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214-3/3)中南坑要把劃分高、中、低端人口法律化、宗教化

簡述:紅黃藍的事件,還有低端人口的事件,會持續下去,會持續下去,比你們想象的還要恐怖,我不想談了。——郭文貴2017年11月26日
我可以負責任的說……中南坑,已經認真地,嚴肅地不加掩飾地在將高中低端人口法律化,並且一點都不含糊的將低端和中端和高端人口三個層次階級鬥爭,和中國的經濟分層次、人分層次、教育分層次,最後要達到一個中國回到現在的中南坑所謂的研究的共產黨這些年我們修正主義要重新開始。什麼叫修正主義?可不是你理解的修正主義,就是共產黨實際上是秉承上天旨意的,我們相信無神論對共產黨已經不適應了,共產黨理解的神和你理解的神不一樣。你理解的耶穌、佛祖啊、阿拉呀,是吧?那不對的,共產黨理解的神,只要是成功的人、能領導人民走向美好的生活的人都是神,而且是經過科學地驗證研究這些人確實有能力,基本上這些人吐出的唾沫你舔了,你就會比美容還管用,如果他的精子得到了,被得到、被他雙修過,那基本上你就不死了。是吧?如果說你要是說得了癌癥,就這個人只要摸一下你的頭,你(癌癥)就沒了。如果你運氣不太好你想掙錢,他基本看你一眼,你掙錢到哪兒去都是一馬平川,遇到溝溝填平,遇到車禍,車都是只人家車翻你車不翻。……共產黨在骨子裏就把中國人分出了階級和等級!除了中南坑老雜毛是高端人口外,中共國所謂的“精英”,比如知識界和體育界名人估計能混上個中端人口,而窮人、農民都是低端人口。——郭文貴2021年3月10日

