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IS學者談中共對國際學術交流的打壓

翻譯:Kal | 責編:Wenwang

圖片來源: 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於3月26日發表了題為《我們支持MERICS(德國墨卡托中共國研究中心)》的文章。作者為CSIS的四名知名學者斯科特·甘迺迪(Scott Kennedy)、邦妮·格拉瑟(Bonnie S. Glaser)、裘德·布蘭切特(Jude Blanchette)和馬修·古德曼(Matthew P. Goodman).

四位作者稱,雖然他們在關注中共國用短視行為處理在新疆犯下的侵犯人權問題,但他們更加關注中共國民間社會組織和學者對中歐學術交流的破壞,比如近期中共國民間學會對MERICS的攻擊。他們對中共國官方惡化中歐關係,尤其是學術交流方面表示擔憂。

據作者的分析,自1970年代後期以來,中共國開放了學術交流之門,接納外國學生和專家從事學術研究,並鼓勵中共國學者出國進行學術訪問。這種開放性互動對美中關係來說,增進了相互瞭解,促進了國家之間的合作,避免了衝突,並加強了應對全球性挑戰的基礎。但文章作者也指出,中共國開放的中外學術交流從來都不是完全和直接的。長期以來,外國歷史學家很難接觸中共國的檔案,即使是中共國建立前的檔案也很難查詢,外國學者在中共國境內旅行以及結觸人都受到限制,外國經濟學家無法獲取全面客觀的定量資料,因而政策研究人員很難破譯一個不透明的決策系統。

文章特別強調,在過去的幾年中,中共國進一步製造障礙阻撓中外獨立研究和建設性學術交流。中共國對外國學者的簽證實行了更加嚴格的限制,特別是那些有可能對中共國國家治理有負面觀點的學者。甚至對於那些側重於經濟學和商業等方面研究,實地調研的風險也越來越大,如外國專家被追蹤或騷擾,在中共國的談話者受到訊問,電子設備受到監視甚至故意破壞。對兩名加拿大人邁克爾·科夫裡格(Michael Kovrig)和邁克爾·斯帕沃(Michael Spavor)的無理拘留並在最近被秘密審判,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與最近歐盟和英國對中共國新疆人權問題的制裁相似,因為加拿大拘留了華為高管孟晚舟,作為報復,中共國對加拿大學者科夫裡格和斯帕沃爾兩人進行了完全沒有根據的含糊指控,兩人被關押了兩年多,並剝奪了中共國法律賦予被訴人基本的合法權利。

更加惡劣的是,對從事中共國問題研究的學者來說,即使他們不在中共國境內,也會受到威脅,如中共官員和學者訪問美國時對美國學者進行威脅。對於那些在國外發表與中共不符意見且在中共國出生的學者,他們會對其國內家人進行懲罰來威脅他們。

文章作者認為,MERICS與其它學術組織和學者一起被中共列入了黑名單。他們指出,中共對智庫學者邁克爾·科夫裡格的嚴重虐待,以及最近採取的其它打壓行動,只會給中共帶來更加負面的結果。中共正在破壞與西方國家的關係,將迫使後者更加團結以捍衛人權。如果中共非要讓學者們都同意他們新疆、香港、臺灣、西藏以及其它的所謂“紅線”作為與西方建立穩定關係的前提,那麼中共國就正在選擇關閉學術交流之門.

評:
中共近年來在國家治理上出臺的內政外交政策,正使自己陷入 “自我孤立”且“與世界人民為敵”的末路狂奔之中。中共強推“一帶一路”,與美國大打“貿易戰”,釋放中共病毒,以及打壓新疆,香港,臺灣,西藏,甚至向緬甸“伸手”,已成為世界文明國家的“眾矢之的”。內憂外患下,中共國為了維繫其非法政權,綁架14億人民上其“瘋狂戰車”。如何綁架?顯然除了不斷加大維穩之外,阻隔反對或者質疑的聲音,打壓異見人士,是其必用的爛招,其中就包括打壓來自國際批評的聲音。美中阿拉斯加會後,中共國駐法大使盧沙野在推特上開啟“戰狼”模式,粗野對待發表臺灣問題評論的法國學者安東莞·邦達茲,然後中共黨媒將攻擊的“十字準星”瞄向德國智庫MERICS。不僅如此,這個過程被中共宣傳口加以利用,不斷給民眾,尤其年輕人進行洗腦,扭曲其價值觀。因此當下“破牆”和給牆內老百姓“開智”顯得如此重要。海外華人,尤其是新中國聯邦人應該更加團結一致,揭露中共惡魔的真面目,讓其在陽光下無所遁形。

原文連結:https://www.csis.org/analysis/we-stand-merics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3月 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