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N特別報導:中共病毒戰—博士如是說

俄羅斯莫斯科喀秋莎農場 仰望七星

編輯上傳 水星

3月28日晚黃金時段CNN按時播放了它的特別報導,“中共病毒戰:疫情博士如是說”,兩個小時的內容,涉及中共國部分已經通過對前CDC主任雷德菲爾德博士的報導作了“劇透”。筆者還是更想知道其他人的態度,尤其是老賊福奇,在CNN的這篇報導中沒有發現其它媒體宣傳的那樣,老賊對雷德菲爾德博士的觀點相左,反而在不少觀點迎合了雷德菲爾德博士,且對中共有批評的言論。

現將CNN的報導涉及中共病毒的部分摘譯,供戰友參考。 【1】

[21:20:09]
古普塔:要了解任何疾病,尤其是一種新奇的疾病,一種科學家從未見過的疾病,關鍵是要回到它的起源,回答最基本的問題,它最初是在哪裡發現的,以及如何發現的?

雷德菲爾德:中共國疾控中心的一個官方說法是,人與人之間不會傳播,我和我在中共國的同事高福進行了多次討論,我想讓我們在北京的疾病預防控制中心辦公室的人,你知道,在那裡提供幫助,我想增加20到30人,進入武漢,試著解決幾個問題。這是人傳人嗎?是,還是不是?這是只在有症狀時傳播還是無症狀時傳播?

我告訴他,我關心的是人傳人的問題,我對高福說,你知道嗎,你真地不相信母親、父親和女兒都是同時從一隻動物身上得到這個病毒傳染的,是嗎?他說,鮑勃,沒有人傳人的證據。

古普塔:但那是人傳人的證據。

雷德菲爾德:是的。我會說,可能是在1月5日,4號或5號,你知道,我真地告訴他,他必須到社區去尋找那些沒有去C區的不明肺部疾病患者,他做到了。那天晚上,他告訴我,他們顯然發現了很多病例,那天晚上,他非常心煩意亂,因為他得出的結論是,你知道,這事兒嚴重了。

古普塔:當他打電話給你時,他在電話裡非常不安、哭泣、心煩意亂,那是一個警告,不是嗎?他當時真地擔心了。

雷德菲爾德:因為你還記得中共國的早期死亡率,大概在5%到10%之間,如果是我我也可能要哭。

男子畫外音:武漢是一座龐大的城市,人口1100萬,它基本上是封閉的,它被封城了,他們不會讓任何人通過機場、火車站出去。

古普塔:你能相信多少,最初從中共國傳來的信息?

福奇:對此我一直持懷疑態度,因為我們經歷了非典,你知道,人們忘記了,但是在非典中,中共說,哦,這是流感,這是流行性感冒。接下來你會發現SARS傳遍全球,加拿大和澳大利亞有,到處都有。所以,他們在過去不是很透明的,撒謊是糟糕的,他們沒有給你所有正確的信息。

古普塔:如果我們自己的調查人員在中共國實地調查,會有多大的不同?

福奇:我想這會有巨大的不同。

雷德菲爾德:我想我們很快就會知道,我們面對的是一種不同於所有人兜售給我們的怪獸,他們兜售給我們的就像非典,就像流感,當非典和流感爆發時,你可以去尋找有症狀的病例,因為它們會導致有症狀的病。不幸的是,這種病毒,可能其傳播的大部分發生在無症狀階段。

中共報告說,傳播和無症狀階段的證據均基於他們審查過的數據,但(我們的)CDC沒有機會審查這些數據。

古普塔:中共國科學家在1月24日發布了一份研究報告之後,證實最壞的情況已經到來,人們對來自中共國的數據的懷疑已經變得如此之深,他們第一次確認有無症狀感染患者,美國的雷德菲爾德、福奇等人仍然需要看到數據才能相信。

福奇:正如鮑勃所說,我同意我們非常希望看到數據。

古普塔:你當時相信這是真的嗎?我是說,你是從中共國聽到的,但是1月28日,你在呼吸系統疾病史上說–

福奇:在任何類型的呼吸道傳播病毒的歷史中,無症狀傳播從來都不是暴發的驅動因素。
為什麼呢,我說這是真的,我是說,我覺得這很有趣。人們在9、10個月前引用你的話,他們說,啊,你在呼吸系統疾病史上說的,這是絕對正確的說法,但這次是不同的,這就是重點,我們一直在爭辯,這有什麼不同?