我當時就問他,我說現在的蔡奇搞的這個所謂中端人口你們就不覺得老百姓會繼續鬧下去嗎?老百姓有良知的人他能跟你拉倒嗎?什麼時候你還搞階級鬥爭為綱了?“嗨,中國老百姓忘性大嘛,文貴,也就是三星期、一個月就過去了”這是幾年前的事,你看後來就發生了,中國老百姓就是幾星期後就忘了,北京被攆出去的人也沒有人嘚瑟了。再過兩年又來了一撥,把中端人口給拆了。原來是真的是在財富上分配上分都是我們低端人口。但是那些得意的,所謂在北京的那長城腳下的中端的人口也給拆了。真的中端人口拆了,也是一樣鬧騰倆星期結束。
所以說這個政治局委員吧,嘻嘻哈哈說的都是真理。他說,文貴呀,哎呀,中國人,他哪有像你這號的?!他說中國人啥事兒—包括到海外去的,本來一腔熱血要報仇的,看了一場電影兒心血來潮——我要學荊軻刺秦王;我要學那個什麼電影那個《佐羅》我要覆仇、匡扶正義。他說,文貴,像你這樣一輩子就想幹這麼一件事兒的中國沒有。他說,就你這爆料革命他說在任何人面前,一、早就被收買;二、早就被餓得不幹了;第三,他說自己把自己折騰死了。
當時我覺得這哥兒們有點兒忽悠我,但是現在你往回看這兩三年。當時他在四川,他說你看我回我老家來,他說,我這回來了當地當官兒的,我去年來,這個地方所謂的老百姓鬧事兒他說震驚世界!他說現在我回來這事兒沒人提啦!房子都拆了,他說這房子都蓋起來了!他說中國老百姓啊,挨壓、挨打、受災、抗壓性極強。他說,中國人還愛忘記,沒啦!這個哥兒們說的笑著跟我說這話的時候,今天我們往回看不愧他當年是搞宣傳的,對不起呀這是我完全瞎說的,這個不愧是人家是有學問吶能進中南坑,看問題是有本質的啊!
就當年的北京清理中端人口這件事情絕不是小事兒,蔡奇敢喊出中端人口,後來再來一把而且都是冬天幹你,這是共產黨、中南坑都是默許了的。也從那時候起就是我生活中所見到的習大神還有王岐山——手指頭硬、閻王爺王岐山,就是生活中親自說的事兒,就是中國老百姓不能當回事兒。後來王岐山說“中國人吃草吃三年也沒事兒”,這是他骨子裏面兒的東西。
他們認為,他們是上帝有使命的神生的孩子叫神子,過去叫太子、叫做天子。上天的兒子叫天子,天子就是皇帝。所以他倆認為他(們)就是皇帝,皇帝可以繼承代表上天來指定接班人。所有這些中國的老百姓都屬於中等、下等。像路德訪談的博士軍團、艾麗、安紅、閆麗夢博士,還有我們的郝海東、葉釗穎以及我們這些爆料革命當中的大咖們,都屬於中等人口和下等人口。因為你們的爹媽不代表天子那一夥的,不是來自於“紫微星”,文貴這絕對屬於下流(人口),什麼吳小暉、葉簡明都是下流(人口)。這不是開玩笑啊,兄弟姐妹們,你們以為我在跟你們開玩笑是嗎?
……
我今天可以這麼說,周永康在最火的時候有一段對話,可能大家在網上你們認真地搜能搜到是跟誰的對話,這也是他政治犯罪的證據之一啊。後來提起了,沒有人敢,那時他說啥沒人敢動他。
說共產黨下一個不管選哪個書記必須選出來一個能當皇帝的人,不管選誰都是要對付美帝國主義、都要和美國人較量。中國現在跟世界上這八大強國也好、六七大強國也好,現在是剛剛人家這張桌子上七個人在吃飯,中國人剛剛想可能平等地上這個桌子,要麼上去,要麼就萬劫不覆被打回原形,他們就會滅了共產黨。如何辦呢? 就是中國人一旦是沒有了共產黨,中國人真的會跟隨美國走向西方的生活方式和政治制度,中國人是不會容忍共產黨的,中國人會把共產黨的老賬算清楚、挖祖墳。
如何讓共產黨在中國繼續地生存下去,我們必須有超限的武器和超限的戰爭準備,跟遲浩田說得一樣的話。遲浩田這是我們經常一起喝酒,這話他是掛在嘴邊的。你們覺得很稀罕,我聽得多了。這是他很認真的,周永康,要在全世界無處不在是我們派出的人和到處有我們的錢。一旦需要即使毀掉這個世界也在所不惜,也得維持共產黨在中國的執政。
不論發生任何情況下,在中國維持共產黨的專政,原話,記住,專政是不能妥協的。不要說一個六四、一百個、一萬個、十萬個六四、天天發生六四的事情,共產黨都要在中國始終保持專政高壓。中國在未來的幾百年上千年,這是他原話,說中國共產黨都要明白,中國人民

人口素質低下,只能是優化人口統治下的中國社會。記住啊,記住啊,在優化人口統治下的中國社會。

中國那些什麼狗屁老師啊、文人知識分子一幫流氓從來沒有研究過共產黨,從來不知道什麼,聽他們胡說八道,這是郭文貴親耳聽到的。什麼叫優化知道嗎戰友們,就是把人分上中下等,就是今天你聽到你看到的疫苗政治、疫苗經濟、疫苗階級!和中國的高中低等城市優化。

他們認為你只有像很多人從家裏邊爹娘窮也好爬出來,就他們尊奉的精子優化論,說當人性交之後上百萬幾百萬上千萬的精子經過最後一個懷上了,那些全被幹掉了,他認為這就是精化。我親自見過一個少校和一個少將打起來了,就因為在討論這個問題,在八大處北京軍區打起來了,因為他們骨子裏相信,就是被淘汰的你就是應該被淘汰的,我站上來了我就是優化人種了。

被優化後的人口,你記住周永康原話——被優化後的人口,他認為只要是共產黨我把你提拔上來到了上面你就被優化了,剩下的那些全都是傻叉就該被統治。不要忘了他說過——即使一天一個天安門、一天十個天安門,就是殺掠也不能讓出共產黨的專政。你覺得共產黨在全世界人類面前,它有膽怯、它有羞恥、它有道義、它有人性、它有法律、它有境界,那你真的是有病了,你就真的是低端人口了,你就太low了。

