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聊農村】我所瞭解的農村黑社會(五)

五月花寫作組 | 作者:跟隨戰神 | 編輯、美工、發稿:滅共小宇宙

往期鏈接:

【周末聊農村】我所瞭解的農村黑社會(一)

【周末聊農村】我所瞭解的農村黑社會(二)

【周末聊農村】我所瞭解的農村黑社會(三)

【周末聊農村】我所瞭解的農村黑社會(四)


短短的幾年時間,大山迅速做大,成了當地第一號的黑社會頭子,就是在縣里也是排上號的。漸漸地,大山不再滿足於打打殺殺、收保護費了。這樣的事情雖然能獲得一些利益,但是伴隨著很大的風險。

大山的機會又來了。當地政府開始實施“村村通公路”工程。這樣的工程錶面上是“造福村民”,實則是為了政府官員搞政績、中飽私囊。眾所周知,中共國對GDP的追求達到了瘋狂的程度。GDP納入了地方政府官員的主要考核指標。所以各地方政府瘋狂搞基建,“鐵公基”成了支柱產業。中共國成了一個巨大的建築工地,到處是塔弔林立。同時,在工程建設中,滋生了大量的腐敗,因工程建設貪腐的事件頻頻發生。中共媒體曾報道,河南省3任建設廳長連續落馬,可謂是在因貪入獄的路上前赴後繼、層出不窮。

雖然“村村通公路”不是大工程,但在當地農村也算是一件大事。水泥路要修到每家的門口,涉及到了每個家庭,所以需要每戶村民的配合。大山聞訊後找到了村長,表明瞭自己的意圖。兩人一拍即合,當然少不了村長的好處。其實,由於層層盤剝,到了村裡的時候,修路的價格已經很低了,但是大山並不擔心。大山的胃口很大,十幾個村子的路都被他拿下了,為此大山還註冊了個勞務公司。萬事俱備,只差東風,這個東風就是乾活的。

農村的水泥道路修起來很簡單,首先將原來的泥土路面鏟平,然後鋪上攪拌好的混凝土,再後就是工人師傅將路面軋光,最後等待混凝土凝固就OK了。雖然很簡單,但是大山知道他的兄弟們是做不來的。

在中共國有這樣一類人,專門從事建築施工,說白了就是賣苦力。他們沒有任何的生產資料,有的只是充滿老繭的手和一顆對金錢渴望的心。他們絕大多數來自農村。家鄉幾分貧瘠的土地已經無法滿足生存所需。他們被迫告別父母、別離妻子、丟下孩子,遠赴他鄉。對於放下心愛孩子的年輕父母們,有一句話很貼切的形容了他們的無奈:放下磚頭不能養活你,搬起磚頭不能擁抱你。這就是中共國農民工的真實寫照,令人心酸!心痛!他們生活在中共國的最底層。下至十幾歲的少年,上至七十多歲的老者,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農民工”。

幾個農民工隊伍蜂擁而至,大山與包工頭談好了價格,然後開始施工。水泥是從鎮上佘來的,沙子是從附近挖來的,大山幾乎沒有多少投入。經過幾個月的忙碌,十幾個村子的道路終於修好了。幾個包工頭找大山要錢來了。本來談好的是按月支付人工費,在施工期間包工頭找過大山幾次,大山均以種種藉口推脫。完工了,大山沒法拖延了,他也沒必要拖延了。大山亮出了他的獠牙。

講好的人工費大山直接砍掉了一半,理由聽起來十分冠冕堂皇:修路影響村民的生活,給村民補償。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即使影響村民也是承包商負責賠償,也就是你大山應該賠償,和乾活的工人有半毛錢關系嗎?純粹的流氓邏輯。況且這個理由完全是大山杜撰的,根本就沒有村民要求補償一事。更有甚者,大山居然派來幾個小弟冒充村民,揪住包工頭的領子不放,要求賠錢。還記得在西藏發生的事情嗎,中共軍人脫下軍裝,換上僧侶的服飾,上街打、砸、燒。然後中共宣佈西藏僧侶是暴亂份子,公然出兵鎮壓。八九六四那場屠殺,也是以“平爆”為由開始。幾個軍人換上便裝,在廣場燒毀軍車,嫁禍市民,然後開始鎮壓百姓、屠殺學生。

有人報警,警察來了。警察煞有介事的問明瞭情況,警告包工頭“村民的事情你們自己解決好,不要造成村民群體事件”。簡直是赤裸裸的威脅。原來,大山早已經和派出所長勾兌好,警察來了就是為他站臺。自從上次夜裡去村民家裡打砸,在村長的牽線下,大山已經和派出所長勾搭上了。錶面上是警民、背地裡是哥們,錶面上是貓鼠,背地裡是狼狽。

公安局是個非常特殊的地方,它既是權力的交匯點,又是信息的集散地。它是當地合法施展權力的機構,當地政府要推行某項工作,就需要公安的保駕護航。而社會的各方勢力要順利活動,也要藉助公安的力量。說它是信息集散地,是因為公安局是可以接觸社會各個角落的機構,它本身就是一個情報中心。記得王力軍在春風得意時說過這樣的話:十幾分鐘可以將全國人查一遍。所有人的信息都在公安局的掌握中,當然,中南坑裡的人除外。這里的所有人是指普通百姓。大山的情況公安局早就瞭如指掌,但是,公安局也需要他、利用他。比如,每臨所謂“重大節日”或“重要活動”,公安局必定通知大山:管好自己的人,在此期間不能出任何事情。那麼大山團夥就會消停些日子。再比如,遇到拆遷、占地等不好解決,公安局不便出頭的情況下,大山成了最佳人選。他可以隨心所欲、大打出手。大山和當地公安局各取所需、狼狽為姦。

農民工們來自迢迢千里的南方,又有公安局的沆瀣一氣,包工頭最後忍氣吞聲。但是,苦的可是那些乾活的工人人,辛苦了幾個月,拿到手的是少得可憐的錢。而每個人的背後站著是年邁的父母、待哺的孩童。

這就是農村黑社會的可惡之處,他們欺負的永遠是最底層的人。中共利用基層黑社會的暴力手段,完美的威嚇、奴役、統治百姓,而又讓百姓渾然不覺,這是中共對內的“完美犯罪”手段。

(未完待續)


更多文章歡迎瀏覽波士頓五月花GNEWS官方號

更多直播歡迎關註GTV官方號五月花之聲五月花講堂

歡迎加入波士頓五月花農場,訂閱我們的官方推特賬號官方油管賬號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