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意志時訊2021.03.29:部分德國聯邦參議員被病毒應用程序警告,需要隔離

《德意志時訊》發表的譯文和報道不代表我們認同原文作者的觀點,僅供讀者了解德國媒體的走向及德國社會狀況

拉梅洛和特申策爾被應用程序警告,需要隔離

在周五召開的聯邦參議院會議三天後,病毒預警應用報告說,在場的一些人中接觸到了中共病毒病例。現在有六位以上的政治家在國內隔離–包括圖林根州長博多·拉梅洛。

在病毒預警應用的提示下,漢堡市長彼得·特申策爾和圖林根州長博多·拉梅洛被隔離。參議院發言人馬塞爾·施韋澤表示,這一提示顯然與上次聯邦參議院會議有關。會後,會議大廳內的眾多與會人員都收到了一條提示。根據拉梅洛的聲明,他在周五也參加了聯邦參議院的會議。

這位左翼政治家說,薩勒-奧拉區的醫務人員已經要求他停止所有接觸。拉梅洛在東東圖林根地區有一個度假別墅。他目前沒有離開自己的房子,因此不能參加州議會的會議。據報道,兩位部長本傑明·伊曼紐爾·霍夫和德克·亞當斯也因為病毒警告應用程序的報告而禁止接觸。拉梅洛想在周三做一次核酸檢測,來確定是否感染。

在漢堡,除了特申策爾之外,司法參議員安娜·加裏納、參議院駐聯邦政府和歐盟的外交事務代表阿爾穆特·默勒國務委員也將在國內自願隔離。參議院表示,他們目前正在居家辦公,並將在周三進行核酸測試。薩克森-安哈爾特州的經濟部長阿明·威林曼,今天也在應用程序發出警告後進行居家隔離。他的部下推測,這可能與之前的聯邦參議院會議有關。發言人說,威林曼將在本周內接受測試,而他將通過居家辦公的方式參加之後的所有活動。

評論:本人對於德國研發的病毒警告應用程序的具體推算規則並不了解,但通過我們的常識來分析,如果像報道中所說,在聯邦參議院會議後有7位與會者收到了隔離提示,那麽在會議大廳這個相對封閉的空間中,其他參會者沒有處於感染病毒的風險中嗎?為什麽其他人沒有收到隔離提示?是該程序運算不準確?還是他們感染的7個人又開了個小會?而且會議期間,參會人員如果遵守防疫規範大部分時間應該都是戴著口罩的,風險應該是被控制的比較低的。
其實參會者人數有限,根據應用程序的警告應該是可以找到最初引發這警告提示的人的,然後再順藤摸瓜,看看他之前接觸的人,這不應該是這個應用的正確使用方法嗎?那為什麽只停留在居家隔離這最初的一步呢?
而如果後面的核酸檢測證明幾位被程序提示者都是陰性,那麽這個病毒警告應用存在的意義是什麽呢?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