……

XI只有親歷中南坑及浸淫體制者方可讀懂中共

七哥每天花十幾個二十幾個小時在這裏噠噠噠講跟全世界人民講,我還沒遇到一個人敢真正說挑戰我的告訴他們的關於共產黨的真相,說實在話,真的是有些人吧,你看那些從國內出來的一些突然冒出來的一兩個人冒幾句傻話,是吧,很摟的,都是書本上的知識,全部都是照著貓畫虎,你看著像又不像實際上根本就不是。

因為你沒有這個經歷、你沒這個體驗,我是用我的生命、用我家人的生命、用我的財富、用我的智慧、用我的生命和時間,我與他們為伴、睡在一起、親眼見、親眼看、拿手摸甚至和他們吃過一樣的飯、幹過一樣的啊,那是什麼啊雙修啊,但是我和他們沒幹過,真沒有,我看過他們雙修。你看到現在國內就是經常看到有些所謂的戰友們就是嘩眾取寵啊。咱們戰友就是特享受,就是一罵共產黨啊,大家就不分青紅、不分好壞了,這是好人啊,好人,好人,不是的!

佛家裏面有幾本書,戒師、法師和經師叫三師,三個師形成了三藏法寶,戒師、法師和經師,你看到的所謂知識分子、很多的所謂的大咖,講不出所以然的,他能講一講不出十的,很低的。你像那個崔永元,崔永元講的話我特別愛聽,為什麼呀,因為崔永元是親身經歷者,他不是在課堂上、他不是在餐館裏,也不是在出租車裏面所謂的經歷的,他是在中央電視台那個所謂的大染缸裏親身經歷的。那些所謂的共產黨官員高等家族的家人是啥球樣,他看得很明白,中國人、共產黨對付那些老百姓,怎麼對付的,什麼叫計劃生育,什麼叫統戰,什麼叫對待人民的,為人民服務?什麼叫升官,什麼叫考學?什麼叫墮胎,什麼叫強奸,什麼叫談戀愛,什麼叫浪漫,他看得太清楚了。所以他說的話裏邊,你只要聽懂的,崔永元裏邊是有內容的,這不是開玩笑的。

那個畢福劍你像這人,他說那話他是骨子裏邊他是有東西的,畢福劍他是有料的。其他那些人站在歷史說今天,胡扯的事,那純粹胡扯的胡扯。就是一個北京高端、中端人口這事上,低端人口包括現在跟疫苗的關系,沒有人能連在一起。只有和中南坑的老雜毛有過經歷的、交過手的人和在體制之內浸淫過的人,你才能感同身受。

據說曾慶紅頭兩天在海南說了一句意味深長的話。說這這有人問他:首長,這現在北京這情況怎麼怎麼樣。嗨!你們管這幹什麼?中國人不折騰折騰那是要出大事的,折騰折騰不出大事,你們看到的都是小事。這個跟他聊天的人給我發信息,說陪著他,他每天散步,陪他散步去。陪著曾散完步看電影,然後就跟他小聲的說,習最近什麼什麼樣,王岐山什麼樣。曾慶紅(臉)一拉:說這幹什麼?!去… 哎呀,首長會不會很危險?欸!你的錢不都轉出去了嘛?還有什麼家人在這兒啊?還有什麼什麼。哎呀,讓他們出去旅遊去!美國去不了,加拿大去不了,是不是,去去新西蘭嘛,去其他國家,去旅遊去吧!還得個一年兩年的。這哥

們這話說的,所以你看曾慶紅判斷中共還有習、王還有個一兩年的大折騰。高中低端、疫苗政治、疫苗階級,疫苗階級這是全世界化,是吧?潘多拉計劃、滅白計劃、收覆台灣,徹底把香港徹底的全部搞定。
0310XVI中國低端人口夢想嫁到高端,結局大多是悲劇

