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路德時評2021.3.27早間(安墨冠談):怎麼看基辛格所說的美需與中共達成諒解,否則世界將進入一戰前的危險時刻?

文字整理:(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G-Talent技術社區)茅屎坑、hone_modaosi(文強)、熊嘟嘟、edsartop、愛麗絲Alice、蓉兒(文蓉)、四十而立
編輯: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

 

原標題

  •   3/27/2021路德時評(安墨冠談)怎麼看基辛格所說的美需與中共達成諒解,否則世界將進入一戰前的危險時刻?

摘要

1.民主黨參議員梅嫩德斯在美國之音表示拜登政府回應美中關係已經回不到過去了,蘇利文說中共國的崛起同時也一直等待著美國國內的撕裂導致衰落的發生,中共超限戰的本質釋放出病毒,在美國製造各種各樣的社會問題,包括種族問題大選問題希望於美國的撕裂;但美國已形成兩黨聯合滅共。

2.基辛格發表文章喊美國需與中國達成諒解,否則世界將進入如一戰前的危險時刻,中共種族滅絕和病毒制定中美的關係已經到非常危機的時刻,基辛格主義這種政策或者思想對美國的影響力證明實際已經失敗了;美國現這種沼澤地傳統政客的一種戰略去配合基辛格,如果中共不願意和解要硬到底,很可能從一戰前的狀態就直接到了二戰前的狀態,進入徹底撕破臉的敵對關係。

3.CNN民主黨左派的官方的宣傳機構開始報導病毒的事情來自實驗室的實際上就是代表了拜登政府的一個正式表態事情本質就是美國兩黨現在合作滅共,代表著中共想打的這個who的這張牌,徹底被廢掉了;中共只有兩個選擇,一個是想辦法用實驗室洩漏,然後拿錢去擺平,第二死不認賬,被認定是投毒和生物戰,都是死路只是時間問題。

4.庫默代表民主黨極左紐約州政府正式推出與IBM合作開發“極致通行碼”,利用這加密區塊鏈技術確認民眾已經完成疫苗接種或者是近期的檢測結果為陰性,這和中共的健康碼類似,根據這個APP的通行碼擴大政府權力管控權利決定你能不能去活動場宴會活動,政治疫苗會出現打過疫苗會另眼相看沒有註射疫苗的人,會造成一種疫苗的冷暴力和歧視。

視頻

音頻

 

文字

 

安紅(00:00:21)

各位觀眾大家好,今天是美國時間2021年3月27日,那在我們悉尼已經是3月28日的,那今天是周末,我們給路德繼續去實現他的重磅實錘的這個研究和探索,那今天是由我​​、冠博士和墨博士來給大家再一次做一期歡樂週末的總結,那麼我可以請冠博士在先,墨博士在後微點評一下,或者說有什麼可以給大家先分享的,謝謝。

冠博士(00:00:58)

好,大家好。跟大家分享幾條新聞。

第一條是《美國之音》週五出了一份報導,那報導是說,國會兩黨議員都表示美中之間的關係回不到過去的狀態。那他們在這採訪中給這阿拉斯加的首次會晤定了一個調,那就叫做漫長而艱辛的交涉的開端,那這個是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新澤西州的民主黨參議員梅嫩德斯就告訴美國之音,說拜登政府對於中共的回應就是美中關係已經回不到過去了。那麼這個是最關鍵的一個事情。

那另外一個就是阿拉斯加州的共和黨聯邦參議員蘇利文也說中共國的崛起,同時也一直看著自由世界國家不斷上演著國內的分列,並希望藉此等待著美國國內的撕裂,導致衰落的發生。實際上這個也就說出了中共超限戰的本質,釋放出病毒,然後就在美國搞各種各樣的社會問題,包括種族問題,包括這大選問題,然後希望於美國的撕裂。但是我們講說11月30號之後到1月20號最關鍵的幾個月沒有出現這種嚴重的撕裂情況,反而現在是兩黨合在一起去滅共了。所以說現在這個美國政治呢確實也知道了,解決美國問題的核心就是解決病毒的問題,解決中共的問題。而從這個採訪我們看出來,這和我們昨天說的這個CNN開始報導病毒的事情,來自實驗室的事情是一脈相承的,這個本質就是美國兩黨現在合作滅共。

第2個要說的是網絡上曝光了一個重慶企業的內部文件,說中共把疫苗政治化,那變相強制接種。這個文件是來自重慶的一個叫做小康集團,那就是說各單位要站在政治的高度,按照應接盡接的原則落實責任,實際上就是把這個問題政治化。在前兩天也有戰友私信我,說他們工作的地方也是要求說,如果你可以打疫苗的話,你必須要打疫苗,否則就要讓你這個..,它當然是說得比較好聽,但實際意思就是你會丟工作。所以現在這是中共把這個中共疫苗政治化的這個問題,是非常非常的非常非常地嚴重了。那麼我們也希望在牆內的各位戰友都盡量的注意自己的安全。

第3個要跟大家討論的事情是這個美國的事情。首先第1個就是說,CDC提醒了接種疫苗後記錄卡不可丟,你要把它和所有的重要文件都放在一起。也是說,未來美國可能會出台一些政策,就比如說“你打了疫苗能去哪,不打疫苗不能去哪”等等這樣的。那另外一個就是,紐約州實際上已經開始在做這件事情,紐約州長庫莫,我們知道庫莫是美國民主黨極左的一個人,那麼他就說紐約州政府正式推出與IBM合作開發的極致通行碼,那利用加密區塊鏈技術確認民眾已經完成疫苗接種,或者是近期的檢測結果為陰性,那就和中共健康碼的搞法,實際上已經是開始有點類似了。只不過它是不會去追踪你的這些地理位置,它只是說你有沒有接種疫苗,只是說有沒有這個測試結果陰性,然後根據這個APP的通行碼以後會決定你能不能去什麼體育館啊,能不能去活動場宴會活動等等。所以也可以看到的是,這種美國左派在紐約州搞相當於是利用疫情這事擴大政府權力,管控權力,用APP這種方式的一種做法。那我想問問大家,想問問墨博士,就是您覺得美國像這種健康碼(通行碼)的這種搞法,那最後能搞到什麼程度呢?最後也會像中共國一樣呢?還是最後是停在一個地方,面臨跟國內巨大的反對聲音的情況下就會搞不下去呢?

墨博士(00:05:43)

這個疫苗的話,我覺得特別是政治化疫苗,實際上並不是很確切的行為,這個現在大家接種疫苗的形式。大家是否覺得在各個國家,特別是在中共國,其實也包括中共國,大家會有一個形式,打過疫苗的人會另眼相看沒有註射疫苗的人,這就會造成一種叫做我認為是一種疫苗的冷暴力,甚至會未來會發展成一種疫苗的歧視,這個方式就是為最終的這種健康護照和疫苗的通行護照是做一個鋪墊。就是如果你有了這個護照,就像中國最早的時候你有了什麼上海北京的戶口,你在北京就很自如,可以做很多事情。但是現在問題是這種情況會讓你變得非常得被動,大家會在這種冷暴力的情況下,不得不加入到注射疫苗的這種行列。這個時候實際對未來會有很多的未知的風險,但具體到什麼地步,我覺得以這個病,還是回到這個病毒,病毒的根源什麼時候解決了,我覺得疫苗的後續問題就解決了;如果病毒的根源不解決,疫苗的事情還會發酵和擴散。嗯,這疫苗的話題我基本上就是分享到這裡。安紅女士有什麼看法?

安紅(00:07:18)

我是覺得我同意墨博士的這個觀點,就是說,直到找到真正的這個溯源,找到到底這個病毒從哪來的,我們才能真正談其他的一切問題。那個我不知道墨博士還有什麼要分享的?

