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意志時訊2021.03.30:武漢最終報告:親愛的世衛組織,實驗室理論怎麽解釋?

《德意志時訊》發表的譯文和報道不代表我們認同原文作者的觀點,僅供讀者了解德國媒體的走向及德國社會狀況

世衛組織關於中共病毒來源的報告對中國政府做出了明顯的讓步。鑒於中共方面不可思議的多次掩蓋事實,不對實驗室理論進行調查的現實則令人不安。

世界衛生組織周二發布的《武漢報告》並沒有帶來任何突破性的發現:這種病毒很可能來源於來自中共國南方或東南亞的蝙蝠,幾個月前就已經被很多科學家懷疑。而病原體不是直接傳染給人類的,是通過中間宿主–如穿山甲進行傳播,這個論點也不新鮮。

然而,報告中包含了一些有爭議的討論。特別是關於病毒可能從實驗室逃逸的理論,有一句話引起了相當大的震動:根據報告,實驗室理論發生的可能性非常小,不建議進一步調查。畢竟,實驗室事故極為罕見。此外,武漢的科研院所也沒有進行過任何類似於中共病毒的研究。

實驗室理論並不是說冠狀病毒是被人類操縱甚至制造出來的。這些假設早已被證偽。不過,該病毒有可能是從武漢某高危實驗室意外流出的。

世衛組織決定不調查這一理論,主要是基於對中國實驗室工作人員的采訪,他們是直接涉事人中壓力最大。這一切都讓這件事變得完全依賴信任。然而,鑒於中國政府的一系列掩蓋行為,調查就此停止,這很奇怪。

例如,在中共病毒大流行之初,當局完全禁止感染者與外國記者交談。後來,記者團隊想要前往雲南那個臭名昭著的蝙蝠洞,以便研究病毒來源,他們則通過封鎖道路和紮車胎的方式進行阻止。並且還審查了所有關於起源問題的研究。

世衛組織考察團面臨的政治壓力無疑是巨大的。疫情爆發一年多後,代表團才被允許進入武漢。相比之下,2015年韓國的MERS冠狀病毒傳播時,世界衛生組織僅在一個月後就出現了。

此外,世衛組織研究人員本身的經歷也與想象中的獨立調查完全不同。國際研究人員總是由中國代表團陪同,完成大部分的科研工作。世衛組織的代表看到的往往不是原始數據,而是之前的評估和解釋的結果。最後,他們在經過無休止的討論後,才爭取到召開新聞發布會的權利。

周一,中共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反駁了對世衛組織報告的質疑:“世衛組織專家何時才能應邀到美國調查病毒源頭?”

這一切表明中共對真正澄清這件事並不感興趣。世衛組織在工作中最好也不要將信任置於控制之上。畢竟,中共國領導層過去早已揮霍了這份信任。

評論:瑞士不虧是中立國,盧塞恩報的這篇文章不拐彎抹角,直指中共掩蓋疫情真相,嚴重幹預了疫情起因調查,並且故意忽略對病毒來源於實驗室這一理論的驗證。
報告中直接寫道:實驗室理論發生的可能性非常小,不建議進一步調查。畢竟,實驗室事故極為罕見。此外,武漢的科研院所也沒有進行過任何類似於中共病毒研究。
這是一篇研究性報告,你說概率小就不查了?那某國家領導人被戴綠帽子的概率小嗎?你要不要查啊。就從這簡單的一句話,我們能找到中共國內很多災難的答案。奶粉:蛋白質含量不夠怎麽辦?沒事,摻點化工原料,再一測含量優秀;白酒:成本太高怎麽辦?工業酒精隨便兌,反正最後都是不省人事;疫苗:來錢太慢怎麽辦?行個賄,造個假,大不了破產清算,咱換個行業接著撈……
而後兩句就更有意思了。“實驗室事故極為罕見”,對啊,不罕見的話全球不隔三岔五就來一次疫情。“武漢的科研院所也沒有進行過任何類似於中共病毒研究”,我們問的是病毒是不是從實驗室流出,並沒說你特意對它進行研究啊,你這此地無銀的,讓我們不得不多想想了。而且中共國你確定,這些年發表過的那些有關冠狀病毒的研究報告裏沒有一點數據是出自武漢某科研院所的?
文章最後提到趙汪汪的一聲怪叫。全世界都等著查你中共呢,你讓人家查美國?你要是覺得中共病毒是從美國研究所泄露的,你派人去查啊,誰攔著你了。不過,其實這也正常,平時經常看見街邊的狗不停狂吠,那氣勢以為自己是草原狼呢,主人要真撒開手,它也就是只尖叫雞。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