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1年3月10號文貴先生直播視頻

1
呀…出鏡了,出鏡了,出鏡了。尊敬的戰友們好,今天是3月10號,3月10號,文貴亂聊直播。這出來了吧?欸,出來了。我咋發現這看著,這白宮、白宮。好,兄弟姐妹好,兄弟姐妹好,兄弟姐妹好,咱們今天是亂聊直播,亂聊直播。從昨天到現在很多戰友一直給我發信息,發信息問了很多很多事情。說實在話兄弟姐妹,真的很多信息沒辦法回,這個WhatsAPP現在我真的是我都感到恐懼了,因為這個信息在“噠噠噠”真回不完,有些回不了的信息,真的拜托了兄弟姐妹們,你們別生氣,你們別生氣。你看我這兒,我這今天又是早上睡的,然後我爬起來刷刷牙、洗個澡直接就沖過來了,趕快播一下。因為太多戰友了特別是在我們邊疆、邊疆小鎮也給習大神、這些常委們一樣,什麽什麽新疆邊陲啊,七哥咱也是來自於中國國內邊境、邊陲小鎮的戰友們,有的真是咱們的喊著七哥,很多是國內的八、九十歲的、七、八十歲的那些兄弟姐妹都喊著七哥。有些人發信息很艱難,給我發著信息,給我發的家裏面的情況啊,特別像雲南那些地方。真是七哥每個視頻都看得特別感動,也感到真的是悲哀。就是全世界看中國的時候,現在中國就是儼然一個帝國的崛起啊。對不起啊,敏感,還是敏感,這敏感又要來了,又要來了,但沒事。儼然一個帝國的崛起的一個所謂中共帝國,但是中國人民真像奴隸一樣,就像剛才你們看到了這個視頻當中,大家看到的這些真相。另外一個是前天的晚上有廣東的就是這些過去開夜總會的、夜店的某老板,也是咱們現在爆料革命的支持者,給我發信息說,“七哥你看看我們現在這個情況”。當然我不能給他放出去了,放出去以後看到太淒慘了。然後他跟我說了一個很關鍵的事,說就連當地的領導、鎮裏邊的領導都找他談話,說怎麽能拉一些小姐過來,多拉點小姐過來,私下裏請他吃飯。哇塞,我說這經濟不是好得一塌糊塗嗎?這怎麽鎮領導親自出面找小姐啊?這就是整個中共的現狀,經濟一塌糊塗,一塌糊塗。那麽為什麽共產黨又要掩蓋呢?為什麽共產黨一定要掩蓋呢?共產黨他們早就,共產黨不是傻子,不是傻子,共產黨早就有預感,他們很清楚的,他們一定要控制這個經濟的主題,這就叫國有企業。所謂的私有企業國企化,這是它真正的核心和目的,私有企業國企化以後,它把住所謂的主流經濟,它不在乎你老百姓的死活。像廣東這種做小姐生意、賣人肉生意的,這都留給當地去幹吧,像剛才咱們這個看到這個視頻當中這種做服裝加工運貨生意的,那都讓你,就是給你點油水,也沒有多大的油水,這種高勞動力低收入的,都讓你地方這些的鄉鎮、縣城去幹吧。像那房地產、金融、銀行啊、什麽三桶油啊、什麽一罐氣啊那你摸也摸不著,就是中國真正的到了一個國家資本主義,真正的到了一個國家經濟徹底壟斷。不但如此,就現在民生被榨取的剩余價值,在中國歷史上,真的是,可能是很少很少了。
2
這就是接下來中國的老百姓民生會越來越差,說生活不堪重負,不堪重負,然後到北京去中南坑去報告,廁所你都關心領導你建得真好。大家註意到這個關系了嗎?講給習大神說話對面那個女的是誰啊?是當地的土霸、惡紳、富豪。這就是商鞅當年最關鍵的——用惡人、用富人來統治你這個好人和老實人,用不幹活的人統治你這些幹活的人,然後形成的鄉裏、村裏,就是現在的村長、鄉長、裏長,就是社長、什麽鎮長都是靠殺敵人的頭級、殺人、家裏掛著多少人頭,殺完人以後你就可以擁有土地、你就會封官加爵,然後這裏的人就是你的奴隸了,而且你生的孩子,你的孩子不能繼奉,要想這樣就要繼續殺人你才能繼承,共產黨現在玩的就是這個。你們沒有註意到嗎?在中國所有的鄉、村、城鎮,現在黨員,黨員當地的鎮長、鄉長一定他家原來是當過什麽縣裏的法院院長啊、什麽工商局局長啊、檢察長啊、農業局長啊,也就是根紅苗正。就是害過老百姓、坑過老百姓、喝過老百姓的血,臉上紅撲撲、眼裏亮晶晶、手指頭很硬,這樣的人你才能封為裏長、鄉長、村長,就是你喝過老百姓的血。這些人是絕對與老百姓為敵的。中國老百姓的悲哀已經不是用語言能形容的了,真的是不能形容的了,就不能形容的時候就開不了智,他已經分不清誰對他好、誰對他不好了。基本上中國老百姓有房子住、有車子、有媳婦抱著,這個老百姓就沒有多少想法了,這跟當今的文明時代、民主時代和過去的動物世界有得一比了,就是兩端——一端是最高端,就是中南坑,要統治全世界,最低端就是中國老百姓14億中國人民,14億中國人民生孩子給他們生軍隊。

3
這就為什麽頭一段時間有人在國內說為什麽年輕人不生孩子?就講這個動物世界,動物世界的老虎、獅子是動物世界的王,往下去都是吃草的了,而且津津有味天天低著頭吃、從來不問世間事,是吧?就是低頭去吃草,有的是擠出來的是奶,有的是生出的是孩子,生孩子幹什麽?一個一個接著生,生得還挺勤勞。因為他要用自己的肉體和孩子來供應那個最高端的食物鏈,要給獅子、豹子、老虎還包括獵狗,準備著自己的孩子讓它們去吃,這就叫“食物鏈”。共產黨最尊奉的就叫“食物鏈”,我就應該吃你的孩子、吃你的肉、雙修你的孩子、掏你的子宮、掏你孩子的子宮、雙修你全家人,那這是我就應該這樣啊。所有當了共產黨高官的,當了縣長的認為我就是縣裏的獅子——方圓五百裏我說了算。當了鎮長的,那就我說了算——方圓一百裏我說了算。當了市長的,那就對不起了——方圓千裏我說了算,我就是那高端的獅子,我就是吃你們孩子的,就掏你們肛的,進了中南坑的,全國人民都是我要吃的肉。

為什麽不願意生孩子呢?就是這些人明白,老子生了孩子就是供應你們吃肉的,老子不生了!生孩子我給你養大然後讓你去雙修、然後給你打工、給你扛工。老子不生了,我以絕育、我絕種我也不讓你這所謂的高端鏈來培養那麽多肉奴、命奴、工奴、錢奴、房奴、車奴 !這是真實的寫照。

4
我曾經到廣西,還有敦煌那邊去。我當時要求人家當地的所謂的市領導還有軍人很奇怪,郭先生,我們接待多少首長來,沒見過你這樣的人。我說我要去看看這裏的所謂你們扶貧工程、希望工程,帶我去看看。我要看看那些所謂的從河南、山東移民來的給了錢的沒水喝的村莊,跟我去的人都覺得我很神經病,我去看去、挨家看,我也去摸摸他被子啦,我也去摸摸被子、掀掀鍋還看看那缸裏的水。兄弟姐妹們,你們沒有親自去過你們就沒有資格說話,你就沒有資格知道說共產黨有多壞、多陰險、多險惡。那個地方所謂的一年給他們600塊錢的,這600塊錢的扶助金80%都被剝削走了,那裏的人真的是一年就穿一套衣裳。你不到那去過你不知道楊改蘭為什麽楊改蘭作為一個女的、一個母親都把孩子都生出來了拿著斧子能把五個孩子、四個孩子砍死,再把自己砍死,她老公回來最後是守著一個星期孝自己再把自己砍死,他活不下去了。如果一個正常現在聽我直播的戰友們,任何一個人我相信你去了你絕對自殺!所以說我去看過那裏我不是一會兒,也不是像人家中央領導去了摸摸被子、掀掀鍋就走了。我是在屋裏坐、我跟他們聊天,我還嘗試吃著他們的東西。因為我過去的小時候就窮得比他們好不到哪兒去,我完全適應那種生活。跟我去的我家人、孩子哭得就不行了。因為老人家有的那八九十瘦骨伶仃的,就那一個小爛簸箕上面放的那個留下的那個幹糧,那上面蒼蠅真的是蒼蠅比幹糧大,孩子哭得就不行了,對我們家孩子真的是再教育。跟我去的那些同事們,旁邊還有當地的警衛局的人,警衛局不在乎,跟我去的那些同事們真的是對他們的人生都是巨大的影響。我說這就是中國改革開放以後所謂中國GDP要成為世界第二,當官的要到全世界去喝最好的酒、買斷了世界上最好的酒、最好的品牌、奢侈品牌,這就是中國共產黨!兄弟姐妹們你不知道,當我看到咱們邊疆小鎮戰友們發的信息之後,我是真能感同身受,我是來自這樣的生活,我多次去過最窮的地方看這樣的生活。我去東莞去,人家晚上都去嫖小姐,一去幾百個姑娘陪著是吧,到那去,這是正常程序,是吧?——按摩、吃完喝完然後去嫖完、按摩按摩、再洗洗澡、然後再送到房間去,基本都是這條路子。就是真的人間魔鬼,人間正道是滄桑,人間魔鬼之方、魔鬼之和就在中國廣東和中國這種沿海打工密集的地方。

5
就是高端和低端這個人口來源,它不是北京蔡奇一個人說一蒙就蒙出來高端低端,它不是這樣子的。他在北京說高端低端,那中南坑裏聽不見嘛?陳希同要把中南海移到通州的時候,那朱鉻基為啥說:聽說你發表高見啊,我們就是一中南坑啊,把我們搬走啊,把我們弄走啊。是吧,耍流氓,朱镕基!因為那個地方是他雙修的地方,你把我這坑搬走了我咋雙修啊,對不對?所以最後把陳希同給弄死個球啦。呀,把我們弄到通州去?丫挺,滾!為什麽?在北京市有些北京市長傻乎乎以為你是我北京裏邊的首都,我北京我也老大。他忘了,對於共產黨來說你就是我一丫餐——擦腳端水的丫鬟,你敢竟然提我搬到通州去把我送出中南坑,你不想活了吧?那不弄死你了嘛!另外一個角度反映,所有的北京的官員你真放個屁中南坑都知道。這件事你能看出陳希同的無知和傲慢,以為跟鄧家好我就敢說這話。最後不弄死他,把全家都給弄死了吧,把他整個的幫都弄死啦,跟著他的人叫王寶森最後開槍自殺,對吧?大家都知道這故事。就你在北京幹啥事,他中南坑都知道。他要不允許你幹你是幹不成的。那蔡奇說你是中端人口、低端人口,把他趕出北京去。那你說中南坑能不知道嘛?那中南坑當然知道啦,那中南坑骨子裏認不認?認不認你所謂的低端人口趕出北京的說法?當然他認,因為他骨子裏它就這麽認為,你們這幫王八蛋就是低端人口。你別忘了,我可是有北京大興區護照啊,我有它那個身份證,當時給我辦大興區的,我當時是北京居民啊當時是。郭文貴,你看我上面北京大興區什麽什麽門牌號,是吧。給我辦的時候還據說,據說是公安部領導親自指示說要辦的是那是一個叫秘密監管區,也就是給領導人辦事的地方。後來我知道了,那都是所謂領導關系區包括小三也都在那裏。我這要是個女的我就慘了。所謂的中端和低端,這是共產黨骨子裏邊認定你的——我們老百姓、草根就是低端人口;知識分子還有像我們海東兄弟球星、冠軍,還有我們葉釗穎妹妹,是吧?還有像科學家當醫生的、還有中國什麽博士啊、還有那些所謂披著教授衣裳的人在共產黨眼裏叫中端。所以葉釗穎妹妹但願今天別看我直播啊,釗穎妹妹,她在中國叫中端。戲子那就是中下端,是吧?中下端。像我們這幫人生意人都屬於中下端。再窮像我們的本質我們就是低端人口,我就屬於低端的。你像人家郝海東先生,葉釗穎還有咱的博士軍團,像艾麗、安紅,在國內人家屬於中高端,中高端啊,我這就屬於低端人口。這不是開玩笑,這是真的。在共產黨的心裏邊它是有一桿秤的,所以說它對著你喊的時候——江山是人民的。人民是我的,它沒說完呢。江山是人民的!然後一扭頭,你丫挺的,人民都是我的!毛澤東這麽想、劉少奇也這麽想。劉源這個人我多次跟他接觸,就劉源這骨子裏邊的恨,對共產黨那是你可以顯而易見的,那是要血洗共產黨的。但是他真當了共產黨的官兒他一點兒都不會血洗,他認為我成高端了你們都成低端了,你都是我的低端、中端我使用的工具而已。我在鄭州投資的時候,當時劉源是鄭州市長,後來到了河南省副省長,省長助理、副省長,然後去了北京,後來當了武警司令——黃金部隊武警司令。他身邊的人跟我熟得太熟了,就是你看高幹子弟你可以看劉源,包括這習、王,上來他想蹭、想上去,他想去幫著他反什麽徐才厚、郭伯雄。最後沒想到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他是螳螂啦後面那黃雀他沒看見——王岐山和習。因為本質上劉源他爹是高端,但是高端之間和高端的較量,因為他爹當年是對習仲勛、高崗等人整的背後黑手。姚依林是幹啥的,大家沒搞明白呀!姚依林是香港人,王岐山的老嶽父姚依林