墨博士(00:07:33)

就是這兩天,就是整個上個月週末,就是上一周我們國內戰友很多關心的就是棉花事件導致了很多企業、明星抵制新疆棉,然後造成了這種感覺,是像民間的義和團的興起的運動。我在這個上面有一點點感觸,就是我跟安紅女士大家說過,我們小時候面對的那種都是大家穿統一的衣服,穿統一顏色,那時候我上學背的是一個軍用的綠書包,拿的是個軍用水壺,所有都是清一色的,甚至還穿過解放鞋上學。最後好點的待遇就是你能買到一個軍用皮帶那個東西很開心。我不知道冠博士可能沒有接觸過,就是打球穿的那時候叫做雙星啊,還有三球的那種,最好還穿迴力的運動鞋去打球,但是已經很開心了。我當時最開心的一件事情就是第1次穿到了一雙阿迪達斯,非常貴的鞋。我那雙鞋穿完以後,突然對鞋的概念就完全變了,你知道嗎?我沒有想到一雙鞋可以穿著它這麼舒服,打球可以跳那麼高,可以跑那麼快,不用擔心崴腳,不用擔心有些東西做不出來,就突然感覺那雙鞋就是為自己設計的,鞋可以做到如此體諒自己的人。那時候我穿的那雙鞋,我記得我穿了將近快兩年時間,一直穿到它破了以後,我才發現它的鞋底是蜂窩氣墊的。那時候我是完全改觀了我對這種鞋的概念和運動的概念。但現在大家知道沒有,中國現在所有的這些品牌,其實為什麼能發展到今天?很多都是靠代工這些國家的鞋,走到今天;代工國家的衣服走到今天的;很多的理念和技術仍然是偷竊的。這個如果抵制的話,你就知道,新疆棉真的不是給老百姓穿的,所以說老百姓抵制這個東西,真的是有一點叫做什麼,打錯位置了。

特別是我覺得中共的企業,紡織企業和老百姓在抵製過程中是最大的受害者,因為你會失去了很多品牌價值帶給你的先進意識。因為大家知道,為什麼很多人喜歡歐美品牌?主要不僅是貴,其實它裡面有很多的這種品牌設計師、創始人在附加很多意識的價值,和你對審美和社會進步的一些看法在裡面。當中國人再回到的話,我就很難想像中國人再穿那種軍綠,服背著軍書包的那種樣子。我不知道冠博士,你年輕,如果只讓你只穿單一的衣服,只有一種運動鞋,或只有一種衣服和样式給你的話,你是否還能受得了?好的。

冠博士(00:10:29)

這個是絕對回不到過去的。因為說以前沒有嘛,你說只穿這種雙星、迴力,那大家沒有接觸過別的,穿這個就習慣了;但是後面隨著中共加入WTO啊,這當然了和西方接觸,你中共把中國人圈起來給西方跪下嘛,那在這個過程中雖然是給西方輸送利益,但是確實呢,西方的這種代表人類文明,我們說相對先進的文明,這種文化、這種理念那也是在這個過程中傳到中共國內。那當中國人開始穿上耐克,穿上西方各種品牌的時候,他實際上穿的東西不僅僅是你一個在中共國製造的商品,畫了一個勾就叫耐克,而是說就像剛才墨博士說的背後這種設計理念,還有它的文化,包括這些耐克、阿迪達斯這些公司他們在做廣告宣傳的時候,他們宣傳這理念,這廣告標語等等,都是深入人心的。也是建立了中國人,特別是比較年輕的這一代人他們成長文化的基礎。那如果說在這個時候中共國它要搞這種意識形態的收縮的話呢,強行的做這種抵制,強行的去不讓人穿,那這個會導致很大的這種抵抗力,或者說這種推進是很難的。

就像我昨天在這個節目里分享說的,那我們看到現在網上APP,這耐克鞋該搶得還是在搶購,那人們一點也沒有因為說這件事情,就不去買耐克了,或者怎麼樣。所以說現在到這個程度呢,如果說是中共政府想回到像這個文革1.0的時候,我覺得已經是不可能了,你不可能說不讓人穿這些。但是另外一個方面呢,它現在在搞的是他也許會利用這一些的這種事情去做一些這種,比如說民族主義意識形態收縮,然後搞一個現代的科技版的文革2.0,我覺得這個倒是有可能的。墨博士。

墨博士(00:12:48)

安紅女士有什麼看法?我估計因為你是女士,肯定是希望有更多的品牌去穿和去適應。如果中共真的這樣的話,我覺得實際上是把很多女性的這種審美和美的追求會閹割掉。

安紅(00:13:05)

謝謝墨博士和冠博士。我那個年代就是跟那個墨博士說的差不多哈,就是有一個軍挎,有一個軍用水壺,然後有一個“八一”標誌的板帶,那還不是說是後來那個軍用皮帶,然後穿一雙那個平片的膠皮那是最好的膠皮,那就很牛了。我有一雙鞋可能一直穿到高二,應該說很那個驚詫啊,因為畢竟以前被洗腦過,不愛紅妝,愛武裝,愛紅裝是太驕嬌二氣,是無產階級資產階級臭思想。所以呢,都是被洗過的,那麼還有曾經一度我還穿過“安踏”,我不是直接到阿迪達斯,我是先穿了安踏,才是迴力,然後是安踏,然後才是阿迪達斯,是這麼調過來的,一度還覺得應該穿民族品牌。

昨天節目裡也說過,真沒想到那個“李寧”其實是外資注入,他本人那算是這個外國投資,所以真的還不算是純民族。那麼當我們知道真相的時候,這個只能對自己那時候的年輕幼稚還有無知,莞爾一笑。

好,下面我就把話題談到今天很重磅的話題,就是說焦點話題,基辛格說,美國需要與中國達成諒解,否則世界將進入一戰前的危機時刻,而不是二戰前,這是基辛格說的。基辛格大家可能已經很知曉了,上個世紀70年代是他旅行的一個破冰之旅,成功地讓這個中、美可以重新坐在一起,握手言談,小球推動大球,用這種方式掩蓋了他曾經是數度,早就在這個之前飛赴北京,然後跟中共來勾兌,或者是來談。那麼為什麼他說:這個世界,希望美國還再次和中國達成協議,然後進入到一戰之前。我不知道兩位在初次聽到這個話題的時候有什麼感觸?我們還是從冠博士開始。謝謝

冠博士(00:15:03)

是的,因為我們知道基辛格他的基辛格主義嘛,就是通過經濟開放和中共國開始做生意,然後就能讓中共慢慢地去變好,去民主化。這相當於是指導了美國對中共思想從一九七幾年開始一直到2017年的爆料革命開始之前,他的這種政策,或者思想對美國的影響力是非常大的,然而目前發生的一系列事情都證明了,實際上就是基辛格主義的失敗。那他不是希望經濟的開放導致中共內部的變化嘛,現在反過來,是經濟的開放讓中共導致了美國內部的變化,然後,之前不是拉中共打蘇聯嘛,現在拉中把蘇聯打掉了之後,中共變成了比蘇聯更大的一個敵人。我先從這個表面上的意思解讀,那一會兒請墨博士和安紅女士從這個背後的深意再解讀一下。

說表面上來看,他這話什麼意思?就是美國需要與中國達成諒解,否則世界將進入一戰前的危險時刻。如果只看這話本身那一戰好像是在說給中共洗地,為什麼呢?一戰的本質是這就是世界資本主義國家去搶殖民地,分贓不均,殖民地一開始都被你英國、法國搶走了,那我德國、奧匈帝國這些國家怎麼辦?我也需要有這些過剩產能去要拿資源,要拿市場,那所以這就打,打了之後呢,這就是全球的一個這個秩序的重新分配。然後後面又到二戰,一戰、二戰這背後是有一個本質的區別,就是一戰是這種完完全全是資本主義之間搶錢的大戰,就好像一一群穿著西裝的流氓,那基本上也都是講同樣的規則,就是為錢打來打去。那二戰呢,出現了這個希特勒,那這裡面就涉及到意識形態之戰,也就是說相當於是之前不是一幫穿著西裝在打嘛,現在還是一幫穿著西裝的和這個穿著短褲背心,不講穿著西裝這些人的規則比這些穿著西裝流氓還壞的這種土匪流氓去這樣打,就這麼一個戰爭。所以說它說成一戰呢,表面上看是說把美國和中共國的這樣的一種戰爭說成是利益之戰,或者是就像拜登所說的這個戰略競爭對手還沒有完全的上升到這樣的一種敵人的地步,那麼他說的這個全球新秩序這裡面意思就是說,那現在這個中共國實力非常強大,那美國在面對中共國威脅的時候要怎麼辦?因為很明顯中共現在不想遵守你美國秩序,而且看起來中共實力也非常強大,那使得美國對於他來說不能一下子把他消滅掉,所以說他的表面上意思好像是說看美國好像應該去和中共做一個妥協。

我覺得最有意思的就是說,他在講說,去與中共國達成諒解,那現在的問題是中共放出了病毒,中共把世界秩序全部破壞,如果說美國想要諒解中共的話,那首先要解決的問題就是病毒的問題。我覺得他這個暗含的意思就是說,如果說你中共能在病毒的事情上,我們現在不是說實驗室洩漏嘛,如果說你中共根據實驗室洩露問題的賠償,那把這個給美國利益給到位的話,那麼我們就暫時還能把你定成一個一戰之前的這樣的一種利益之戰,還能把你算成穿西裝的,那如果說你病毒的事情,你現在還是不想妥協還是無法和美國就賠償事宜達成一致的話,那在接下來的情況中我就不一定能把你認成穿西裝了,那該把你認成穿背心短褲的就是穿背心短褲了,安紅。

安紅(00:19:44)

謝謝冠博士。其實等於是基辛格用這種方式給中共遞了一個台階,就希望中共乾脆你就承認你病毒是洩露的,或者說你病毒從實驗室溜出來的,那麼,你乾脆掏錢,然後用這個錢來買斷,希望能用足夠的錢能夠讓美國認可,說你這是實驗室洩露或者其他原因,起碼這個原因必須是美國能接受的,給他一個台階下,讓他等個台子下來,那麼真正會否是這種意義,或者說這種意義能不能實現,就是基辛格這種主張能否實現,我不知道那個墨博士你怎麼看?