古普塔:事實證明,這種新型病毒確實是不同的,至少與最近爆發的SARS和MERS相比,後者沒有明顯的無症狀傳播,有了中共病毒,超過一半的感染者從沒有任何症狀的人那裡感染了病毒,這使得診斷和控制變得更加困難。問題是,為什麼美國要等到3月下旬才能最終弄清楚這一點?

[21:25:12]

福奇:我想,如果我們派我們的人去武漢,能夠和中共國科學家進行一個可能的持續一個小時的對話,你可能會得到這麼多信息。從一開始,他們就會告訴我們不要相信你所讀到的,這是無症狀傳播,傳播效率很高,而且會殺人。

古普塔:你知道現在回想起來你為什麼沒有進去嗎?

雷德菲爾德:嗯,我想中共國疾控中心,我的朋友高福,他也不知道。

古普塔:你——你什麼意思?

雷德菲爾德:高福真地很想工作,利用所有力量與他的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合作來完成這項工作,但他沒能做到。這傢伙顯然在中共國國內出於某種原因,受到了更高的政治層面上的製約。我知道總統打電話給中共主席要求讓我們進去,你知道,我知道阿扎爾部長打電話給中共衛生部要求讓我們進去,但底線是我們不能進去。

古普塔:一年後,你知道原因是什麼嗎?

雷德菲爾德:我的意思是,桑傑,你相信誰,在這種病原體產生一年後,科學家們現在正在對它的來源進行批判性分析。只是有點,有點耽擱,好嗎?我的意思是,在我看來,有些信息是人們不透明的,你知道,我可以用“掩蓋”這個詞,但我不知道,所以,我不打算猜測。

男子畫外音:今天早上,世界衛生組織的調查人員發現,中共國武漢首次爆發的中共病毒比之前想像得要大。

女子畫外音:在獲取增加的數據(方面出現了)更多的問題,更少的答案(的情況),中共國對世界衛生組織(玩起了)遊戲。

古普塔:越來越明顯的是,這種病毒的傳播比我們得到警告的要早得多。

雷德菲爾德:高福一旦明白,我們就明白了,但我要告訴你的是,我想武漢早在秋天就明白了。

古普塔:中共國堅決否認任何隱瞞,堅持以透明和負責任的方式應對疫情,它的駐華盛頓大使館發表聲明說,美國現在正在指責其他國家。

現在,我們幾乎不可能確切地知道,如果我們的專家早些時候被允許進入武漢,會有什麼不同,或者我們能挽救多少生命,但我們知道的是,這耗費了我們寶貴的時間。

雷德菲爾德:我們說過,你知道,我想我們需要做的是關閉來自中共國的旅行航班,因為我們不知道誰感染了病毒,誰沒有。

古普塔:當我在2020年2月與雷德菲爾德博士交談時,美國剛剛開始承認病毒的社區傳播是不可避免的。據衛生部負責防備和應對的助理部長羅伯特·卡德拉克博士(Robert Kadlec)說,相比之下,中共國一直在為這場百年一遇的疫情做好準備,速度超乎尋常地建設了全新的醫院,並積累了應急物資。

卡德拉克:他們意識到在12月初發生了一些事情,所以他們在12月31日公開宣布他們患上了這種神秘的肺炎時,已經提前了大約30天。所以,他們早在我們到達之前就已經在市場上買物資了。他們製造了很多個人用品所需的材料,但即使是在美國製造的東西,我們發現由於外國的購買,國內的供應也正在枯竭。

古普塔:中共國是故意悄悄地購買物資,而不是提醒世界其他國家發生了什麼?你的印像如何?

