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著》—— 中國人的掙紮

  • 作者:葛大饼

更多真相,請關註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3月23日電/西喜社——看一部歷史悲劇電影的悲劇在於發現我們原來還在繼續著這場歷史悲劇。

家珍
“福貴,我什麽都不圖,就圖跟你過個安生日子。”家珍對又賭了一夜剛回家的丈夫說。

家珍身上透露著中國女性的那種善良溫柔、包容、堅毅還有不離不棄。

大家閨秀,大戶人家的少奶奶家珍,面對一個嗜賭成性,完全不顧家的男人,隱忍到傷心離去。福貴輸光了家產,戒賭並且開始了自力更生的生活,家珍不惜和娘家鬧翻又帶著兩個孩子回來,住在破爛的泥房裏,照顧著臥病在床的婆婆,依舊對福貴說:“我就想著能跟你過個安生日子。”

福貴被軍隊抓取當壯丁的日子,家裏全靠家珍一人起早貪黑苦撐著,當看到福貴回來,她再也壓抑不住心裏的苦,痛哭了出來。回來就好,能安生過日子就好。

然而安生的日子因為共產黨來了,就再也沒安生過。

家珍,我們都一樣。因為共產黨你們失去了有慶和鳳霞,因為共產黨楊改蘭女士被逼到親手砍死自己的四個孩子,而現在的我們因為共產黨制造的中共病毒,很多人失去了父母,孩子和兄弟姐妹。

福貴
讓一個嗜賭成性的紈絝子弟成長的代價實在是太大。但至少,福貴沒有放棄活著的希望,他努力好好活著。共產黨的打土豪分田地運動,讓龍二成了槍下鬼,在聽說龍二放火燒了他家祖房,因為木質好,大火足足燒了好幾天好幾夜,他連忙撇清關系,那不是我們家木頭,那是反革命的木頭,被龍兒的槍決聲給嚇尿褲子的他,慶幸自己當年把祖產都輸給了龍兒,慶幸自己的貧民身份,趕緊和家珍一起把共產黨給開的身份證明裱起來掛在墻上,他們心甘情願一直過著送水的生活,期間春生幾次希望能幫他們安排一個更好的工作都被拒絕了。

影片最後,福貴還帶著鳳霞的兒子饅頭一起送水。他和家珍都小心翼翼的活著,只求安生的過日子。而也正是這份小心翼翼讓父子永別。

這讓我想起郭先生直播,有戰友問:“郭媽媽是怎麽看待自己的兒子獲得的成就和財富的。”郭先生告訴大家,其實郭媽媽對財富是一種恐懼和害怕。我們從福貴和家珍的經歷來看,再對比老人家的親身經歷,(郭媽媽娘家也是大地主,日本人來了都沒把他們家怎麽樣,但是共產黨來了把他們家給抄了。)就不難理解郭媽媽為什麽是這樣的想法,因為有共產黨在,你的錢不是你的,共產黨都給你記著,只是早晚收了你的錢,然後要了你的命。

而這樣的事情一直到今天都在上演著,比如王健,葉簡明,肖建華,還有正在路上的馬雲,還有郭先生蓋特上提到的浙江被抓的幾十個私營企業家們。

鳳霞
一直記得鳳霞睜著清澈的大眼睛,羞澀的笑著。 從小經歷那麽多苦難,不能發聲的她,始終笑得那麽甜美,是苦難生活中燦爛的花朵。這個安靜的姑娘和媽媽家珍一樣,勤勞持家還很孝順。

二喜和鳳霞相親見面,二喜送的見面禮是毛賊東語錄,兩家相見首先是掏出各自家庭成份的背景證明,必須是共產黨驗證過身份的人才有資格和機會結婚。

二喜,你要是生活在現在一定覺得還是送毛賊東語錄沒壓力,現在你沒套房子都不好意思去見鳳霞父母,不過家庭成份那條倒是沒變,現在父母有案底,孩子工作生活都會受到牽連。

好開心鳳霞和二喜兩情相悅,結婚當天雖然主角是他倆人,但是婚禮現場活生生變成了毛賊東的共產黨紅色派對,結婚拍照還得手持毛賊東語錄,婚禮上不是說著廝守一輩子的情話,而是唱著歌頌黨歌頌毛賊東的紅歌,不是感謝父母的養育之恩,而是感謝著毛賊東對著他的畫像鞠躬。

鳳霞要做媽媽了,我也跟著開心,然而文化大革命讓鳳霞成了其中的一個犧牲品,生產的時候,醫院裏沒有了醫生,裏面全是激進的紅衛兵,如同現在的小粉紅五毛一樣,只會喊口號而不會實幹,醫生們都被打成反動學術權威關進了牛棚,那個被二喜從牛棚找出來的婦產科王醫生,因為被餓了三天狂啃饅頭又喝水把自己撐癱倒,鳳霞因為產後大失血來不及抱抱自己的寶貝就離世了。

