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與關鍵抉擇——理解愛系列之四

圖片源自微博網站

撰稿:星子
審核:Jenny 編輯:MG4

信仰是一個迷一般的名詞

許多人都在強調信仰,但卻沒有說出它真正是什麽。在不同的文化理解中,信仰也有不同的解釋。在新時代運動中,信仰是:“你真正相信你之所是”。

它是一個你如何定義自己的概念。當一個人定義了自己,他就會以這個概念為思考的源泉,一切思考都將圍繞這個概念生成和發展,然後指導人采取行動,最終產生結果。

新時代運動的正向傳導中強調,每個人都是神(至高無上的整體)的一部分,探索著無限存在的無限可能。

信仰很自由,完全由你自己選擇。當你選擇了一個信仰,你就會以它為核心構建你自己的思維方式並創造你的生活;當一個族群選擇了一個信仰,就構建了一個文化思維,並且創造出自己獨特的文明。世界各民族的文明形式無不如此。

信仰、文化與社會現實

以天主教和新教為代表的基督教體系,從中世紀開始追趕超越地球上的其他信仰體系,引領了近現代地球的興盛。其核心信仰是“神以自己的樣子創造了人”。潛藏的含意即“人擁有神的一切可能,神之下眾生平等”。但是在天主教獨大時期,要求人們要通過一個權威來與神聯系,極大地限制了人的自由,社會並沒有太多的成果。直到新教改革運動的興起,人類扔掉了神與自己之間的阻隔,西方社會追求平等自由、力求認識神、追求神的能力的欲望越來越強烈。在此過程中建立了民主自由的社會和引領了世界科學與技術的大爆發。

華夏文明,傳說中負責造人的是女媧,在可尋的文字記錄中,女媧並不是創世神,並且並沒有一個統一的理論體系支持這個傳說。華夏民族的信仰是權力——即物質資源的集中,簡述之即:相信自己真正是物質的偶然巧合的產物。今天,這個定義我們可以在初中課本對意識的解釋中找到。因為華夏民族的信仰是物質,所以中華文化一定是代表物質信仰的官本位體系,不論它叫儒家文化還是社會主義或者共產主義。官本位體系唯一的愛好是壟斷權力,從而獲得物質資源上的不斷滿足。所以它不喜歡變化,只喜歡控制。

伊斯蘭教類比天主教,而且更加渴求壟斷和控制力,也不存在多少改革的空間。所以中世紀後也沒有了上升的空間,所有剝奪平等、自由權力的體系都最終成於控制,敗於控制。在新時代運動看來,每個生命都是神自己,每個生命都從最本質上追求著平等與自由,所有與之相反的事物必不長久。

日本神道教是一個薩滿教,自然崇拜和多神信仰。神道教有一個最顯著的特點,就是將一切比自己強的都稱為神(KAMI),不論是正是邪。如果無法戰勝它,就屈服於它:學習它,模仿它,改進它,超過它,然後消滅它。所以日本的歷史也一直這樣展現給世界,從西學大唐、明朝入侵到明治維新、侵略世界,都展現出這樣的特性,而且日本一直迫切追求著科技進步。

佛教強調“往生”。它還有“一切諸佛”、“佛在一切中”等高深說法,但是世俗社會記住的或許只有一點——“一切皆虛幻,求往生成佛”,所以所有佛教國家都不太追求進步。

概念決定思維,思維指導行動創造結果。一個社會文明展現何種形態,追根溯源一定有其獨特的信仰在支撐著這個文明的文化思維,從而不斷在此基礎上為文明添磚加瓦。

信仰體系決定了文明選擇的方向

為何美國每個關鍵抉擇都是正確的?為何中華每次到了關鍵抉擇都一敗塗地?