墨博士(00:20:21)

首先我覺得一看這個東西,我就覺得完了,沼澤地的這個百年老妖又出來了,這個出來的話這個分量還是比較足。大家知道基辛格在美國的這種左派,還有在這個跟特別是中美關係裡面,他絕對屬於那種太上皇的級別,就是資歷最老的一個了。那首先我想想一下,就基辛格這麼資歷高97歲,為什麼在這個時間點上會出來為中美關係做這麼一個緩和的舉動?

第1點就是說,首先就是中美的關係已經到了一個形勢非常危機的時候,才需要這種最重量級的人,他有點像底牌的那種大王一樣的級別的人物要出現。第2種就是說,中美關係完全還有一絲緩和的跡象,如果徹底是開戰,那基辛格出不出來,沒有什麼用,那麼說明仍然中美和中國和美國政府之間仍然有一絲緩解的可能,所以說基辛格在這個時間點他會出來。但是大家知道現在美國跟全世界已經聯盟達到這個地步,特別是現在只是說人權問題已經讓中共已經非常的焦頭爛額了,這還有大招病毒還沒有出來,那麼這個時候病毒就很可能變成一個可以讓中共緩和下來的一個藉口,但是我這裡會想到一點,就是說中國實際上像一個多足之蟲,也是一個狡兔多窟的一個這種生物,它一定是有很多的地方,如果美國要作為一個大國,要徹底的把中國毒死或打死的話,安紅女士和冠博士覺得是一次重磅的直接出擊好呢?還是用其他的招數,更有效的才能斬草除根?好的

安紅(00:22:20)

我先來一句啊,百足之蟲死而不僵,真的是不可能一下子能把它打死的,所以很可能另外一個術語叫做這個傷其十指不如斷其一指,但一定要打的時候,一定要打到最關鍵的地方。那麼現在這個基辛格真是97歲,97歲多了,照中國的這個傳統的算呢,還得往上去虛兩歲,都已經99了,並且他曾經訪問過中國,這個王岐山,還曾經這個屈膝半蹲半就的來為他系鞋帶,你就可想而知這裡面的關係。

那兩個問題我再問回冠博士啊,就是說第一他這種表態是否意味著美國就是以基辛格為代表的,真的是願意跟中共徹底的區分中共勾兌,還只是說依舊站在美國勵志這個這一方,只是用他的這個既往的將近50年的這種世界,就是他這個歷史人物或者是政治家一樣的人物來影響一下中共,給中共一個機會。

第二基辛格這樣做會否意味著最終這個實權重棒一定要落下來,只不過讓中國稍微緩和一下,不是一棒子把中國直接打死,還給中共一個機會,就是您到底怎麼看?一個是他這個人會否是徹底還得倒向中國,還是依舊要維護美國的利益?第二就是說這種方式運作是一棒子直接打死還是說給中國一個機會,一旦中共不從,繼續作威作福的話,那麼美國該怎麼做就怎麼做?冠博士謝謝。

冠博士(00:23:53)

首先我覺得第1個問題他不會是徹底倒向中共,那他代表的是美國之前的這種基辛格主義,或者是親共派在新的國際形勢下,就是說在新的有種族滅絕和病毒制定的中美關係的這個大方向已經定了,回不到過去情況下的一個表態。也就是說他在這個時候替他這一派的人出來說話,那也是站在美國的這樣的一個角度。因為畢竟我們可以看到總加速師和中共他們之前就一直有錯覺,覺得好像是這個美國的親共派,美國的左派,在這個藍金黃之下,在這巨大利益勾兌之下,他們好像是和中共完完全全站在一起了,特別是在11月3號之前,這個病毒的事情放出來,包括媒體的配合,包括這後面大選的事情,包括這一系列的這種對於美國的什麼種族問題啊,這一系列配合看起來好像他們一直都是和中共站在一起的。但是1月20號的拜登政府上台,這個形勢立馬就逆轉,所以在這裡面就可以看到這個我們講說美國的,它的這種不同的政治勢力,它完完全全在這個時候都是在之前都是利用中共去為自己拿經濟和這個政治利益。

那就像當年這個二戰的時候,共產黨利用日本納粹的侵略,去打國民黨,以外打內。所以在美國它也是之前的事情,也是以外打內,好像跟你站在一起,但實際上只是利用你。所以基辛格他們這一派人,在不管在之前表現怎麼樣,現在大的歷史趨勢已經定的情況下,不能回頭的情況下,那他出來說著話呢,就是實際上就是代表他們如何在新的大的歷史的這樣的一個方向下,在這種情況下去賺錢。那之前親共也是為了去拿你中共的利益,因為畢竟你是這個14億的市場呢,你又是一個這樣的集權政府,去把14億的人民都奴役了起來,它這裡面是有巨大的利益的,那親共有親共的玩法,但是現在反過來反共滅共的時候也有反共和滅共時候的玩法,那就比如說就現在美國,我一方面這個經濟制裁,一方面這個科技制裁,把你這個經濟堵死了,然後台灣第一島鏈封死又把你出路封死了,然後最後就拿個病毒,拿個病毒套在那套一下,軟一下,硬一下,軟一下,硬一下,為什麼這樣,只有軟一下,硬一下,一上一下,才能讓這習近平把通過內鬥把這些上海幫的錢或者其他人的錢通過這個方式弄出來,去給美國現在這沼澤地主人也好,這個美國政府也好,把這個利益分出來。所以我覺得美國他現在這樣的一種形式就是有一派人唱紅臉,一派人唱白臉,然後這樣給你中共一個好像是有一個這種機會,總給你一個機會,給你一個溝通渠道,讓你覺得這個沒有破滅,還是有談的機會。那另一方面加壓那,兩手一上一下來這麼去拿中共的這樣的利益。所以說在接下來這情況中,我覺得如果說美國內部的這種形式還是可控的話,一個就是民意對於這個病毒的憤怒還沒有達到沸點。另一個就是這個經濟的問題,你1.9萬億的紓困方案最後沒有導致經濟泡沫,那在這如果說這兩個雷沒有爆的話,那這個現在是美國政府,美國政治就還有一定的空間去和中共玩這個遊戲,去弄錢。

當然如果說就是美國內部的危機到了這個爆發的時候,包括美國現在有的這種憲政危機,那在這樣的一種情況下,那最後沒辦法,那美國在一定用病毒滅共的時候,他也就會用病毒滅共了。所以我覺得基辛格這個整體的話呢,看下來他還是說在和這個中共喊話,就是說你要達成諒解嘛,那畢竟你放出來病毒,你得讓步才能讓我諒解,所以還是要讓中共去給美國現在沼澤地主人輸送利益的這個意思在裡面,安紅。

安紅(00:28:36)

謝謝冠博士。這個習近平曾經在會上應該是數次談到過這麼意思,就是說中國人民是不好惹的,把中國人民惹翻了是不好收拾的,就說他的話語呢,包括以前曾經說過,這個大海不會掀翻三小池塘,大概是這個意思,就是說怎麼來看一下就是有基辛格這麼一種表示,又習一慣以往的這種強硬態度,到底會否還是deep state或者說是藍金黃的力量讓這個老牌的政客也是應著中共的這個…,他不得必須出來嘛,畢竟中美關係這個破冰之旅啊,包括整個後來的運作一直都是基辛格在裡面。我們也應該可以想像到,當這個川普總統這個2020年初這個真正簽協議的時候,也是把基辛格他們請到那個現場,讓他們在那看,甚至還是先一一點那個給他們講,那麼那時候他出現的時候,其實大家也可以想到一點,就是說基辛格應該還是以美國利益為主,不會完全去跟中共站在一起。但是在這個關鍵節口他出來說話,其實還是有一定的含義。我不知道那個墨博士你有什麼補充?你有什麼看法?謝謝

墨博士(00:29:48)

