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德時評》重磅解讀俄全面宣傳中共是最大威脅,及安倍稱日本已站在抗共最前沿

直播視頻:

《路德時評》2021年月日間節目主要內容:

一、俄全面宣傳中共是最大威脅

美國之音3月28日報道[1]:俄羅斯知名媒體人波茲涅爾3月25日在主要自由派媒體莫斯科回聲廣播電臺的一檔晚間訪談節目中強調,普京當局在推動與中國走近時,似乎沒有意識到中國威脅的嚴重程度,沒有危機感,或許中國威脅還沒有逼近,但俄羅斯領導層應比美國更聰明一些。他認為,只有當中國威脅迫在眉睫時,克里姆林宮領導層才會意識到中國威脅的緊迫性,不過可能已經為時已晚。

今年87歲的波茲涅爾從蘇聯時代起就家喻戶曉。他從60年代加入蘇聯媒體後就擔任時事評論員,但最主要的工作是在當時蘇聯對外宣傳的英語廣播中主持節目。蘇聯解體後,他繼續活躍在俄羅斯傳媒界,曾擔任過俄羅斯電視學院院長職務,負責組織和頒發俄羅斯電視傳媒的主要大獎。他目前在最大的俄羅斯國營第一電視頻道主持一檔訪談節目。

路德社評論:

1、87歲高齡的波茲涅爾經歷蘇俄兩個政府時代,他涉及軍界、政界和媒體界,曾任職於蘇聯情報口,所以他肯定非常瞭解中共國和美國,他的此番言論絕不僅代表個人,還代表他背後的勢力團體。路德社曾在節目中分析俄外長前往中共國桂林多以旅遊為主,雙方達成的協議也沒有任何實質性意義,普京總統也沒有和習進行任何通話,甚至金正恩與習交流都用口信,由此可以看出,中共國盟友領導人都非常介意與習會面。

2、現在美國,英國,歐盟以及英聯邦國家都已經完成對中共國新疆種族滅絕罪的認定,制裁行動才剛剛開始。第一個開炮的行業組織居然是瑞士BCI組織,它率先跟進禁止使用新疆棉,瑞士銀行藏有大量盜國賊的資產,中共絕不敢得罪瑞士,可見世界各國都已經開始戰隊聯合對抗中共國。

3、波茲涅爾曾任俄羅斯電視學院院長,他的徒子徒孫現在已經是俄羅斯各大媒體的中流砥柱,媒體要做得長久靠的就是資訊來源,波茲涅爾曾在情報部門工作,擁有非常可靠的資訊,這就是他勝任電視學院院長的原因。

4、像中共這樣通過集權的方式賺錢是一種非常野蠻的賺錢方式,英美才是真正的高級玩家,背後的大佬始終不露面。跟隨世界相對容易,但是要引領世界就很困難,要引領世界就必須探索,那就意味著可能為此付出巨大的代價。

5、俄羅斯在此次中共病毒疫情中也損失慘重,以俄羅斯情報部克格勃的實力,可能也獲得了和美軍同樣的情報,同樣掌握了中共病毒真相,而且俄羅斯生化武器專家應該也認真分析了閆博士的兩篇報告,普京總統肯定也認真閱讀了來自克格勃的情報資訊,波茲涅爾老爺子應該也同樣獲取了相關情報,所以他才敢說中共是俄羅斯最大的威脅。如果全世界都聯合圍剿中共,俄羅斯絕不可能跟中共戰隊,但是俄羅斯又想從中共國撈取利益,所以就通過唱雙簧的形式,在左右搖擺間從中共獲取利益。

6、中共體制是一套非常落後,非常原始的體制,俄羅斯的體制雖然不如西方民主國家先進,但絕對遠超中共國,所以俄羅斯絕不可能與中共為伍,他們看中的就是中共國的錢,一旦將中共國的利益瓜分乾淨,俄羅斯就會立即調轉槍頭。

二、安倍稱日本已站在抗共最前沿

法新社3月28日報道[2]: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27日在新潟市自民黨新潟縣支部聯合會會議進行講演,在談及中美對立時,安倍指出:包括日本在內的亞洲地區已站在美中兩國對立的最前線。安倍在講演中指出:如今,不斷崛起的中國的軍事力量,正在東海和南海進行單方面改變現狀的嘗試,在這種情況下,可以說,最前線已經轉移到印度洋太平洋地區,就我的認識而言,太平洋地區,包括日本在內已成為中美對立的最前線,因此我們有必要在這種認識的基礎上,抱有充分的心理準備,堅實地提煉我們的外交安全保障政策。

圖片地址

共同社3月28日報道[3]:日本政府消息人士28日透露,日美韓三國已就4月下旬在美國舉行日本外相茂木敏充、美國國務卿布林肯等出席的外長會議一事展開協調。如能實現將成為菅義偉政府與拜登政府的首次。據分析,會談將磋商合作應對重啟彈道導彈發射試驗的朝鮮以及被拜登政府視為“唯一競爭對手”的中國。美方有意通過外長會議敦促日韓兩國改善關係,並將在應對朝鮮方面持續深化合作的三國框架也運用於應對中國。日美韓在對華政策上存在溫差,能在何種程度達成一致成為焦點。韓國外長鄭義溶預計也將出席,但在日韓持續對立背景下,面向召開會議的協調工作恐遇困難。

路德社評論:

1、前日本首相安倍此番發言是從來沒有過的,他就是代表日本政府發話,提醒所有日本企業和機構要將中共威脅納入戰略制定中。

2、日美韓將在4月舉行聯合外長會議,共同商討如何應對中共國威脅,韓國也開始加入亞北約聯盟。日本脫亞入歐後,一直與西方國家在競爭與合作中進步,競爭的最高較量就是戰爭,戰爭是檢驗整個國民經濟和體系真實狀況的最佳方式,絕不能有一點參假,體系只要有不完善之處就會導致戰爭失敗,同時這也考驗體系在戰爭中的更新能力。

3、由於日本獨特的地理環境,這導致他們在做事情時極其用心,這就是武士道精神,日本非常清楚信仰、精神和體系的重要性,日本在二戰前自以為各方面都非常強大,但是它輸就輸在個體上,民族主義完全掩蓋了個體創新,過度強調順服導致領導只要失誤就全盤皆輸,美國體制則非常尊重個體自由和包容性,每個人都可以自由發表意見,這非常有利於最終決策的制定。

點擊觀看往期《路德時評》節目總結文章

參考文章:

[1]https://www.voachinese.com/a/russian-famous-journalist-thinks-china-is-threat-and-calls-for-an-alliance-with-the-us-20210327/5830763.html

[2]https://www.rfi.fr/cn/%E6%94%BF%E6%B2%BB/20210328-%E6%97%A5%E6%9C%AC%E5%89%8D%E9%A6%96%E7%9B%B8%E5%AE%89%E5%80%8D%E8%AE%B2%E6%BC%94%E7%A7%B0%E6%97%A5%E6%9C%AC%E5%B7%B2%E7%AB%99%E5%9C%A8%E4%B8%AD%E7%BE%8E%E5%AF%B9%E7%AB%8B%E6%9C%80%E5%89%8D%E7%BA%BF

[3]https://china.kyodonews.net/news/2021/03/a1e5a8cb8df2-4.html

文章撰寫:【重生】  編輯:【香柏樹】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