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共產黨將如何滅亡(政治篇)(一)

五月花寫作組 | 作者:義武奮揚 | 編輯、美工、發稿:滅共小宇宙

自郭文貴先生2017年開啟了爆料革命,共產黨就像一個巨大的氣球被尖針刺破,日漸萎縮。在政治方面,共產黨會怎樣滅亡呢?

中共自1949年竊取政權後,統治思路是:

對於黨外底層,極力壓榨。比如農民土地改革,工人工商改造,通通收歸國有,讓他們成為共產黨的奴隸,以億兆之汗血養一撮之畜類。

對於國民黨投降士兵,則以愛國名義通通送往朝鮮與聯合國軍火並做炮灰,為中共偽政權添加合法性,順便消除不穩定因素,端的是一箭雙雕。

對於中層人士,則殺之掠之。如退休鄉縣長,解甲歸田的國軍中下層軍官和頗具名望的地方鄉紳,這些人有見識、有名望、又有家產。這類人對於共產黨來說是如鯁在喉而且掌握的財富又頗為可觀,那麼必須殺人掠財,再分一點小利給無知老百姓,大頭共產黨全部拿走,也是一箭雙雕。

對於高層,則架空之。如傅作義、龍雲、李宗仁等人,讓他們做花瓶,錢、女人、名望隨便給,實權則不可能有,以便樹立共產黨開明形象,利於共產黨對外統戰。

對內則為了最高位置掌握大權而不擇手段,借勢欺人,裝孫子,欺騙,背叛如同家常便飯。這種模式從竊取政權到習近平十八大登基都是如此,只是程度有烈有緩而已。

十八大後,習近平裝孫子策略成功,獲得賈慶林推薦,由江澤民欽定為共產黨的總書記。江澤民上海幫認為習近平學歷低又不學無術,上不了層面,面相又帶有陝西人獨有的憨厚,而且小習講哥們義氣誠意滿滿懂得投桃報李,好控制,南普陀密室會議盤算讓習近平乾完五年後,換上海幫自己人上位。

習近平為了上位裝盡了孫子,例如在2009年以國家副主席之位會晤默克爾時,贈送默克爾一本《江澤民文選》,不顧顏面的跪舔至此也是舉世罕見,但凡奴才翻身做主子了,對於之前的跪舔行為不會惱羞成怒?這是私仇,做國家副主席時無權,自然和江澤民無沖突,但做了總書記,大權在握,在權力就是一切的體制下,即使關系再好,又怎能容忍卧榻之側有他人酣睡?草蛇灰線,伏脈千里,這為其後一系列行動埋下伏筆。

上任伊始,習近平一改往日憨厚形象,聯手王孟大刀闊斧進行反腐。一來完成上海幫交予的任務,把對江家上海幫不忠之輩一一鏟除,如周永康等人;二來可以作秀爭取民心,給自己鍍一層光輝形象,順便清除異己;三來因為自己根基過淺,黨羽資歷不夠,藉此機會可以扶植自己的勢力。

若按照正常升遷程式,習近平恐怕等自己到站下車,也沒有幾個黨羽在朝中協助自己,正常程式不好使,那就必須掀起這番大波浪,空出位置,給自己黨羽卡位,如鏟除令計劃清洗中辦給丁薛祥卡位,清洗中組部給陳希卡位,拔掉孫政才,給小弟陳敏爾卡位,明升暗降郭金龍,傅政華,安排蔡奇,王小洪等福建舊部拱守京城,保衛老巢。可以看到,除陳敏爾、陳希外,其他均為越級提升,這就是得益於這場政治大清洗。習近平提拔這些人正是因為根基淺弱,心態自然過急,無所顧忌,成為政治莽夫亡命徒自然也是理所當然的。

如蔡奇,竟能乾出把北京城低收入人口全部趕出去的事情。雖說中南坑和其他老雜毛都希望乾這種事,但限於想當婊子又要立牌坊的思維,這種猶豫之下,自然行事不像蔡奇這等政治亡命徒這樣激烈。

這些黨羽成為政治莽夫亡命徒又會反饋到習近平身上,作為派系老大,要是手下小弟都是A思路,即使你老大是B思路,也得轉彎,否則與手下離心,派系凝聚力如何存在?更何況習近平本身以當代毛澤東自居,父輩與高崗淵源頗深,從而也算毛澤東派系的嫡系傳人之一。這種情況下,不正如烈火烹油?

在十九大前,即使習近平諸多操作,但仍然危機四伏,例如2016年元月,任志強公開向習近平開炮,卻在王岐山的庇護下,僅僅受到黨內警告處分而已;出訪俄羅斯時,隨行人員統統遲到,讓他一個人孤零零的在普京面前丟臉。

連身邊人都不能如臂使指又談何安全呢?人是因強大而自信,他這種從小就生活在不安全感之中,長大了任職了也是成天忍氣吞聲,掌握大權了仍然處在不安全之中,不在沉默中爆發,便在沉默中滅亡,加上這一票黨羽烈火烹油的情況,行事暴虐更是可想而知。

江家上海幫無疑是中國政治的沼澤地,作為自打倒陳希同後一直到如今還掌握權力將近三十年的集團,勢力海內外盤根錯節,掌握的金錢不可計數。上海幫在中共國犯下滔天罪行,如瘋狂盜國和器官活摘,妄圖實現做人間神仙、長生不死的夢想。