我同意冠博士的,就是說大家不要小看基辛格出來,這麼大年紀他一定是亂說話。基辛格能出來,他不是代表個人,他應該是代表美國相當一批勢力和左派來說話的,也就是說它這裡面會代表著美國一個非常強大的聲音。為什麼這個強大的聲音要給中共要留一條後路呢,因為這些人其實是有政治智慧的,當然你可以看到它裡面也可以說是有政治陰謀的。就是一戰以前實際是帝國主義或者說資本主義的利益分配不均導致的敵對,那麼現在如果中美是利益分配不均的話,那相當於基辛格代表左派給中共伸出了一隻手說,我們在利益上仍然還有共同商討的餘地,那這個很簡單,就是伸手要錢。中共這個時候美國人伸手中共願不願意給錢呢?我相信按照中共的現在的話,它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他一定大很大的程度上,會把利益會輸送給基辛格。因為這是他可能唯一的一個機會了,這個就是一種就是說為什麼說基辛格這一塊還是有智慧,就是他想仍然利用中美之間的危機賺錢。大家知道嗎?危險是個賺錢,這些人並不是很傻,而且相當有政治智慧的人,那麼給了這次錢的話,中美的硬脫鉤對兩國經濟都是巨大的創傷,甚至對世界都是巨大創傷,如果能緩和,甚至從裡面拿回巨大的利益,就是一個非常高的姿勢。我相信基辛格是為他整個所代表的這個派系,在向中共就是要拿保護費,那麼我相信中共會一定,而且這是保護費的這個額度絕對不會低,我覺得甚至可能要達到中共能給到一個極限值,才有可能把這個視頻。其實基辛格實際上是讓中共一個大出血的一個狀態,那麼我現在就是以基辛格的態度想,如果中共是這次上鉤了,願意跟基辛格的勢力進行勾兌,願意把大部分的利益和讓出讓給基辛格的話,我覺得安紅女士,冠博士我覺得美國還會在接下來的手段對中共繼續出手呢,還是拿到利益就有可能真的緩和了,我覺得可能很多聽眾對這個是比較關心的,聽聽你們倆的意見,安紅女士。

安紅(00:32:28)

我也談一下啊,就是說我先講一個故事啊,我應該是少年跨入青年時期的時候,讀到一本這個以色列人或者猶太人如何給他們的孩子進行這種教育。一方面他們強調讓孩子們去讀經,就是大段大段背誦這個這個舊約背誦聖經,這樣的練毅力練智力練這個那個記憶力。第二在這個言傳身教中的家長,尤其是父親都要給孩子講怎麼樣來做生意,其中有個故事呢,我這一輩子都不會忘記。也就是說父親讓孩子,順著梯子爬到樓上樓頂屋簷上,然後把梯子撤下來說跳下來,跳下來爸爸在下面接著你,這個孩子一開始肯定是害怕的,不願意跳,但他爸爸就鼓勵他說你跳下來,爸爸在下面接著你,這個孩子終於要跳了,就跳那個瞬間的時候他爸爸把腳挪開了,這個孩子自己跌倒在地上,這個孩子站起來之後父親就告訴他,看著一個一臉幽怨兒子才說,在商場上不要相信任何人,這個故事我迄今讀起來,因為這個猶太人的這種教育啊。我們知道這個世界上改變世界的猶太人基辛格先生,其實在裡面是可以占到絕對可以占到一席之地的,那就是說他這個時候伸出橄欖枝,作為我來說,我同意墨博士的多半說法,就是說他有可能以他為代表的背後那群也是要跟中共要這塊利益的,你盡可能拿點錢,花錢消災。但是如果能夠滿足了基辛格這一波的利益,但是並沒有滿足另外一波利益的話,那一波人是堅決要追責,讓中共徹底賠償的同時,要賠償得很公平。

那為什麼基辛格說要回到一戰狀態,一站狀態就是因為整個這個地球也好,世界也好,利益瓜分不均,老牌的那些殖民地國家幾乎佔據了所有它能佔有的殖民地,那新生的國家最後都分不了一杯羹,所以才會這個大戰開始,那這種前提下,所以基辛格才一下子就一針見血的點出了回到那個地方有那個時候的危險。

那換言之那如果說兩廂權衡兩個派別或者兩個這個互相,可能趨利一點的這些派別,它真正都要這個利益化,中共滿足不了怎麼辦?難道會陷入戰爭嗎?還是說基辛格還有另外一個後手,就是中共一旦給不夠錢,或者是不願意給或者說給的沒有滿足的話,那真對不起,基辛格還有一個圈,就直接像那個父親一樣,挪開了讓你掉下來,然後我再該怎麼做怎麼做,所以我這麼看,所以這裡面呢,我們大家那個戰友們觀眾朋友們都可以自己開下腦洞,留在留言區,我們看最終事態如何,然後然後我把這個提問還提出給冠博士,不知道冠博士你怎麼看?

冠博士(00:35:15)

嗯,是的,因為現在的這樣的一種情況,美國施加了巨大的壓力嗎?那就是給中共內部的這樣的一個內鬥,那中共如果說內鬥的話,那它一定是會有這個利益的搶錢嗎?那就是最後就是總加速,是習近平搶錢的時候把錢分給美國這些沼澤地,主人就算了,所以說是這樣的一種態勢,那至於說會不會最後導致不滅共呢,那是肯定不會的。因為中共的這樣的一個態勢,當你所有的經濟的三駕馬車,一個外面的投資,一個你自己的外貿,還有一個是房地產,那兩個已經沒了,房地產的泡沫肯定遲早要破。所以說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下

那中共的這種危機它是一個必然的,只不過是說在你死之前去把你最後的利益去拿走,因為現在大的方向已經定了,那幾個制裁不撤那幾個,最關鍵是中共打擊的重錘不撤,那中共就沒有任何活的這種空間。就像我們講說基本上,就是美國和中共之間你就可以想像成這個總加速師習近平,他已經被這些制裁都圍起來了,然後圍起來了呢,美國又把第一島鏈封鎖了,相當於把你這個房間的後門也堵死了,美國把這個習近平總加速師圍到這個封死的房間裡,然後這個時候賀錦麗就進來了,拿了一個繩子,繩子上寫著病毒兩個字就套在這總加速師的頭上了,總加速師就著急了說,我拜登大哥呢,你趕緊把他叫過來,我們之前說好的,賀錦麗說的是拜登大哥,老年癡呆他聽不見,現在我來負責,那習近平說,那這個怎麼辦呀?你給我留點機會吧,賀錦麗說沒機會了,然後把這個繩子一緊。然後這是習近平又開始叫了,你輕點兒,輕點兒,我還有東西給你啊,這時候就把上海幫的這個錢包掏出來了,然後再過兩天又把曾慶紅的鑽石又掏出來了,最後就全給賀錦麗、美國了。那給完了之後她說,那好吧,我給你鬆一點鬆一點,讓你喘兩口氣,再過了幾分鐘又緊了說,不行啊,你這剛才給的錢包和鑽石,雖然是給了,但是我那邊內部的壓力,那川普總統那邊還是在逼我,我沒辦法只能這麼勒你。所以就在這麼來回搞幾下的話,就把中共最後錢全吐出來了麼。這個就是美國現在這種沼澤地傳統政客他們的這樣一種戰略,所以基辛格在這裡面出來說這話呢,主要還是代表著這一派人去和美國的這種沼澤的主人的整體的這種戰略去配合吧。我就最後想說,這個滅共確實是要靠中國人自己,因為你說美國他會不會滅共,美國當然不會滅共,但是美國可以做的事,他給中共施加於最大的壓力極限施壓,讓中共去給他利益,所以美國現在這種滅共的政策也是為了他自己的利益,而不是為了中國人民。所以說如果說真的要讓這個中國人民能真正解套的話,那一定是最後中國人自己滅共了,這個時候這個利益才是屬於中國人的。否則的話,如果說真正搞到當年那種像希特勒一樣徹底打爛這種情況,那最後西方在這種情況下也是衝著中共的錢和利益去的

安紅(00:39:14)

謝謝冠博士,因此我們從這一點可以往下延伸一下,就是說新中國聯邦的成立有多麼的重要,一個這樣堂堂正正站在海外的國際舞台上,能夠隨時隨地給所有正義力量輸送情報,同時能夠讓他們得到驗證,再者真正來挺身而出爆料爆出真相的全都是華裔,全都是我們中國人,所以真正這一點才最終能夠成為一個力量。

第二這種力量最終也可以最大限度的遏制所有這些盜國賊利益,不至於被deep state或者是所謂這些華爾街跟中共長久以往勾兌的這些個人或者集團利益再一次掠奪。那為什麼呢?那我們能夠站出來,能夠跟隨爆料革命,就是希望這些財富能夠最終(不一定)是100%了,因為還要按照國際這個程序法律走,就是大多部分能夠最終還給中國人民。那這樣的話才是真正我們最終的一個目的。

