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3月29日 文貴先生蓋特 2

編輯整理: 西班牙巴塞羅那喜悅農場 (文惜)

3月29號:當年和我吵架.關於什麼是民主的人.在多年後今天和我聯繫.他真正的感受到了共產黨對中國人.和世界的威脅⋯⋯和對他家族的威脅⋯⋯山雨欲來風滿樓啊!

【2021年3月29日】文貴先生蓋特原文

【2021/03/29】視頻文字

哎呀,兄弟姐們好!

這是繼今天早上發完蓋特之後,我已經來到曼哈頓辦公室了。在這個中間 — 哎喲,我得摘了它(口罩)– 來到了曼哈頓辦公室了,這中間開了好幾個會了,見了幾個神秘的人了。有一個當年在國內我們倆吵過大架的一個人,今天打電話給我,(說)在他睡覺以前,經過半年的思考,是時候給我打電話了。我們倆當初有一個吵架,就是當時在八大處喝酒,都喝高,一堆人,一喝就高,在中國,想想這生活,太可怕了!喝高以後,他們就開始(罵)。只要這人喝高了,就罵美國、罵西方如何如何的,(他是)所謂的軍方的智庫。

然後他談論“民主”, (我問他)啥叫“民主”,他說:“民主,很多(人)理解為是‘人民做主’,美國讓人民做主嗎?歐洲讓人民做主嗎?他們英國有女皇,美國有總統,美國也有教宗,世界、西方也有教宗,哪個地方不是壟斷?哪個地方不是統治?只是變了個法兒而已!民主啊,老百姓理解錯了,(老百姓理解的)是‘人民當家做主’,這(才)叫‘民主社會’,(這才)是‘人民的國家’‘人民的天下’,(你)真以為有民主啊? 啥叫‘民主’?正確的‘民主’,(就是)‘人民的主人’!誰是‘人民的主人’,誰就是‘民主’!”他說:“那我們(共產黨)就是人民的主人!”

這個家夥原來曾經一度時間,我也是覺得這個人很有腦子,寫過很多書,也是所謂的有良知的人——生活中,他真的不是個很貪的人,(只是)偶爾有點“風花雪月”——用他的話說;實際上(就是)咱說的“雙修”——他認為這不是事兒,共產黨“風花雪月”(很正常),因為“我是人民的主人”嘛!是吧?民主嘛!“人民的主人”,叫“民主”!那天喝完酒以後,我們倆大幹了一場。幹完以後也沒啥,實際上這人胸懷還是挺大的。後來,(我們)來往的就比較少。

2015年劉彥平見我之前,本來要讓他跟我聯系,所謂要到英國跟我和談,就包括他,我拒絕了。因為他不是實權派,劉彥平是實權派,又是安全部的紀委書記,管著國際所謂情報局,又是曾慶紅的人馬,當時又是習相信的人嘛!王岐山的座上客嘛!所以,(我)沒跟他談。

後來,過年過節的(時候)偶爾(他也)通過所謂的中間人給我發信息,但是今天給我打電話,挺有意思,還神神叨叨的。他說:“確確實實,文貴,經過這幾年,你幹的事情,是所有人都不敢相信、也沒有任何人認為你能做到 (其中)任何一件事情!現在真的是,這國內是大亂了。”然後跟我說:“國家需要你,國家需要你!(你要)站在國家民族的利益上!這個時候, ‘以毒滅共’啊,還有‘爆料革命’啊,(就不要再搞了!)咱們現在(要)以國家利益為重!”哈哈哈哈哈!

所以說,我跟他說:“你拉倒吧,談著談著就把你談監獄去了!跟孫力軍、孟建柱、王健、陳峰,還有這王岐山,都一模一樣——叫你家破人亡!”我說:“你(要)搞清楚!”他說:“我也知道你說的這個‘國家’,我也同意這個國家絕不是共產黨的,它是人民的,(那麽)今天你(就要)為人民說話啊!”我說:“誰的人民啊?你不是說你是‘人民的主人’、有‘人民’有‘主人’的社會就叫‘民主社會’嗎?你共產黨就是‘人民的主人’,(你們這個)就叫‘民主社會’(嗎)?然後,你們可以解釋為:‘黨內民主(了),那中國就是民主了。’首先,人民得有主人,社會才有所謂的法律秩序。沒有秩序的國家,就不可能有人民;沒有秩序的國家,沒有人民,那就沒有民主。你們要當人民的主人,哪來的‘國家’啊?這個國家是你們的,家天下,是你們幾個共產黨員控制著,怎麽可能有‘人民的主人’呢?”我說:“(現在),人民是你們的奴隸!你(們)是奴隸主!我們不想當奴隸(了),這個可以吧?對吧?我們的要求很簡單:一人一票。”

