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V真人真事之專訪路德先生

俄羅斯莫斯科喀秋莎農場 文雪

編輯上傳 銀河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文宣

熟悉的面孔,新鮮的話題,精彩的碰撞,老朋友,新認識。

3月27日,GTV真人真事第二期節目火熱播出,瑪莎和長島哥攜手路德先生進行了一期沒有“重磅”的訪談。放松愜意的氛圍、傾心吐意的交流、生動真實的描述,挖掘出了路德先生真實不同的一面。

在滅共的路上,路德先生是一個先鋒式的人物,爆料革命的開啟者之一。在爆料革命和新中國聯邦的進程中,我們看到了路德先生的堅持,見證了路德先生的蛻變,目睹了路德先生的“減磅 ”,同時也驗證了一個個重磅中的重磅變成事實。站在未來說歷史是路德訪談的標誌性話語,今天我們的節目揭示給未來一個真實、鮮活的路德。

相信今天訪談會給戰友們很多啟發,以下是今天訪談中提到的問題的文字記錄,希望能讓更多的戰友和同胞從不同的角度去認識中共對我們的洗腦和傷害,通過路德先生的視角帶給大家更多思考的碰撞。筆者猜測很多戰友對路德先生的健身方法很感興趣,文中對這部分也做了詳細記錄。

問題1:節目中的路德和生活中的路德有什麽不同?

路德:首先,路德社一天兩期節目都是直播並且是真實自我的展現,不像CCTV那樣有編導、有文案。人都是通過思想、行為、習慣和社交等來展示自己,我是和嘉賓博士軍團一起通過獨創的方式——時事的方式來表達和傳遞自己的人生觀、價值觀和世界觀,而我們平時營養的來源是郭先生、閆博士、郝海東先生、我們的戰友,就像長島和瑪莎;還有我們的生活,比如社交、教會、教堂等,我們吸收和消化這些營養,最後奉獻、呈現給大家的就是節目。這一切的根本是時事,方向是滅共,依托的支點是增加不同的敏感度,杠桿是爆料革命和新中國聯邦,這一整套系統是節目一直持續並且持久的原因。

我的社交很窄,交往的都是爆料革命的戰友,更多的是進行思考。沒有回復戰友信息的原因,一是很多時候沒看到,二是有的戰友提的意見和我沒有一個共同認知的基礎。

節目中播放了一段路德彈吉他的視頻,可以看出路德是夢劇院樂隊的忠實粉絲,路德使用的電吉他是一把MusicMan JP15夢劇院吉他手John Petrucci簽名款。雙搖琴橋,一對雙線圈拾音器,音色溫暖而表現力強。

图片源于网络

路德演奏揉弦細膩,推弦準確,音樂細節表現豐富。一段高難度吉他速彈,掃撥琶音顯示路德紮實的基本功和技術技巧。可謂吉他界最“重磅“的媒體人,媒體人中最棒的吉他手。我印象中路德彈Blues也很不錯,是多種演奏風格都涉獵的吉他手。

問題2:以前路德會時常抽點時間彈彈吉他,自從文貴先生的幾首滅共歌曲發出來之後,路德就不怎麽彈吉他了,是什麽原因啊?是不是在文貴先生的音樂天賦面前有點自卑了?(三位開心大笑)

路德:哈哈是啊 !重要的原因是吉他錄制的音色問題沒有解決,直播中吉他的真實音色傳不出去。玩音樂分很多階段,最早是基本功階段,第二個階段是模仿,接下來就是彈自己的東西——即興階段。

困擾我的問題就是我腦子的旋律被中共的洗腦給占據,每次哼歌都離不開中共的“團結就是力量 ”旋律的框架,這是我最恨中共的一個原因,所以我們要洗中共從小教育並深入骨子和血液的毒,我承認我身上絕對很多中共的毒。對於我來說,基本功和模仿已經通過了,最根本就是清洗身上的毒。首先從思想上徹底清除中共的毒,第二就是從習性上,從日常行為上,修身。在中共體制成長下的人必須經歷一番寒徹骨,否則聞不到美國的自由之香。所以我現在不彈(在公眾面前),等到我有一天(完全脫去紅毒),永遠有沒有這一天我還不知道,但是我相信突然一天等我再彈的時候不是技巧性的東西,而是真正表達自己。

