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衛調查人員承認武漢溯源報告採納了中共說法

俄羅斯莫斯科喀秋莎農場 仰望七星

編輯上傳 水星

俄羅斯莫斯科喀秋莎農場原創

《華盛頓觀察員》3月29日中午發文,題目“世衛組織調查人員承認在武漢實驗室洩漏事件上採納了中共的說法”。

全文如下:

世界衛生組織調查小組的一名成員說,世衛組織就中共病毒來源於武漢實驗室洩露的可能性,採納了中共實驗室工作人員的說法,因為這是世衛組織-中共國的一份新聯合報告得出的結論,說這可能性不大,不需要進一步研究。

川普總統和拜登的官員曾表示,中共國政府致力於阻撓對該病毒起源的調查,該病毒已導致全球278萬人死亡,兩屆政府都對世衛組織-中共國在2021年初聯合發布的研究報告的內容表示懷疑。

生態健康聯盟(Eco Health Alliance)的領導人彼得·達扎克(Peter Daszak)為中共國的病毒反應辯護,此前他批評拜登政府對世衛組織-中共國報告持懷疑態度。該聯盟向武漢病毒學研究所提供了至少60萬美元的國家衛生研究院經費,他在周日與萊斯利·斯塔爾(Lesley Stahl)的60分鐘會談中駁斥了實驗室洩漏的理論。

“如果一個意外的洩漏導致了中共病毒的發生,導致中共病毒必須在實驗室裡,他們從來沒有任何證據表明實驗室裡有類似的中共病毒……不是在疫情爆發之前,絕對不是,沒有證據。 ” 達扎克聲稱,
“我們見過他們,我們說,’你們檢查過實驗室嗎?’他們說,’每年一次’,’疫情爆發後你檢查過嗎?’是的。”找到什麼了嗎?”沒有。 ”你測試過你的員工嗎?”是的。’沒有人——”達扎克說,然後被斯塔爾打斷。

“但你只是相信他們說的話!” 她驚叫起來,達扎克沒有否認。

達扎克說,“那麼,我們還能做什麼呢?你所能做的有一個極限,我們已經到達了這個極限。我們問了他們一些棘手的問題,他們事先沒有經過仔細檢查,而他們給出了答案,我們發現是可信的——正確而令人信服。”

川普總統時期領導CDC的主任羅伯特·雷德菲爾德(Robert Redfield)博士說,中共病毒很可能是從武漢實驗室意外洩露而來,並暗示這是在那裡獲得功能增強研究後發生的。

“我的觀點是,我仍然認為武漢這種病毒最可能來自實驗室。”雷德菲爾德說,“在實驗室從事呼吸道病原體工作的實驗室工作人員受感染並不罕見。”

美聯社週一報導說,世衛組織-中共國報告的最終稿得出結論,武漢實驗室洩漏的可能性“極低”。報導說,從蝙蝠跳到另一種動物再跳到人類的可能性最大,該媒體還說,世衛組織的研究小組提議對每個領域進行更多的研究,但實驗室洩漏假說除外。新報告“稱此類實驗室事故罕見,武漢從事中共病毒和疫苗研究的實驗室管理良好”,“還指出,2019年12月之前,沒有任何實驗室出現與SARS-CoV-2密切相關的病毒記錄,意外滋生病毒的風險極低。”

但美國國務院2018年的電報警告說,武漢實驗室存在生物安全問題,實驗室研究人員“進行了涉及RaTG13的實驗,武漢病毒研究所在2020年1月發現,RaTG13是最接近SARS-CoV-2的蝙蝠冠狀病毒樣本(96.2%相似)”,美國國務院1月中旬發布的一份情況說明書補充說,武漢實驗室“有進行’功能增強’研究以製造嵌合病毒的公開記錄。”

“美國政府有理由相信,武漢病毒研究所內的幾名研究人員在2019年秋季發病,當時還沒有發現第一例疫情,症狀與中共病毒和常見季節性疾病一致,”美國國務院的情況說明書寫道,聲稱武漢實驗室“已進行分類研究,包括實驗動物實驗,至少從2017年開始代表中共國軍方。”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今年3月對《華盛頓觀察員》表示,這是一個“高度自信的評估”。

儘管達扎克與武漢實驗室有聯繫,但他為自己在聯合任務中的角色辯護說,“我加入世衛組織是有原因的,而且,你知道,如果你要在中共國研究中共病毒並試圖了解它們的起源,你應該讓最了解這一點的人參與進來,不管是好是壞,我都願意。”

斯塔爾向他追問中共國政府是否試圖限制世衛組織能夠獲得的信息,但達扎克為中共國政府在​​他們此次的(中共病毒調查)過程的大量隨行行為辯護。

“好吧,我們的任務不是找出中共國是否掩蓋了病毒來源問題。……我們在中共國的工作中沒有看到任何虛假報導或掩蓋的證據。” 達扎克聲稱並補充說,“在我們逗留期間,有外交部的工作人員在房間裡,當然,他們在那裡是為了確保(我們在)中共國那面(的工作)一切順利。”