共產主義無論在哪個國家,無論你是什麽身份,都會被這樣的體制給殘害,猶如獨裁者斯大林倒在自己屎尿裏最後不治而亡,也是因為莫斯科所有好的醫生都被迫害了,留下的只有差醫生。

福貴每次上墳都責怪自己當初不該給醫生買那麽多饅頭還餵水,家珍則問起王醫生的情況,二喜說王醫生從此後就再也不碰面食了。

福貴馬上說:“那米可比面貴。”家珍補充道:“ 那每個月的花費就大了。”

這兩句話是多大的諷刺。從一開始宣揚的跟著共產黨,每天吃肉,15年後超英趕美,可是等到有慶和鳳霞的墳頭都長滿了雜草,福貴和家珍還在算計著吃米比吃面貴;70年後的今天老百姓不僅吃不起肉,還吃不上安全的肉!

有慶
“咋們家現在也就是一只小雞,雞養大了就變成了鵝,鵝養大了就變成了羊,羊再養大了就變成了牛啦。”

有慶問爸爸:“牛以後呢?”

“牛以後就是共產主義了,就天天吃餃子,天天吃肉啦。”

這是父親和兒子的最後對話,可惜有慶太累了,還來不及長大就走了。

有慶本來可以不用去,看著累壞在床沈睡中的姐弟兩,家珍作為母親心疼的不忍喊醒他們,福貴卻覺得鎮長剛表揚了他們家,區長又來視察學校的大煉鋼運動,得響應黨的號召,硬生生的喊醒沈睡的有慶,背著他去學校。

社會主義沒有讓大家天天吃肉吃餃子,而是讓這個年幼的孩子因為大煉鋼,大躍進運動連續四五天睡不好覺,本想縮在學校的墻角睡個覺,卻被來視察的區長開車給撞死在睡夢中。

家珍帶著剛煮好的餃子給有慶上墳,“有慶吃了20個餃子,就吃飽了,有慶吃飽了,就好好睡,踏實睡,你從小到大就沒睡過一個好覺,現在你就踏實睡吧。”

這段我哭的不行,鳳霞因為小時候高燒成了聾啞人,其他孩子欺負她,她有委屈都說不出口,是有慶一直勇敢的保護姐姐,因為教訓欺負姐姐的小男孩而被爸爸狠揍,但是倔強的有慶不肯去道歉,甚至還賭氣拒絕了爸爸邀請他去看皮影戲演出,家珍想法子讓有慶送了碗醋和辣椒水給爸爸喝,福貴又氣又好笑的追著有慶喊,你這小王八蛋,看我不打斷你的腿,還往醋裏面加辣!家珍和鳳霞在一旁開懷大笑,這是整部戲中全家人最歡樂的時光。

影片最後,福貴和小饅頭(鳳霞兒子)重復著當年和有慶的對話:
“雞長大以後就變成了鵝,鵝長大了就變成了羊,羊長大了就變成了牛。”
饅頭問:“牛以後呢?”富貴一時語塞。
家珍笑著說:“牛以後啊,饅頭就長大了。”

對,饅頭就長大了,就沒有共產主義了。

春生
那個虎頭虎腦坐在汽車上亂按喇叭的春生,感嘆著:“ 要是能讓我開上汽車,死都願意。”只是最後死的不是他,他把福貴的兒子有慶給撞死了。

跟著共產黨打仗最後榮歸故裏,也弄得了一官半職,開上了專車,哪知文化大革命,他被打成走資派,組織上一張通知告訴他妻子自殺了。家破人亡官場失意的他深夜來到福貴家,要把存折給福貴, 家珍和福貴拒絕了。

福貴說:“你不想活也得活,咋兩可是從死人堆裏爬出來的,活下來不容易!”

家珍望著遠去春生的背影喊:“你記著,你還欠我們家一條命呢,你得好好活著!”

在中共國,所有人都在為活著苦苦掙紮著,甚至有時候你不想活也得活。

只要共產黨還在,電影 《活著》的劇本就會一直寫下去。

(補充,此影評按照電影版寫,小說中福貴最後孤身一人,福貴身邊的親人全都離去。我們的生活因為共產黨已經夠苦了,就讓電影版本給我們一點點的安慰吧,福貴和家珍相伴到老,二喜還有那可愛的小饅頭,便是希望。)

编辑:蚂蚁兄弟;校对:阿伯塔;初审:神奇四侠;发稿:信心的选择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