第三想說一下,我剛才想了半天還有一些變數,諒解本身其實是在給希望,或者說給一個過渡的階段,但是如果說最終像習近平一意孤行下去的話,那最終有可能還是三條路,第一個一意孤行繼續強硬對抗,那也倒逼著美國不得不最後強硬出手。第二就是說有沒有可能這個習也學拜登,這個畢竟40多年老謀深算的一個老政治家,老政客,他的應對方式真的可以說是爐火純青,讓人捏不到把柄,那麼他有沒有可能就是徹底根本就不搭理基辛格這一套。第三個,會否半推半就,完成基辛格遞給他這個人的友善,所謂的這個半支橄欖枝,把這個錢真正乖乖的交給這個基辛格代表這方面力量。另一方面他就又陷於一種博弈或者危險狀態,就說你川普總統為首這一方和其他的那幾方,依舊有可能也要從這個最正義的立場上,中共賠償美國乃至於由此引起的這個全世界的國家都要求中共來賠償。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真的像120年前那個辛丑條約,再一次把這個中共盜國賊從14 億韭菜身上掠奪的這個民脂民膏,分給這些所謂海外的這些勢力,那我不知道這種未來的趨勢。墨博士您怎麼看?有什麼見解?謝謝。

墨博士(00:41:41)

安紅女士說得對,其實我也想到,就是說會有兩種趨勢,第一種就是習根本不理基辛格,對基辛格的這伸出來的話,就是感覺基辛格的這個老狐狸要價太高,簡直是貪心不足,他根本不理解。那大家知道嗎,如果貪心不足,然後不再理解,甚至說一毛不拔不輸出利益的話,那麼基辛格就很簡單,基辛格就會回去跟其他的這個左派和他的幕後勢力說,沒有辦法,我現在搞不定中共,中共不願意跟我們和解,要硬到底,那麼就像很可能就是從一戰前的狀態回到了二戰前的狀態,大家就成了什麼?徹底撕破臉的敵對關係。那這個時候就是說基辛格就很簡單,你們還想要錢嗎?中共有錢那他不願意給,不願意妥協,那隻有怎麼辦,那隻有硬搶了,你們如果不想把自己的錢跟中共這麼多勾兌的錢砸在中共,那隻有一個辦法去搶過來,那個時候其實就是有可能真的是美國所有的勢力,所有的跟中共不管勾不勾兌都要從中共身上刮一刀,那就是全面反共,甚至中美的戰爭都會可能開始的一個局面。這個我相信應該是中國這邊,特別是中共習應該看得到。基辛格基本上應該是軟化的,最後的投機的機會之一了,應該不會太多了,如果放棄的話,中共的這個中美關係會急劇之下,甚至跟世界脫鉤會變得更加地加快。

還有另一種的話,我覺得這個事情就比較微妙,因為這個事情就很簡單,要看美國就是我想的,剛才冠博士說的那個笑話,我也接一個。我突然想起了郭德綱有一個相聲說,先問他這個億萬富翁來了,你怎麼不給點面子,然後郭德綱就說那個億萬富翁那個錢是他,又不是我的,我為什麼要給他面子,他說我把錢給你了,你不就可以有面子的嗎?錢都是我的,我成億萬富翁了,那我還需要給他面子嗎?這個時候又會出現一種情況,基辛格如果大量的或者基辛格背後的勢力,大量榨取了中共的利益,中共變成了一個一窮二白的時候,這個時候中共勾兌全世界的底氣和資本已經失去的時候。大家看看就像一個突然被人搶走了金磚的窮人的時候,這個時候打他是不是非常非常的容易,這個時候中共甚至說一個指頭就可以把他碾死的時候,是不是非常的簡單。你現在還有錢,當你錢都沒有的時候,基本上就會變成什麼任人宰割這個,我覺得這個如果是這一招的話,我覺得基辛格跟左派太黑了,簡直比川普總統還要陰險,大家想過沒有,這個絕對是中國的絕戶計,就有點像中共裡面先欲擒故縱,網開一面,隨後是一網打盡這一招,我覺得對中共的這個斬草除根,絕對是更加狠毒。

墨博士(00:45:00)

我覺得對中共的這個斬草除根,絕對是更加狠毒,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我覺得左派這邊比右派的形式更加的這個極端。好的安紅女士。

安紅(00:45:12)

想起了釣魚的一種釣法,就是當細竿碰上了大魚或者鉤子不夠大,但是正好那一天釣了一條大魚的時候,你是要溜魚的,你不可以直接去拽它,因為這個收杆的過程中,就會發現這條魚可能很大,然後你要慢慢的溜,要拉緊收一收,然後再放一放,讓魚自己再遊一遊,然後再拉緊,收一收放一放。就跟剛才墨博士同理,就說那個套在絞索上的繩子要稍微鬆一松,再緊一緊,真的是一直拉的話可能容易折,還有一種,你放的太鬆,鬆的太遠,魚就跑了,所以就說這裡面蠻微妙的。我也琢磨出這個門道來了,就說真正為什麼我們當時在1月20號之後那幾期節目一直在說民主黨上來的話,往往有可能把中共玩得更絕。這個90多歲高齡的基辛格真是不虧為一位老謀深算的老政客,那他潛在這裡面的很多含義是字面上未必能夠讀懂和看清的。

那中共到底會怎麼走?習到底選擇什麼樣的方法?習自己就像是那條直接被收網的魚,他是直接掙斷魚鉤跑掉,即以一種局部地區,台海衝突或者是戰爭衝突來化解局部危機,但是最終還是難逃被滅掉的命運,還是說最終當一切經濟泡沫都破碎了,整個這個民生凋敝,失業人數倍增,最後導致很多人民上街抗議的狀況出現.他真的是無論如何也按不住的時候的話,有沒有可能從中共內部發生其他的一種裂變或者譁變。還有就是說有沒有可能習包子在這個地方最終會認慫,很多方式我不知道冠博士你怎麼看?謝謝。

冠博士(00:46:59)

如果我們去看這個阿拉斯加會談,包括現在中共在歐洲的大使和歐洲的政客演的這齣戲,不就是互相對罵嗎。我們首先說他們這個里面有個默契,最重要的默契就是不提病毒追責,這是雙方的一個默契,那在這個默契下各取所需。那歐洲和美國政客呢?現在站在了道德製高點說中共在種族滅絕和人權的問題,可之前在香港死這麼多人,他們這些政客都不說話,現在過了這麼長時間才開始說,我們要想想在中共國內受苦的人民。當然我們也不說他這話說的有錯兒,只是說他們是不是說的稍微晚了一點。但是不管怎麼樣這個演戲就代表著滅共是代表政治正確的大潮,那麼所有這些歐洲和西方的議員都在用這個來撈取政治利益,那這個是西方這邊的默契。

或者說是反西方的大背景一定是為它的內部政治鬥爭所服務的,因為現在我們看到這個總加速師之前在1月22日不是被逼宮了麼,幾派都希望讓他下去,所以那個時候我想他肯定就意識到了要加緊奪權,現在內部也是啊,我們看這螞蟻金服被他折騰了這麼長的時間呢,現在習近平他肯定是在全面搶螞蟻金服的錢,那前兩天不是一個牆內的新聞也爆出來,把螞蟻金服背後的這幾個股東關係全說清楚了嗎,什麼四大資本派係後面基本上都是上海幫的人,這就是習近平要動手的一個信號。所以最後這麼搞來搞去,他的核心就是我要反美,反西方得要有民主民族情緒,那麼如果人民的這個道德製高點被我​​佔據了,那我要怎麼搶你上海幫的錢呢,你上海幫什麼江啊、曾啊這些人是和西方勾兌的勢力,這話沒錯啊,他們這些人確實是和西方資本有直接勾兌,那我習近平現在就說因為你們和西方勾兌了,所以我要搶你們的錢,我還有道德製高點,我還有這些民族情緒,幫我一起來打所謂的人民戰爭,然後打造了這樣一個氛圍,把他們這些錢都搶了,搶完了之後,那不就是自己拿一部分,西方拿一部分,把這些錢分走了,分走了之後西方也很高興,因為也拿了錢了,也拿了政治利益,它自己的內部也會高興,也拿了錢和政治利益。所以這個就是達成一個默契,所以現在看來短時間內習近平和西方是有一定的默契的,但是這個他能維持多久?因為首先你要這麼想,因為搶錢不是一個可持續的發展的過程,上海幫被搶了一次就完了,那你如果再需要錢的時候,你還要繼續搶別人,總有搶完的那一天,而且在這個過程中來自內部的抵抗壓力也是越來越大的,畢竟上海幫再怎麼說也耕耘了20多年的時間,覺得本來習近平是我們安排的一個傀儡,結果你現在要去掀桌子把我們的錢都搶了,那他們之間的這種較量在接下來的過程中也是會越來越激烈了。但是滅共本身就是讓中共各派係發生內鬥嗎,那不管這個結果是怎麼樣?雙方只要互相有損耗,我覺得在目前的情況下從滅共的角度來說都是好的,所以說最後就像之前文貴先生說過的,新中國聯邦一定是打掃戰場的那一個。