是香港農民,是香港火炭的農民參加了革命,人家是跟誰是一夥的你想明白了嗎?人家屬於富農當時,是外來者,毛澤東是地主的孩子,周恩來是大地主的孩子,所有那些所謂的搞革命的都是有錢的人,人家那時候就是高端,你劉少奇是哪端的?你是哪端的?你往裏沖能沖得了嗎?喲,多少人了?個十百千萬,喲嗬,10萬了,哎呀媽呀,(郭先生與戰友們互動)[泡爹,健身效果越來越好,越來越快,,,,,,],所以說兄弟姐妹們,說到這的時候,你再想想他們說的江山是人民的,什麽時候說的?是毛澤東、鄧小平都在遇到換權指定接班人、內部政治鬥爭到了最高峰的時候才會說這話。現在習近平剛剛說這話,跟上海幫還有和曾慶紅,曾慶紅據說現在還在福建呢,還在福建,而且在福建還享受生活不錯。最近看了不少我們的直播爆料視頻,看了很多電影。我今天以視頻為證。現在你可以查證查證去,曾慶紅看我們直播視頻最起碼看不低於200個小時,而且都是篩選後讓他看的,看電影不下五十部。不下五十部電影。

6
我可以負責任的說,你們可以查一查去。中南坑,知道,咱都知道,中國現在到了什麽時候了呢?——已經認真地,嚴肅地不加掩飾地在將高中低端人口法律化,並且一點都不含糊的將低端和中端和高端人口三個層次階級鬥爭,和中國的經濟分層次、人分層次、教育分層次,最後要達到一個中國回到現在的中南坑所謂的研究的共產黨這些年我們修正主義要重新開始。什麽叫修正主義?可不是你理解的修正主義,就是共產黨實際上是秉承上天旨意的,我們相信無神論對共產黨已經不適應了,共產黨理解的神和你理解的神不一樣。你理解的耶穌、佛祖啊、阿拉呀,是吧?那不對的,共產黨理解的神,只要是成功的人、能領導人民走向美好的生活的人都是神,而且是經過科學地驗證研究這些人確實有能力,基本上這些人吐出的唾沫你舔了,你就會比美容還管用,如果他的精子得到了,被得到、被他雙修過,那基本上你就不死了。是吧?如果說你要是說得了癌癥,就這個人只要摸一下你的頭,你(癌癥)就沒了。如果你運氣不太好你想掙錢,他基本看你一眼,你掙錢到哪兒去都是一馬平川,遇到溝溝填平,遇到車禍,車都是只人家車翻你車不翻。最後就在現實中發現完全封聖是有道理的,封聖封神是有道理的。然後就解釋出來你看看,馬丁路德金在美國這號人實際上是神,這個神被美國人殺了,是吧?佛洛依德這人也是神大家不理解的。還有英國剛剛過世這科學家宇宙學家叫什麽金,我也見過這人,這都是神,英國人錯過了機會沒有封他神。那麽中國過去毛澤東就是神,大家是心裏知道都把他當神尊敬,沒有給他法律化,現在發現了習大大、習大神是神、是聖,他是神、他是聖。那是不是他算一極呢?他算一極,他是人間的神、中國人的神,封聖,剩下咱都是什麽?咱是人,他是神,兩等出來了吧。這人裏邊又分出等了,所以說雷鋒要活著,那他就是上等人,是吧?你像薄熙來這些人是吧?被抓到秦城監獄的這些人,這屬於下等人。誰是什麽高尚的人吶?這些勞工們,剛才視頻出來的那個,你是高尚的人,但你是下等人。共產黨員是什麽人呢?你有使命的人就叫中等人,就算郝海東兄弟,葉釗穎妹妹啊,你包括像路德這樣在國內都屬於中下等人了,郝海東先生屬於中等人,是吧?也可能中上給你定,科學家是中下人、中上人。你屬於中等人、中上人、中下人。反正你在中這你不能上,是吧?這個社會你現在不知道有多危險!戰友們!中國現在社科院上百號人研究著把這個所謂給理論化,要把中國社會給階級理論化,要給中南坑的人要封聖封神,然後告訴你:你的貧窮不是你不是國內有什麽錯。是你不努力、是你修行不夠。然後現在要讓佛教、伊斯蘭教,各教的大佬都要出來,覺的習近平講的是對的,用佛教的說,用咱爆料革命的話說是唯真不破、說真話,說真話是最好的修行。那就是說事實上你就是因為你上一輩子沒幹好事所以你窮。說你看楊改蘭,為什麽楊改蘭你那麽窮啊?是你上輩子沒幹好事。對吧?剛才那哥們為什麽一天那麽辛苦啊?你咋沒進中南坑啊?是你爹你媽都沒幹好事,你也沒幹好事。像海外這爆料革命這幫小子,為什麽這幫小子要滅共啊?因為這幫小子天生長得就是反骨,都是一幫loser,是吧?欺民賊那就是垃圾,垃圾生出來的,你就不入流了。爆料革命天生反骨,是吧?你們爹媽就是下流人,所以你們都是反骨,把咱肯定打成這個了。是吧?那知識分子那有些人出來鬧事,那這些人都是下等人,只是披了中等人的衣裳。

7
自從蔡奇分出北京中等人的時候,各界知識分子,老百姓,稀稀拉拉稀稀拉拉就過了。某原來政治局委員,我跟他一次通話當中。他不敢,他說話都是哼哼哈哈的,因為咱可以理解。我當時就問他,我說現在的蔡奇搞的這個所謂中端人口你們就不覺得老百姓會繼續鬧下去嗎?老百姓有良知的人他能跟你拉倒嗎?什麽時候你還搞階級鬥爭為綱了?“嗨,中國老百姓忘性大嘛,文貴,也就是三星期、一個月就過去了”這是幾年前的事,你看後來就發生了,中國老百姓就是幾星期後就忘了,北京被攆出去的人也沒有人嘚瑟了。再過兩年又來了一撥,把中端人口給拆了。原來是真的是在財富上分配上分都是我們低端人口。但是那些得意的,所謂在北京的那長城腳下的中端的人口也給拆了。真的中端人口拆了,也是一樣鬧騰倆星期結束。所以說這個政治局委員吧,嘻嘻哈哈說的都是真理。

他說,文貴呀,哎呀,中國人,他哪有像你這號的?!他說中國人啥事兒—包括到海外去的,本來一腔熱血要報仇的,看了一場電影兒心血來潮——我要學荊軻刺秦王;我要學那個什麽電影那個《佐羅》我要復仇、匡扶正義。他說,文貴,像你這樣一輩子就想幹這麽一件事兒的中國沒有。他說,就你這爆料革命他說在任何人面前,一、早就被收買;二、早就被餓得不幹了;第三,他說自己把自己折騰死了。當時我覺得這哥兒們有點兒忽悠我,但是現在你往回看這兩三年。當時他在四川,他說你看我回我老家來,他說,我這回來了當地當官兒的,我去年來,這個地方所謂的老百姓鬧事兒他說震驚世界!他說現在我回來這事兒沒人提啦!房子都拆了,他說這房子都蓋起來了!他說中國老百姓啊,挨壓、挨打、受災、抗壓性極強。他說,中國人還愛忘記,沒啦!這個哥兒們說的笑著跟我說這話的時候,今天我們往回看不愧他當年是搞宣傳的,對不呀這是我完全瞎說的,這個不愧是人家是有學問吶能進中南坑,看問題是有本質的啊!就當年的北京清理中端人口這件事情絕不是小事兒,蔡奇敢喊出中端人口,後來再來一把而且都是冬天幹你,這是共產黨、中南坑都是默許了的。也從那時候起就是我生活中所見到的習大神還有王岐山——手指頭硬、閻王爺王岐山,就是生活中親自說的事兒,就是中國老百姓不能當回事兒。後來王岐山說“中國人吃草吃三年也沒事兒”,這是他骨子裏面兒的東西。他們認為,他們是上帝有使命的神生的孩子叫神子,過去叫太子、叫做天子。上天的兒子叫天子,天子就是皇帝。所以他倆認為他(們)就是皇帝,皇帝可以繼承代表上天來指定接班人。所有這些中國的老百姓都屬於中等、下等。像路德訪談的博士軍團、艾麗、安紅、閆麗夢博士,還有我們的郝海東、葉釗穎以及我們這些爆料革命當中的大咖們,都屬於中等人口和下等人口。因為你們的爹媽不代表天子那一夥的,不是來自於“紫微星”,文貴這絕對屬於下流(人口),什麽吳小暉、葉簡明都是下流(人口)。這不是開玩笑啊,兄弟姐妹們,你們以為我在跟你們開玩笑是嗎?

8
最近,我告訴大家,今天給你們爆點兒小料。最近發生什麽事兒知道嗎?中南坑派出幾波人馬到全世界各地區去又分出了層次——對待美歐日富裕發達的經濟國家,不包含俄羅斯,俄羅斯在他(指中南坑)眼裏面兒屬於一個只能用不能信的主,能買不能信的,而且是立馬屬於那種逛窯子那種文化——進去打槍打完走人的那種、脫了褲子幹完活走人,不見你臉、不見你面,好話說盡扭頭就走。這是共產黨內部定的,所以不包含俄羅斯,更不包含所謂的東歐的那些,什麽力拓維亞尼,根本不包含這些。主要是美歐、加拿大這些國家。派出了以外交部、統戰部、教育部、科技部、商業部,包括後面隱藏著的噠噠噠政法委某些高知識、高教育的人去到外面兒走親戚。走親戚去幹啥知道嗎兄弟姐妹們?——打疫苗!勸你們一定要打疫苗!打疫苗的好處是什麽?那說法簡直基本上是一聽以後全部不行現場拿針自己紮,我紮給你看,紮給你看。然後打完針幹啥呢?叫你打針不是目的,我送給你針兒也不是目的,我給你帶來了生意,我這個針兒就讓你家做代理了。有錢吧?掙錢了吧,你打了針兒。然後就要開始什麽?——叫健康卡,你這些不打針的人,你要控制他(她)上飛機流動,包括餐廳參加工作,你不打針你就是病人啦,不是你得了病是病人,是你不打針兒就是病人!我怎麽驗證你呀?——現在的科技、識臉技術,我提供給你。欸,你看到了吧!所以說,咱們共同發財,然後分出社會有病和沒病。沒病的人讓他(她)變成有病的人,有病的人只要打了針就變成沒病的人。不打針兒的人全部讓他(她)沒工作、不能走動、不能坐火車、不能坐飛機,雙修就別想了,雙修屬於犯罪了那時候就,這是在西方的高等國家。二等國家去中東,去中東去。那中東這些國家沒有一個不行賄的,是吧?我這給你帶的疫苗,你這塊兒實行所謂的打卡,還有完全身上要實行編碼制度,就不放你腦門兒上放胳臂上,是吧,然後呢,告訴你政治的好處,你可以控制你的人民、你可以控制這些財富,然後根據不同的時間打不同的針兒分出不同的人,把社會階級化。最下級的,去非洲包括南美,那就更厲害了,告訴政府這是你們天難的機會呀。以後你因為這個打針兒不打針兒標簽化,如果誰要是不聽話的,你就有合法的理由把他(她)抓了、收拾他(她),而且借口是鎮壓這些禍害人民、有傳染疾病的人都是病人。哇塞,這厲害吧!事實上,你發現這背後是什麽?他將這個世界已經是高、中、低化,階級化了,高等、中等、低等。另外一個目的達到的是什麽?把整個世界牢牢的掌控在他新的藍金黃、疫苗經濟、疫苗階級、疫苗的和平時期的戰鬥方式。把生化武器——我們閆博士說的超限武器放到了全世界,而且牢牢的控制在自己的手裏面兒,培養了新的一批被藍金黃的政治勢力。大家再想想我讓你們看的印度電影《白老虎》,如果白老虎的男主角兒跟溫家寶見面,溫家寶說你回去吧,我給你這個權力,你回去給他們打針兒,不打針兒的全是病人,打針兒的都是自己人,如果不遵守打針兒的全抓監獄去,然後咱倆發財,那哥們兒回來幹什麽?!他就不是最窮的五姓之族了,他就是印度的最貴族,他給自己封聖了,那不是殺人逃跑這麽簡單了。這就是真正的滅白計劃最終就成功了。如果在世界上這個成功以後,包括這個拜登總統他都自己都想不到,未來你不打的連個拜登都不能見外國領導人,你是病人!這個世界上,共產黨的疫苗經濟到疫苗政治、疫苗戰爭、疫苗人種化。戰友們,這個棋太大啦!沼澤地在哪兒呢?沼澤地呢,這會兒?沼澤地的人不打疫苗他(她)也出不了家門兒啦,你在沼澤地呆著吧、養鱷魚吧。我跟你們開玩笑嗎,你覺得?!再抓班農先生的時候,不會是什麽基金吶、錢的事兒,是班農沒有打疫苗,走出你家那個大使館我就把你抓了,因為你不打疫苗,歐洲,最早現在在議會,

