚴肅的說法。聲明說,美國情報界有證據表明,武漢病毒研究所實驗室的幾名研究人員在2019年秋季出現了類似新冠病毒的症狀。這意味著中共政府隱瞞了有關疫情的關鍵信息達數月之久,而且儘管武漢病毒研究所實驗室 “以民間機構自居”,但卻與中共國軍方一起開展秘密研究項目。美國國務院指控中共政府掩蓋事實,並宣稱 “北京今天繼續隱瞞科學家們需要保護世界免受這種致命病毒以及下一次病毒侵害的重要信息”。

中共病毒的確切來源至今仍是一個謎,但尋找答案不僅僅是指責。除非找到源頭,否則無法追踪病毒的真正路徑,科學家也無法正確研究預防未來爆發的最佳方法。

中共政府最初的說法是,疫情是從武漢的一個海鮮市場傳播的,這是第一個,因此也是最被廣泛接受的理論。但在整個2020年的冬末春初,這一理論慢慢出現了裂痕。 2月份,武漢首例已知的中共病例被披露,與該市場沒有關係。中共政府在1月份關閉了市場,並在採取適當的樣品之前對其進行了消毒。直到5月,中共國疾病控制中心才否定了海鮮市場假說,承認它不知道疫情是如何開始的,但那時這已經成為中共國和國際上廣為傳播的故事。

2020年春天,在美國政府內部,一些官員開始看到並收集到另一種不同的、也許更令人不安的理論的證據——疫情的爆發與武漢的一個實驗室有關,其中就有世界著名的蝙蝠冠狀病毒研究中心武漢病毒研究所(WIV,簡稱武毒所)。

對於美國政府內部的一些人來說,這個實驗室的名字很熟悉。其對蝙蝠病毒的研究已經在2017年底引起了美國外交官和北京大使館官員的注意,促使他們向華盛頓發出警告,稱該實驗室自己的科學家報告說,”嚴重缺乏安全運行這個高密實驗室所需的經過適當培訓的技術人員和調查人員”。但他們給華盛頓的警告被忽視了。

當羅金在2020年4月公佈這些警告時,病毒的起源問題已經從科學和法醫的爭論,變成熱點政治問題的辯論。美國政府內部關於實驗室可能存在聯繫的爭論已經蔓延到公眾視野中。很快,時任美國總統川普表示正在 “調查”,而國務卿蓬佩奧則呼籲中共政權 “坦白 “疫情的來源。兩週後,蓬佩奧說有 “巨大的證據 “指向實驗室,但他沒有提供任何上述證據。隨著川普總統和中共主席習近平的關係惡化,政府官員開始公開指責武毒所。

疫情在全球範圍內蔓延,在危機的公開報導中,病​​毒起源的故事基本被擱置一邊。但政府內部的爭論從未停止,現在是關於美國是否應該公佈更多關於它所知道的實驗室及其與疫情可能的聯繫的信息。 1月15日的聲明被情報界清除,但基礎數據仍被保密。

目前,喬·拜登的新團隊正在走鋼絲,呼籲北京公佈更多數據,同時拒絕認可或質疑川普政府的爭議性說法。無論是國內政治還是美中關係,起源故事仍然糾纏不清。上個月,國家安全顧問傑克·沙利文發表聲明,對世界衛生組織組建的一個團隊即將發表的報告表示 “深切關注”。該團隊參觀了武漢,甚至據說參觀了實驗室,但被中共國當局拒絕提供關鍵數據。

但在4年多以前,在這個問題爆發成中美之間的國際緊張點之前,這個故事從一個簡單的警告就已經開始了。

2017年底,美國駐北京大使館的高級衛生和科學官員參加了在中共國首都舉行的一次會議。在那裡,他們看到了一組中共國科學家(包括武漢實驗室的幾位科學家)與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聯合推出的一項新研究的介紹。

自從2002年非典爆發以來,世界各地的科學家一直在尋找預測和限制未來類似疾病爆發的方法。為了支持這一努力,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曾資助了一些項目,其中包括武毒所對蝙蝠冠狀病毒的大部分研究。新研究的題目是 “發現豐富的蝙蝠SARS相關冠狀病毒基因庫,為SARS冠狀病毒的起源提供新的啟示”。