所以我去了曲阜,去看了以後,連那旁邊賣鹹菜的都能一套一套地給你講,都能背下來。但是大家知道嗎?那鹹菜裏邊的蛆,那個鹹菜裏有蛆!我說你那鹹菜太多蛆了,不高興了:”你哪兒來的?你魯西的吧,是魯西的吧?窮不拉幾的啊。這蛆,沒有這蛆就不是曲阜的鹹菜,知道嗎?在這個地方,就是有蛆的鹹菜才能代表我當地的水平”。
哇噻把我教訓一頓,你說我十幾歲的孩子,但是還好我腦子不被被他清洗,我心想這王八蛋純屬胡說八道,曲阜有蛆的鹹菜,叫西寧啊什麼寧的,鹹菜有名的有蛆才是好鹹菜。我從東北到老家那時候六七歲那時候第一次,東北老家那塊趙家溝畢竟有山有水、大自然吶。跟著我大伯回到老家了都是小土墻,然後一下了客車,倒騰了多少天,碰見了拾棉花的老鄉,都叫頂門兒(諧音):”頂門兒回來了?”頂門兒就是哥們。
哇塞,撿棉花撅著屁股,一幫那農民可憐至極。進了村裏邊,我的祖房都是小土墻,我家那房子兩米多,我結婚就在那裏邊了。我爺爺的房子,我沒見過我爺爺,我也沒見過我奶奶,都過世了。
看到我爺爺奶奶結婚用的那個床,我結婚也用的那張床上去了。兩米高的小土房還趴不拉幾的,外面有一個罐子,我們老家有一個叫香台,香台上有一個罐子,我大伯放下就把那(罐子)掀開了。我大伯臨離開山東去東北前,家裏廚房上邊吊著一個籃子筐,他也沒有媳婦,一個人嘛,那個筐裏邊走的時候蒸的地瓜幹,地瓜幹、窩窩頭,拿出來都長毛了,都長毛了。然後就還得拿風箱燒鍋那種,放點樹葉點著,然後弄點水放上去,就把那地瓜幹、窩窩頭已經兩個多月了,放在那裏邊鍋上蒸。然後就到了那個香台上壇子崴出來豆豉,我最愛吃老家的豆豉,全是蛆,全是蛆,白蛆,撿都不撿的,一蒸就好了嘛,就放到那兒。哎呀,我嚎啕大哭,我覺得簡直到了地獄了,還不如呆在東北呢,這是我第一次到老家去。
因為我說東北話,他們叫早話。那個魯西那個老家窮,叫曹營,旁邊鄰居家我都叫二爺爺、二奶奶。旁邊墻上一堆孩子趴在那看我來,都喊我大伯的名字:”這是誰呀?””這是七兒,這是俺七兒。”然後就那窩窩頭就那玩意兒,地瓜幹、窩窩頭,就那蛆。我知道啥玩意兒叫蛆,我老家那地方說明更加比你曲阜更有文化了唄。他不是,它是雨水整的嘛,他就胡說八道、顛倒黑白,他就真、假嘛,對不對呀?我沒給你們講過這個,太深刻了,太深刻了。
然後是從我們家旁邊都是姓郭姓嘛,那老爺爺家旁邊他家有棵杏樹,因為杏一開花要結果的時候,他就怕我們小孩去偷吃他的杏長大了,他就在杏樹下面24小時睡覺看著他家杏樹。因為杏樹摘了杏可以去賣,這是個很大的收入。我們家院裏也有一棵杏樹沒那麼大。我家那個我稱為三姑奶奶的一個人,是當時我們老郭家旁邊最漂亮的,三姑奶奶,人真漂亮,上學還好,跟我一起一個學校。我真把她當三姑奶奶了,對我特別特別好,經常拿點吃的給我什麼的。
然後她看杏樹的時候說:”噯,七兒你想吃就摘杏啊!想吃你就摘。”這已經是五、六個月以後了,就是冬天到的山東老家,然後到春夏了,樹已經杏長起來了,我三姑晚上在那塊兒睡覺。她家有那個蚊子的蚊帳,你說我家那麼窮哪有蚊帳?她家有蚊帳,在樹下面有一個蚊帳,白色的蚊帳。她在蚊帳裏邊看書,還帶燈罩那個燈罩看書。哎呀!我說這個好啊!沒見過蚊帳(在)東北那兒。
她家蚊帳啊!白白的蚊帳裏邊點著油燈,我三姑姑婀娜多姿的身材就展露出來了。我看著看著蚊帳就看著我三姑奶奶這身材了。那時候小啊,我說:”你的腚很大呀,很好看啊!我能不能摸兩下啊?”那時候很色,真不要臉啊!我三姑奶奶說:”噯,七兒你怎麼這樣?”就是三姑奶奶跟我實際上跟我是同齡人,我們就特別好。
有時候她爸、她媽給她送飯過來,就是那個窩窩頭裏邊放上那個豆豉,她就拿著窩窩頭吃著豆豉看書。我就一發不可收拾了,到底是看她的杏還是看她的蚊帳我也說不清楚了。就是我們家隔壁墻就是他家,而且我一翻身就過去,結果就一發不可收,老去看我三姑奶奶的蚊