吉他表達自己也和做節目表達自己一樣,我發現這也是一個訓練自己的結果,我通過4年的訓練現在能夠在節目中順暢和合適的表達自己並且能夠引起別人的共鳴,在表達的過程中能夠傳達很多信號。音樂也是一種表達,是更高級的一種表達方式,語言有局限性,音樂沒有局限性,比如貝多芬的音樂。對音樂境界的追求暫時會分心,我先追求節目的表達。

問題3:共產黨從小給我們種的毒,我們現在還脫不掉,反過來體現出來文貴先生提出的音樂滅共的作用和價值以及給中共的打擊,GTV平臺上也有很多音樂類的頻道,您對文貴先生提出的音樂滅共怎樣理解以及音樂滅共會起到哪些作用?

路德:中共所有的音樂好像包裝的很隨意並且好像包羅音樂的種類很多,但這些音樂的核心就是洗腦音樂。洗腦音樂的核心根本就是中共只讓你唱被允許的內容。音樂滅共核心就是什麽歌都可以唱,自由的歌,自由不是指歌詞裏說自由,音樂形式更重要。

音樂滅共首先是一個土壤,第二最終還是要有展示出來的形式。我們土壤的音樂要比中共的土壤展示出來的音樂好,滅共音樂不是體現在歌詞上、技巧上和種類上,而滅共土壤上產生的音樂是更讓你接受的,更多的是跨國界、跨語言和跨種族的接受。就像美國的音樂全世界都追捧,實際上就是音樂產生的共鳴而引起世界的人都傳播,美國土壤產生的音樂是自由的,不需要用固有哪國思維而博得歡迎。這個是很難做到的,但是我們只要走在這條路上,日拱一卒,堅持信念,一步步做是可以做到的。

語言很容易被操控,但是音樂不會,音樂是共鳴。中共環境下產生的音樂,別的國家很難產生共鳴。音樂是百花齊放,我只代表我的觀點,希望音樂能真正的百花齊放。

問題4:路德先生還有一個標簽是健身專家,現在和以前比起來瘦了很多,已經減重21公斤,請教路德先生是怎樣減的重,是有什麽詳細計劃嗎,是主動要減的還是七哥過去直播裏提到的要求你減的,除了健身房裏的健身還有其他的健身活動嗎?

路德:曾經是107公斤,現在86公斤,目標是76公斤、體脂率達到10%以內。之前也健身,搬到美東之後由於疫情原因體重飆升。在和郭先生和閆博士的視頻中遭到郭先生嚴重的警告,“如果再不減肥,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在這之後我就開始分梯度和步驟進行。第一步是先恢復健身狀態,買了很多健身設備,如啞鈴、杠鈴等。第二是一定要有一個健身計劃,現在首先是減脂再增肌。生酮飲食加斷食的方式,生酮就是脂肪加蛋白質,脂肪量在60%以上,不是反式脂肪而是非飽和脂肪,比如幹果、牛肉、三文魚和芝士等,基本是十幾天就可以減5公斤以上。但是到了減脂瓶頸期之後就需要健身,開始是有氧,但是發現有氧會肌肉流失,就開始全面無氧健身。

恢復重量訓練,如舉鐵,需要配合飲食,碳循環飲食加斷食,即5天裏有4天低碳,1天高碳。碳水平太低也會導致肌肉流失。斷食是18/6即6個小時之內吃完,18個小時不吃,頭天下午兩點半吃完,第二天早上11點吃飯,做完節目後10點半左右到11點半之間空腹鍛煉減脂,然後補充蛋白質,如雞蛋,再加低碳燕麥,還有雞肉之類的,下午兩點再吃沙拉加牛肉。這種方式減脂速度很快還能保持肌肉。每天堅持,日拱一卒。

