稱霸,是中共國一直以來的野心

作者:康州盤古農場 – 郭班之櫻
編輯:康州盤古農場 – 轟炸機

1989年6月4日,北京天安門廣場鎮壓當晚被點燃的車輛。 PETER CHARLESWORTH/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

由古代到現代,世界各國都有其人類文化、社會教育、經濟貿易、科學技術以及軍事戰爭的歷史記載。殘忍的戰爭是古代至近代史中各國強霸弱亡之必用途徑;而現代史以來,全球各國比較好於通過經濟貿易和外交的手段來稱霸。

中(共)國是世界上最有特色的強國之一,它的強大體現於每一個朝代在政治家領導與管轄之下的人類社會的反應。而人類社會的反應則是政治家對國家與人民懷著政治野心或是遠大政治抱負的正面或反面結果。中國史上著名的政治家如秦始皇、袁世凱、蔣介石、毛澤東、鄧小平和習近平等,他們涉足政壇對中外管轄的策劃與才能都是各有千秋。世界政客和學者卻從不同學術角度出發對其功與過,是與非發表了不同的看法,尤其是對現代史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國共產黨的評論更是各抒己見:有人支持有人反對,有人讚揚有人批評,有人說是發展抱負也有人說是政治野心。

20世紀末至今中(共)國的國內現狀和與國外的衝突更加引人注目和世論紛紛,如“新疆問題”,北京天安門“六四事件[1],香港的貿易濫用以及“一國一制 [2],“一帶一路[3]政策,還有中(共)國那有意無意的傳播全球的新冠病毒(COVID-19)。其中,中(共)國對新疆維吾爾族反人類的種族滅絕式的欺淩和鎮壓以及對人權的賤蹋手段讓西方國家目不忍睹。

中國西北部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是中國陸地面積第一大的省級行政區,其地形特點、交通要點以及豐富的自然資源成為了中共對內和對外經濟發展的首選。1990年以來新疆民眾對當前中(共)國政府在當地極其嚴苛的管控不滿,兩者之間的流血暴動衝突頻頻發生,比較嚴重的有2008年其省府烏魯木齊發生的“七五事件”和2011年發生的“和田暴力事件”,被官方評定為有計劃、有組織的“暴力恐怖襲擊事件”而採取了反恐怖主義的行動措施來處理。更讓全球人類撲朔迷離的是中共政府在新疆設立的“再教育營[4]又稱“思想轉化營”,對至少100萬維吾爾族人和其他以穆斯林為主的少數民族實施慘無人道的關押。當然,這是中共治理國家的一種治民手段。

北京是中(共)國的首府,而北京天安門則是中(共)國一個神聖的地方。卻于1989年間,自由派知識份子和大學生為了懷念胡耀邦同志和表達對中(共)國改革的腐敗的不滿,而發生了令世人心痛的政府鎮壓學生的一場血腥事件“六四事件”。

香港,一個曾被全球定為世界自貿區的經濟港口和特別行政區,2019年由於在中共政府的壓力下,試圖推行引渡法的《逃犯條例》激發港民不滿而爆發大規模的百萬人遊行示威活動,至今一直不能平息。而中共遣派政府力量對港人的鎮壓和抓捕更為舉世矚目。一個民主自由的香港,由改革開放以來的“一國兩制”逐漸被轉變為中共的“一國一制”,而中共在去年對香港推進的《國安法》更令香港失去了“獨立關稅區特殊待遇”。一個原本是世界貿易自由的香港逐漸變成了“臭港”!

二十三條港版國安法

《國安法》浮出水面[5]

德國國際廣播公司Deutsche Welle (DW)報導:5月21日,受新冠疫情影響而延期召開的全國人大會議將《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草案審議列入了會議議程,港版《國安法》真正引起了全球的高度關注。5月28日人大閉幕當天,該立法決定獲得高票通過,港版《國安法》正式啟動立法。

      “一帶一路”是習近平在2013年底於人大會議上提出的倡議。“一帶”即“絲綢之路經濟帶”,從中國大陸出發,經中亞、俄羅斯到達歐洲,或由新疆經巴基斯坦到印度洋、中亞與西亞到達波斯灣和地中海沿海各國;而“一路”則是“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由中國大陸從沿海港口經南海到印度洋, 延伸至歐洲, 或是經南海到南太平洋。“一帶一路”是通過人文教育和科技影響力等以發展中(共)國大陸和東南亞、南亞、中東、北非及歐洲各國的經濟合作戰略。

      由於中(共)國經濟發展的神速,其視野隨著“一帶一路”已擴寬到全球,因此中(共)國和周邊國家也自然少不了發生爭端和摩擦。近二十年來,臺灣的維護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問題、南海和釣魚島的爭端以及中印邊境的軍事摩擦等,進一步體現了中(共)國經濟和軍事力量的發展和強大。

      中(共)國軍備設施發展的趨勢又是全球熱評的一個話題。中(共)國的國防支出自改革開放以來一直呈大幅度增長。中(共)國軍用武器的發展研製和科技能力的確為世人驚歎,由步槍手榴彈發展到現在的導彈火箭,從發放傳單到現在的反網路攻擊,更為突出的是從長途跋涉的萬里長征發展到目前的登空越洋。加上中(共)國的軍事部署也由七大軍區調整組建為目前的五大戰區,各大戰區的管轄範圍和內容也根據其全球的地理位置而分配。中(共)國的軍事基地部署隨著“一帶一路”的發展也在有意無意中遍及全球。

      “一帶一路”為中共提供了一個方便快捷的經濟後勤路徑,與此同時,也為中共提供了以達其政治目的的一個管道。2019年末,在武漢爆發的新冠病毒(COVID-19)就是當下西方國家對中(共)國質疑問責的一個政治糾紛[6]這病毒究竟是來源於自然動物還是人為製造?究竟是實驗室無意洩露還是中共有目的有計劃的生化武器?中共體制的追攻逐利,讓無數中國人出賣了自己的靈魂和喪失了中國人作為人的善良。新冠病毒(COVID-19)的魔抓伸向了全球,2019年的經濟損失約88萬億美元[7],而到目前,已經奪走了超過208萬無辜者的生命[8]

      根據中國共產黨現代史內政外擴和全球經濟軍事部署的趨勢,中(共)國的政治野心是否存在?這是全球各國近年來一直在討論質疑和考量的話題。無產階級革命家們的導師史達林曾經教導過:“勝利者是不應該受到指責的!”也就是說,勝利者中沒有野心家,只有革命家。共產黨是毛澤東遺留下來的一個共產主義組織團體。對於中(共)國目前的趨勢,團體內出現某些政黨利用組織的政治野心也是難免的,但這些邪惡的政黨絕對不能代表中國人。

————————-

引用:

[1] 六四事件

[2] 一國一制

[3] 一帶一路

[4] 再教育營

[5] 《國安法》浮出水面

[6] 政治糾紛

[7] 2019年的經濟損失約88萬億美元

[8] 奪走了超過208萬無辜者的生命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