是跟我們的合作的情況下,我最早告訴他們這些計劃,還有幾個有良知的王八蛋,是吧,說不允許強制打疫苗,他們意識到了這Miles郭你說得對。我們正在跟其他國家合作在做這個事情。曼哈頓未來它就這樣,你沒有打這個疫苗就不讓你進曼哈頓,也不讓你出曼哈頓,憋死你在這兒。你們看過美國好萊塢在好多年以前拍過一個電影,叫做什麽(危險之城)啊,很夢幻的很瘋狂的像吸了毒似的一個片,犯罪之城,你們以為那是什麽嚓嚓嚓的好玩呢,玩鏡頭藝術呢,它有道理的,共產黨就在玩犯罪之城,就把你每一個大城市都變成犯罪之城。

9
還有大家註意到最近有什麽消息,看明白了麽?你們註意到最近有什麽大的變化麽?生活中,有些國家反對口罩、燒口罩,有些國家宗教設施已經開放,有些國家突然間好多宗教設施誕生了。新的宗教聚集方式變化了,包括在歐洲、在非洲、在中東、在這裏,潛移默化地正在告訴你,這就是當時皮特納瓦羅給文貴,他絕對相信了文貴,他給川普總統多次報告說Miles郭說的是對的。當時共產黨這個病毒是給香港的學生準備的!失控了!他想一步一步的來,它沒想到一步就跨了個最後一步去了。殺香港的學生趕回家去了,結果把全世界都給毀成這樣了。其中他當時的計劃之二,就是讓你這些宗教密集聚集的地方讓你人不能聚集、改變你宗教聚集的方式,共產黨要把世界宗教的形式給你毀掉。現在你發現了嗎?最受打擊的是宗教還有學校。你們聚集、你們學習、你研究我共產黨,我就改變你的生活方式,我就讓你死在那兒或讓你回家,拿對付香港學生的方式對付全世界的宗教和學校,因為共產黨知道什麽。

10
我今天可以這麽說,周永康在最火的時候有一段對話,可能大家在網上你們認真地搜能搜到是跟誰的對話,這也是他政治犯罪的證據之一啊。後來提起了,沒有人敢,那時他說啥沒人敢動他。說共產黨下一個不管選哪個書記必須選出來一個能當皇帝的人,不管選誰都是要對付美帝國主義、都要和美國人較量。中國現在跟世界上這八大強國也好、六七大強國也好,現在是剛剛人家這張桌子上七個人在吃飯,中國人剛剛想可能平等地上這個桌子,要麽上去,要麽就萬劫不復被打回原形,他們就會滅了共產黨。如何辦呢? 就是中國人一旦是沒有了共產黨,中國人真的會跟隨美國走向西方的生活方式和政治制度,中國人是不會容忍共產黨的,中國人會把共產黨的老賬算清楚、挖祖墳。如何讓共產黨在中國繼續地生存下去,我們必須有超限的武器和超限的戰爭準備,跟遲浩田說得一樣的話。遲浩田這是我們經常一起喝酒,這話他是掛在嘴邊的。你們覺得很稀罕,我聽得多了。這是他很認真的,周永康,要在全世界無處不在是我們派出的人和到處有我們的錢。一旦需要即使毀掉這個世界也在所不惜,也得維持共產黨在中國的執政。不論發生任何情況下,在中國維持共產黨的專政,原話,記住,專政是不能妥協的。不要說一個六四、一百個、一萬個、十萬個六四、天天發生六四的事情,共產黨都要在中國始終保持專政高壓。中國在未來的幾百年上千年,這是他原話,說中國共產黨都要明白,中國人民人口素質低下,只能是優化人口統治下的中國社會。記住啊,記住啊,在優化人口統治下的中國社會。中國那些什麽狗屁老師啊、文人知識分子一幫流氓從來沒有研究過共產黨,從來不知道什麽,聽他們胡說八道,這是郭文貴親耳聽到的。什麽叫優化知道嗎戰友們,就是把人分上中下等,就是今天你聽到你看到的疫苗政治、疫苗經濟、疫苗階級!和中國的高中低等城市優化。他們認為你只有像很多人從家裏邊爹娘窮也好爬出來,就他們尊奉的精子優化論,說當人性交之後上百萬幾百萬上千萬的精子經過最後一個懷上了,那些全被幹掉了,他認為這就是精化。我親自見過一個少校和一個少將打起來了,就因為在討論這個問題,在八大處北京軍區打起來了,因為他們骨子裏相信,就是被淘汰的你就是應該被淘汰的,我站上來了我就是優化人種了。被優化後的人口,你記住周永康原話——被優化後的人口,他認為只要是共產黨我把你提拔上來到了上面你就被優化了,剩下的那些全都是傻叉就該被統治。不要忘了他說過——即使一天一個天安門、一天十個天安門,就是殺掠也不能讓出共產黨的專政。你覺得共產黨在全世界人類面前,它有膽怯、它有羞恥、它有道義、它有人性、它有法律、它有境界,那你真的是有病了,你就真的是低端人口了,你就太摟了。

11
七哥每天花十幾個二十幾個小時在這裏噠噠噠講跟全世界人民講,我還沒遇到一個人敢真正說挑戰我的告訴他們的關於共產黨的真相,說實在話,真的是有些人吧,你看那些從國內出來的一些突然冒出來的一兩個人冒幾句傻話,是吧,很摟的,都是書本上的知識,全部都是照著貓畫虎,你看著像又不像實際上根本就不是。因為你沒有這個經歷、你沒這個體驗,我是用我的生命、用我家人的生命、用我的財富、用我的智慧、用我的生命和時間,我與他們為伴、睡在一起、親眼見、親眼看、拿手摸甚至和他們吃過一樣的飯、幹過一樣的啊,那是什麽啊雙修啊,但是我和他們沒幹過,真沒有,我看過他們雙修。你看到現在國內就是經常看到有些所謂的戰友們就是嘩眾取寵啊。咱們戰友就是特享受,就是一罵共產黨啊,大家就不分青紅、不分好壞了,這是好人啊,好人,好人,不是的!佛家裏面有幾本書,戒師、法師和經師叫三師,三個師形成了三藏法寶,戒師、法師和經師,你看到的所謂知識分子、很多的所謂的大咖,講不出所以然的,他能講一講不出十的,很低的。你像那個崔永元,崔永元講的話我特別愛聽,為什麽呀,因為崔永元是親身經歷者,他不是在課堂上、他不是在餐館裏,也不是在出租車裏面所謂的經歷的,他是在中央電視臺那個所謂的大染缸裏親身經歷的。那些所謂的共產黨官員高等家族的家人是啥球樣,他看得很明白,中國人、共產黨對付那些老百姓,怎麽對付的,什麽叫計劃生育,什麽叫統戰,

什麽叫對待人民的,為人民服務?什麽叫升官,什麽叫考學?什麽叫墮胎,什麽叫強奸,什麽叫談戀愛,什麽叫浪漫,他看得太清楚了。所以他說的話裏邊,你只要聽懂的,崔永元裏邊是有內容的,這不是開玩笑的。那個畢福劍你像這人,他說那話他是骨子裏邊他是有東西的,畢福劍他是有料的。其他那些人站在歷史說今天,胡扯的事,那純粹胡扯的胡扯。就是一個北京高端、中端人口這事上,低端人口包括現在跟疫苗的關系,沒有人能連在一起。只有和中南坑的老雜毛有過經歷的、交過手的人和在體制之內浸淫過的人,你才能感同身受。據說曾慶紅頭兩天在海南說了一句意味深長的話。說這這有人問他:首長,這現在北京這情況怎麽怎麽樣。嗨!你們管這幹什麽?中國人不折騰折騰那是要出大事的,折騰折騰不出大事,你們看到的都是小事。這個跟他聊天的人給我發信息,說陪著他,他每天散步,陪他散步去。陪著曾散完步看電影,然後就跟他小聲的說,習最近什麽什麽樣,王岐山什麽樣。曾慶紅(臉)一拉:說這幹什麽?!去… 哎呀,首長會不會很危險?欸!你的錢不都轉出去了嘛?還有什麽家人在這兒啊?還有什麽什麽。哎呀,讓他們出去旅遊去!美國去不了,加拿大去不了,是不是,去去新西蘭嘛,去其他國家,去旅遊去吧!還得個一年兩年的。這哥們這話說的,所以你看曾慶紅判斷中共還有習、王還有個一兩年的大折騰。高中低端、疫苗政治、疫苗階級,疫苗階級這是全世界化,是吧?潘多拉計劃、滅白計劃、收復臺灣,徹底把香港徹底的全部搞定。所以說未來香港就是那個海關都沒了,都已經隨便去了。不要摻沙子了,直接拿洪水來沖你,對吧?這個跟曾慶紅陪他走步、散步的人絕對是曾慶紅母親的原來家族的關系,在廣東人,廣東人。他家人也是過去的老紅軍,曾經當過廣東省委領導,最早期土改時的中共領導,有意思啊。