每天至少30分鐘,做四組,其中一組是熱身組——臥推和啞鈴搭配(10-20下),之後馬上做100個5種不同姿勢的仰臥起坐,有點類似HIT的做法。然後馬上加重做臥推和啞鈴(8-9個),之後就是做腹肌(50個),拉單杠然後雙腿起來。第三組練力量加重(2-3個),大重量少次數加遞減組,再加啞鈴,迅速的HIT,然後做腹肌(每天800個)。第四組是遞減組再加啞鈴,然後是100個仰臥起坐,每天一個部位保持45分鐘,15天一個循環。已經堅持4-5個月時間,晚上不能做會讓肌肉流失,並且會很疲勞,只做白天。

問題5:運動和爆料革命一樣,需要堅持,耐力、技巧和技術,請問路德先生對健身和爆料革命之間的關系有沒有想和大家分享的?

路德:文貴先生在國內是“北美健身教練”,2017年在國內最著名的就是“今天你健身了嗎”。爆料革命和健身一樣都是日拱一卒,每天都會進步;當天看不到成果,幾個月就會看到成果很多,並且會拉開和別人(不健身和不參加爆料革命的人)的差距。

文貴先生說你健身了嗎,實際上就是說,只要走在這條路上,一直堅持往前走,就一定能滅共成功,到達人生和滅共的彼岸。健身不需要天賦和條件,只需要每天堅持就能前進,看到效果,得益最大的是自己。滅共也是一樣,得益最大的是自己。健身自己舒服,滅共也是自己舒服,思想和意識自由。健身和滅共一樣不需要向任何人證明,因為你走在滅共的路上,別人就看到已經脫胎換骨了。

瑪莎:爆料革命可以讓人健身又建心。每天堅持兩期節目準時播出,和家人在一起的時間比較少,郭先生也說您能走到今天,能堅持下來是因為您有個好太太。您借這個平臺有什麽想和您太太說的嗎 ?

路德:非常感謝我太太一直以來的支持,讓我沒有後顧之憂。我太太看文貴先生比我還積極,看到閆博士上福克斯節目特別開心。

長島:我的太太也是支持我,我才走到今天。滅共的路上雖然是自己在做工作,但是首先要面對的就是家人和孩子及各方面的支持,所以家人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力量。

問題6:路德先生曾經是一個商人,現在轉型到自媒體的平臺,您想對墻內的商人尤其是還沒明白過來的中小企業家說些什麽?或者在滅共的路上給他們提一些什麽建議?

路德:曾經在中共的體系下也有過偉大理想,也想成為過中共編織的假的商人的典型。後來明白了,在中共的體制下要想成功,必須為他所用並和他站在一起,也就是你必須有背景和關系。在中共的體制下,一輩子一場空,是你自己的主觀意誌不能控制的。比如政策和黑手,不可控和不確定的因素太多,即使賺到錢了,中共也會搶走你的財產。而在美國是能夠自己做決策。比如愛多VCD的總裁胡誌標、兆峰陶瓷的老板李兆峰、高路華彩電的老板王世林等在中共的制度下最後的下場都很慘。

問題7:請問路德先生是什麽時候成為基督徒的,信仰在您的生活、爆料革命和工作中帶來什麽啟示和影響?

路德:首先信仰和宗教是沒有關系的。信仰是約束自己的,而不是拿來要求他人的。信仰就是即使你沒見過,你會相信它的存在。真正的信不是靠嘴上說,而是行,是很自然的走上這條路。信是當你做決策的時候,用正義的思維去思考時知道會損己還去做的時候就是信。比如1.19決策的時候,本能決定去相信正義和良知、相信閆博士。大航海時代,當在海上迷茫的時候,哥倫布堅信了上帝認可他的選擇和決策,靠信念支撐堅持下來才發現了新大陸。

你無論碰到多少小人,你不會因為這些人改變你的信念,相信你所做的是真善,是天道,是上帝旨意,是符合自然法則,符合人類文明前進的趨勢。永遠不要有害人之心,永遠不要為了自己去傷害他人,本著利他之心。