美國的體系建立了240多年,立足於“人生而平等,神愛眾人”的信仰。每個人都有話語權,每個人都有表達自己合理意願的空間。整個社會圍繞這一概念,不斷追索著神的能力與高貴。每當遇到關鍵決策時,首先想到的是所有人而不是某個人。美國的先賢們在美國成立之初,本著對”神之下人生而平等“這一信仰的理解,慎重考慮了權力與欲望的影響,建立了一個能夠自我完善的系統來約束權力與欲望的放縱。整個系統從廢除黑奴,到讓所有種族同樣獲得平等權力的努力,一步步在實現著先賢們的理想。在每次重要抉擇中都能夠站在促進人類整體進步的方向上。當川普總統完全可以以絕對強勢手腕獲得多數人的支持而勝選的時候,他並沒有如此去做。因為還有將近一半的美國人不同意他。他的敗選卻讓全美左右兩邊的人都站到了同一個認識上來。他的退出讓習慣強權思維的中國人完全不能理解。美國也在這樣的一次次正確抉擇中一步步的強大起來。

中國的主流信仰是“物質化信仰”。在此概念之下,文化思維必然追求獲取最大限度的物質圓滿,因此必然選擇“官本位”這一社會表現形式。從秦朝統一中原開始,整個社會都一直堅定地貫徹著自己的物質化信仰,中華文化的“官本位”從未改變過。官本位文化強調唯官唯上,社會的資源完全集中在皇族和官員的手中,這樣一來才能夠保證強權不被動搖;越是上層越掌握資源,越是要求下級通過取悅上級以取得或保有資源;大眾只能通過選擇依附和贊頌統治者來謀求生存;統治者和大眾之間是主與仆的關系,統治者從來不覺得是大眾養活自己,相反,他們覺得是自己的施舍養活了大眾;官僚系統中,上層同樣把下層當作奴仆,同樣通過壓迫下層官員來實現自己欲望,上層往往在無法調節與大眾的關系時,以犧牲下級官員來維持穩定,並且視一切為理所當然;整個文化一定以權力和利益為中心,以權力和利益為驅動,如果涉及權力和利益,大眾生死也只不過是手段而已,因此不存在“藏富於民”的可能,馭民五術才是官本位的選擇;整個系統就是一個天然內卷體系,一定因為追逐權力和利益,一步一步的蠶食各種社會和經濟活動,並最終把自己也吞食殆盡。所以秦一統中國之後的2200多年來,平均118年就會推倒重來一次,而每次的推倒重來,都伴隨著針對平民的大屠殺,並且一次比一次慘絕。錯誤的抉擇並不是每118年才有一次,而是當統治者開始大張旗鼓地宣揚儒家思想的時候就開始了,因為儒家思想就是完完全全的官本位思想。它不論鬼神,看似沒有信仰,其實,沒有信仰就是純粹的物質信仰,一切只看物資資源的集中,只有物質不斷集中才能令中國人感到圓滿。每當當政者想要穩固權力或者想要更多權力的時候,錯誤的抉擇必然發生。到了現代,由於科技與資訊的發展,中國人絕對不會再有118年的試錯時間。

概念必然決定思維方式

儒家思想和馬列主義都是唯物主義,而馬列主義是更徹底的唯物主義,這是巧合嗎?

華夏文明的物質化信仰,必然會選擇一個物質化的思維方式,因為物質化就是它的概念。所以2000年前,華夏文明必然選擇儒家文化。當更加徹底的唯物主義——馬列主義出現的時候,儒家文化就被以破壞性的手段進行更換掉。然而,只是物質化更進一步而已。

一切萬有如一,一切都是生命在回歸整體的過程中的學習。

地球在這個升揚的關鍵時刻,以展現生命追求平等自由本質的美國體系和以追求絕對物質化的中華體系之間的對決並非偶然。在亞特蘭蒂斯時斯人類已經經歷過。追求心靈和追求權力的力量的對決,並且以善於玩弄權力的物質信仰取得了勝利,卻以文明完全毀滅為終結。

地球世代輪回就是要超越物質信仰的桎梏,重新回到理解一切萬有如一的愛上來。沈迷於物質信仰實質是停留在愛心標尺的自愛一級,踐行一切萬有如一則是試圖超越自愛與互愛的平衡點,向理解一切萬有如一的愛前進,向理解自我神性前進。
新時代運動堅信,無論靈魂多麽沈迷於自私的遊戲,最終都將會回到重新理解愛上來。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