12
(郭先生與戰友們互動)[雅典辣豆:這個世界太魔幻了。我坐在這兒一張嘴就說了五十三分鐘,我就沒停一停,你們讓我停停行不,兄弟?就沒人心疼你七哥。剛才我一位戰友,咱一位戰友啊,我這個投資者手機拿回來了,真好,你看。我這個投資者手機拿回來就很多人我可以回信息。你看,你看就這個手機我可以,原來你說不讓我用,不讓我回信息,這幫王八蛋真壞。這是謝謝七哥,今天您發的視頻看到您疲憊、憔悴了許多,很是心疼,不容易,不容易!但不敢說安慰的話,怕我短信影響七哥的大事兒,說的都是實話。你看這,我現在很多手機跟戰友的聯系都在這兒呢。]
[哎呀,一個戰友,我現在收到。哎呀,我一跟這些戰友聊天,我就心裏邊就是痛快。咱們都屬於低端人口啊,都說低端人口的話。文貴與廣東人有緣分。真的有緣分啊]!
我哪天啊,我跟大家聊聊,我最近接觸了廣東人啊,精英,廣東的高端人口,精英。他就跟我聊聊廣東。我說,哎呀,我說我覺得他沒有了解廣東人為什麽骨子裏邊對共產黨是不服的。在全中國人當中包括香港,都沒有廣東人,就廣東人對共產黨是認識最清楚的,是最不想讓共產黨在中國的就是廣東人。很多人說,因為我這個沿海開放、信息開放、出去的人多。我說不對,我本人親自到廣東,廣東幾乎我全走遍。福建的西南部,廣西的東南部,我這些我全都去過。我是第一個說出來,公開說出來,如果有一天新中國聯邦會在督促選舉權利發生、共產黨滅亡之後,第一個要讓廣東獨立。廣東一定要獨立,廣東獨立以後中國的一半的經濟就會是個健康的經濟。然後把廣東這個所謂的今天共產黨搞的大灣區要分成兩三個獨立的,香港必須是個獨立的獨立體。把廣東珠海還有福建西南部,包括廣西的東南部給它弄成一個獨立的實體,也叫聯邦吧,咱就暫稱聯邦吧。廣東人會釋放出世界上巨大的能量,這是骨子裏的東西。全中國只有一個地方,擁有國際化、傳統化、現代化、正義化與融為血液一體了,非廣東莫屬。廣東人就吃飯是個大問題,就是廣東的精英是客家人,客家人就是河南人,河南的歷史文化就傳到了廣東,這是大部分。福建的西南人的這種抗壓、愛鬥,這種勤勞和廣東人結合在一起。廣西東南部這些人的勤勞和那種淳樸又結合在一起。只要廣東把文化、飲食這些東西改變以後,把國際化增強,廣東一定是世界上的最強大的經濟體,而且倍出人才。很多人沒有認真研究過,胡說八道,都是拿著書在那研究。你去過幾個城市?我去過不低於60個城市,我去過最農村去吃他們的飯,我去看過他們。很多人的陽明心學,你們這幫王八蛋幾個去過陽明心學走過的路啊?你去過幾個龍洞啊、烏龍洞啊?你怎麽不忘初心怎麽來的?他們根本胡扯,你去過那個陽明學,王陽明走過的那些戰鬥過的路,說服那些土匪,所謂的還有背叛者,怎麽回去、怎麽安山紮寨的?所以說很多人他都是胡扯,都是書本上的東西,不值得學習,一定是實際的。廣東人的那種精神,廣東人的那種骨子裏邊的東西,是這些年沈澱下來的一個好壞的綜合體。你把壞的要控制住,這就都是好的了。
(郭先生與戰友們互動)[王岐山來挺郭:我反對廣東獨立,中國不能分裂!獨立不等於分裂,聯邦制嘛,聯邦制,聯邦制,還中國不能分裂呢?太陽墨鏡777:廣東人還是有血性的。是的!滅共馬諾及諾比利:滅共不可能一兩年,就在今年。行!瑪諾,中中中!冰冰和我來雙修:共匪這招真他媽歹毒啊!操!新中聯,啊,小螞蟻的力量,七七哥哥哥,七哥不要一兩年,一兩個月吧,受不了了!最好一兩個小時,你的理想不要變成幻想。理想變成幻想,你不要,千萬千萬你別把自己給整瘋了,然後變成了不切實際的幻想。]

13
(郭先生與戰友們互動)[文科千佛山,七哥七哥我愛你,曾慶紅也是廣西人],曾慶紅是廣西人,廣西人啊,但是他母親是在廣東政治上是影響力很大的。浙江,我當然去過浙江啦,浙江那沒去過還叫中國人嗎?太喜歡浙江了。說實在話,浙江、江蘇、上海就這些地方,也就江浙吧領導中國政治經濟呀,中國有希望。千萬別讓我們山東人、千萬別讓東北人領導中國,領導中國就沒希望了。七哥走萬裏路,對呀,我只相信走萬裏路的人,我不相信讀萬卷書的人。永遠記住,我只相信走萬裏路的人。如果走過萬裏路又讀過萬卷書,那我佩服你啦。但是沒有走過萬裏路、光讀過萬卷書,那對不起啦,那就完全是扯淡的事兒了。[愚人79叫文愚,愚蠢的愚,七哥兩年多沒念我了。曾的母親是福建人吧?對這是對的,曾慶紅是江西人,對,是江西人,瑞金的。東北人是歷史上貧困的山東人,對啦沒錯。山東政治是最黑的],就山東人吧,我作為山東人啊,中國山東人就是官兒迷,就是官兒迷啊,這官兒迷簡直是。山東人很正義的大漢到東北以後演變成了魯漢,就是魯莽的魯了。正義的魯漢到了東北變成了吹牛的魯莽的,就是大嘴巴一張海闊天空——張嘴是天、閉嘴是地、中間兒有時間喝醉酒就去玉米地,是吧,就這種人,是不是啊?就是永遠是這樣,酒後東北就是山東人最劣質的一面。我在山東老家,我一看到我們老家喝醉酒以後,說實在話一說話我頭都疼,我到東北去跟人家喝酒,我一看這東北人喝醉酒以後覺得就頭疼。就完全是精神意淫癥,精神意淫癥,張嘴是天,閉嘴是地。然後最終就是“這他媽肉,真他媽瘦,光他媽骨頭沒他媽肉”,然後就是那個什麽那個詞就來了啊,是不是啊,這他媽……。哎呦,嗓門兒大天下無敵,然後大家都很享受,家裏人都聽得很舒服都叫英雄主義。他根本不知道這純粹的意淫癥,那叫英雄主義嗎?然後一說誰,誰誰誰跟誰打架啦把誰打了,我在大街上路過,誰一看我,我上去我揍他了,把他捫倒了、我摳他了、我尅他了,單挑,不服啊,這種低俗的英雄主義無處不在,男女老少從最高等、中等、低等都這德性兒,你說這還有救嗎?沒救。這就是東北那二人轉裏面唱來唱去它是個笑話,它永遠不會有藝術。我太喜歡二人轉了,但是當你有真的一個人你去理解藝術的時候,這個二人轉講的都是所謂的人生的小氣,它沒講過任何有大的東西。我也是東北出生的,這是我兩個最最重要的地方。但是這就是我們山東人和東北人的悲哀,我們拿不出門兒去。你覺得東北真的是藝術、二人轉是藝術是吧?那你上全世界上你讓大家聽聽去。貝多芬不要說貝多芬那音樂不僅在你家能聽,在豬窩裏聽它也好聽,對不對呀?這是個基本的問題。二人轉可以當成一個地方藝術,你不可能是國際化的。象山東人這麽偉大的文化,一說我們是來自孔子的地方。你們去沒去過?我最早我就去了曲阜,我再也不去了。我後來我就找了很多科學家、很多歷史學家、中國哲學家,包括所謂的孔學後人,哎呀我的媽呀,我要和你們講講這個你們就受不了了,那孔家人現在看到那都恨死我了,是吧?我當時你像我對爹娘是孝敬,我是骨子裏邊的行為是深受孔學或者說儒教影響的。但你去打打交道,你去了解了解真正的背景,包括後來到了隨著他的幾個學子,子路就這些人、墨子這些人,墨學,我專門都去看過,子路墳就在濮陽嘛,對不對呀?我都去看過,就你了解完以後,你會發現,就這些東西說實在話,絕大多數都是被後人或者當時就是糟粕,它對人沒有半點兒幫助,全是奴役人的思想的。你想走了那個路以後將是不歸路,胡扯八道。我沒見過生活中有一個人真正的尊奉所謂儒學和孔學的。

14
很多把中國人的傳統行為結果,記住啊,傳統行為的結果,就像非洲人人家喜歡音樂,噠噠當當,是吧?到那兒去。南美人,噠噠當、噠噠當音樂是吧,到新疆人就老搖脖子那種,那是人家的一個民族、它這個民族的本能行為的結果,它絕對不是你哪一個文化、單一文化、某個人的所謂哲學思想影響的結果,你不能歸定於他。就是中國人從古到今、從戰國到現在、從大概隋朝到現在,它都是什麽?家庭為基因的。看中國問題你不看家庭因素一切都是扯的。所有中國的文化宗教信仰一切來自於家庭的文化和家庭的關系。所以我老是說,家庭政治學、家庭經濟學是中國人每個人要面對的,為什麽共產黨從來不談這個事兒啊?一個社會的所有的關系,它起源於社會的叫什麽?結社文化,那就是走出家庭叫結社文化,就是今天的政治的雛形,也是我們夏朝的時候,玉鐘、玉鉞、玉璧,黨、政、軍三權鼎立,然後形成了這個世界上國家治理的方式。但是這個之前就叫結社文化,結社文化就是今天所謂人與人之間的關系管理文化,但是它的前提是家庭政治、家庭經濟和家庭關系。沒把這個搞明白的,就像你看我們很多人一說家庭關系的時候,所以你沒有搞明白家庭關系和家庭政治、家庭關系是你的內心世界,是一個人、是一個種族所有的根本基礎。

15
你談宗教、你談信仰、你談一個人的行為結果,包括我們爆料革命只遵從兩條沒那麽多復雜的道理——善惡、真假。只要你想知道這兩樣,任何你拿到善惡真假你走遍全天下無敵,那是絕對是可以囊括一個世界所有哲學思想宗教的一個袋子,我全都可以給你說過來。任何宗教你敢說你對善惡要顛倒了你一定是邪的,任何社會上的政體真假你想顛倒你一定是邪的。這就是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的力量!真假善惡是一個家庭政治關系、家庭經濟關系、家庭關系的核心基礎。那你告訴我你再用這個真假善惡去看老子、儒家,包括什麽尼采呀,就這些,還有馬克思啊,是不是啊?包括這,咱就不說了,一說又得罪人啦是吧,這些大咖似的,你去看它裏面有多少流氓邏輯,它有尊重女人嗎?一個女人都不尊重了,你說這個善惡裏邊我拿善惡套你,你善待女人了嗎?你把女人當奴隸?那馬克思弄一把椅子自己弄了一個洞說自己生殖器那麽長,然後坐在圖書館裏面,然後把它坐出一個大生殖器來。不是,馬克思主義跟生殖器啥關系呀?馬克思主義不是毛澤東中國說所謂婦女半邊天,共產主義、社會主義跟你生殖器啥關系呀?在英國那圖書館裏邊,擱在那兒天天炫耀。你到底兒是羨慕他的生殖器,你還是羨慕他的馬克思主義呢?然後列寧,然後列寧一張手、一舉手那就是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然後拿帽子一摟,這一切都是我的。都是你的啦?你怎麽面對都是你的這些東西呀?人民都跟了你了,是不是啊?實現這個共產主義去啦,那實現了共產主義,到底兒啥是你的共產主義、烏托邦主義?按需分配?按需分配,我就需要你列寧的腦袋,你能不能給我?我需要你把你的生殖器割下來,能不能讓我割嘍啊?是不是啊?誰來決定是需?

咱就老百姓的俗話,咱不用政治哲學在那塊折騰那個狗屁的事兒。他才多少年?人類歷史多少年?你但凡用這個真、假、善、惡去衡量的時候你會發現,所有的人都經不起衡量,就像黑天和白夜,多簡單。在陽光下一切都將變得蒼白,因為陽光讓你照著,在黑夜中一切你都看不見真相,這就叫真、假、善、惡,陽光和黑暗。

