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假借朱熹理學奴役百姓,套用王陽明心學爭鬥官場

作者:仙女兒-文善| 校對:寧缺| 審核:Beicy-數學老師| Page: Daoiii

昨天看到一則關於習近平考察朱熹園的新聞,頓時感覺中共國對百姓的奴役不會停止,只會變本加厲。說到這裡需要闡明的是,我沒有任何質疑朱子理學的意思。朱熹作為一代聖賢,將儒家與道家思想融會貫通,形成了一套擁有完整體系的哲學理論–朱子理學,其主張對後世的影響有著不可磨滅的積極作用。歷史上,朱熹的思想一直受到統治者的重視與追捧,然而,朱熹的理學也最容易被統治階級斷章取義,益我之理論過甚其詞,逆我之理論藏之棄之。

朱熹的理學主張是相對於“欲”而生的,朱熹的思想理論中最知名的便是“存天理去人欲”,這也是被後世爭論最多的朱熹思想。很多人偏激的將“去人欲”解釋為犧牲人的所有慾望,包括人性中最基本的慾望。而我相信朱熹這裡提到的“欲”一定是指貪欲,是指過渡的,無止境的縱慾。我想中共國盜國賊的一貫行徑倒是把此“欲”詮釋得淋漓盡致。中共盜國賊們縱使要躺在堆砌的白骨之上,也要享盡這世間奢靡,而反過來卻向百姓灌輸被他們所篡解的朱熹理學,愚騙百姓安分守己。中共只允許百姓有一定範圍內的所謂的正常慾望,超出了正常範圍就要被禁止與批判,而這個範圍卻是由這幫吃人不吐骨頭的當權者們來製定的。這種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雙重標准在中共統治下已經是見怪不怪了:中南坑的奢靡國宴是彰顯大國風範,而百姓撿拾爛菜葉子卻成了勤儉持家;盜國賊家族海外資產無數,豪車豪宅養熊貓,而牆內八十歲的老人依然要依靠賣菜維持生活,卻被譜寫成了勵志故事;當權者們都過著古代帝王般的三妻四妾的生活,私生子們需要被編輯成冊方可被有效管理,而已經在中共國歷時40年的計劃生育卻剝奪了一個個自然人該有的自然生育權力;全世界正在有序地與中共國經濟金融脫鉤,直接導致的結果就是外匯枯竭、糧食短缺,然而中共的特權特供不會斷,估計百姓的“食慾”該被“依理”滅了…….。人的慾望是與生俱來的,對生存的慾望、對生活的慾望、對自由的慾望、對信仰的慾望、對探索真理的慾望、對一切美好事物的慾望……,如果人沒有了這些慾望,人類又將如何進步呢?中共就是想利用朱熹理學之名,壓抑百姓在物質層面與精神世界的所有慾望,再配合商鞅的馭民五術,達到約束人民、統治人民、奴役人民的目的,最終將14億同胞洗腦成為只聽中共擺佈的行屍走肉。

“官大一級壓死人”,“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朱熹是理學的集大成者,他認為世界的本原是理,萬事萬物都有它的規律,朱熹學說的最終目的是去認識理。朱熹認為,我們要去研究客觀事物,努力將事物的理研究到極點,這就是“格物”;對事物的研究由淺入深,最終豁然貫通找到事物之真理,這就是“致知”。通過認識和研究事物,最終掌握它的理,這就是著名的“格物致知”。我認為“格物致知”不是我們追求的最終結果,而是當我們了解了事物的真理與規律以後,便可以有章可循,有理可依。朱熹理學無可挑剔,怕就怕被統治者用錯了心思。比如邪惡的中共當權者把14億老百姓圈在牆內,每天看到聽到和感受到的都是假的:我們看的新聞是假的;我們讀的歷史是被篡改的;我們讀的書是錯的;古建築是被山寨的;綠化真的是畫的;故事是編造的;英雄是塑造的;甚至食物是合成的;我們見到的欣欣向榮的景像是被粉飾的;百姓的強顏歡笑是被和諧過的;我們所見到的一切美好都是被包裝過的;而我們見到的一切醜陋,其實真相往往比所見更加醜陋……。在這樣一個耳聽為虛,眼見也不為實的中共國社會裡,我們要“格”的“物”都是假的,又何談“致知”呢?如果不幸我們真的在中共體制下去“格物致知”了,最終也難逃墮落成為“小粉紅”和“戰狼”的可悲命運。

朱熹的《蘭亭集序碑》,歷代名人對其書法的評價很高,朱熹的書法被譽為“漢魏風骨”及“韻度潤逸”(來自維基百科)

說到朱熹,就不能不說王陽明。剛才毫不吝嗇的將朱熹讚賞了一番,其實,我對朱熹連喜歡都談不上,最多就是對這位博學多才的聖賢之士深感敬佩。而對王陽明,也不能說是喜歡,確切的說應該是愛。王陽明的心學主張的是“心即是理,致良知,知行合一”。與朱熹相似的是,王陽明也是沿襲了孔孟的儒家思想;而不同的是,王陽明強調“心即是理”,即最高的道理不需要外求,而是遵從自己的內心即可得到。王陽明的這個理論更加接近英國作家Thomas Paine於1776發表的《Common Sense》(《常識》)一書。我對王陽明心學最通俗的理解就是“天理自在人心”。心中的理就是萬事萬物的理,若想明事理,便要清楚自己內心的真情實感,並用同理心去理解他人的所思所想,靠實踐,靠自省,最後做到“知行合一” 。