帳。實際上我估計現在想想是看屁股去了,知道嗎?很不幸的是我問她:”你到底大了想幹啥?”她說:”嫁給城裏人。”
她真的嫁給了城裏人。因為我三姑奶奶她的親姑父是我的老姑爺爺是在中原油田一個運輸公司的頭。那當時很大(官),經常開著汽車回來,哇噻,是我們當地最大的、最有錢的人之一了。結果她去了,真嫁給了當地的一個工人,很不幸最後死了。當我聽說三姑奶奶最後是死那麼慘的時候,我真的是兩、三天過不來。就是這麼好的一個妙齡美女要嫁給城裏人,低級人要嫁給中等人,嫁給中等人以後那個慘就別提了。她們家在我們那塊是最富裕人之一,人家有城裏人嘛,城裏的親戚經常有人開車回來。家裏還經常飄出汽油味兒,因為點打火機什麼的,來時還放點汽油。而且我那個姑爺爺是那個中原油田的是一個特別特別好的人。
我被抓,在中原油田被抓以後我弟弟,全靠他支持我們全家。當時所有人沒人管我們的時候就姑爺爺管的,在我們心目中是永遠的恩人。特別善良,就是典型中國人自己行了就把一個鄉、一個鎮都救濟起來,後來他的兒子很不爭氣。我這個姑奶奶到那兒去以後嫁了人也給她操了很多心,那是典型的家庭雷鋒。很慘很慘,我從小看著婀娜多姿的(三姑奶奶)個不高、長的很甜、很漂亮最後是很慘。就是低端人口嫁到城市,城市人口再被嫁到所謂高端的領導家,是中國人所有人的夢想,但絕大多數人最後都是悲劇。
……
0310XVII中共國的高中低階層劃分比印度種姓制度還慘

當我們看印度《白虎》電影的時候,我的感觸最深的事情是:在中國不是五姓家奴,在中國所有的除了共產黨的高官之外,我們每個人都很難走出。你鎮裏邊有高、中、低等。我跟你們講過,我一個另外的那個女同學的爸爸是當地一霸,供銷社主任,還有當地的叫什麼?叫什麼鄉長啊什麼的。當時他有摩托車呀,我跟她閨女談戀愛,他騎著摩托車在大堤上攔著我說你敢跟我閨女一次,我弄死你!不能再跟我閨女出去。”哇塞,我當時才不管那一套呢,我照樣跟她閨女出去,出去騎自行車玩兒去,是吧?她閨女真是太漂亮了,到現在我們都保持著關系,現在是我們戰友,但願她今天別看我直播。我挑戰他爹,是不是啊?她那時候老給我買肉鍋餅吃,那時候老給我買肉鍋餅吃。
那就是在我們鎮裏邊就分(高、中、低等);我們家村裏邊就分出高、中、低等;鎮裏邊分出了高、中、低等;到縣裏邊高、中、低等;然後到省裏邊的高、中、低等。你到了中國,幾個人能去北京啊?我們都活在像比印度還慘的五色家奴、多等階級的社會。現在你往回想,大家不去面對,事實就是這麼回事。
今天我給大家聊這個的時候,我想給大家說,兄弟姐妹你們準備好,共產黨正在開始將你心中過去所有的你人生經歷的、你不敢面對的階級鬥爭為主——中國是一個奴隸和主人的一個現代化的奴隸社會,它將把祂變成法治化、合理化,從封聖、封神、到共產主義在中國和共產黨的所謂特色的社會主義能給人民帶來美好的明天和共產黨是無往不勝的為人民服務的最大的權力,始終代表著人民的利益、人民的未來、三個代表,而且能和諧你,現在又到了以大神來領導你們,然後在全世界搞疫苗政治、疫苗階級,然後告訴你我將統治全世界,做好準備吧!共產黨內部已經有人明白過來了,原來搞的是這個,不是那麼簡單的。是不是?咱們到此吧!怎麼辦?大家抑郁了,喝水啊戰友們,沈默的代表軟弱,喝水啊,殺霹靂火。