16
所以我去了曲阜,去看了以後,連那旁邊賣鹹菜的都能一套一套地給你講,都能背下來。但是大家知道嗎?那鹹菜裏邊的蛆,那個鹹菜裏有蛆!我說你那鹹菜太多蛆了,不高興了:”你哪兒來的?你魯西的吧,是魯西的吧?窮不拉幾的啊。這蛆,沒有這蛆就不是曲阜的鹹菜,知道嗎?在這個地方,就是有蛆的鹹菜才能代表我當地的水平”。哇噻把我教訓一頓,你說我十幾歲的孩子,但是還好我腦子不被被他清洗,我心想這王八蛋純屬胡說八道,曲阜有蛆的鹹菜,叫西寧啊什麽寧的,鹹菜有名的有蛆才是好鹹菜。我從東北到老家那時候六七歲那時候第一次,東北老家那塊趙家溝畢竟有山有水、大自然吶。跟著我大伯回到老家了都是小土墻,然後一下了客車,倒騰了多少天,碰見了拾棉花的老鄉,都叫頂門兒(諧音):”頂門兒回來了?”頂門兒就是哥們。哇塞,撿棉花撅著屁股,一幫那農民可憐至極。進了村裏邊,我的祖房都是小土墻,我家那房子兩米多,我結婚就在那裏邊了。我爺爺的房子,我沒見過我爺爺,我也沒見過我奶奶,都過世了。看到我爺爺奶奶結婚用的那個床,我結婚也用的那張床上去了。兩米高的小土房還趴不拉幾的,外面有一個罐子,我們老家有一個叫香臺,香臺上有一個罐子,我大伯放下就把那(罐子)掀開了。我大伯臨離開山東去東北前,家裏廚房上邊吊著一個籃子筐,他也沒有媳婦,一個人嘛,那個筐裏邊走的時候蒸的地瓜幹,地瓜幹、窩窩頭,拿出來都長毛了,都長毛了。然後就還得拿風箱燒鍋那種,放點樹葉點著,然後弄點水放上去,就把那地瓜幹、窩窩頭已經兩個多月了,放在那裏邊鍋上蒸。然後就到了那個香臺上壇子崴出來豆豉,我最愛吃老家的豆豉,全是蛆,全是蛆,白蛆,撿都不撿的,一蒸就好了嘛,就放到那兒。哎呀,我嚎啕大哭,我覺得簡直到了地獄了,還不如呆在東北呢,這是我第一次到老家去。因為我說東北話,他們叫早話。那個魯西那個老家窮,叫曹營,旁邊鄰居家我都叫二爺爺、二奶奶。旁邊墻上一堆孩子趴在那看我來,都喊我大伯的名字:”這是誰呀?””這是七兒,這是俺七兒。”然後就那窩窩頭就那玩意兒,地瓜幹、窩窩頭,就那蛆。我知道啥玩意兒叫蛆,我老家那地方說明更加比你曲阜更有文化了唄。他不是,它是雨水整的嘛,他就胡說八道、顛倒黑白,他就真、假嘛,對不對呀?我沒給你們講過這個,太深刻了,太深刻了。然後是從我們家旁邊都是姓郭姓嘛,那老爺爺家旁邊他家有棵杏樹,因為杏一開花要結果的時候,他就怕我們小孩去偷吃他的杏長大了,他就在杏樹下面24小時睡覺看著他家杏樹。因為杏樹摘了杏可以去賣,這是個很大的收入。我們家院裏也有一棵杏樹沒那麽大。我家那個我稱為三姑奶奶的一個人,是當時我們老郭家旁邊最漂亮的,三姑奶奶,人真漂亮,上學還好,跟我一起一個學校。我真把她當三姑奶奶了,對我特別特別好,經常拿點吃的給我什麽的。然後她看杏樹的時候說:”噯,七兒你想吃就摘杏啊!想吃你就摘。”這已經是五、六個月以後了,就是冬天到的山東老家,然後到春夏了,樹已經杏長起來了,我三姑晚上在那塊兒睡覺。她家有那個蚊子的蚊帳,你說我家那麽窮哪有蚊帳?她家有蚊帳,在樹下面有一個蚊帳,白色的蚊帳。她在蚊帳裏邊看書,還帶燈罩那個燈罩看書。哎呀!我說這個好啊!沒見過蚊帳(在)東北那兒。她家蚊帳啊!白白的蚊帳裏邊點著油燈,我三姑姑婀娜多姿的身材就展露出來了。我看著看著蚊帳就看著我三姑奶奶這身材了。那時候小啊,我說:”你的腚很大呀,很好看啊!我能不能摸兩下啊?”那時候很色,真不要臉啊!我三姑奶奶說:”噯,七兒你怎麽這樣?”就是三姑奶奶跟我實際上跟我是同齡人,我們就特別好。有時候她爸、她媽給她送飯過來,就是那個窩窩頭裏邊放上那個豆豉,她就拿著窩窩頭吃著豆豉看書。我就一發不可收拾了,到底是看她的杏還是看她的蚊帳我也說不清楚了。就是我們家隔壁墻就是他家,而且我一翻身就過去,結果就一發不可收,老去看我三姑奶奶的蚊帳。實際上我估計現在想想是看屁股去了,知道嗎?很不幸的是我問她:”你到底大了想幹啥?”她說:”嫁給城裏人。”她真的嫁給了城裏人。因為我三姑奶奶她的親姑父是我的老姑爺爺是在中原油田一個運輸公司的頭。那當時很大(官),經常開著汽車回來,哇噻,是我們當地最大的、最有錢的人之一了。結果她去了,真嫁給了當地的一個工人,很不幸最後死了。當我聽說三姑奶奶最後是死那麽慘的時候,我真的是兩、三天過不來。就是這麽好的一個妙齡美女要嫁給城裏人,低級人要嫁給中等人,嫁給中等人以後那個慘就別提了。她們家在我們那塊是最富裕人之一,人家有城裏人嘛,城裏的親戚經常有人開車回來。家裏還經常飄出汽油味兒,因為點打火機什麽的,來時還放點汽油。而且我那個姑爺爺是那個中原油田的是一個特別特別好的人。我被抓,在中原油田被抓以後我弟弟,全靠他支持我們全家。當時所有人沒人管我們的時候就姑爺爺管的,在我們心目中是永遠的恩人。特別善良,就是典型中國人自己行了就把一個鄉、一個鎮都救濟起來,後來他的兒子很不爭氣。我這個姑奶奶到那兒去以後嫁了人也給她操了很多心,那是典型的家庭雷鋒。很慘很慘,我從小看著婀娜多姿的(三姑奶奶)個不高、長的很甜、很漂亮最後是很慘。就是低端人口嫁到城市,城市人口再被嫁到所謂高端的領導家,是中國人所有人的夢想,但絕大多數人最後都是悲劇。

17
當我們看印度《白虎》電影的時候,我的感觸最深的事情是:在中國不是五姓家奴,在中國所有的除了共產黨的高官之外,我們每個人都很難走出,你鎮裏邊有高、中、低等。我跟你們講過,我一個另外的那個女同學的爸爸是當地一霸,供銷社主任,還有當地的叫什麽?叫什麽鄉長啊什麽的。當時他有摩托車呀,我跟她閨女談戀愛,他騎著摩托車在大堤上攔著我說你敢跟我閨女一次,我弄死你!不能再跟我閨女出去。”哇塞,我當時才不管那一套呢,我照樣跟她閨女出去,出去騎自行車玩兒去,是吧?她閨女真是太漂亮了,到現在我們都保持著關系,現在是我們戰友,但願她今天別看我直播。我挑戰他爹,是不是啊?她那時候老給我買肉鍋餅吃,那時候老給我買肉鍋餅吃。那就是在我們鎮裏邊就分(高、中、低等);我們家村裏邊就分出高、中、低等;鎮裏邊分出了高、中、低等;到縣裏邊高、中、低等;然後到省裏邊的高、中、低等。你到了中國,幾個人能去北京啊?

我們都活在像比印度還慘的五色家奴、多等階級的社會。現在你往回想,大家不去面對,事實就是這麽回事。今天我給大家聊這個的時候,我想給大家說,兄弟姐妹你們準備好,共產黨正在開始將你心中過去所有的你人生經歷的、你不敢面對的階級鬥爭為主——中國是一個奴隸和主人的一個現代化的奴隸社會,它將把祂變成法治化、合理化,從封聖、封神、到共產主義在中國和共產黨的所謂特色的社會主義能給人民帶來美好的明天和共產黨是無往不勝的為人民服務的最大的權力,始終代表著人民的利益、人民的未來、三個代表,而且能和諧你,現在又到了以大神來領導你們,然後在全世界搞疫苗政治、疫苗階級,然後告訴你我將統治全世界,做好準備吧!共產黨內部已經有人明白過來了,原來搞的是這個,不是那麽簡單的。是不是?咱們到此吧!怎麽辦?大家抑郁了,喝水啊戰友們,沈默的代表軟弱,喝水啊,殺霹靂火。

18
兄弟姐妹們,我想告訴大家的事情,沒有任何人能擋住,全世界只有我們爆料革命一定會滅了共產黨,一定會滅了共產黨,我這幾天就,如果共產黨說他們覺得他們自己是代表神的話,如果他認為他們自己是有超自然力量,他們覺得自己就是那所謂的高等人的話,我覺得我們爆料革命我們比他還厲害,最起碼他在中南坑代表著中南坑或者中國那塊神,我們認為我們代表了全世界的最大的、全人類的黑洞當中能形容的,咱也得比共產黨還會吹是吧,咱們我覺得我代表比他還大的神中的神,它只代表了它那一塊的神,我們代表著全部的神-正義之神。過兩天你們就知道戰友們會發生什麽事了,就這過去幾天七哥幹的事情,你過兩天你再看,我在這不說,你們各農場的戰友跟各農場聯系,咱先把這1300把椅子,先把這G-TV的股份先發完,我得先把咱們戰友們變成不是下等人,最起碼咱也是跟路波切、閆博士是不是?這博士軍團,原來博士軍團咱答應送人家股由於調查沒送,咱必須兌現,咱得送給大家,是吧,包括國內付出了生命自由代價戰友們,我得把這股權給它發出去,我得讓他們家人跟他們真的是無憂,不用嫁給城裏人,也不用喊著自己當什麽中國的高等人。還有我們的穎妹妹、東弟弟,我們得把他們變成從中等人變成上等人。等你看這兩天我弄完的,沒有人能理解,我會用行動、用結果告訴你,會把所有參與借貸項目的人,會把所有G-TV1300把椅子的人,所有的你買了G-Dollar的人,所有的你買了G-Coin的人你看我把你變成什麽人,我不想說我只想做,我就想把你們變成上等人,我們這個上等人是以什麽為基礎的上等人,共產黨是以它那個國為上中等,最高等在中南坑,最下等就在咱們鄉裏村裏面,我要變成的上等人是以地球為點是地球上的上等人、中等人就是地球上的中等人、下等人是地球下等人,我們是什麽是下等人知道吧?郭文貴是下等人,我就是為真的是為我們新中國聯邦的所有的戰友打工的人,我去叫下等人,我是在下面支撐你們中上等的人,不是等級的等,我在下面支撐你們。新中國聯邦的委員將在下面支撐你們,中等的就是正在往上走的那些人,我們不是分質量上的高中低,我們是分責任上的高中低,大家走著看,我真的不願意跟你們說,我說真的我可以告訴大家,沒有人能做到也沒有人敢這麽做。我就給你舉個最簡單的例子,你們參與借貸項目的1300把椅子的人咱比較。1300把椅子的人要面臨的新的,如果你繼續要G-TV的股份,一個很簡單,一塊錢一股還是一塊錢一股,但是原來是20億美元的市值,現在因為經營一年經營數據都變了,現在是90個T的數據,90個T!G-News是多少知道嗎?180個Gigabyte,但是G-News的關註者是它的5陪,但是G-TV的數據是90個T,按照90個T怎麽也得給個900億美元吧。咱就評估500億美元下來,原來的20億你就變成了25倍漲了。那過去G-TV椅子的人你買了一塊錢一股,比如說你拿了10萬元,你買了10萬股,那按照如果按照今天重新招募的話,那你還是一塊錢一股,但是你的公司變成500億了,你也沒吃虧,你完全沒吃虧,因為公司大了對你有好處嘛,沒有一個人可以說再跟你討論這個問題,但是我說不行,你不管評值200億,我希望它評到200億,越低越好,不要評的高,評完這個錢你要給戰友們按照這個實際評估值給他發股,這人類上沒有過,嚴格講是什麽意思你知道嗎?這是第二次私募,你把第二次私募的利潤空間給了第一次了,那投資者是誰也不幹的,機構投資者,但是我們就要做到,就是你原來你買了10萬股的G-TV,現在你可能發給你新股的時候,可能是變成100萬股或200萬股或250萬股,你想這是什麽概念?戰友們!人類能有一個做到的嗎?沒有一個接近的做到,第二參與借款項目的,參與借款項目的,但是你原來借款項目是三年五年以後是吧,現在都可以轉成股份了,轉成股份你可以了吧?沒有人能做到,誰能做到?你原來沒拿住椅子,現在你享受了椅子的待遇,而且享受了椅子的回報,就比如說你借款項目拿了1萬塊錢拿了1萬股,現在拿了10萬股,現在你可能要拿出來,給你發200萬股、250萬股,但是前提你這個250萬股的50%你要留給你的農場,為什麽留給農場?因為農場原來6%的利息,人家50%留下來3%,那這個你必須50%給農場,這農場必須得強大,農場委員會承擔的風險,每個人都拎著腦袋不惜代價的為你幹活,那必須要是給他,所以說你除了你比如說25倍你拿了10萬股,你這回可能是你拿了10萬的借款,你能收到的是500萬股,你可能你要拿回去自己250萬股,另外的那一部分一半就是或增加的那一半留給農場,農場由農場集體分配。全人類沒有一個人做得到,沒有任何人做得到,只有我們能做得到,只有我們能做得到。原V OG還有鳳凰農場被詐騙的同樣待遇,但是前提是大家一定記住,你必須等到官司了結以後才能到你手裏去,將由喜馬拉雅聯盟委員會的公司代持,誰能做到?而且我告訴大家,我給大家簡單透露一點,昨天我們開了將近很長時間的會,某個國家幾個領導人出面說郭先生為了你們這一次的整個的,這不叫私募,也不是募資,

