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解評】左派精英對亞裔的兩張面孔——襲亞暴力犯罪追蹤之四

香草山寫作組 文荷

“種族主義才是病毒,亞裔不是!”“停止仇亞暴力!”“譴責白人至上主義!”上周六,全美多個城市舉行了美國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一次亞裔反種族歧視游行。主流媒體一改往日對歧視亞裔問題輕描淡寫的態度,大篇幅全面深入地進行了報道,包括希拉里在內的多位民主黨領袖也在社交媒體發聲呼應,支持者中還出現了BLM、LGBT等左派組織。在鋪天蓋地的宣傳中,組織和發起此次活動的左派團體以“亞裔之友”的形象出現在人們的視野中,而支持川普的保守派被描繪為白人至上主義的大本營和攻擊亞裔的主要力量。

每一個來到美國的亞裔,都希望自己所扎根的土地,能夠帶給自己帶來安全、尊重和公平。面對任何種族歧視,亞裔不但需要輿論的支持,更需要拿起法律的武器,將罪犯繩之以法,無論是什麼膚色和地位,都應依法受到嚴懲。但這個淺顯的道理,卻不是“亞裔之友”們所努力傳遞的理念。他們想告訴亞裔,美國是一個種族仇恨無處不在的國家,要想安全就追隨民主黨的大政府理念,獲得權威的庇護,像Antifa、BLM那樣用暴力而不是依靠法律去反擊。如果以暴制暴真的能解決美國的種族矛盾,為什麼同樣以反種族仇恨為核心,在去年蔓延全美的BLM運動中,我們沒能看到種族暴力的減少和美麗新世界的誕生,反而是一個被暴力仇恨取消文化控制下分裂加劇的美國。

就在很多人對“亞裔之友”們感激涕零之際,筆者想提醒亞裔們保持冷靜清醒的頭腦,關註以下事實,發現隱藏在溫情外表之下的另一副面孔。

一、由民主黨推動的平權法案對亞裔的傷害。

平權法案(Affirmative Action, 簡稱AA), 源於民主黨兩位總統1961、1965年簽署的兩項行政令,最初旨在消除政府機關雇傭關系中的種族歧視,但此後被民主黨修改為不按成績和能力,而按種族和信仰平均分配社會資源。AA法案是亞裔而言,是典型的讓你自廢武功靠領導賞飯吃的法案,由於種族分類指標掌握在少數精英手中,而實施AA的範圍和行業也掌握在少數精英手中,原來靠merit base能夠脫引而出的華人反而因為指標配比的不合理,反而因此受到限制,看上去很美的公平法案成了看得見卻吃不到的大餅。以亞裔最擅長的科技領域為例,由於用人單位實行AA,在同樣的履歷資質下,亞裔錄用的機會遠低於非裔、拉丁裔。這種遠輸其他少數族裔,甚至連公平都無法保證的制度,被共和黨多次提議取消,卻在民主黨治下大行其道,令許多亞裔和白人族裔十分反感。

二、亞裔細分法案加劇了人們對華裔被“特殊化”的擔心。

這一法案又稱AB1726號法案,於2016年由加州民主黨提出。細分亞裔的目的自然是為了方便按更細分的種族去分配資源。根據以往在AA分配資源中受到排擠的先例,和其他受益於AA法案的少數族裔卻不推行細分的背景,很多華人非常警惕,這一細分也許對華人更為不利,一來是華人比其他亞裔人數更多,如果平均分配可分到資源的幾率就會更低。盡管支持該法案的左派,以有利於分類管理來做藉口,但其目的顯然仍舊是用種族區分為不公平打開方便之門。值得註意的是,面對這樣一個毫無公平意義的提案,所有民主黨都投了YES,所有共和黨都投了NO,而發起反病毒仇亞運動的親共花人團體華人促進會,則公開支持亞裔細分法案,並因其姐妹組織華人進步會捐助支持BLM組織,而備受質疑。

三、學生公平錄取組織訴哈佛大學招生歧視案件被高院判決敗訴的背後。

不久前,美國最高法院做出了一個對亞裔族群有全面性傷害的判決。該判決無視學生公平錄取組織(SFFA)三年來通過大量調查提交的事實證據,認為哈佛大學根據種族限制亞裔的入學比例的做法,不是有意的種族歧視。該判決的偏頗在亞裔中引起強烈不滿,在華人走上街頭游行抗議時,主流媒體卻對這個事關亞裔未來命運的重要案件不聞不問,一些左派領袖還為此大唱贊歌。很難讓人相信為華裔被暴力發聲的人,與支持AA法案損害華裔公平教育和工作權的精英是同一批人。

在哈佛招生規定中,亞裔明明是有色少數族裔,但錄取機會卻最低。在同等條件下,亞裔的錄取機會只有25%,而黑人達到95%,拉丁裔為75%,白人為35%。全美41所名牌大學都在參照這一標準。也就是說種族平權法案(AA法案)不但沒有幫助華人獲得和其他少數族裔一樣的優先權,反而破壞了本來可以靠勤奮努力獲勝的華人失去了自身的優勢,這也是為什麼大多數亞裔會在心理情感上更支持law and order,支持color blind的機會公平政策。我們都知道,美國的高校是左派勢力的大本營,而最高法院在2020年大選中的表現也讓很多人看清了左派勢力對司法系統公平性的染指。在亞裔的教育、工作等權利受到侵犯時,左派精英不但沒有挺身而出,反而是始作俑者。顯然如果亞裔得到了公正的對待,另一些少數族裔能分的蛋糕就少了。在掌握話語權的左派精英眼裡,亞裔和其他少數族裔的待遇顯然是不同的。