當中共國被糟蹋遍了以後,他們便把目光投向海外。但因為亞洲人身份,和共產主義旗號臭名昭著,一直不得門而入。於是佈局多年,準備了沉船計劃,不惜換掉共產黨的牌子,打自由民主旗號,免得西方隔應,再想加入西方沼澤地,就會輕松很多,大家共同統治地球,這是A計劃。

B計劃則是當加入西方沼澤地失敗後,則極力保住共產黨的老牌子,以中國為基地,開啟超限戰,不惜毀滅人類也要對抗世界,讓西方沼澤地忌憚他們而不敢輕舉妄動。

很顯然,2017年後,郭文貴先生開啟的爆料革命,熟知西方沼澤地的心理。說白了,作為幾百年的大家族,他們愛錢愛一切資源,但等級觀念深厚,優越感很深。之前以上海幫為首的共產黨只不過是西方沼澤地的辦事奴才,現在卻異想天開想融入這個圈子,和主子平起平坐,怎麼可能?於是郭先生遂爆之,把江家上海幫的A計劃打破,免得他們再借殼上市返回中國壓迫中國人民乃至世界人民。

A計劃破滅只好啟動B計劃,鑒於B計劃會搞得自己形象太差,形同一把梭哈(1),形勢不利容易變成替罪羊,不利於自己的後續。精打細算的上海幫想到了一個替罪羊,那就是習近平。

本來南普陀計劃是準備讓習近平過個渡,但是因為郭先生開啟的爆料革命把這計劃大白於天下,作為中共政壇最聰明最有實力的一個團體,必然對習近平派系的性格和行事方式都諳熟於心,於是打算來個順水推舟。又恰逢世貿協議到期,而裡面的條件又不可能兌現,但若是世貿協議作廢,那麼共產黨要花費高昂代價維持的集權統治必然會因資金缺乏而難以為繼。同樣世貿協議也是美國川普政府繞不過去的坎,作為以美國利益為先口號而且也是這個人設的川普政府,同樣妥協的餘地不大。雙方在這里擰著了。

上海幫這種精打細算的紹興師爺性格盤算到極致,要是你習某人,真的敢在這個問題上妥協,那就立馬能名正言順廢掉他的總書記之位,再換上自己人如韓正。要是不妥協,那好辦,那給我向西方沖鋒陷陣做炮灰去,幫我實現B計劃。

本來諸事皆順,習近平繼續按照上海幫規劃的路子走,但是香港的林鄭月娥出於個人利益的考量,跪請共產黨實行送中法,習近平是瞌睡送來了枕頭——正是時候。就這樣激怒了香港人,於是爆發反送中運動,香港作為世界金融中心之一的地位也是不復存在。香港作為上海幫藏錢的小金庫,對於上海幫是個巨大的打擊,上海幫屬於打落牙齒往肚裡咽又做不得聲。

但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也於事無補,香港運動愈演愈烈,怕其他中國內陸城市效仿香港,在此時應該習派和上海幫對於香港問題是達成共識聯手壓制香港,怎麼辦?國際上都盯著,作為做婊子又要立牌坊的共產黨,暗中殺人效率太慢又起不到威懾作用,那隻有一招,上生化武器。

生化武器為什麼在武漢大爆發?郭先生在香港爆發運動之初就提醒香港手足小心共產黨放生化武器,共產黨會因為郭先生的警告而停止作惡嗎?會這樣就不是共產黨了。中共很可能在此不久就釋放過生化武器,但是因為香港天氣炎熱又衛生習慣良好,造成的效果顯然不好,讓共產黨對此也產生疑惑,認為效果可能不大好。

武漢作為長江經濟帶核心城市,這種城市自然相對科教發達,又作為上海幫後花園,上海幫副幫主江綿恆長期執掌中科院,中科院分別在全國12個城市設立分院,武漢又是其中之一,共產黨的中科院研究利民利於社會發展的東西,那是不可能的,不是說他們不聰明,而是因為利民的東西投入大但是對他們統治而言性價比又不高。共產黨一向喜歡從維護統治和短平快出發,這也正是當年遭遇三年大飢荒,也照樣要研製核武器的根本原因。生化武器相對於核武器,門檻更低殺傷力又更大,這必然是他們的首選。

那麼有12個城市分院,為什麼選擇武漢呢?因為武漢不止科教發達,而且官員更加惟命是從,屬於共產黨信得過的人。不然為什麼從2006年起能發生上百號大學生失蹤事件?這是能查得到的,無緣無故人間蒸發的呢!而且地理位置和香港更近,雖然廣州有分院,但粵港同心,知道這個喪盡天良的計劃未必會乾。而南京、上海作為本幫派的兩個重要據點,不是老巢就是離老巢很近,在這里做實驗那是害人害己,而且離香港很遠。

要說共產黨會把中國人當人那是不可能的,但是要說條件沒具備就把中國變為死地也不符合他們的利益。應該是在香港實驗生化武器效果不是很好,認為可能殺傷力不夠大,於是在武漢這個地方繼續做實驗。他們的體制又是欺上瞞下,報喜不報憂的。於是釋放病毒後,此類病毒在氣溫低時威力陡然變大,終於釀成2020年的武漢災難。

(未完待續)


註釋:

(1)一把梭哈:意思是賭上全部的籌碼,一局定勝負的意思,這種說法來自於梭哈紙牌游戲中。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GNews平臺無關)


更多文章歡迎瀏覽波士頓五月花GNEWS官方號

更多直播歡迎關註GTV官方號五月花之聲五月花講堂

歡迎加入波士頓五月花農場,訂閱我們的官方推特賬號官方油管賬號

+2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haijing
13 天 前

共产党作的恶罄竹难书!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