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利用其病毒向世界發動攻擊

西班牙巴塞羅那喜悅農場 wenwu

莫捨爾轉推閆博士推特並表示:
這是一種生物武器。那些繼續否認真相的人是該流行病造成的死亡和痛苦的同謀

4月1日,閆博士在推特上發佈推文,其內容大意為
《班農戰斗室》,2021年3月31日我對皮特·納瓦羅博士對我和我的報告發表了評論而感動非常自豪:「如果你直接去找閆博士和她的出色工作,你很快就得出結論:這是在福奇的功能增強研究的幫助下的一種基因工程病毒」,也就是中共病毒。附視頻

自武漢病毒爆發傳染到各國後,中共病毒對世界仍造成無可輓回的傷害

「1」.據2021年4月1日伊斯坦布爾站(路透社)報道,土耳其衛生部週四數據顯示,過去24小時內記錄了40,806例中共病毒病例,這是疫情爆發以來的最高水平。自3月初政府放鬆措施遏制疫情以來,病例激增。週一,塔伊普·埃爾多安總統宣佈收緊措施,包括從4月13日開始的伊斯蘭齋月恢復「全國範圍的週末全面封鎖」。 數據顯示,病例總數為335.8萬例。最新每日死亡人數為176人,使累計死亡人數達到31,713人。

「2」.據2021年4月1日多倫多站(路透社)報道,總理道格·福特週四表示,隨著中共病毒病例和醫院重症監護病房入住率的上升,加拿大安大略省將於週六進入至少四周的封鎖狀態。福特說,在加拿大人口最多的省份,第三次此類封鎖將關閉所有室內和室外用餐,但允許零售商在容量限制的情況下保持開放。該省教育部長在推特上表示,學校將繼續開放。

「3」.據2021年4月1日巴黎站(路透社)報道,法國衛生部的數據顯示,週四報告了50,659例中共病毒病例,而週三為59,038例,週四報告了45,641例。法國共有5109人因中共病毒在重症監護病房感染,比前一天增加56人。 衛生部長奧利維爾·韋蘭週三宣佈,法國總統伊曼紐爾·馬克龍對法國國際電台表示,法國可能在七到10天內達到第三波中共病毒疫情的高峰。 馬克龍命令法國第三次全國封鎖,並表示學校將關閉三周,因為他試圖反擊第三波可能淹沒醫院的中共病毒感染。 法國還報告了308例中共病毒的醫院新增死亡病例,使醫院死亡人數達到69904例。

中共是地球的毒瘤,不將其去除,人類無法戰勝中共病毒,將無處可躲。今日塞林博士在其推特上發推文表示,新冠病毒大爆發是中國共產黨採取的官方政策和官方行動的產物,這是一種「機會主義生物恐怖主義」。並附新聞鏈接

原文翻譯

是的,新冠病毒是中國共產黨的生物攻擊——勞倫斯·塞林博士

新聞來源:《門扉網》|作者:喬·霍夫特|發佈時間:2021年4月1日|客貼:勞倫斯·塞林博士

在2020年12月一期的《印度國防評論》上發表的一篇必讀文章中,沙拉德·S·喬漢博士將「機會主義生物恐怖主義」定義為:
「通過作為或不作為來保護生物制劑、病原體或疾病,並明知這種行為將傷害或殺死人類的動物或植物,意圖恐嚇或脅迫政府或平民推進其政治或社會目標,或利用某種情況讓其獲得權力或優勢。」

首先,重要的是每個人都要明白,在中華人民共和國,軍事和民用研究中心沒有區別。

中國共產黨的「十三五」計劃(2016-2020)第78章描述了軍事和民用研究的融合,包括「合成生物學」領域。

甚至在該計劃發佈之前,中國共產黨也經常將軍事研究中心的名稱更改為更平民化的名稱,中共國科學家經常偽裝他們與軍方的聯繫。

中共軍民融合努力的第二個組成部分是整合在國外工作的中共國科學家,作為網絡的一部分,即使中共國科學家已成為美國公民,但仍然是中共項目的積極成員。

这样,外国机构和外国资金来源成为中共研究计划的实际合作伙伴,并为中共国的军事和经济实力做出了贡献。

中国共产党军民研究项目中这种美国“有用的白痴”参与者中最引人注目的,但绝非唯一的,是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的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通过长期的中共研究合作者、生态健康联盟负责人彼得·达扎克(Peter Daszak)资助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冠状病毒研究。

中国共产党将军民病毒研究的整合由军事医学科学院领导,博士中共国人民解放军少将、病毒学家陈薇是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长,暂定是中共国生物战项目的负责人。