美國官員了解到,這些研究人員從雲南省的洞穴中發現了一個蝙蝠種群,這讓他們了解到SARS冠狀病毒是如何起源和傳播的。中共研究人員吹噓說,他們可能找到了SARS冠狀病毒最初的發源地山洞。但美國外交官關心的是,這些科學家發現了三種新病毒,它們有一個獨特的特點:它們含有一種”突刺蛋白”,特別善於抓住人類肺細胞中的一種特殊受體,即ACE2受體。這意味著這些病毒對人類來說具有潛在的嚴重危險,而且這些病毒現在就在他們這些美國外交官基本不熟悉的實驗室裡。

由於知道武漢病毒學家的發現意義重大,也知道世界病毒組織的最高級生物安全實驗室(BSL-4)相對較新,美國駐華使館衛生和科技官員決定去武漢看看。 2017年底和2018年初,使館共派出3個專家團隊與中共科學家見面,其中就有石正麗,她因為在研究蝙蝠中發現的冠狀病毒方面有著豐富的經驗,所以經常被稱為 “蝙蝠女”。

當他們與武毒所的科學家們坐在一起時,美國外交官們被他們聽到的消息震驚了。中共國研究人員告訴他們,他們沒有足夠的經過適當培訓的技術人員來安全地操作他們的BSL-4實驗室。武漢的科學家們要求得到更多的支持,以使實驗室達到最高標準。

外交官們給華盛頓寫了兩封電報,報告了他們訪問武漢實驗室的情況。他們說,應該做更多的工作來幫助實驗室達到最高安全標準,並敦促華盛頓著手進行。他們還警告說,武毒所的研究人員發現新的蝙蝠冠狀病毒可以很容易地感染人體細胞,而且使用的細胞途徑與原來的SARS冠狀病毒相同。

綜合來看這兩點:特別危險的病毒群體正在實驗室中進行研究,存在著確實的安全問題。電報意在對潛在的公共衛生危機發出警告。但美國國務院總部沒有任何回應,這些電報也從未公開過。而隨著2018年美中關係緊張程度的上升,美國外交官已經失去了再次進入這些實驗室的機會。

到了4月份,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和國務院的官員已經開始收集間接證據,證明實際上是武毒所的實驗室,而不是海鮮市場是病毒的來源。他們認為前者對疫情的解釋是完全自洽和可信的,而後者如果成立則是一種極端的巧合。但官員們不能說出來,因為無論哪種說法都沒有確切的證據。如果美國政府在沒有確切證據的情況下指責中共國在疫情問題上撒謊,北京肯定會使緊張局勢進一步升級,這意味著美國人可能得不到急需的醫療用品,以對抗已經在美國迅速蔓延的中共病毒。

阿肯色州參議員湯姆·科頓2月16日曾提出一個理論,在福克斯新聞上表示病毒可能來自中共國的生物戰計劃,換句話說,暗示病毒是被故意設計來殺死人類的,但這至今還沒有得到任何已知官方研究的支持。

由於情報界人士向作者的同事透露,他們發現了 “沒有確鑿證據 “表明疫情是在實驗室裡爆發的。從某種意義上說,這是真的。但目前沒有證據並不代表不存在證據。

科學界的大部分人也在譴責實驗室學說,指出自然外溢是病毒爆發的原因。但是很多為武毒所實驗室辯護的科學家都是石正麗的研究夥伴和資助者,比如全球公共衛生非營利組織”生態健康聯盟”的負責人彼得·打雜客,他們的研究與石正麗的研究息息相關,如果武漢實驗室與疫情有牽連,他們將不得不回答很多棘手的問題。

同樣,那些認識並與石正麗合作的美國科學家也不能肯定她的實驗室與疫情無關,因為在他們的合作項目之外,他們不可能確切地知道武毒所實驗室在做什麼。北京甚至因為有建議對病毒的起源進行獨立調查,就威脅澳大利亞和歐盟。

