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友心聲】爲匪作伥的白虎——共産黨的洗腦術

作者:紐約香草山寫作2組 平地升凌霄

通常印象中的印度電影,除了遙遠追憶的《大篷車》之外,就是近些年的寶萊塢出品,阿米爾汗的一些商業片,如《三傻大鬧寶萊塢》,《摔跤吧!爸爸》,講述一段平易近人且積極向上的故事道理,片中穿插印度獨有的歌舞。

在文貴先生推薦《白虎》之後,一直在想一部印度片會怎麽呈現目前這個亂字當道的世界。看完電影,再聽文貴先生的分析講解,才反應過來,片頭挑釁般地、“臭味相投”地寫信給時任總理溫家寶的情節貫穿始終,大有中共國紅歌時代的站隊既視感。

看似輕描淡寫,卻將其膨脹無比的野心展露無遺——滅白,將現如今全人類所有的問題歸咎于白人。

倒敘是電影的經典拍攝手法。與《美國往事》《教父》等以倒敘的方式回味過往,品味其中蘊含的行爲道理的手法不同的是,《白虎》的倒敘手法更像是爲醞釀一個大事件做鋪墊,這位剛剛從最底層爬上來白虎,找到了一個和自己成長道路相似的、可共事的、強大的“夥伴”。

片中主人公巴拉姆出生在一個低種姓家族,卻因爲自己的天資聰慧被老師標注上百年難得一見的白虎標簽。不甘心屈服于社會和來自家族的壓迫,巴拉姆找尋著他力所能及的逃脫方式——當高種姓人的仆人。

仆人?是不是有很多人冒出了一些問號,現代社會還有主仆關系?是現代奴隸制嗎?

由于被奶奶中斷了讀書,巴拉姆能汲取到的知識和信息,只能來自周遭的環境。而在偏遠而落後的村落裏,最不缺的就是陳舊的信息和被人诟病的糟粕,比如——種姓制度。

種姓制度來源于彼時的“身毒”(古代對今印度國名的音譯)被雅利安人入侵之後。爲了以少量人口掌控龐大的印度,雅利安人發明了婆羅門教,婆羅門教用一套嚴密的等級體系來控制印度人。

前面說了那麽多就爲了解釋一個巴拉姆所處的環境,但這是由一個白人、一個時期的白人導致的嗎?我們可以實事求是地說,雅利安人入侵後導致了非常多社會的變動史料可查,但是古婆羅門時期之前身毒土著時期呢?還有廢除種姓制度、擺脫殖民地之後呢?原因是綜合性的。如果將其簡單地歸罪于某一方,這無異于共匪1949年之後一直給孩子們洗腦的抗日戰爭和國共內戰的二元對立,讓小孩子認定日本人和國民黨就是敵人,卻對戰爭的實情避諱不談,因爲中共知道,一說實情就會露餡。正是這樣的奸邪之言,歪理邪說,洗出來一批又一批的共匪所謂“暴民”。

殺掉阿肖克之前,巴拉姆對著神像上香。殺阿肖克的時候,他也帶著神像。想想這是何其諷刺。但是,這樣的事情卻每時每刻都在被共匪治下的中國進行著。拜佛是爲了求個心安理得,事成之後就來還願。試問如果真是如此,神佛豈不是跟這些腌臜之流一樣是作奸犯科之輩?

誰都希望自己正直、上進、有責任感,美好、純淨、有好品德。但俗世渾濁,社會浮躁,有多少人被逼無奈,就此沈淪,卻反過頭來怪罪被它們搞壞的民風秩序。

共匪盤踞中國日久,四處破壞各種正道和信仰不說,還侵蝕了讓國人挺起脊梁的知識學問,只顧瞞騙、洗腦、政治傾軋,教育分數論,學校少有育人,多是生意,沒有教會獨立、自立和正直的觀念,卻歌頌著不存在的功績。只把華夏大地當做一個徒有其表的世界工廠,出賣資源換取短期的所謂利益。

在被攪動的亂世之下成爲一個值得別人和自己信賴的人,變真、變正、變強而不變正道的信仰,縱使金錢色欲亂撥是非,邪惡肮髒僞裝得再好總是會露出插入後頸的鋒口,只要行得端正,取財有正道,面對任何謊言欺騙,也只當風拂面,何足挂齒。

如果戰友們想要討論其他本片寓意,隱藏的其他點,都可以留言交流,筆者水平有限,如有錯漏還請批評指正,謝謝。

編輯/校對:雪梨 發稿:飛虹

更多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推特賬號

更多文稿,歡迎浏覽美東香草山GNEWS官方鏈接

更多香草山節目資訊,歡迎登陸G|TV — MOS Talk香草山訪談 & 香草山之聲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