2020年1月,中共派陈薇少将赴武汉负责应对日益严重的疫情。她还负责中国新冠病毒疫苗的开发。

也正是陈薇少将自身的经验和研究联系,为中共病毒的起源提供了背景。

2004年和2005年,陈薇少将曾在军事医学科学院微生物与流行病学研究所工作,在那里她使用一种名为RNA干扰的基因技术研究了第一种SARS冠状病毒的突刺蛋白,以抑制病毒的基因表达,并分析SARS患者的免疫疗法。

据她的出版记录显示,2008年至2013年间,陈薇少将在重庆第三军医大学微生物系进行了登革热病毒实验。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爆料革命战友闫丽梦声称,中共病毒的骨干,蝙蝠冠状病毒ZC45和/或ZXC21,是在重庆第三军医大学的监督下进行特征和基因工程的。

2014年左右,陈薇少将回到军事医学科学院,担任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长,在那里她监督了人类在非洲对转基因病毒载体埃博拉疫苗的测试

博士周宇森是中共国军事科学家之一,他陈薇少将合作应对中共病毒爆发。

2004年,他接受了军医培训,还研究了第一种SARS冠状病毒的突刺蛋白,同时与军事医学科学院微生物和流行病学研究所陈薇少将在同一研究中心工作。

周宇森在2004年科学文章《识别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冠状病毒穗状蛋白质上的免疫多明位点:对开发SARS诊断和疫苗的影响》中的合著者是姜世勃博士。

姜世勃也是一所军事医科大学的毕业生,在林斯利足球俱乐部工作。纽约血液中心的金博尔研究所近二十年来,收到了超过1700万美元的美国研究赠款,其中绝大多数来自福奇的NIAID。

在此期间,姜世勃与美国其他病毒研究实验室建立了广泛的合作研究网络,并成为连接中共国军民研究计划与美国研究计划之间的联系纽带

与此同时,姜世勃与周宇森和几个解放军实验室保持研究活动,这里详细描述,同时邀请其他中国科学家进入他的美国实验室。

一个是杜兰英博士,据称是周玉森的妻子,她仍然是林斯利F的员工。纽约的金博尔研究所最近从福奇的NIAID获得了为期五年赠款,总额为410万美元。

姜世勃的美国网络由进行尖端冠状病毒研究的实验室组成,包括有争议的“功能增强”实验:

拉尔夫·巴里克博士,北卡罗来纳州教堂山北卡罗来纳大学

博士方丽,明尼苏达大学医学院,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

王林发,新加坡杜克大学-国立大学医学院新发传染病项目主任

建德K。曾,德克萨斯大学医学院加尔维斯顿分校,国防部资助的生物防御和新发传染病中心以及高病毒BL-4遏制设施的所在地。

所有这些都通过周宇森或“蝙蝠女”博士与中共的军民研究计划有关。武汉病毒研究所郑李石.

另一位与中国军方和美国最高水平研究项目有联系的中共科学家是博士。高福,又名乔治·F。高,病毒学家和免疫学家,曾担任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

2019年,他当选为美国外籍合伙人。美国国家科学院和美国国家医学院。

根据患者数据,疫情早期爆发的中心是解放军中央战区总医院(地图坐标30.53148,114.4356),这也许绝非巧合。

该地点距离湖北省病毒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武汉病毒研究所P-3级实验室不到一英里(地图坐标30.53941,114.35085)。

这些信息还与武汉市武昌区卫生局公布的数据一致,这些数据表明,疫情爆发初期感染率最高的发生在离医院约一英里的居民区。

这些观察在时间和地点上都符合从新浪微博平台获得的社交媒体数据,该平台旨在成为疑似新冠病毒患者寻求帮助的渠道。

有趣的是,在2020年5月,美国美国国家科学院发起了一系列中美科学家之间的电话会议,以交流有关当前新冠病毒疫情的信息。

这些电话的三名中国参与者是高福、谭文杰和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蝙蝠女”郑李石。

这些电话也可以被描述为对中国军队的事实简报

关于新冠病毒的起源,我们仍然不知道很多事情,主要是由于中国共产党领导,在西方科学界成员、一些美国政府官员和顺从的媒体的推动下进行的掩盖行动

人们可能会争辩说,他们都是“机会主义生物恐怖主义”的同谋。

劳伦斯·塞林博士从国际商业和医学研究生涯中退休,在美国陆军预备役服役29年,是阿富汗和伊拉克的老兵。他是国家安全公民委员会的成员。他的电子邮件地址是[email protected]

+2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wenwu

4月 0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