卡德拉克:我不想為他們辯護,因為老實說,我認為他們在1月份不夠透明,但我想部分原因是,這是一場在武漢爆發的戰爭,原因我還不清楚,基本上充斥著的都是他們自己的話語。

武漢發生的事情在30天內傳播到中共國的每個省。

雷德菲爾德:如果我猜的話,這種病毒是前一年的9月,10月在武漢某地開始傳播的。

古普塔:9月,10月?

雷德菲爾德:這是我自己的觀點,這只是意見,我現在可以發表意見了。

你知道的,我的觀點是,我仍然認為這種病原體最有可能從武漢的一個實驗室,你知道,洩露。其他人不相信,沒關係,科學最終會找到答案的,在呼吸道病原體實驗室工作的工作人員被感染並不罕見。

[21:30:05]

古普塔:這種類型的研究在武漢也很常見,該市是中共國著名的病毒研究中心,包括武漢病毒研究所,該研究所對蝙蝠冠狀病毒進行了廣泛的實驗。

我覺得我們在這裡進行的是一次非同尋常的談話,因為你是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前主任,而你在這一切發生的時候是主任。

這位前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首次公開表示,他相信這場疫情比我們所知道的要早幾個月開始,而且它不是起源於一個海鮮市場,而是起源於中共國的一個實驗室。

這是雷德菲爾德博士要說的兩件重要的事情。

雷德菲爾德:這並不意味著任何意向性,你知道,這是我的意見,正確的?但我是一個病毒學家,我在病毒學上度過了我的一生,我不相信這是蝙蝠傳給人類的,在那一刻,感染人類的病毒變成了我們所知道的人類中最具傳染性的病毒之一,在人與人之間傳播。

通常情況下,當一種病原體從人畜共患的傳染病傳播到人類時,它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弄清楚如何在人傳人的傳播中變得越來越有效,我只是覺得這在生物學上沒有意義。

古普塔:那麼在實驗室裡,你認為提高效率的過程正在發生嗎?這就是你的建議嗎?

雷德菲爾德:是的,假設我正在研究冠狀病毒,我們大多數人在實驗室裡,我們試圖培育病毒,我們試圖幫助它生長得越來越好,越來越好,越來越好,這樣我們就可以做實驗,弄清楚它,我就是這麼想的。

古普塔:中共國官員和官方媒體越來越多地宣傳一種未經證實的所謂多起源理論,這表明這種流行病可能是從世界各地開始的,甚至是美國軍事實驗室和世界衛生組織。

它被稱為,任何實驗室事故理論極不可能存在。但他們的一個科學家小組在疫情爆發一年多後獲准進入武漢,至今無法確定病毒的確切來源,也許在這一點上,許多人想知道他們是否會質疑他們的結論。

福奇:因此,展望未來,我們需要世界衛生組織,世界需要一個協調全球衛生問題的組織。但他們需要進行改革,這樣他們就可以進去告訴會員國中共國,你絕對需要給我們這些信息,但他們沒有。
中國人說,不,我們不會給你的。就這樣,沒有任何後果。那是,那是不行的,這必須改變。
……
節目接近尾聲時,吉里爾說了這樣一句話:我可能會在最上面一行寫道,中共國早期缺乏透明度是導致死亡的原因。 (摘譯完)

的確沒有發現老賊福奇袒護中共的言論,或者被CNN給刪掉了?還是筆者沒有找到?

通讀全文後發現,這兩個小時的節目,大都是在指責川普總統,難怪今天川普總統的幕僚長對CNN的這篇報導給予了猛烈抨擊(另文轉發)。

無論怎樣,CNN在對待中共病毒問題上,至少有兩個主持人有了明確的態度,站在了明智和公正的一邊。 (參見筆者昨日文章【2】)。

相關鏈接:
【1】http://transcripts.cnn.com/TRANSCRIPTS/2103/28/csr.02.html

【2】https://gnews.org/zh-hans/1033531/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