上週末,世衛組織譚德塞說,“所有假設都擺在了桌面上,從我目前所看到的情況來看,需要進行全面而深入的研究。”他星期一說,該報告將於星期二與會員國分享,屆時世衛組織調查小組將作簡報。

川普總統的前副國家安全顧問博明(Matt Pottinger)在自己的60分鐘露面中強調,中共國進行了掩蓋,他說,“北京直接下令銷毀所有病毒樣本——他們沒有自願分享基因序列。”他還說,情報顯示,武漢實驗室的科學家們“正在專門研究冠狀病毒,這些冠狀病毒和中共病毒一樣附著在人肺的ACE2受體上。”

“中共國軍方與武漢病毒學研究所合作進行了一系列研究,但中共國政府並未承認這一點,我們已經看到了數據。博明說:“我親眼看到了這些數據,他還說,他仍然不知道軍方為什麼會在那個實驗室,這是一個重大的線索,需要新聞界,當然是世界衛生組織去追查,北京根本沒有興趣讓我們找到這些非常相關問題的答案。 ”

博明承認這不是確鑿的證據,但他說這仍然很重要。 “這是間接證據,但如果你考慮到這次流感疫情的發生地離武漢病毒研究所只有幾公里遠,這是一個非常有力的切入點。” 博明補充說,“我希望世衛組織能做的一件事就是,拿起他們的擴音器開始尖叫,要求中共國更加透明,要它打開國門,允許美國疾病控制中心官員和世界衛生組織及世界各地的其他專家前去調查和幫助。 ”

美聯社說,他們從一位來自世衛組織成員國的外交官那裡得到了這份報告草案,他說這是最終版本。
該報告認為,“這些蝙蝠病毒和SARS-CoV-2之間的進化距離估計要幾十年,這表明兩者之間缺少聯繫。穿山甲、水貂和貓等宿主被認為是潛在的攜帶者。”

報告承認,“因此,目前還不能確定華南市場在疫情起源中所起的作用,也不能確定疫情是如何傳入市場的。”一些早期病例可追溯到武漢海鮮市場,但一些甚至更早的病例似乎根本與海鮮市場無關,該報告聲稱,市場上出售了冷凍竹鼠、鹿等動物以及活鱷魚,但沒有提供動物與疫情有關的證據。
報告還指出,中共國大力宣傳有關冠狀病毒通過處理冷凍食品傳播的理論,但還是讓人懷疑這是疫情爆發的原因。

研究得出結論:“雖然有一些證據表明,自第一次疫情以來,中共國可能通過處理進口受污染的冷凍產品而重新引入SARS-CoV-2,但在病毒沒有廣泛傳播的2019年,這將是非同尋常的。”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週日在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的國情咨文節目中被問及要追究中共國掩蓋中共病毒事件的責任時,對這份報告表示懷疑。

布林肯說,“世界衛生組織不久將發表一份報告——我們對該報告的編寫方法和過程有真正的擔憂,包括北京政府顯然幫助撰寫了報告——但讓我們看看該報告的內容。我們確實需要對過去和現在都負起責任,但我認為我們的重點需要放在為未來建立一個更強有力的體系上。” (全文完)

文章除了揭露世衛組織與中共的沆瀣一氣,更展示了達扎克、譚德塞的嘴臉,且看文中描述的達扎克的表現:

達扎克“批評了拜登政府對世衛組織-中共國報告持懷疑態度……(達扎克還)駁斥了實驗室洩漏的理論”;

“如果一個意外的洩漏導致了中共病毒的發生,中共病毒必須在實驗室裡,他們從來沒有任何證據表明實驗室裡有類似的中共病毒……不是在疫情爆發之前,絕對不是,沒有證據”;

“他們事先沒有經過仔細檢查,而他們給出了答案,我們發現是可信的——正確而令人信服”;

“……我們在中共國的工作中沒有看到任何虛假報導或掩蓋的證據,在我們逗留期間,有外交部的工作人員在房間裡,當然,他們在那裡是為了確保(我們在)中共國那面(的工作)順利。”

是什麼原因導致達扎克如此卑下而又明目張膽地袒護?難怪主持人斯塔爾驚叫地打斷了達扎克的恬不知恥:“……你只是相信他們說的話!”

布林肯、白宮都已經表示了對這份世界衛生組織報告的懷疑,接下來要看的是,報告改動的程度,拜登政府能接受的程度,這將反應與中共的“勾兌指數”。

無論三者怎樣勾兌,大勢已經形成,那就是對邪共的認知,對中共病毒的清醒,正如文貴先生所說的那樣,不怕你們表現,就怕你們不表現,在事實面前,惡魔及與惡魔共舞者總有敗露的時候!

原文鏈接:
https://www.washingtonexaminer.com/news/who-investigator-admits-it-took-chinas-word-on-wuhan-lab-leak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