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護照的本質是玩美國人

西班牙巴塞羅那喜悅農場 wenwu

據3月26日《紐約郵報》的報道,紐約長庫默在週五宣佈一項疫苗護照計劃,被稱為「優秀通行證」。該應用程序的目的是分開打疫苗和沒有打疫苗的人群,通過人們遵循公共衛生指南達到在疫情下經濟安全重啓的工具。當然,人們必須要適應它。

在中共病毒的疫情下,疫苗護照只是用來收集打疫苗的數據統計工具,對預防感染並沒有任何的幫忙。除非美國大量推行羥氯喹,否則都是假的,對經濟也沒有任何的幫助。人們的生活習慣已經被改變,不是一本疫苗護照就可以把病毒收回到武漢「潘多拉」實驗室,所以美國人心裡是知道在被政府玩。

再者,閆麗夢科學家宣稱病毒溯源才是打開疫苗大門的鑰匙。

拉希姆·卡薩姆:屢獲殊榮的生物學家抨擊彼得·達扎克和世衛組織調查中共病毒的同事在兜售中國共產黨的「虛假信息」

2021年3月27日,閆麗夢科學家轉推《國家脈動》主編的推特,附新聞鏈接。在該新聞中,分子生物學家理查德·埃爾布賴特博士在採訪時明確表示,WHO團隊在「武毒所」的中共病毒真相報告是不能被採用的,因為兩者之間有利益來往。沒有人會相信他們所說的。

秘密翻譯組:中共病毒來自武漢實驗室

今日秘密翻譯組在推特上分享,勞倫斯·塞林博士肯定美國前CDC主任的說法,也就是說基本上科學界已經是定調了,沒有人可以挑戰「中共病毒來自武漢實驗室」這結論。

閆麗夢科學家轉推並評論史蒂文·莫捨爾的推文:中共國對中共病毒起源的欺騙越來越離譜

大意內容:(史蒂文)我在《紐約郵報》上的最新報道:作為勇敢者@DrLiMengYAN1一直以來,中共病毒是武漢實驗室的生物武器。榮譽給@mikepompeo的國務院說出這一點。中共撒謊人類死亡,中共必須賠償。(閆)「中國爆料革命戰友閆麗夢博士第一個指出,該病毒的近親是最初由解放軍分離出來的蝙蝠冠狀病毒,但對其進行增強以使其更具傳染性。實驗室起源理論得到了其他科學家的支持,包括史蒂文·奎伊博士」。

附,該報道原文翻譯

中共國對中共病毒起源的欺騙每天都越來越離譜

新聞來源:《紐約郵報》|作者:史蒂文·W.莫舍尔|發佈時間:2021年3月27日

中共國少將生物武器負責人陳薇於2019年秋季,趕赴武漢應對首批新冠肺炎病例。為什麼?中共病毒可能從那個城市的實驗室逃脫了。

美國國務院調查中共病毒起源的工作組前負責人不僅認為該病毒從武漢病毒研究所逃脫,而且認為這是生物武器研究的結果。

大衛·阿什說:「武漢病毒研究所不是國家衛生研究院。」「它正在運營一個秘密的機密項目。在我看來,我只是一個人,我的觀點是這是一個生物武器計劃。」

鑒於中共病毒導致數百萬人死亡,更不用說封鎖造成的數萬億美元的經濟損失,這是一個爆炸性指控。

但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阿什可能正在研究一些事情。以下是一些關鍵點:

  • 中共國確實有一個生物武器計劃:北京於1984年加入了《生物武器公約》,但後來——就像它簽署的幾乎所有其他國際條約一樣——開始違約。
    自2007年以來,中共政府研究人員一直在公開撰寫關於使用有爭議的「功能增強」研究來開發生物武器的文章,以使病毒更具殺傷力。事實上,中共國國防大學前校長在2017年出版的《戰爭的新高地》一書中寫道,生物技術將促成「針對特定種族的基因工程病原體」的發展成為可能。
    同年,正如阿什指出的那樣,中國頂級國家電視評論員透露,使用病毒進行生物戰是習近平指導下國家安全政策的最新優先事項。
  • 武漢實驗室從事此類生物武器研究:邁克·蓬佩奧領導下的美國國務院得出結論,武漢病毒研究所——中國最先進的實驗室——「至少自2017年以來,就代表中共國軍方從事分類研究,包括實驗室動物實驗。」
    阿什報告說,第一批「病例組」發生在2019年秋季的實驗室人員中。而解放軍生物武器研究項目負責人陳薇少將本人也趕到武漢進行處理。為什麼?原因只能想到是陳薇少將認為武漢肺炎的病原體是從實驗室逃逸出來。
  • 中共病毒並非來自自然:過去一年,北京講述一個又一個關於中共病毒自然起源的故事。我們聽說過蝙蝠和穿山甲、洞穴和海鮮市場的故事。中共國當局甚至指責美軍將病毒帶到了武漢。許多西方科學家在同行之間的密切關係下,最初接受他們與中共國的實驗室同行提供的自然起源的解釋。

所有這些費盡周折都是為了掩蓋顯而易見的事實:中共病毒本質上不是自然起源。

去年4月逃離中國的閆麗夢科學家是第一個指出,中共病毒最接近的是最初由中共國人民解放軍分離出來的蝙蝠冠狀病毒,但對其進行了修補以使其更具傳染性。實驗室起源理論得到了其他科學家的支持,包括在斯坦福醫學院任教的史蒂文·奎伊博士,「毫無疑問」得出結論,病毒不是來自自然,而是「實驗室演化出來的」。

武漢病毒研究所以其冠狀病毒研究而聞名。

如何做到的?事實證明,冠狀病毒使用一種名為「FURIN酶切位點」的特殊工具鑽入人體細胞。

一份新的科學報告顯示,在自然里最接近導致中共病毒的1000種冠狀病毒中,沒有一種擁有類似的「FURIN酶切位點」。

這表明這個特殊工具不是自然進化的產物,而是插入的。

在武漢實驗室。

就連疾病控制中心前主任羅伯特·雷德菲爾德週五也表示,他認為中共病毒是從實驗室洩漏的,並表示該疾病的快速傳播沒有「生物學現象」。

為什麼中共病毒起源來自實驗室現在才出來?過去15個月,中共國進行了大規模掩蓋,而且還有別的勢力幫助掩蓋病毒溯源真相。世界衛生組織的官員一直淡化病毒來自實驗室的可能性。

今年1月,世衛組織科學家代表團終於獲准訪問武漢,但他們還不如呆在家裡。正如總部位於華盛頓的智庫大西洋理事會的傑米·梅茨爾後來所說:「這不僅不是真正的調查,而且更像是為期兩周的有監護人考察旅行,在那裡他們得到了精心策劃的信息。」

太平洋這邊資助過武漢實驗室的人,如生態健康聯盟主席彼得·達扎克,也急於摒棄實驗室起源理論。(奇怪的是,達扎克是世衛組織調查團隊中唯一的美國人。)

換句話說,很多人在病毒溯源問題上表現出有東西要隱藏。

生態健康聯盟主席彼得·達扎克與武漢實驗室關係密切,他急於駁斥新冠病毒從實驗室逃脫的理論。

在法律中,這被稱為「有罪意識」。這就像警察出現在你的前門時,你卻從你家的後門跑出。或者,以中共國為例子,封鎖實驗室,銷毀證據,並指責無辜的蝙蝠。

這種行為應該會引起每個人的懷疑。

當然,上述任何一項都不是絕對、言之鑿鑿、無可辯駁的證據,來證明中共病毒是武漢實驗室正在開發的生物武器。

但這一切都指向了那個方向,不是嗎?

史蒂文·W.莫捨爾《亞洲霸凌:為什麼中國夢是對世界秩序的新威脅》的作者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與GNEWS無關)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wenwu

3月 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