接近上帝的就是信自由、平等、人權。舊約講自由意誌加實踐,守契約。新約講平等和愛,美國把人權放入裏面,這是更加接近自然本質的東西,是目前最好的文明。中華文化產生的文明,仁義禮智信是一種工具,中共的道德觀不是約束自己,是要求他人的,形成道德譴責和審判,用道德的話語權去成為殘害他人的工具。

問題8:爆料革命陸續爆出很多大咖被從爆料革命隊伍清除出去,最明顯的、了解最多的就是九指王,路德先生的名字實際是被綁架在鳳凰農場的,路德先生並沒有太多的時間工作在這上面,路德先生也是大義凜然的揭露這個事情,路德先生從過去到現在對九指王肯定有很大認識上的改變,請問您是怎麽從這個改變中走出來的?

路德:Sara從2017年開始跟隨文貴先生爆料革命,但實際上我和Sara相處的並不多,更多的是她一直在說“路德和我站在一起”。開始我的節目在2018年和戰友之家互動,但是越互動我越覺得有問題。我追求的價值理念和Sara是格格不入的。當時我也和北京姑娘聊天室連線,之後Sara就準備把我打成特務,說我路德夾帶私貨,賺取廣告費。

但是當時我們一起追求同一個滅共的目標,每個人的人性不一樣,求同存異。

今年年初出現鳳凰農場的事情,本來是我要退出,讓Sara也退出,不是解散農場,但是她把農場解散了並打包票說戰友之家支持爆料革命。她以共產黨思維把戰友當成了個人資源。

她以為她信了基督就能超越中共的毒瘤。事實上我們做不到把中共的毒瘤全部拋棄,所以需要每天反省和否定自己。她慢慢被身邊人不斷的影響,慢慢往下走進入了惡性循環。Sara一直覺得自己是對的,已經沈浸在惡中。我看到文貴先生處理這件事很智慧,很講規則,在美國的規則範圍之內,如輿論及法治。

這件事也有中共的搗亂,也告訴了每個農場,如果任何人獨占農場,把農場當成個人資源,都會被爆料革命清除。

長島:農場中,不管是農場主,還是管理團隊,還是爆料革命中的大咖,我們不能把戰友的資源利益當成自己的,更不能據為己有,這都是屬於爆料革命的,農場和所有的利益都是屬於大家的。在爆料革命中,我們也學習了很多,成長了很多,得益於文貴先生提出爆料革命,並在過程當中傳遞了很多信息和信心。

問題9:在爆料革命過程當中,路德先生和文貴先生接觸比較多,在這四年有沒有發現文貴先生有什麽改變?

路德:我是2017年10月4日和郭先生第一次見面。對於我來講,第一,我從來沒要求任何人是一個完人,如果你追求完人,這就是你的失敗。第二,也不要要求任何人是聖人,只要知道他能不能在關鍵的地方,在某一方面比你強並且是你能夠學習的。

文貴先生的勇氣,死磕到底。他在某個時期的眼光獨到,非常厲害。2017年振臂一呼就已經很厲害,到現在證明了他說的很多事情,他能夠不和中共去勾兌,他當時能夠站出來並看清世界大勢,這一點任何人都比不上。

G系列,雖然有的產品不完美,但是他在這個點上看清楚了,未來中共滅了以後該怎麽做,團隊和資本的力量都有了,未來不可限量。數字貨幣概念的提出就很厲害了,數字貨幣其實是文貴先生拋的一塊磚,在滅共的生態圈裏引玉出來。敢想、敢提,文貴先生死磕不放棄,就能實現。

瑪莎:感謝路德哥,由於時間原因,還有很多問題沒問。今天節目也說了很多關於音樂、運動、家庭生活、信仰等等很多問題。今天意猶未盡,希望下次還能邀請路德先生到來。下期的嘉賓是喜馬拉雅聯盟委員會主席老班長,大家敬請期待。

以上是節目的主要內容,節目帶給了大家愉悅和思考。吾日三省吾身,脫去中共給我們種下的毒瘤,哪怕用一生的時間。就像路德先生所說,我們的信仰和追求不是言語的表達,更加應該體現在行為和行動上。

行動、行動、行動!滅共沒你不行,新中國聯邦需要你的改變。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