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責調查的大衛·阿舍稱病毒來自中共實驗室

俄羅斯莫斯科喀秋莎農場 仰望七星

編輯上傳 水星

俄羅斯莫斯科喀秋莎農場戰友原創

大衛·阿舍(David Asher),哈德森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資深研究員,他的工作重點是著眼於美國的亞洲政策,美國對手的經濟和金融政策,(為政府的)戰略執法以及高科技發展(提供諮詢)。阿舍博士曾就反洗錢、資助恐怖主義、逃避制裁計劃以及打擊民族國家和恐怖主義對手的活動為美國政府提供諮詢。他制定和實施了對涉及核武器、化學武器和生物武器發展和擴散的國際問題的全面的政府調查。在過去25年中,他在涉及恐怖組織、販毒集團和武器擴散網絡的經濟和金融壓力運動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1】

英國《每日郵報》發表文章,題目“‘實驗室洩漏並非百分之百確定,但似乎是唯一符合邏輯的病毒來源’:負責調查病毒原因的華盛頓專家透露,三名武漢實驗室科學家在2019年11月就曾患病”。 【2】

文章摘要:

大衛·阿舍說,科學家們據信在2019年11月患病

他說,很難下結論說這是確鑿的證據,但似乎“很有可能”

阿舍補充說,根據一個關係密切的外國政府提供的“可信”信息,一名研究人員的妻子在當月晚些時候去世

全文如下:

據一位負責調查疫情開始的美國研究人員說,中共國秘密的武漢實驗室的一組研究人員在北京政府承認一種新病毒在他們的城市爆發至少六週前,就出現了“類冠狀病毒”症狀。

負責美國國務院調查中共來歷的大衛·阿舍(David Asher)週日對英國《每日郵報》說,據信有三名科學家在2019年11月的第二週患上了這種神秘的呼吸系統疾病。

他說,有充分的理由懷疑,11月份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發現了一個最初的集群,人們開始住院治療。

很難確定是中共病毒幹的,但可能性很大。

阿舍還說,根據一個關係密切的外國政府提供的“可信”信息,一名研究人員的妻子在當月晚些時候去世。

這是人類傳播的一個明顯跡象–然而北京直到去年1月中旬才向世界衛生組織證實這一關鍵事實,那時中共病毒已經在中共國蔓延,然後開始在地球上擴散。

阿舍說,到了12月,如果不是更早的話,中共國人必須知道他們手上有一個問題,那就是武漢有一種神秘的病毒在傳播,他還補充說,早期可能還有一些不明的病毒群。

原文此處插文一篇,“這張地圖揭示了一條誘人的新線索嗎?”

這張刊登在《自然》雜誌上的地圖,能讓我們深入了解中共病毒的起源嗎?

該報告顯示了去年5月對武漢市近1000萬名6歲以上居民的檢測結果(武漢解除封鎖一個月後),並顯示了發現的無症狀病例的數量。

最高水平的區域是紅色,毫不奇怪地主要集中在長江邊人口稠密的市中心區,對岸是海鮮市場,那裡原本是疾病爆發的懷疑中心,橙色和黃色的比率較低。

然而,這張來自中英科學家論文的地圖顯示,一個孤立的紅色袋狀區域,感染程度至少是湖北省境內周邊區域的三倍。

這是武漢病毒學研究所,一個研究冠狀病毒的實驗室。

一位懷疑實驗室洩漏的疫苗專家說,這可能就是“每個人都能猜測出來的、(病毒)來源的、有著華麗裝飾的(武漢病毒研究所)”。

但也有人建議謹慎,認為附近的一家大醫院也可能出現高感染的水平。
(插文完)

他說,作為世界級的冠狀病毒專家,中共“肯定知道”這不是正常的流感。他還說,如果他們沒有掩蓋人與人之間的傳播,全世界數百萬人就不會死亡。

阿舍曾在民主黨和共和黨總統手下任職,此前曾領導美國調查伊朗、朝鮮和巴基斯坦的生物、化學和核擴散,並追踪伊斯蘭國和販毒集團頭目的財務狀況。

他還說,如果中共不說出真相,或者我們不理清這場災難,那是人類社會史上最大的失敗之一。

“他們在武漢從事了一系列危險的實驗,對高致病性、人造版本的中共病毒進行實驗。實驗室洩漏並非百分之百確定,但現階段似乎是唯一合乎邏輯的源頭。”

“如果發生事故,並不意味著你要結束與中共的關係,但我們必須了解讓這種情況發生的中共國社會的性質,,並對生物技術實施新的控制,因為我們已經看到了它對世界的危險。”

阿舍的言論加劇了人們對中共國可能掩蓋實驗室事故的擔憂,因為越來越多的人呼籲認真對待這一建議。

最初,許多頂尖科學家將這一想法視為“陰謀論”,指出某種自然的動物傳播。

但直到今年年初,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的病毒學家兼主任羅伯特·雷德菲爾德(Robert Redfield)在接受《今晚美國》廣播的60分鐘紀錄片中表示,他認為最可能的起因是2019年秋季的實驗室洩露。

他說,“在實驗室研究呼吸道病原體的工作人員受到感染(的情況)並不罕見。”他認為,這種(經過完全處理的)變種疾病的自然傳播推理,在生物學上沒有什麼意義。 “我不相信這是從蝙蝠到人類的,在那個時候,病毒……成為我們所知道的人傳人的最具傳染力的病毒之一。”

武漢是幾個重要實驗室的所在地,其中包括中共國唯一一個具有頂級生物安全性的研究中心,專家們在那裡對蝙蝠冠狀病毒進行了風險試驗,批評人士長期以來擔心這可能引發一場流行病。

阿舍還提到了在武漢生物製品研究所的工作,該研究所是武漢病毒研究所與國藥集團(Sino Pharm)聯合經營的一個相鄰實驗室,這家國有企業被認為一直在研究一種對抗所有冠狀病毒的疫苗。

耐人尋味的是,國藥集團首席執行官余清明在接受采訪時透露,去年2月25日,中共國是如何批准其公司疫苗的“有條件銷售”的,(他們的)高級管理人員在3月份接受了(疫苗)注射。

今年早些時候,美國國務院發佈公告稱,2019年秋季,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的幾名研究人員出現了與中共病毒和常見季節性疾病一致的症狀。

該文件還指責該中心“至少從2017年起”代表共軍開展“秘密軍事活動”和秘密研究,包括動物實驗。
(全文完)

這是繼美國前CDC主任羅伯特·雷德菲爾德(Robert Redfield)博士之後,又一個頂級人士對中共病毒的揭露,距離“中共病毒白皮書”的發布不遠了!這裡再強調一下大衛·阿舍的幾個關鍵點:

“如果他們沒有掩蓋人與人之間的傳播,全世界數百萬人就不會死亡。”

“如果中共不說出真相,或者我們不理清這場災難,那將是人類社會史上最大的失敗之一。”

“我們必須了解讓這種情況發生的中共國社會的性質,並對生物技術實施新的控制,因為我們已經看到了它對世界的危險。”

參考鏈接:

【1】https://www.hudson.org/experts/1299-david-asher

【2】https://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9410163/US-State-Department-expert-David-Asher-says-lab-leak-logical-explanation-Covid-source.html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