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萬萬的李柱銘譜寫了榮光香港之曲

撰稿:童媚

(圖片來自網絡)

李柱銘,1938年6月8日出生,廣東惠州人,成長於英屬香港,為目前香港資歷最深的大律師,香港民主黨創黨成員,也曾任香港立法會議員及港同盟及民主黨主席。

李先生一直積極關註並領導香港民主運動,備受香港民主派的尊敬,有“民主之父”的美譽。他推崇民主、自由、人權等普世價值,在激進民主派冒起前,他是被針對的目標之一。

李先生自1985年開始就擔任立法局議員職務,直至2008年李柱銘宣布不再參選立法會,結束其23年議會生涯。

他是天主教徒,曾在八九六四事件,因反對中共血腥鎮壓民運而以“不為一個盡失民心的政府”為由,退出了當時的基本法起草委員會。之後,李先生一直致力於推動香港的民主發展,甚至嘗試推動大陸的民主化,像他這樣與中共對立的人,早已成為中共的眼中釘肉中刺。

很早以前,李先生就擔心《中英聯合聲明》有被撕毀的可能性,所以他不遺余力地在香港回歸之前,呼籲西方文明法治國家,促成香港成為獨立政治實體,但最終沒能如願。1996年4月,他在聯合國總部的一次記者招待會上,公開向世界呼籲:“中英雙方都是違反了聯合聲明,導致香港最後未能真正高度自治。其實熟悉香港問題的人都會同意,香港問題邁向國際化,是不能逆轉的趨勢。而且,美國今後對香港政局的關註,尤其是針對臨時立法會及誰人是候任行政首長,將是國際社會極關註的課題。”

當時的李先生似乎就已認定,如果香港不能達到各方面的高度自治,那麽未來總有一天香港不再屬於自己。誰知,這樣的預感竟然在李先生的晚年,讓其親眼驗證,並眼看香港被推向萬丈深淵。

2019年,香港反送中運動的開始,標致著香港民主開始瓦解。曾經如此閃耀的一顆東方之珠,一點一點被中共的集權統治剝落極具光澤感的外衣,之後是立法會選舉的取消標致選舉制度的隕落,之後是港版國安法強行被中共人大快速通過並執行,自由、民主、法治、人權,離香港越來越遠,而在這片曾經生機勃勃的土地上,時時刻刻彌漫著非正常死亡的氣息,充斥著始終奮力追求民主自由的香港人民的聲聲吶喊和哭泣。

而在今日,2021年的4月1日,愚人節的當天,李柱銘先生非法集結罪被判成立,一個已沒有法治的政府用荒唐的理由將一位畢生奉獻給法律事業的老人釘在“有罪”的恥辱柱上,他的明天會被怎樣對待?他的晚年會在哪裏度過?

回顧他的一生,憑借他的資歷,他有無數的機會可以離開香港這片土地,只要他不再偏執地將香港問題作為己任,只要他自私一點現實一點,他的今天一定是安穩的。但有些人似乎生來就帶著使命,他無法做到自私和現實,無法放棄對他故土的熱愛,無法讓自己一生生活在悔恨和自責中。於是,他選擇了抗爭,為他鐘愛的法律事業,為他無法割舍的故鄉情結,為他的後代那些本該擁有美好未來的年輕人。

其實在香港這段動蕩的歲月中,像李先生一樣的人有很多很多,他們中有的人已經被消失和死亡了,有的人已深陷囹圄失去自由,有的人還沒放棄不惜一切代價,他們的每個個體都如水滴一般,看似綿弱卻堅毅,看似渺小卻廣闊,他們用行動為自己守護,不到粉身碎骨,永遠不會停下。

仿佛昨日還是和平年代,但轉眼就已戰火紛飛,屍橫遍野。中共對香港的所作所為,都會讓中共萬劫不復,墜入深淵。只是,末日狂奔的景象大大超出我們的認知和想象。今天在法庭門口,另一位民主人士文聯會主席李卓人先生說:“如果因為與香港人民並肩而行而入獄,對我們來說是最高的榮譽。”

一直跪著的人學不會站起,但從未跪下的人絕不會輕易跪下。香港因為有這些不為強權低頭,並堅持抗爭的人,而依然讓人尊敬。我相信,香港一定會重回榮光,祈求民主與自由,萬世不朽。

(本文僅代表個人觀點)

新聞來源:

涉未經批准集結案 黎智英、李柱銘等9人今日應訊-和訊網 (hexun.com)

“民主之父”李柱銘被定罪 多年戰友形容“弄死香港第一槍” — 普通話主頁 (rfa.org)

審稿:光耀華夏

編輯:MG1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