5月,中共國疾控中心官員在國家媒體上宣稱,他們已經排除了海鮮市場是病毒起源的可能性,完全放棄了原來的官方說法。至於石正麗本人則對外宣稱,並不認為實驗室事故論有多瘋狂。在3月份的採訪中,她描述在得知武漢爆發中共病毒後,瘋狂地搜索自己實驗室的記錄。她說“當她沒有在檔案中發現新的冠狀病毒時,她鬆了一口氣。” 當然,石正麗永遠不會承認這一點,因為中共政府正在世界各地堅持實驗室沒有參與這次疫情的說法。

那些質疑實驗室理論的中共國和美國科學家的一個主要論點是,中共國的研究人員公開進行了他們的工作,並披露了他們正在進行的冠狀病毒研究。這個論點被用來攻擊任何不相信中共國科學家堅決否認他們的實驗室可能對疫情負責的人。

但一位高級政府官員透露,美國政府各部門的許多官員,特別是國家安全委員會和國務院,開始相信這些研究人員並不像所聲稱的那樣坦誠。

他們擔心的是一種被稱為 “功能增強 “的研究,即故意增加危險病原體的毒性或傳播性。其目的是幫助科學家預測病毒如何在自然界發生之前,以傷害人類的方式進化。但由於繞過了病原體的自然進化週期,這些實驗在實驗室事故發生時,會造成人為的爆發風險。為此,奧巴馬政府在2014年10月頒布了暫停“功能增強“實驗的規定。

武漢病毒學研究所曾公開與美國大學和機構合作,參與“功能增強“研究。美國政府有證據表明,中共國實驗室進行“功能增強“研究的規模遠比公開披露的要大,這意味著他們在更多的實驗室中承擔了更多的風險,而中共國以外的任何人都不知道。

2020年7月初,北京的一群中共國研究人員發布了一項鮮為人知的研究,其中包括幾位隸屬於軍事醫學科學院的研究人員。這些科學家表示,他們已經創造了一種研究新冠病毒的新模型,通過使用CRISPR基因編輯技術,給小鼠賦予具有人類ACE2受體的肺細胞,這種細胞受體使得冠狀病毒能夠如此輕易地感染人類的肺部。

在諮詢專家後,一些美國官員開始相信,北京的這家實驗室很可能在冠狀病毒爆發前就對裝有ACE2受體的小鼠進行了冠狀病毒實驗。而這些研究中共沒有披露,而且繼續不承抵賴認。國務院在1月15日的聲明中指出,雖然武漢病毒學研究所披露了其參與的部分功能增強研究,但一直沒有披露其在RaTG13上的工作,”至少從2017年開始代表中共軍方從事機密研究,包括實驗室動物實驗”。這本身無助於解釋新冠病毒是如何起源的。但很明顯,官員們相信,中共國實驗室裡正在進行著很多風險很大的冠狀病毒研究,而世界其他地方根本不知道。

這種欺騙和混淆的模式,加上中共國實驗室如何以西方同行不知道的方式處理危險的冠狀病毒的新啟示,導致一些美國官員越來越相信中共國當局正在操縱科學信息以符合他們的敘述。中共對外信息的極度不透明,使得美國政府不可能以這種或那種方式證明。 “如果有一把冒煙的槍(’冒煙的槍’專指確鑿的證據),中共會把它和任何敢於說出真相的人一起幹掉。”一位美國官員曾經表示,”我們可能永遠也無法證明它是怎樣的存在,這是北京一直以來的目標。”

早在2017年,參觀武漢實驗室的美國外交官就已經預見到了這些事件,但沒有人留意,也沒有採取任何行動。 “我們試圖警告說,那個實驗室是一個嚴重的危險。”一位曾參觀過實驗室的電報作者表示,”我得承認,我以為這也許又會是一場類似非典的爆發。如果我知道它會變成人類歷史上最嚴重的疫情,我就會把事情鬧得更大。”

參考鏈接:
https://www.politico.com/news/magazine/2021/03/08/josh-rogin-chaos-under-heaven-wuhan-lab-book-excerpt-474322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