這一次是完全原始股,原始股,就所有戰友除了原VOG鳳凰農場你是在那個喜馬拉雅聯盟委員會下面拿到是椅子,是椅子之外,其他的全部都是原始股,也就是說所說你可以理解為椅子也可說成是房東,完全給我們開特例,全部通過。而且召集幾大銀行開會,這幾大銀行給我們開戶,包括我們聯盟委員會農場、BVI都可以開戶,大家想想誰能做到? 共產黨那麽大的一個國家機器它都做不到,它百分之百做不到。這裏面大家要記住的,就是說,你可以拿最低,最低是5萬,最低是5萬,然後往上是不限的,一般是10萬。 5萬到10萬間是給各農場的權力,就是有些老戰友確確實實,確確實實沒這麽多錢,但是由於跟隨爆料革命很長時間,可以給你5萬,叫你拿一個就是原始股東的權利,也就是椅子吧你可以這麽說。但是呢,標準是10萬,如果是5萬以下,1萬以下是不可能的,5萬到1萬的,有可能。有特別多貢獻的,也給了各農場的權力,有些特殊可以照顧,也是允許的。但是不能多,所以說1萬到5萬,是特別特別照顧,是各農場的權力,特別聯盟委員會,5萬到10萬,這是聯盟委員會和農場主的特殊權力,是基於不同戰友的貢獻,所有這些人,在這個周五之前,所有參與了借貸項目的和所有1300把椅子投資的,都享受這個重新估值後的重新分配的1塊錢1股的估值後的同比例的股票。但是要求原來,包括在星期五以前,我聽到有幾家所謂要求退款啦不參與借貸啦,包括原來VOG,一概不準參與,你說啥都不可以回來。到現在為止我要糾正一下,那天我說有3個退椅子的小皮匠那個,我說錯了我道歉啊。那是一個法國的一個咱們的姐妹家裏面因為個人原因,人家是投的這個錢一半拿走、一半留下來,因為人家家離婚了,這個是我說錯了,人家是堅決哭著鬧著不能離開。這我說現在又多了一位是美國籍有一個椅子要退,據他所說,是家人的經濟周轉有問題,我們這完全理解、完全理解,而且他呢也被VOG給騙了100萬,所以說這很麻煩,剛才我昨天給他說這100萬我負責給你要過來,剛才我看我這律師給我發信息說你不可以這樣,退椅子的人,VOG的錢你不能要。我不知道怎麽處理呢還。所以總共加上那個手持鋼叉的閏土叫它閏一輩子,只要提出的一概不準留、一概不準回。就你過去參與借項目的你拿了1塊錢,這次可能給你25塊錢,或者是10塊錢,但是你想再回來絕對不可以,截止日期就是這個周五以前,這是給喜馬拉雅聯盟委員會和喜馬拉雅各農場的權力。啥樣兄弟,共產黨搞階級鬥爭,我們陪它玩玩,你只要搞階級,我就把我們的戰友變成世界上最高等的最高等的階級! 戰友們你一定要記住我今天說的話,千萬咱別得瑟,咱別炫耀,但是當你們手拿到G-Coin、拿到了股票,當你們把(它們)都能變成錢的時候,我只拜托你們在你們安全的情況下,像那日本的草根小哥還有我們的007是吧,我們的007說話靠日本木蘭啊,七哥,那一說話七哥骨頭都酥的那種人,是吧。 007在日本山頂上買一棟房子架起360度攝像機直播上三天,是吧,德國的克勞迪亞到德國寶馬之山弄他一棟房子架上攝像機直播上一星期。像我們加州的有些戰友、愛車的那幾個戰友,是吧,加州的太陽啊什麽的是吧,還有什麽文信喜歡大貨車的是吧,買上10臺擱在家裏面噴成不同的顏色架上攝像機直播,一個車一個車裏面吃。在法國的小皮皮、皮匠,弄個巴黎的大房子對著艾菲爾鐵塔尿它一下子然後直播,對不起啊對不,女性不能尿(郭先生超尷尬),對不起啊,這說著說著就說漏了,那小皮皮咋能去對著艾菲爾鐵塔尿去,不行不行不行,這說錯了,收回來啊收回來啊,(喝水看屏幕)對吧,小皮皮找她兒子去尿去,她不能尿啊,那小皮皮對著艾菲爾鐵塔尿一下子直播出大事了(郭先生笑翻了)。對不起啊皮皮,說著說著七哥老把你當男的,這就忘了,這男女不分了這個,(笑翻中)哎呀真的是胡來真的是,哎呀掌嘴掌嘴掌嘴(拍自己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是吧,我估計那鐵血組的人,我估計老班長還有長島哥就要買私人飛機去了在飛機上直播了,那是尿得高,那可以尿一下子。我就希望戰友們叫共產黨看看,就不在共產黨你的等級社會裏面,這些中國人出來以後不用你的利益金錢分配制度、不用尊奉你的所謂的做人思想規則,中國人能不能過上體面的生活,而且是合法的、而且是交稅的、而且是幹凈的,共產黨到今天沒有,不敢曬出你所謂無產階級的資產,共產黨叫無產階級,結果你們官員王岐山都800萬的資產,雖然去了好幾個0,去了8個0也不止吧,你都無產階級嗎不是嗎? 你不敢曬出你的資產,你們當地的一個鎮長都比美國總統富有,你們叫無產階級,然後讓人民要一切都是黨的、一切都聽黨的、爹親娘親不如黨親,你殺土豪分田地,最後全中國的田地全被你一個黨控制了,你這個王八蛋流氓! 我會讓你看到,郭騙子、郭文貴、郭三秒、郭強奸、郭欺騙是怎麽”欺騙”戰友的,我會讓你看到,你共產黨你甭說給我們戰友們說幾十倍的或者是這個外國啊,記住戰友們啊,這回給你發的新的股跟原來一模一樣,設計都差不多,都是一模一樣的股票。你要1塊錢1股也行,你把你10萬股寫上去也行,基本上這個工作的人都是原來那波人,只是換了公司,就給你發股票的人和發股票的的公司基本就是一波人,它不是公司了,因為它是海外國際公司,但都是在美國合法運作,一模一樣,這就七哥牛的,這全部都是這幫人。共產黨你哪怕把你那個西藏裏面的那個樹渣渣發給我們戰友們,發個10萬倍我都感謝你了。

19
(看屏幕)以前那股票你可別扔,那就作廢了,肯定作廢了啊,但你別扔啊,那也是個見證,你可千萬別扔,因為這有些很多時候是有用的,我就不多說了啊,那是有用的啊。你們千萬別扔你們原來發的股票,那有用!! 還有用!! 啊~!! 不管裱起來,那不是藝術品那有用!! 你聽我說,有用!! 你看那泡爹你糊塗練糊塗了你啊? 那不能裱起來,那有用(捶桌子)!!! 我再說一遍,有用有用!! 我現在不多說啊,所有原來的股票都要留著,這回你們這1300把椅子,不管SEC給不給你們退錢的情況下,我們就會把股票給你,但是給你有一條,當你未來什麽時間錢不轉過來的時候你這個股票就給你作廢掉,這要前提啊。不管你在SEC原來第一次投資G-TV的股票錢退不退,都會把股票發給你,這是一啊。另外一個我要告訴大家啊,我要告訴大家一定要講清楚,所有的我們戰友1300把椅子的人,頭兩天有人說什麽螃蟹那個什麽50萬和解,放狗屁的事情,螃蟹拿了50萬,壓根就沒給它椅子,就沒給它一股,

到最後一分鐘他還想要股票呢,但是咱不能不給人家股你又不給人家錢,你這不是成了共產黨了嗎。咱就把錢給他退回去了,這是,你不能對待螃蟹像真正的敵人一樣,就不管螃蟹有多壞,螃蟹他畢竟是G-TV當初他幫了忙了,我心裏面打歸打罵歸罵,但絕對會手下留情,我不管他以後發生什麽事情,所以說他這五十萬我告訴律師一定給他,你又不給人家椅子,又不給人家股票,你不給人家錢,你憑啥呀,給人家了。因為他想要椅子。

另外一個大家關於那個蘋果店那個G幣呀很多說法,還有人在G-TV直播,我希望你直播前你有點常識,我把你當戰友的時候我不願意說你,當你幹的不是戰友的人事兒的時候,我可以告訴你,你完全是混蛋,什麽叫蘋果幣知道吧戰友們,是當時螃蟹設計你看螃蟹接受了所有人的直播,包括當時的九指妖直播,很明確就是遊戲裏面的那一種叫所謂的內部消耗幣,那個錢你買進去以後永遠你沒有資格拿回來,你在裏面只有打賞,最後在內部循轉消耗完掉,你啥也沒有。就這麽簡單的事情,內部消耗幣,那不是支付幣,那不是虛擬幣,因為這個蘋果IOS不給咱們的G-TV升級,不給G-TV重新上線,沒辦法才把G幣拿下來,在這種情況下,完全是G-TV不用還給你一分錢,到今天為止,你所有的一共大概是四五百萬,六百萬是四百萬我不知道,還被蘋果扣掉百分之三十,蘋果店扣掉的百分之三十,還有現在找不著的一百多萬,也可能螃蟹弄他家去了,這五六百萬美元七哥一個人全承擔了,再把原錢還給你,全人類上不可能有一個人做這種事情,你找一個給我看,我賠你十倍一百倍,到現在投資者,人家那個G-TV的機構投資者說這個錢你拿我們絕對不拿,就這也有人敢上電視敢來挑戰,所謂七哥什麽契約精神,去你姥姥的個蛋吧,你滾吧你,這都垃圾,你永遠是賤種這就是。永遠不要搭理這種人,結果整了半天他只有40個幣,你個王八蛋你在這忽悠什麽。這都是共產黨派來的小流氓,知道嗎,很Low,沒有人,七哥一直忍著這種窩囊我不說話。

20
如果中國人歷史上,還是全世界人類歷史上,你能找到一個像G-TV在投資當中這麽對待戰友,包括你給我找一個,你把七哥打成狗屎,你給我找一個,我這幾天天天跟這些律師、跟這些投資機構談,我天天就是沒有停過,我在這屋我要超過三分鐘把腿翹起來休息了我郭文貴就是個畜生,從來沒有。我在為戰友而戰,天知地知我知,我不需要任何人知道,我不需要任何人感激,就這你也敢來挑戰我郭文貴,你也敢來罵我們爆料革命,這幫孫子哎。