有人可能要反駁說,面對華裔生命權受到侵害,教育權可以忽略不計,我們應該放下前嫌,與掌握話語權的民主黨合作,借勢提高華人的影響力。這個建議聽上去有一定道理,但這種想法的實現需要一個前提,那就是左派真心想找出仇華暴力的根源並切實有效的對策。但事實上,和臺面上義正辭嚴不同,只要一觸碰到核心問題,左派的聲音就消失了。比如在發生執法和審判上,有許多人質疑地方政策對暴徒過於縱容,執法不嚴、抓了又放的現象屢見不鮮,司法量刑上也存在為暴力罪犯開綠燈的問題。

以全國仇亞犯罪發生比例最高的加州為例,洛杉磯總檢察長居然把在自己上任的100天內為罪犯減刑8000多天作為政績宣揚。一些華人為此游行要求這位總檢察長下臺,卻連一個官方的答復都沒有。另外,針對亞裔的襲擊,並不像主流媒體說的是白人至上主義的病毒仇恨,因為這些案件的施暴者不限種族和膚色,且許多還是多次犯罪的慣犯,沒有川普主持者的直接證據,如果不尊重這個事實,而把所有焦點只放在病毒和種族仇恨上,也許真相反而被掩蓋掉了。

其實針對亞裔的暴力犯罪並不是突然出現的,過去也一定程度的存在。一組數據來自司法部2018年對針對亞裔的暴力犯罪統計。針對亞裔的所有暴力犯罪中有 27.5% 是黑人所為。白人罪犯和亞裔罪犯各占所有襲擊的 24.1%。白人對亞裔的犯罪比例遠低於其人口所占比例,黑人對亞裔的犯罪反而遠高於其所占的人口比例,可見並不存在白人天生仇恨亞裔的種族基因。即便在2019年,白人對亞裔的犯罪有所增加,但也並沒有高於其人口所占比例。另外在白人男性中也有40%的比例在2020年投票給了拜登,加上極左翼Antifa組織中也有許多白人,僅憑施暴者的膚色就去判斷他是否是白人至上主義者其實是沒有根據的。

根據網上流露出的一些案件的罪犯照片,有許多還是黑人和少數族裔。每當暴徒是黑人時,左派媒體就似乎有意把焦點對準受害者而不是施暴者。有一首黑人歌手創作的鼓勵黑人搶劫華裔的流行歌曲,常年掛在youtube網站上,盡管華裔採取了很多途徑投訴舉報該歌曲涉及仇視華裔和煽動暴力,卻始終沒有被YouTube撤下來,直到現在還能正常瀏覽。這與左傾的社媒對川普和其支持者一點不符合政治正確的言論就被封殺的網路生態形成鮮明對比。

綜上所述,華人歧視問題的根源不是來自底層民眾,而是左派精英的種族政策。這些政策,對守法勤勞的華裔有百害而無一利。但為何在亞裔遭受暴力時,左派又似乎變成了亞裔最親密的戰友了呢?原因是多方面的。以去年的BLM運動為例,民主黨在這場運動中因為打種族牌收獲了大量的捐款,並獲得了大量同情少數族裔的選民的支持票,可以說是嘴皮一打,黃金萬兩。而此次反對仇亞暴力運動,對左派而言沒有任何利益損失,只有好處:一來是用病毒打擊川普和他支持的保守主義,為中共病毒來源洗地,二來是利用這個噱頭獲得社會捐款,三來是在紐約、加州等民主黨官員換屆之際拿到亞裔選票。更高明之處就在於又一次利用自己掌握的輿論工具,把政治正確推上了輿論前臺,讓社會對拜登政府處理邊境問題、疫情問題上頻頻爆出負面新聞的焦點被成功轉移。

在許多暴力事件的真相還未水落石出之時,在左派前後矛盾的兩張面具之下,我們要睜大雙眼,梳理出這背後可能的陷阱。謊言還是真相,需要時間和事實去驗證,我們絕不能因為從左派媒體那裡獲得了一些口頭安慰,就放棄了對暴力事件背後動機的調查,就忽略了民主黨正在推行的許多阻礙公正執法,有利於罪犯多次犯罪的政策,是否正在毀掉美國人得以安全生存的法制基礎,而那些猖狂叫囂”Go back China”的暴徒,有多少是拿人錢財替人消災的職業慣犯,又有多少是民主黨政策下被被抓了又放的罪犯。

作為亞裔,我們強調法治與秩序,也相信靠自己的雙手和社會公義的伸張,才能獲得安全、自由和發展。如果我們像左派說的放棄天賦的人權,把法律當成一張廢紙,民眾只能向當權者祈求施捨的時候,我們離做奴隸的日子也就不遠了。

資料來源:

阻止细分网:驳斥AA和亚裔细分法案的四大谎言

英国广播公司:哈佛大学招生案:法院裁定“歧视亚裔”不成立

司法部公布的2018年针对亚裔的暴力犯罪的种族比例报告

审核/发稿:正义的小新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中文推特账号

英文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英文推特账号

更多视频,欢迎关注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YouTube账号

更多文稿,欢迎浏览美东香草山GNEWS官方链接

更多香草山节目资讯,欢迎登陆G|TV — MOS Talk香草山访谈 & 香草山之声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