但是另外一方面呢,我們絕對也不希望中共在滅亡之前因為他的瘋狂帶走更多的人,所以在接下來的過程中短時間的默契很快就會被打破,然後新的來自美國國內的憲政危機,經濟危機和病毒的壓力,最後還會導致新一輪對中共的出手和討伐。所以在這樣的一個過程中,中共的滅亡是注定的,只是形式和時間的問題,那我相信最後也許是一個比較意外的脆斷,然後中共就結束了,安紅。

安紅(00:51:47)

謝謝冠博士啊,聖經上有這麼一段預言,就是說什麼時候開始這個世界到了末日,什麼時候開始這個世界進入一種癲狂一種瘋狂,就是當國家攻打國家,民族攻打民族的時候,各地可能出現災荒,然後頻發火山噴發和地震這種大的自然現象。那這個基辛格為什麼說世界要進入一戰前的狀態,第一次世界大戰可以說是國家和民族被捲入最多的一場大戰,然後就是二戰,真正人類在這一波有史以來在上個世紀從1914年開始一直到現在為止,整個世界都沒有消停。所以我們可以從已經過去的歷史中能夠看到這裡面各中的變化,現在其實就在第三次世界大戰之中,中共國直接襲擊了美國,而且美國本身遭受了重創。在這個重創的過程中美國的人民逐漸醒悟了,美國的黨派也逐漸醒悟了,美國的政客們也逐漸領悟到了很多,在這個時候我不知道墨博士這邊還有什麼補充,從您這個發散性的拓展思維再看看關於這個話題還有什麼補充,謝謝。

墨博士(00:53:12)

其实这个话题刚才冠博士说的很清楚,但是我注意到一点冠博士说的很对,就是说这里面最终会把中共订死或者最终把中共推到悬崖边上的最有效的方式就是揭露病毒来源问题,但是大家知道最近在病毒问题上一直出现了很多奇怪的声音,甚至现在网络上还出现这种说是实验室泄漏,我甚至在国内的论坛上还能看到有人检索出网易的这个新闻出来,也就是说很可能中共的这种实验室泄漏,如果被美国利用的话,就会得出基辛格给出来的这个关于一战也可以被谅解的这种可能性,因为实验室泄露可以被理解是误伤,如果是误伤你只要赔款取得受害者的谅解,那么你们就可以息事宁人,只是一个价格和筹码的问题。那么现在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如果不是实验室泄露,因为基本上实验室已经定了,那么只能是另外一种说法,那就是实验室制造和定点投毒,这样就会是二战的那种敌对状态。那么现在的问题就是说中共在病毒上面就非常的微妙,在病毒起源的定义上绝对是中美之间的一个新的战场,请导播切到我们一直关注的一直没有出来的世界卫生组织的这个报告,难产的报告据说是很快要出来了,但是问题是,这个难产的报告出来的比较滑稽,你可以看到世界卫生组织的说法是什么呢,需要在成员国之间的讨论后才能发表,我们看一下安红女士跟冠博士有什么看法。

安紅(00:55:07)

我先過渡一下,小串場啊。其實我們都知道這個真相是什麼,對吧,因為閆博士已經挺身而出向全世界告知,並且路德社節目是在去年119就已經告訴給全世界了,但是我們也分析過了,兩次世界衛生組織的小組分別前往武漢,最終一次是以唱卡啦OK,喝白酒,然後有美女獻果盤而終,至於他們三更半夜幹什麼咱們真的不難想像。但是後來我們發現這樣一份報告竟然如此之難產,那在現在這種半推半就馬上就曝光的時候,竟然又來了一種說法,要所有這些成員國通過討論同意後。那換言之,這個球在內部踢來踢去,完全有可能內部難產還是出不來,或者勉強的被催產出來,被切了一刀直接拿產鉗子給夾出來,就已經不是我們原來期待的一個正常的臨產狀態了,新生嬰兒恐怕也要讓人大吃一驚,為什麼呢?因為他完全不知道是經過了怎麼樣的一種狀態,或者基因已經被修改了,或者說其他狀態已經被改變了,那麼這麼一份報告最終能否讓世界信服,能否像當時這個紅衣大主教所說的整個世界的軍方都知道他們的那個內部事實真相是什麼,只是不敢說和不願意說。那麼這樣一個遲遲而來,到現在還沒讓我們窺見廬山真面目的報告,到底能否有足夠的說服力,或者因為沒有足夠的證據跟說服力,從而還不能以自然來源,或者其他的方式向全世界來解釋病毒並不是來自實驗室產品,所以這裡面其實也蠻微妙的,我不知道這個冠博士怎麼看,謝謝。

冠博士(00:57:04)

對我來說呢,這個報告他實際上一直是在為政治服務的,因為世界衛生組織本來是要在1月20號之後就要開始調查的,那個時候中共已經準備好用世界衛生組織和拜登政府演戲了,因為你拜登政府不是指責川普總統隨意退群嗎,不是說要川普聽科學家的嗎?那我中共也說我也聽科學家的,那我也聽這個世界衛生組織的,那這個時候如果說拜登政府接了這個盤的話和中共達成一個默契的話,就是美國認可了世界衛生組織的這份報告,那病毒是不是就來自於自然了呢,所以說中共他是打著這樣一個算盤的,所以當時新聞也是很多,有調查啊什麼的,那個打雜客又出來接受采訪,說武漢的科學家很配合啊,沒有什麼這樣那樣的事情等等。但是在那個時候拜登政府一上來,他就把中共手上世界衛生組織這張牌基本上就打掉了,因為那個時候他就說我們知道世界衛生組織和中國有各種這樣的關係,所以我們不認這個報告,如果真正想知道病毒真相是怎麼樣,我們需要美國科學家獨立的進去調查,然後有什麼樣的結論等等,所以在那個時候我們就認為拜登政府在病毒來源的這件事情上是在拖,我既不承認中共的說法,我也沒有很強烈的意願馬上就推進說病毒來自實驗室,那有可能是因為他在審核川普前任政府的所有情報和證據,那也有可能是他在這裡面試探,在看哪一邊的利益更大一些。

但是不管怎麼樣,兩個月過去之後,昨天晚上我們講到CNN報導病毒真相的事情,這個就代表了拜登政府的一個表態,雖然不是官方人員出來正式表態,但是他找了一個前任衛生部的官員,而且人家自己說我就代表我自己,但CNN的幾個主持人說不他不代表他自己,我同意他不代表他自己,有這麼多證據他一定背後代表是一群人,所以當你左派民主黨的官方宣傳機構,其實大媒體就是宣傳機構,在說這樣的事情的時候,再用主動的口吻去說他不代表自己,並代表上任美國政府的時候,這個實際上就是拜登政府的一個正式表態。拜登政府不方便說的話由CNN這樣的官方宣傳平台借前任官員的口說出來,所以說拜登政府正式表態病毒來自實驗室,現在就讓中共和世界衛生組織的這場戲很難演下去了,那麼現在世界衛生組織官員現在這個時候強調說,該項調查並非獨立調查,而是世衛組織與中國的合作項目。那就非常有意思了,那首先他們面臨來自中共國的巨大的壓力,那當然了,這是中共讓他們去寫,是來自自然,他們也不敢去寫來自實驗室,而且之前不是這個吵來吵去。說了嘛,說極不可能來自實驗室,我們都不要考慮這樣的一種這樣的一種可能性了;那現在又要求是和所有的國家都要同意報告,所有專家都要同意,我們還要中英雙語版本什麼審核定稿,所以這裡面意思就是說他實際上是世衛組織是在告訴外界說,那這報告就是中共國政府控制的。

另外一個他說是和中共國的合作項目,意思就是說,那我們這個報告出來的結果,那到時候如果說不被世界認可了,那你別怪我們世衛組織,因為它是和中共合作的,那言下之意就是都被中共控制。所以現在世衛組織它已經開始甩鍋了,世衛組織它已經開始準備給自己這個一些理由去跳船,去洗脫了,所以我覺得這裡面的這樣的情況呢,接下來就可以看到這個報告最後出來呢,它應該是一個滑稽的報告。但是不會被西方政府,包括美國包括北約這些國家之前通過證據情報都認定了病毒是生化武器,這些國家他絕對不會認WHO的這個報告;而WHO它在這個時候也是有一個跳船的意思。所以基本上我覺得總結來說,這件事情就代表著中共想打WHO的這張牌徹底被廢掉了。