如果戰友們這次在G-TV和爆料革命的G系列當中,如果你還沒有,如果你沒有學到感恩、你沒有學到公益、你沒有學到一個人與人之間尊重的話,你絕對沒有希望了,你再也沒有希望了,在這個當中有人什麽懷疑啊、不信啊趕快走、快點走,你走得越快越好,去找九指妖去給她寫遺書,九指妖給你真相、給你上帝,共產黨比爹親比娘親的共產黨,你找它去,給你土地,是吧,去找它去,千萬別跟我們,如果爆料革命這幾年還沒讓你學會辨別真假善惡,你最好離我們遠去,這樣的人我們是絕對不歡迎的,因為這是累贅。(郭先生與戰友們互動)[以前的借款不用等三年了],你不但不用等三年!把你未來五年的利息都給你付了!你要說話呀,你要懂得什麽意思啊。[美麗的三文魚文敏,沒有借款項目啦],沒啦,啊沒啦,沒啦,沒啦,沒啦,絕對沒啦。在周五以前的事,這個周五就結束了。只有各農場有權利接受戰友,各農場就完了。王岐山來挺郭,…所有的過去的借款項目的所有人,你和椅子一摸一樣,拿到這一次重新評估後升值後的所有的股票,不用等三年了,不用了,而且你拿到了和椅子一樣的權利,但是你拿到椅子的權利增值的那一部分的百分之五十是要給你農場的。因為你提前被預支了三年的利息,你本來你要給人家百分之五十的,百分之六到百分之三嘛,百分之五十嘛對吧,你要給各農場,這個你一定要接受,中國人要學會跟人家分享,你絕對不能跟共產黨一樣,你的是我的,我的是我的,你不能像易租寶那樣的騙你,什麽東西連利息你也不用付,他謀你的本,你要學會感恩農場,這些農場主都是頂著雷不容易,你這個本來要等三年的事情,你現在拿到了,你憑啥不感謝人家,人家給你承擔多少分險,你像那個韓國的那個樸司令都快折騰死了,是吧,你像那皮皮,在法國比登天都難,沒有撒尿的事,沒有撒尿的事,對不起對不起啊。是不是啊,意大利,包括那個加拿大,兩千多萬的在賬上凍結的,意大利的文科那有大概幾百萬凍結的,還有這個是哪兒啊? 瑞士有幾百萬凍結的,大概四五千萬,這次全部給你發股票,全部發給你,發的條件也是按照有椅子發給你,記住戰友們,是按照有椅子的發給你,也是,比如說你在這個加拿大被凍了十萬,你可能會得到兩百萬或者兩百五十萬的股票,但這股票會發到聯盟持的農場裏面,當你的錢匯過來以後,扣除掉你增值的百分之五十給農場,給加拿大老江、文楓,那你必須得給,因為他倆給你頂的雷多了去了,然後把股票發給你,你得到還是一把椅子,就是你在加拿大任何一個人,記住啊,任何一個人,你拿到股票的時候你就是一把椅子,不存在沒有椅子,任何一個人,只要你擁有了G-TV股你就是一把椅子。這就是這次的規則,你任何一個人,無論是直接從G-TV拿過來的,無論是直接從那個聯盟委員會拿過來的,只要你是拿到G-TV股票你就是一把椅子,聽懂了嗎戰友們,包括VOG、鳳凰農場、加拿大被查封資金,還有瑞士、還有這些資金,全部都把股票發給你,每個人都是一把椅子,中不中?我告訴戰友們,如果你拿到這個G-TV股票,說你還缺錢花,說我這個股票我沒法賣啊,如果你拿不到借款的錢,如果你還拿不到,比如中間你賣個百分之十,你可以賣的,你可以找人賣的,但是你要經G-TV同意,你可以賣的,如果你賣不出去的話,戰友們你真的說實話你只能去吃土啦,你吃草都不應該吃啦,因為這個評估值是全世界最權威的機構,G-TV在這實際運行,你拿到兩百…比如說江財神他有了一百萬股,如果江財神一百萬股一塊錢一股拿的,是吧,我現在我去弄個百分之二十,我二十萬股我賣掉,我不賣你二十萬美元行不,我賣十萬美元行不,你賣十萬美元就是你原來的所有的成本了。如果你沒有這個本事的話,你就江財神你就趕快吃土去吧。最簡單的道理是吧,我們有個戰友在加州的,加州的戰友,他說七哥你看我這怎麽樣怎麽樣,我說你記住,如果你賣不出去我來幫你賣,就這麽簡單。從前借款的可以追加,是在星期五以前,剛才有很多戰友給我發信息,說七哥能不能再多給一周時間,我在考慮,也可能多給一周時間。太多戰友發信息了,但前提是任何一個人,包括近期這一個月以內發現你是新來的,你從來沒有支持過爆料革命,你也從來沒有冒過頭,你這絕對不可以,你就是昨天或者前天,上星期匯的錢都不行,我先把話說在這啊。

各農場一定要清楚:當我發現你這根本就是為了錢來的,絕對不可以。把你踢出走,這是我們的權利。你別跟我說公不公平,沒有什麽公平,這是我們的權利。我要保護絕大多數戰友的利益,這是不可以的。比如說長期是義工、長期支持爆料革命、大家都是耳熟能詳都知道的。你比如說像路波切呀,你像閆博士呀,是不是?你像西班牙什麽文戈呀,皮皮呀,日本的007呀,草根呀,二尊吶,魔女呀,馬拉多納呀,還有臺灣的大牛呀、巴黎呀、俄羅斯的瑪莎妹妹。哎喲我的媽呀,我的瑪莎,瑪莎那塊兒錢老了去了啊。樸司令啊,是吧?你像這樣的人,那就二話不說。欸,樸司令那錢你可千萬別收了啊。樸司令那錢你再收就是犯罪了啊。只能是幫助聯絡。你那個韓國是不能再收錢了。千萬千萬記住啊。加拿大的文楓、王子啊,我們面具先生啊,是不是?還有我們的波士頓啊,波士頓的七喜農場啊,還有我們原來的文喜呀,還有我們波士頓的挺郭七妹呀、如水呀。所有的這些戰友們,當然長島哥你這是大佬了,是不是?王雪冰新西蘭、 澳大利亞雅典娜、安紅、保羅、英國我那鐵血組大衛,是不是?這都不用講的了。你那只要你來的,只要你認得,你說“這就是我們戰友”,啥話別說。你說王岐山是你戰友,我都相信。因為我們必須對我們農場主、對我們的鐵血組有百分之百的信任。你說王岐山我絕對信。因為說明你跟王岐山認識。他總能為我們,孟建柱也行,我相信你。

但是你不能說你編個人出來,說什麽,來了 ,高冰塵是我們戰友。那不中。這個王八蛋直接把它塞到驢肚子裏面去,是吧?熊憲民這個王八蛋,九指妖,九指妖直接扔地獄去。是吧?

21
兄弟姐妹們,我再說一遍,所有VOG匯款的和鳳凰城匯款的,趕快和農場聯系。你要簽署轉讓協議——債權轉讓協議。包括加拿大的戰友們,要把這些債權轉為協議,從加拿大農場轉給喜馬拉雅聯農場聯盟委員會。還有意大利被扣資金的,你們不要再和加拿大農場、不要再和意大利的農場、不要再和鳳凰和VOG有任何聯系。你直接聯系你們所在的農場,直接聯系聯盟委員會,就是王雪冰先生——老班長,長島哥,長島哥中文名我都不知道。我們鐵血組的草根還有大衛。直接那家BVI跟你簽署一個,這周跟你簽署一個債權轉讓協議,你能拿到股票。如果你不去簽署,在發股票之前還沒有簽署股權轉讓協議,你將永遠沒有機會拿到股票。你永遠沒有機會再有任何讓我替你承擔的責任,沒了。你只有去找你的鳳凰農場 、找VOG、去找所謂加拿大農場去簽。我們就不再管了,跟我們沒有關系了。

我再重申一遍:再最多兩周時間,所有加拿大的被凍結的資金和在VOG、鳳凰農場和在意大利,原來的地山謙謙和瑞士凍結的資金。所有這些戰友們請和聯盟委員會聯系。聯系方式咱有Discord,或你直接跟咱們美東長島哥還有老班長,都可以聯系。將你們所有在這幾個被凍結的資金的債務轉移給他們。你將會獲得新增發的GTV的按照椅子同比例的股票。然後你拿到股票的時間,就是這個案件終結的時候,就可以自由享有,在這之前由聯盟委員會代持。我再說一遍:如果在這之前你沒有簽署的,一切結束!跟我們半點關系沒有!你找你的VOG、你找你的鳳凰農場、你找你的老江去、你找意大利。跟這沒有關系。

22
G–Dollar,我再說那個G–Dollar的戰友們,所有G–Dollar的戰友們,這次你可以選擇要股票。說我是G–Dollar,我當時我拿了錢了,我買了1萬塊錢 G–Dollar。你這次你可以選擇1萬塊錢在GTV股票 ,並乘以那個被估值後的,你享受椅子待遇。我再重申一遍,所有G–dollar包括G-Coin,就是那個所謂的蘋果幣的。所有的人,你可以把你的錢變成G–Dollar和蘋果跟椅子一樣比例的GTV股。也就是說你每個人都等同於一把椅子。當然你可以選擇繼續,說我要G–Dollar,剩下的我還要比例的G–Coin。這些和G-Coin配套沒任何關系,還按原來的比例,G–coin退到一個不能多,就那麽多了 。

關於鳳凰城VOG還有加拿大農場得到的G-Coin的指標。我再重申一遍 :如果在就是3月底4月初上市前 ,它可能是4月底到5月份開始交易。在交易前,你不把你所有應該得到G-Coin的指標的錢匯到喜馬拉雅農場的代持的那個BVI去,你的指標自動取消。沒有人替你拿錢再給你買,沒有那個。你必須把你得到的配額的指標的錢,合法的匯給他們。他們幫你買了代持。要不然就等於自動作廢,好吧?今天就是G-Dollar、G-Coin戰友們要記住,你們都可以拿成GTV股票,而且同比例的。

“國內的怎麽辦”?國內的怎麽辦?戰友們,國內的一定記住跟農場聯系。任何國內的農場,沒有加入農場的,你們沒有加入農場的,你們可以跟我們鐵血組的老班長、長島哥還有英國喜農場戰團農場,還有草根農場,這個非常非常重要 。草根的叫什麽舟啊,叫日本什麽舟啊。我有戰友在那兒,我都不知道叫什麽舟農場都可以跟他們聯系,沒問題的。而且我強烈的建議,戰友們,你們一定要加入農場。如果這四個農場你們都不願意加入的,你也可以跟我聯系。跟我聯系,你必須有特殊的原因說我不能跟農場加入。七哥我只能特別安排,我可以給你安排。但你必須有絕對原因,我真沒時間,好吧?

冰冰和我來雙修:“配額的G-Coin可以用G幣轉的G–Dollar支付嗎?”這個問題我沒問過,應該是可以的,應該是可以的。你等進一步通知,要問一下啊。 “七哥送的10股購買權的……”只要是登記的,登記好的,絕對是算數 ,請和各農場登記。絕對算數啊,絕對算數。會把這部分股權放到喜馬拉雅聯盟委員會去。由喜馬拉雅聯盟委員會給大家發出去,10股絕對算數,必須的。方舟農場,草根方舟農場啊。 “七哥,VOG之前沒有那麽多錢的怎麽辦?1萬美金只有,能持有股票嗎?”可以的。1萬美金的你都可以拿到股票,等額的。但1萬美金以下的,只能是給你,把你放到1萬美金以下的,放到喜馬拉雅聯盟委員會去 。登記完以後,然後給你把股票發到那兒去了。好吧?1萬美金的你可以單獨拿到股票。就是1萬你可能拿到25萬,也可能拿到10萬股票。這跟那個評估值出來以後再定,好吧?在VOG的,在鳳凰的。還有什麽要問的嗎?兄弟姐妹們?“七哥,有G-Coin墻內付款解決方案嗎?”我再告訴戰友們啊,現在這個付款不會有任何問題。新的GTV的需要增加的,還有借款增加的,你們和各農場聯系。有安全的,絕對的付款渠道。剛才我告訴你了啊,某國政府,國門大開,專為我們接收付款。這是合法的啊,好吧?直接付款就行了 。其他沒辦法。你們不要再找什麽其他農場代付,直接你就可以付款。直接付款,所有的都可以直接付款。