王明陽是心學的集大成者,最令我受益匪淺的便是他所主張的“心即是理”。參透了“天理自在人心”,便可以更好的幫助我們認識自己、了解世界,處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人與事之間的關係。我更願意把這個心中的“理”比作萬丈高樓平地起要打好的根基,如果違背了這個“理”,必將一路坎坷,所願終究難達成。比如中共用“爹親娘親不如黨親”這樣的謬論愚弄百姓,這個終究是站不住腳跟的,父母與子女之間的愛是與生俱來的, 這就是由心而生的“理”。如果我沒有記錯,應該是在2008年的奧運會上,我們的兩位羽毛球小將奪得了女子雙打冠軍。在現場的記者採訪中,女孩第一時間面對鏡頭表達了對父母親的惦念與感激之情,由於隻字未提感謝國家感謝黨而被攻擊詬病,只好在後來的採訪中尷尬的盡力展現“黨比爹娘還要親”,中共的腦殘行事風格簡直是滑稽可笑至極。為何中共連“強扭的瓜不會甜”這樣淺顯的道理都不懂?為何中共不明白“天理自在人心”的道理才是一個可持續發展的良性循環的治國之道?為何中共在每一個岔路口上所做出的選擇都是錯的?我想是因為這個老鼠成了精的中共有的只是小聰明,沒有慧根則永遠達不到智慧的高度。這沒有根基的中共萬丈高樓,儼然成為了一幢危樓,全世界都在緊鑼密鼓地遠離它,唯恐躲閃不及。

中共不採用王陽明的心學治理國家實惠百姓,心學理論倒是在中共官場上十分盛行。中共官員熟讀王陽明的心學,沒有將其用在為百姓謀福利之上,而是把心思都花在了玩弄權術之上。中共官員從來不考慮百姓想要什麼,因為他的官職不是民選的,而是上級賞賜的,所以,官員們都爭先恐後的打探上級的嗜好,以確保其官運亨通;中南坑的領導們也是挖空心思的揣摩聖意,以確保家族利益安全無虞。中共在全世界實施的“藍金黃”計劃也是利用心學掌握人性弱點,收買或威脅對手,以達到為己所用的目的。中共自作聰明地利用王陽明的心學理論大搞歪門邪道,我只想笑著對中共說:“自以為是的你們根本不懂王陽明的心學,心術不正之人若練此功,其後果地球人都知道。 ”

中共一味的將其所謂的“格物致知”之後的“理”灌輸給我們,想盡辦法讓我們相信它編造的假“理”就是至高無上的我們必須遵循的規則。中共最懼怕的就是我們愛上並參透王陽明心學之“心即是理”的真諦。如果我們都可以遵循自己的內心而行事,擺在我們面前的“理”便分明了:我們希望帶給家人幸福的生活,所以我們要努力追逐快樂;我們的內心是渴望自由的,所以我們就要推翻中共的獨裁政權;我們的信仰是堅定的,所以我們要對殘害宗教人士的政黨說不;我們是嚮往有尊嚴和體面的生活的,所以我們就要挺直腰桿做自信自愛的華夏兒女;我們希望有一個健康的生存環境,所以我們就要反抗當權者的濫殺無辜;我們嚮往一個有規矩有法治的國度,所以我們就要炒了這幫竊國賊的魷魚。如果我們都遵循自己的內心而行事,我們便認同了常識、便有了質疑、有了思考、有了分析、有了邏輯,進而有了反抗,然後便有了中共的灰飛煙滅。從理論上講,中共的心也是一種“理”,百姓的心更是“理”,但是中共的“理”是邪惡之心造就的邪說歪理,毫無道德可言;而百姓的心是明亮的, 儘管會被一時蒙蔽,但其道德與天理最終一定會回歸到它該有的模樣;我的心是“理”,別人的心也是“理”,我會成為別人,別人也可以成為我,我們不但要有一顆自知的心,更要有一顆善意的同理之心,你善待了別人,便是善待了自己,這便是“天理”。這天與地之間就有了規矩來丈量這世間的一切方與圓。

心中有天理,世間方有規矩,天理自在人心。中共70年統治所犯下的滔滔罪行,就算是兩千年來穩坐第一暴君寶座的秦始皇都會自愧不如吧?中共失德失人心,中共的幻滅結局是無人可以扭轉的。暢想著沒有了中共橫行的新中國,撥散密布的烏雲,又見廣闊蒼穹,被壓抑了這麼久的國人的思想,將迎來怎樣的一番百家爭鳴的壯觀景象呢?

朱熹與王陽明一生都在找尋同一樣東西,那就是“理”。朱熹是從外界的客觀事物中去尋找,再反饋到自身;王陽明是從自身去尋找,再到實踐中去驗證。朱熹一生重在“學”;王陽明一生重在“踐”。朱熹在教大家“如何做”;王陽明在教大家“做什麼”……。如果只有一次穿越的機會,你更願意坐在誰的對面談經論道呢?我會毫不猶豫地選擇王陽明,不為別的,只想見識一下,與英勇智慧的七哥相比,王陽明又是一位怎樣的英雄?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3月 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