2021年3月10日打疫苗背後的目的
最近發生什麼事兒知道嗎?中南坑派出幾波人馬,到全世界各地區去,又分出了層次。對待美歐日富裕發達的經濟國家,不包含俄羅斯,俄羅斯在他(指中南坑)眼裏面兒,屬於一個只能用不能信的主,派出了以外交部、統戰部、教育部、科技部、商業部,政法委,某些高知識,高教育的人,去到外面兒走親戚。走親戚知道幹啥嗎,兄弟姐妹們?打疫苗!勸你們一定要打疫苗!打疫苗的好處是什麼?那說法簡直基本上是一聽以後全部···不行現場拿針自己紮,我紮給你看,紮給你看。

然後,打完針幹啥呢?叫你打針不是目的,我送給你針兒也不是目的,我給你帶來了生意,我這個針兒,就讓你家做代理了。有錢吧,掙錢了吧,你打了針兒。然後就要開始什麼,叫健康卡,你這些不打針的人,你要控制他(她)上飛機流動,包括餐廳參加工作。你不打針你就是病人啦,不是你得了病是病人,是你不打針兒就是病人!我怎麼驗證你呀?現在的科技,識臉技術,我提供給你,唉,你看到了吧!所以說,咱們共同發財,然後分出社會有病和沒病。沒病的人讓他(她)變成有病的人,有病的人只要打了針就變成沒病的人。不打針兒的人全部讓他(她)沒工作,不能走動,不能坐火車,不能坐飛機,雙休就別想了,雙修就屬於犯罪了,那時候就。

這是在西方的高等國家。二等國家,去中東,去中東去。那中東這些國家沒有一個不行賄的:我這給你代理疫苗,你這塊兒實行所謂的打卡,還有完全身上要實行編(辨)碼制度,就不放你腦門兒上,放胳臂上,是吧,然後呢,告訴你政治的好處,你可以控制你的人民,你可以控制這些財富,然後根據不同的時間打不同的針兒,分出不同的人,把社會給它階級化。 最下級的,去非洲,包括南美,那就更厲害了,告訴政府這是你們天難的機會呀。

以後,因為這個打針兒不打針兒,標簽化。如果誰要是不聽話的,你就有合法的理由把他(她)抓了,收拾他(她),而且借口是,鎮壓這些禍害人民、有傳染疾病的人,都是病人。哇塞,這厲害吧!事實上,你發現這背後是什麼?他(指中共)將這個世界已經高、中、低化,階級化了,高等、中等、低等。另外一個目的達到的是什麼?把整個世界牢牢的掌控在他新的藍金黃疫苗經濟、疫苗階級、疫苗的和平時期的戰鬥方式。把生化武器,我們閆博士說的超限武器,放到了全世界,而且牢牢的控制在自己的手裏面兒。培養了新的一批被藍金黃的政治勢力。

整理:德國感恩農場文迅等
發稿:如風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從800多篇郭文貴先生直播聽寫文字版、蓋特精選而成,具有文獻價值。由德國感恩農場文迅等按時間、主題整理。感謝戰友聽寫!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