墻內的往外付款,你可以找誰呀?日本的方舟農場,方舟農場草根小哥 。方舟農場草根小哥和英國的戰鷹團大衛兄弟,大衛兄弟也可以啊, 大衛兄弟也可以,蘋果幣沒購買憑證那沒辦法,這沒辦法,這沒辦法,七哥我沒打印股票證書怎麽辦?沒打印股票證書你有付款票據你有簽的合同沒有任何問題的,股票都可以追加的啊,特別是1300把椅子,上不封頂你想追加多少有原來借款的,包括鳳凰、包括VOG、包括加拿大、包含所有的戰友們原來已經投資的人,你們任何往上增加不受限制,這就是戰友要給你們的,任何增加不受限制啊,但時間是有限制的,這就是一兩周的時間了,被退款的啥也沒用,戰友們,你不要說被退款的,這被退款的不可能你款被退了,你為啥不回來呀,被退款的你什麽權利都沒有了,這沒有一點辦法,這個你不能再提這種要求,你提這種要求就太過分了,就像有人去找長島哥,說我借款一萬塊錢我能不能把錢拿回去,長島哥那趕快給你,我還捐了法治基金二十美金能不能給我,那天長島哥給我說的時候,我真的笑不出來,什麽樣的心胸能讓你捐法治基金二十塊錢,你在美國這個地方你捐了法治基金、公益基金,你怎麽把錢能拿回來,二十美金你要拿回來,還有在G-Coin那個蘋果幣竟然給我算賬,你還給我算賬?那是消耗幣!你就買了就不能再回來,它沒有任何回報的,現在七哥把本加利加十幾年的利給你,你還要來罵七哥,你說你把一萬美元拿走,你還要二十塊錢的法治基金捐款錢,你說這叫人心裏怎麽能受得了,你這樣的人你到世界去到哪你能受人家尊重,而且聽說還是絕對的基督教徒,哎喲我的親娘,哎呀,VOG一萬以下你可以在所有的,在喜馬拉雅聯盟農場裏給你它拿到的股票裏面它從股票裏給你,你沒有椅子,馬諾金GCLUB會員托農場購買,好幾個月至今沒通知匯款很著急,這是新西蘭的事兒你找新西蘭去啊,這是你們有農場的找農場去,七哥這不是所有的代辦機構,有農場咱們啊,不得不換號墻內還得熬啊,可以變現嗎七哥,什麽叫變現,我再說一遍如果你把這個投資當成了投機你去學學中國人倒黴怎麽倒黴的,投資就是投資你要有時間等待,這個股票上市三年到五年才能上市,在三年五年以前你可以私下裏找人做抵押或者找轉讓,在公司同意情況下,如果你讓G-TV來給你貼現,你是來搶劫來了你不是來投資來了,你今天拿了一塊錢給你變成二十五然後你把二十五拿走,你在賭場你拿槍搶劫你也不可能啊,我搶你一塊錢你現在給我二十五塊錢,你們不要這麽想問題戰友們,這麽想問題你早晚會死得很慘的!你即使我答應你我能給你貼現你也不能要這個錢吶,你怎麽可能你投資,我投了一塊錢你現在給我二十五我馬上就走,你這是什麽心理狀態這是?這種人你不是我戰友的,這就是各農場之間的價值你不要把一些神經病帶到這爆料革命裏來,對吧?我會讓VOG九指妖我讓她終生後悔,我會讓她看到一次又一次她打著上帝的名義、正義的名義、信仰的名義,龜頭洋陳其生還有PJ潘還有魏修竹還有魏繼紅九指妖,我會讓你和共產黨看到這個世界上你們的欺騙你們的這種混賬、這種流氓會讓世界在你呆在監獄裏邊讓你每天都在痛苦,絕對不會讓你有任何損失,我讓你一輩子伴隨著這種痛苦,LADY MAY,七哥增加購買是以一元股還是按同比例價格獲得股權,我再說一遍,在本定是周五以前或在我現在不能那樣說,我還得問一下投資機構,就是在發股之前戰友加進來的,記住原來你有椅子的,原來你有鳳凰農場的,你原來你有加拿大的農場的,你有所有**單,都按原始股,一塊錢一股,然後還配給你這個增發的股票,但是在這個之後,在這之後你再買都是一塊一股沒有任何配發,沒有任何,你沒有這個基礎的,你沒有各農場證明你以前參加這借項目了,那你未來就是一塊錢一股,沒有一比二十五或者一比十五,不可能的啊,增加購買的都沒有問題,你原來有椅子的有借款項目的,有這幾個被封掉資金的,都是按一塊錢一股還是按配額的一模一樣,一模一樣啊,你增加多少你比如說你增加了一塊錢還是按那個配額給你,這是必須的,因為你是最早投資者,就是共產黨還有沼澤地還有九指妖想傷害我們的,我們讓他看到你越傷害戰友得到的越多,是這個目的,你曾經沒被傷害過那你就不能得到這個更多,就這麽意思,G銀行很快會開業的,大家記住G銀行而且不是一個兩個,只要是鳳凰農場超過一萬的都有椅子,全部都有椅子,到一萬的都有椅子,比如說一萬美金差幾十美金,樂迪說的被扣手續費可以增加點嗎,你一定要補齊的,比如說你沒有補齊的你像VOG的喜馬拉雅農場,在它給你代持的它先給你墊上都可以,我現在決定我回頭要告訴聯盟委員會就低於一百美金的差額都會給你墊上未來你把錢補上就行了,要不然這個太難受了,好吧?最早下載APP的獎勵不會變的,大家請和各農場去報啊,該給你的十股一分都不會少,匯款成功寫了遺書的失蹤了怎麽辦,我的朋友失蹤了,所有失蹤的請和各農場聯系,所有屬於他的東西原來匯過錢的一分都不會少,一分都不會少,這也是讓共產黨這幫王八蛋失蹤的人的錢不會少,而且我們想盡一切辦法都得讓他得到,G-Dollar已經對賬請問能為G-Coin額度付款嗎?可以呀,可以呀,你可以用它付款,你拿但是能不能作為G-Dollar為G-Coin付款,這確實是我回頭得給你了解一下,這個不敢說啊,新追加的借款能夠有一萬有椅子嗎?當然啦,當然啦,但是你必須是農場的,你必須是戰友啊,你不是農場的戰友是不可能的,而且是各農場委員會的批準你說你這是我老戰友,你有貢獻、你有是義工長期以來作義工你是可以的,你是外來的不知道你是誰那不可能的,十萬都不一定接受你,增加股有虛擬貨幣嗎?當然有了,這回增加的都有虛擬的,都是一比一的,喜馬拉雅館長郭先生說找農場登記,但農場沒動靜,你這農場沒動靜你找他呀你呀,你館長啊你啊,你找它呀,你這掙錢你這當大爺,你在家等著誰給你服務啊,你這就是毛病知道嗎?請問G-News如何投資?我真不知道,G-News未來怎麽投真不知道,因為現在G-News越來越火嘛,現在真不知道。

喜馬拉雅說七哥農場拿走的一半,分配權全在農場嗎?當然,全在農場,100% 在農場,所以各農場必須成立管理委員會,因為這太大的錢了,全在農場。
楊守祥(文祥)這是老戰友了。為法制基金捐款人失聯,遭滅頂之災,有幫助嗎?有啊,我們這次G-Coin不知道有沒有兩千萬個G幣專門要拿出來,我們的GTV也有兩千萬股也會拿出來,專門是救濟這些捐款,還有這個支持爆料革命受害的人,當然有,必須的。但是最近我們接受,我接受了100多個啊,將近一半都是假的,一半都是假的,其中有一個人,他說因為爆料革命他被判了一年。我說你把判決書給我,判決書寫得可實在了,我叫國內一了解,判決書全是假的。還有人是因為流氓罪被抓起來判了十個月,結果他說因為爆料革命,那胡扯的事情。一半都是假的。所以說沒有經過核實、沒有經過鬧明白的,特別像那精神疾病的,你犯罪你不能賴到爆料革命來,這是不可以的。

再次買卡還有?當然有,當然有,當然有,哎呀,我不知道咋說,啊,買卡的戰友們你們會有大福利的。我這不能說啊。你們會大利益,大利益啊,不能說啊。就像當初我說GTV你們會有大的利益一樣。

有一個戰友給我發了一個信息,是福建的,他是因為耍流氓罪,我找了這個戰友,這個戰友他說我姐姐就是這個法官,馬上一問,他姐姐說我給你通電話,她說七哥我告訴你咋回事,跟你這爆料革命沒半毛關系,他多次被派出所抓,後來是耍流氓被抓了。你這不是胡來嘛是不是啊。然後捐了20美金給法制基金,捐款20美金事真的,說因爆料革命被抓是假的,是耍流氓。你這是不可能的。

(康州借款回到May Wind算椅子嗎?)當然得算了,你必須的算了,你康州犯錯誤,你不能讓戰友吃虧,必須的呀。

GTV股票能繼承嗎?100%能繼承。記住,你拿到的股票,拿到的形式一模一樣,法律效力一模一樣,這個公司BVI是在美國運作的,它只是換了個臉,連那幫人都一樣,啥都一樣,啥都一樣。記住啊,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要給你們說一個啊,原來美國的椅子,美國的椅子的人,是美國納稅居民,包括公民居民椅子的人,你不能直接,不允許直接就從那個給你發股票,你必須到GTV新的他們這個聯盟成立委員會,你到那兒去,你也是椅子,但你到聯盟委員會去,大概是這樣啊,我還等到今天下午我再確定啊。

行了我要走,馬上要開會了,1點20要開會。所以說兄弟姐妹們記住,所有過去每次的椅子的持有者和借款者和投資者,所有的人,在這次新的GTV發股的時候,你可能是拿到的還是椅子,但是不是直接從GTV拿的,是從喜馬拉雅聯盟委員會拿出來的啊,或者其它方式啊,等通知。
水星:七哥我是你老家的。太好了。

尼采的風:農場說這次要收取借項目5%?你讓我說你什麽好呢?怎麽回事呢,我都不願意回答你了,我說半天了我真不願意回答你了,說明你根本沒有聽,我不願回答你。

下載Guo Media的不算,沒有說過Guo Media的事情。

(夥食:我是被假黃牛騙錢的。)當然不可能了,你被騙了怎麽可能,你有什麽證明啊?

(Wolf: 七哥以前借未匯款成功的,這次若匯款成功了還有始發股嗎?)當然了當然了。

(看問題)國內當然能收到股票了,當然能收到股票,沒問題。

(VOG和鳳凰合起來夠1萬算嗎?)可以的,那是可以的。

以後投資GTV股票做抵押?我們現在已經在考慮中,我們申請了GDollar 的銀行牌照,你就可以做抵押。

(加地理:被喝四次茶的戰友,墻內戰友。)這是好戰友,謝謝。

(在借款被凍結,在聯盟代持的GTV股票,等借款被凍結後才能個人拿到股票嗎?)對了,必須把借款解凍以後,不是凍結,解凍以後才能拿股票。

喜馬拉雅櫻花集團的,HuoShi。。。這個HuoShi這個話啊,聽得七哥很不舒服啊,說那個被老黃牛欺騙過以後能不能,被假黃牛騙錢的能不能補點兒G幣,你這個要求太過分了,你被騙了,你拿點G幣,你憑啥呀?那其他戰友的利益就被你給剝奪了,你怎麽可以這樣,這是櫻花團的嗎?HuoShi Media。這非常不好。
自由中華:感覺你蒼老了不少。我最近蒼老了很多呀。下載Guo Media的不算,啊。

(冰山一角(文武):七哥念念我呀。)

(明月清風:七哥,凍結的VOG可以挪一部分買卡嗎?)你瘋了兄弟啊,明月清風,你那錢呢在凍結著呢,你怎麽可能買卡呢?不可能啊。

摟摟,摟摟你好。

(越南文雄:七哥念念我吧。)

(七哥考慮下銀行被退款、凍結賬戶的怎麽處理?)這個聯盟正在處理啊。

(Julia 陽光朱莉)

好,咱今天的直播就到此為止,兄弟姐妹們啊。一切都已經開始。現在為75億世界人民、14億新中國聯邦、臺灣同胞、香港同胞、西藏同胞祈福。

阿彌陀佛!

我看看這是沒啥了吧,中不中啊,戰友們。

(感恩七舅大愛……太陽墨鏡777,為爆料革命喝茶感到光榮。謝謝啊,無懼無畏戰友。山楂茶花綠綠……)

180萬在線,噢天哪。

(七哥我在韓農場預存款轉借貸了能直接轉到VOG的投資額度上嗎?)可以的,你反正加一起的錢肯定給你算,給你發股,沒有問題的啊。

(挺郭文路:讓中南坑睡不著。)咱今天講了半天,高中低等,咱今天戰友全升成高等,去他大爺的,咱都做VIP。

國內現在說太難了。哎呀,難啥呀,有啥難的呀,你再難有七哥當年那劉誌華在北京封殺厲害嗎?七哥不照樣嗎,能力的問題。

(郭班戰士:我寄到九指妖都是沖著投資GTV股票的,現在失望後的驚喜希望早日實現。)驚喜太簡單了,你會無限的驚訝。未來你會更加明白這個真正的意義。
挺郭滅總司令部:七哥請念一下我們鳳凰城打偽九指妖的戰友。你們應該回來了,別打了,有啥用啊,有啥用啊你們在那塊兒,成了旅遊了兄弟姐妹們,看著你們很心疼,沒用啊,回來吧。九指妖交給美國政府吧,她已經5,6個刑事案子,她肯定進監獄,100%,回來吧。挺郭滅總司令部,別辛苦了。

(爆料革命小螞蟻、馬列安娜互粉,G Dollar 超過一萬可以嗎?)可以。你超過多少都可以。

(血戰到底)

好了,唔蓋噻,啪啪啪!(擊掌三下)中了。

Gnews編輯部
(文琪、杯酒漸濃、Bruce(文遠)、清泉石上流、Ara、文兮(我❤戰友)、文官、蘭草(文泉)、某某(文成)、<文V>、萬物歸一、貝貝、黎明之前、笑笑、胖丁、shangshang、SCELF (文正))

發布:華盛頓DC農場 文顧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