安紅(01:01:52)

新疆棉其實是屬於很貴的棉花,這個新疆產量也僅僅次於印度,真正國民能穿上新疆棉的其實真的不多。就像泰坦尼克號撞冰山的時候,這個頭等艙二等艙上面一層,他們看見這個船裝冰山了,他們已經意識到了,可是底倉的人可能很多人還不明就裡,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其實現在這個世界狀態非常像這樣。

好,我們從明線暗線能看見三條線,一方面是WHO已經早早的開始為自己出溜腳底板抹油,抹上西瓜皮也好,抹上什麼這個花生油也好,它已經準備開溜了。

第2點同時它開溜的時候,它真正把這個鍋一方面甩給中共,也甩給中共,我是跟你合作的。另外一方面甩給了這個世界,我們都不認定,都不認為是自然產品。第2條主線就是在這個節目中雖然不是非常滑稽,就說那個前政府底下的官員,他還說我代表我個人,結果恰恰主持人說NO,他是代表前政府。恰恰迎合到我們之前所有的分析,就是說整個大的這些國家的政府,主要國家,正義國家其實都已經知道,這樣的它就是一個實驗室產品,同時它就是一個是生物武器。

基辛格這個時候呢,關鍵時候下台來抹稀泥啊,來說一套圓滑的東西,最好是我也不碰你,你也不碰我,但是給中共伸出了半支橄欖枝,就說如果你願意達成諒解的話,可能現在來說就更明朗了,就說你乾脆別說來自然,你就承認了吧,是你實驗室洩漏。可是我們美麗的這個雙牌博士閆麗夢博士早就說過了,沒有任何理由洩露。應該是北京台在2018年2月份19年2月份還做了一期節目,說P3實驗室都絕對不可能有任何洩露,更遑論P4。所以這三條路線,讓我們歸結在一起,我們突然發現習近平習包子沒有餘地可以再走。這種境地下他現在陷入一種尷尬的時候,我們真的不太清楚,這條船最終是徹底直接就撞下就沉下去了,還是說它還有回寰的餘地?還這個比例到底還能占到多少?如果它一味繼續這麼強硬下去的話。我不知道這個墨博士還有什麼補充,謝謝?

墨博士(01:04:14)

安紅女士說的對。就是病毒武器,特別是這個病毒的定義,實際上現在中共左右為難、進退為難的一個選項,它一定想把連實驗室都抹去,但是現在由於整個爆料革命,還有我們閆博士的各種推動,很多的科學家也加入進來。這個也可以看出,為什麼WHO的這個報告可以一再難產,難產到最後都要改產的這個地步,就是說連剖腹產都不敢用的時候,就說明這個報告已經基本上就是錯落。

這裡面我覺得WHO的措辭,冠博士分享的,它是要抹油,為什麼抹油?它其中有一句話就是說,中共合作項目以及是跟中國政府的這件事,就說它說的這個報告是由中國政府定制報告,就在科學界,就是你拿了項目的錢參加了合作項目,你做的這個報告最終是要交給項目的讚助方,資金(funding)的來源和組織者,那麼這個報告實際上真正的根本不是一個獨立的科學報告。世衛組織說,實際上我只是組織了一批專家,完成了一個中國定制的一個合作項目,那麼這個報告的這個成分實際上就已經大大降低了,這是一個WHO逃脫責任的一個很大的方法。就很簡單,以前大家都很重視這個合作報告,這就相當於一個大考,它現在說這不是考試,這只是測驗,現在測試也不是了,現在這個是作業,最後到作業也不是,只是課外活動,沒有無關緊要。WHO先把這個報告再降低可信度,也說明什麼?整個在病毒來源上全世界科學家的正確認識和質疑。但WHO已經覺得再幫中共擦地都擦不及了,這個時候就是一個很明確的,這個時候就相當於安紅女士說的,中共現在只有兩個選擇,一個是想辦法用實驗室洩漏把這個罪擔下來,然後去擺平,拿錢去擺平;再來一條就是死不認賬,但是最終被全世界認定你是投毒和生物戰,讓它死得會更慘。所以說現在中共雖然感覺是喘了一口氣,還等著死亡的狀態,實際上它已經走到了兩條都是死路的這個路口,只是選擇一個早死和晚死。看到西方國家這個派系的鬥爭,有的人希望乾脆利落,有的希望是什麼?叫做什麼請習入甕,慢慢的把你搜刮完再整死你。這方面我覺得習是一個比較艱難的選擇,因為這個報告再拖也拖不了,再過幾天一定會出來的。好的,安紅。

安紅(01:07:20)

我覺得這個話題應該是說,我不知道戰友們還有什麼互動的,我覺得我們應該分析的相當清楚了,我就是說還有什麼可以繼續開腦洞的,我不知道那個冠博士還有其他的什麼發散性思維,你覺得這個這個話題還有什麼再繼續補充的?謝謝。

冠博士(01:07:36)

我舉得中共病毒的事情真的是沒辦法,就像剛才墨博士說的,你前後進退都都已經走不通了,那麼如果說你要真的要承認洩露的話,那首先面對的是這些巨額的賠款。巨額賠款,你內部就需要你的這些極權,包括把這些上海幫什麼派系,幾個其他派係都搞定,而且需要找這個負責人,要演一整套戲出來。這個是非常難的。

第2個呢,即使說你中共敢說是洩露,那美國的拜登政府他敢不敢就把你這個洩漏就接了,後面的事情就不追究了,這也要畫一個巨大的問號。因為美國他現在的這1.9萬億美元的事情,包括之前大選的事情,這都是給現在這拜登政府埋了個雷。那一旦經濟泡沫泡沫破了怎麼辦?那一旦說內部憲政危機要爆發了怎麼辦?他必須拿中共去負責。那如果說你在這兒洩露,你就敢只承認一個洩漏,後面把自己路堵死的話,那麼對於這拜登政府他肯定也不會這麼做。所以他最後的情況下,一定是要從這個實質的推進上,不管是內部還是對外也好,一定是要走到這個生化武器或者超限生化武器這一步的。不管用不用,他一定要把這個東西拿在手上,他自己才能安全。因為這個拜登他是怎麼上來的,所有人都知道你特別是沼澤地主人,那反過來呢,沼澤地主人就最後一直可以拿著這個去可以說鞭策他也好,說好聽叫鞭策,說不好聽叫威脅。那不管怎麼樣,這個最後呢拜登他一定是要把這所有的這個美國內部壓力全都甩到中共上。那一個實驗室洩露呢,我覺得不一定能把這個壓力全部洩出來。

那麼另外一點呢,我覺得從WTO這個態度就可以看到,那如果說這些東西最後真的是洩露,那WHO我拿了中共的錢,我說是來自自然的,我也沒排除洩漏。我說可能性很小,但是最後發現是洩露,那這個時候WHO最多就說一句說,啊我們的判斷不准確,在科學上我們可能被某些證據誤導了,他還是有台階可以下的。那拿了錢拿了台階下,我覺得這個對於他來說未必是一個特別壞的選擇,但這個時候他急於甩鍋啊,說是和什麼中共國合作的項目。所以WHO這些人他們現在也意識到了,如果說這事情最後真的在西方被定成生化武器或者超限生化武器,那他們就參與調查的人包括WHO,他是要上審判台的。所以對於這個時候,我覺得他們也非常清楚的意識到,現在這個國際形勢是什麼,所以這最後就看到了這個中共生態圈的崩塌。

中共不是用藍金黃在這個世界建了這麼大的親共生態圈嗎?所以說,但是現在就面臨全球的滅共大潮的時候,他用錢,而不是說用另外一種什麼信仰宗教等等那樣的一種比較高級別的組織方式組織起來的這種組織,在這種全球滅共的大潮面前呢,它這個錢絕對是靠不住的,最後這個崩塌的也很快。

當然也很正常,比如說西方文明啊,這個高級文明啊,他的這種對人類有效組織形式的文明,比如說像宗教信仰這種等等,都是經歷過千年的考驗呢,那他建立的時間很漫長,所以它穩定。中共這完全拿錢買的,就這麼加入WTO這是10年20年的時間,你建得快最後散得也快。所以這是WHO的事情。包括我相信後面這個一系列的這個國際組織,越來越多的人都會慢慢的去和中共切割。安紅。

安紅(01:11:39)