他說他認真看了多遍《新中國聯邦宣言》,而且很多人都跟他探討過,《新中國聯邦宣言》確實相當於(英國的)大憲章,做得非常好!他說:“但是,還有很多(地方)要完善的。”我說:“你說的這個,就沒意思了,是吧?沒有(任何)事情(是)不需要完善的,上帝,連上帝,《舊約》《新約》,各種宗教,它都天天在完善呢!(你)幹什麽呢?”

綜(合)其今天跟他的聊天(的內容),這幾天,我真是感覺到國內的各種力量了,(他們)跟我聯絡,我能感受到(他們已經是)人人自危,人人恐懼!真的到了七哥說的“該你共產黨恐懼的時候啦!該你們恐懼的時候啦!”它們是真恐懼啦!它們不僅僅是對自身安危的恐懼——完全跟戰友們想的(不一樣),戰友們一般都(能)想象兩個層次,你(們)沒想到第三、第四個層次——他們更多的感受是對他真正所謂的“千年的江山”“萬年的生殖器治國”的後代感覺到安危了!安全的恐懼!

(共產黨)他們非常清楚:共產黨病毒在全世界——現在,聽說,他說的啊,我可不知道,我可沒說啊——說WHO這次不是完全——絕不是完全說這事兒——(冠狀病毒)跟中共沒關系,不是這樣的!恰恰(相反),說可能是就是實驗室的病毒!這種情況下,事情大了!共產黨是垂死掙紮,還要把這事兒推卸責任!

他說:“如果這個事兒——(證明病毒是武漢實驗室研究的)發生了,加上“種族大屠殺”,加上“反人類罪”,共產黨、所有共產黨的後代,就像納粹(的下場)一樣!”然後他說:“確實,最近國內經濟出了大問題,現在操縱民意,關鍵是現在民意操縱的結果,只能維護一時,老百姓的民意裏邊沒錢啊!然後都覺得,現在整個所謂上層、上峰(“中南坑”老雜毛)極端化,鋌而走險!可能是真的中國人民要進入到萬丈深淵!”

沒有任何人讓你走向萬丈深淵啊!誰讓你走向萬丈深淵了?問題是,核心兩條:你(共產黨)願不願意放棄當“人民的主人”,(放棄)你們的民主方式!還是真的讓人民當這個國家的主人!這兩個(的含義簡直是)天地之分,(雖然)都叫“民主”!對吧?

什麽時代了!互聯網時代,你(共產黨)還天天在那裏造假呢!是吧?你(共產黨)還在造假,胡說八道!那蘇伊士運河(堵船事件),豬都知道是你(共產黨)幹的!你(共產黨)在霍爾木茲海峽再幹幹;馬六甲(海峽),你(共產黨)再幹幹!你(共產黨)以為把日本、把美國經濟、把歐洲經濟搞垮,通過(提升)石油價格,搞垮美元,搞垮歐洲。然後,讓美國——你威脅每個人不去追究你(共產黨造成)病毒的責任。你(共產黨)覺得這幾個人——(被共產黨BGY的政客)能代表人類嗎?就像昨天有一個美國媒體的老大說的,他說:“Miles,你記住,雖然我是支持民主黨的,但關於家人安危、生死,還有我身邊的人染了病毒得這件事上,誰不說、誰反對追究(病毒)真像,誰就是我的敵人!”

這是人的本能,我郭文貴、我們新中國聯邦做不了什麽!我們能做什麽?只有一條:把你共產黨給滅了!把你所謂的“人民的主人”給滅了!我們要叫人民當上國家的主人!我們的“民主”,不是你的那個“民主”!兄弟姐妹們,(人民當家做主的)這個時代真的是到來了!

我今天也沒換衣服就來了,興奮啊!啥都不說了,嘿嘿嘿!咋弄呢?兄弟姐妹們,屏住呼吸!這個時代屬於我們的,走走看!莘縣陽谷縣搭縣,共產黨你完球蛋了!不信,咱走走看!


聽寫:康州盤古農場(盤古小螞蟻)
校對:康州盤古農場(文朗)
視頻文字發稿人: 意大利羅馬達芬奇農場 (TING GUO)

喜聯盟Gnews編輯部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