謝謝冠博士。講三條吧。第1條就是說,今天路德都不在,沒准說我們路德社忽悠。不得不再說安冠墨談有沒人在乎,但是永遠讓時間去說話和證明,一一可以得到驗證。

第二呢,我們真的不再去寄望預期說到底是哪一年?哪月?哪日能夠滅共,但是我自己今年的感覺,尤其是從1.20之後,哪怕很多戰友當時看見那個川普總統沒能如願以償連任,哪怕是覺得,唉呀,好像這個拜登上他就如何如何?但是今天兩個月多一點的時間,我們真正看到的是:這個世界格局一點也沒有減弱,它滅共的速度反而是,有一種感覺也就有一種冥冥之中的注定,讓它一定是按照一個既定的軌道往前繼續。

第3個,拜登上台之後呢,其實美國的媒體也在詬病他。兩個多月了,他這個白宮他都沒怎麼住,昨天節目還說每個星期一中午他都回他特拉華老家,然後去遛狗,那麼白宮本身靜悄悄,或者說失去了以往的生機,甚至新入駐的這個夫人都沒有再去做任何裝修的,大家從這一點也能也能否剖析出,拜登的心態到底是什麼?說白了呢,他自己也惶惶不可終日,他可能自己也不認為自己能夠很長久的能夠住在白宮。一方面呢畢竟年齡大了,也那個上舷梯還跌了跌倒三次;另外一方面還是有多少有點心虛;第三,他可能真的是作為一個總統,上台之後看到了更多的例證,才恍然大悟,原來中國也把我給涮了。

所以這個時候呢,他的這個爐火純青的這種搞外交搞政治這種策略跟技巧,在這個時候真的是幫了他很大的忙。所以就說我不知道,這個墨博士有沒有從這個一些這個蛛絲馬跡中,或者一些這個平時他的這種表現中,能夠稍稍分析出拜登的這種心態,他到底是如何比較圓滑來面對中共的這種動不動就隔著洋或者是噴17分鐘,說這個拜登是小人?拜登沒有按照除夕之夜的這種談話,如何如何繼續按照他的承諾去做事情?不知道你有沒有這方面的稍稍的小例子?謝謝墨博士。

墨博士(01:13:59)

我覺得,特別是昨天聽到中共環球時報攻擊拜登是小人。我覺得這個沒用,說拜登是小人的時候,其實是無話可罵的一種境地,包括基辛格和拜登,在中共眼裡都是老賴,老賴的意思是,拿別人的錢不干事,不做聲,不還錢,這種就是老賴。但是這兩個老賴的段位絕對是最高級別的,其實我覺得,罵和攻擊對這兩個人其實不但沒有影響,反倒會對這兩個人有一種助力。因為他會很清楚的看到中共的弱點。但是這兩個人仍然為什麼願意給中共現在還開一道門,願意唱這個紅臉?第一, 他們仍然有一定的把柄在中共手裡,當然也不急於翻臉,對他們都沒有好處。

第二,既然中共現在還有如此大的利益,為什麼不從中國身上再刮一點肉下來呢?中共再小的肉也是肉,大家知道為什麼說清朝更不一樣,清朝那時候八國聯軍打下來,有市場,有白銀,中國的各種物資都是值錢的東西,可以拿走,但是中共現在沒有,你把中共產的糧食賣,外國人要嗎?外國人能從中共購買和拿走的東西少之又少,白銀也不要,什麼都沒有,那隻有中共手裡的美元,這些資產才是他們想要的東西。所以說這裡面就出現一個問題,這些人又不想跟中共撕破臉,又想要中國的東西,那最簡單的東西就是給中共和習下套,這個是最好的方法,要騙完你,再殺你,這種事叫做什麼?最高級斬草除根方式。我相信拜登包括基辛格他們後面的勢力,現在的推手,絕對是往這個方面走。好的,安紅。

安紅(01:16:00)

我們再三強調了,中共是一種完美犯罪,他認為這蠻完美的,構思得完美無瑕,它也運作經營這麼多年,我不知道他有沒有發現啊,它完美犯罪,你只要是犯罪,老天爺這個監督之下,或者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之下你一定會露出各種破綻,一旦一個破綻露出來就會牽扯到另一面的,所以真正它誤以為的完美犯罪其實是破綻百出。

第2我想說什麼呢,是這個華春瑩,她一再強調說,這個張口人權、閉口追責,中間其實過渡的還有脫鉤,現在還多了一直在旁邊重磅實錘的就是這個病毒真相,時時刻刻敲打著中共,那中共可以說是無處可逃。那今天我們就差不多時間到了啊,我們就請冠博士再給我們稍稍小結一下,謝謝冠博士,

冠博士(01:17:09)

是的,今天我們說了幾件事情,第一個基辛格發表文章喊話說,美國需與中國達成諒解,否則世界將進入如一戰前的這個危險時刻。那麼他這話實際上表面上是在向中共示好,實際上我們說,現在這種病毒種族滅絕等等這個大的方向不可逆的情況下,對於美國之前的親共派,對於他自己利益最大化的這樣一種方式,那就是在利用中共最後這樣一上一下,去把錢給榨乾了。因為就像剛才墨博士說得非常對,因為你這些人跟中共之間的種種勾兌,那就是身上都有把柄,所以我表面上我不把話說絕,我不把真正滅共的話說出來,因為這個不是我要說的,我也不想說,所以我就用這種方式,那就是和美國國內的唱紅臉,唱白臉的這麼一配合,最後就把中國的錢全部都拿走了,當然這裡面是利用中國的內鬥。實際上另外一個我們看拜登的反應也是一樣的,之前拜登不是這個硬盤的事情也都會報出來麼,也是和中共這個什麼勾兌嘛,雖然說這個在華盛頓,就像之前路德說,文貴先生說,這拜登在華盛頓可能是排1000名都排不到,那說明華盛頓現在有這麼大這種親共的,以前親共圈子,那東西都被中共拿在手上,那怎麼辦呢?那就是說,我在這個時候玩政治,我也不把話說絕了,那你要對我做絕了,我沒辦法,那我就只能出擊了。但是我不把話說絕,並不代表我不行動,你就看拜登,他是表面上不說話,那表面上和習近平也不說病毒,口風都非常死。但是他桌子底下這些像什麼布林肯啊、蘇利文啊,他們和中共之間的這樣的一個關係,包括在北約的運作,實際上是政策上全面繼承了川普總統之前做的這麼一盤大菜。所以就是說,在這樣的趨勢面前的,那就是實際上推進這種強硬的滅政策,包括病毒的事情。

另一方面最後榨乾中共最後的利益,包括今天說到WHO的事情也是一樣的,WHO現在在這個時候,也看到說,我這個報告來來去去說了這麼多次,一直難產,現在最後看到,昨天美國CNN開始說病毒來自實驗室了,那WHO這個時候就乾脆說,是和中共國政府合作形成的這個報告。一方面是中共他死不認來自實驗室,因為他即使洩露,他也承擔不了這後面的後果。那另一個,WHO他現在也要準備開始跳船了,因為如果說最後真的到生物武器那一步,WHO還說是來自實驗室,那他最後就是和中共一樣,要一起上審判台的下場,所以這些人也都很聰明。

那麼歸根結底還是爆料革命前4年的運作,川普總統4年打得這個基礎和這些大菜,那同時我們可以看到在上個月的共和黨大會結束之後,就是統一思想的大會嗎?不是說在這個之後也促進了美國的拜登政府只有去走一條滅共路。因為現在不管拜登政府做什麼,他即使是想在收屍之前,再把中共的屍體上最後的錢再摸走,那這個共和黨保守派這一邊他都不同意,那我們就看是川普總統前兩天在接受采訪的時候。直接說了,如果是我的話,這楊潔篪、王毅這麼囂張跟我說話,那我不跟他談了,我就直接轉身就走,所以你拜登在那裡還跟他談,被他羞辱,是絕對不可接受的。對於美國來說也是非常非常失態,和這個恥辱的一件事情。那麼從這個角度上來說呢,共和黨現在這邊,他是逼著左派,你連這個最後演戲你都不能掩,你連最後弄錢你都不能弄,你就是趕緊給我把這個中共給滅了,所以這個共和黨保守派這邊已經態度很明確了,那民主黨這邊他權衡一下利益,權衡一下政治,那最後現在也是利用病毒在往滅共這條路上走,所以這個大的趨勢,他是一定不會變的。那當然了,這過程中會有人唱紅臉,會有人唱白臉,但是都是為了中共的錢。好的那我就總結到這兒,安紅。

安紅(01:21:57)你們收看的是路德社節目,希望大家點贊,訂閱,傳播,分享,謝謝大家,祝大家週末愉快,我們明天見,謝謝。 

更多路德文字版請看:GwinsGnews

發布:GLC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3月 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